Quantcast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新阶级论: 寒门难贵 豪门难败

阅后即焚!!!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灰色红黄蓝:孩子是个好生意?

2017-11-25 正和岛综编 正和岛 正和岛

这两天,鲜艳的三原色刷屏了,但氛围都是黑白的。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挑战了社会道德底线,刷新了公众对人性负面的认知,好像连空气里都充斥着震惊和悲愤。


最新情况是,朝阳区政府责成举办者按程序立刻免除幼儿园院长职务,并将根据案件调查结果,严肃追究幼儿园及相关人员的责任。北京警方通报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涉事幼儿园教师因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被刑拘。


想象力会被善良限制,但明天不会因愤怒而变得光明,只有行动能冲破黯淡。


如何行动?昨日,正和岛推出了《“红黄蓝”之后,我们该做些什么?》,文章从法律、行业监管、幼师素质、家长教育等方面作出了回答。今天,岛君又发现了悲剧后的一只隐形推手——资本。


这家幼儿园两个月前 ,于9月28日刚刚在在纽交所上市,它是国内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


此前,红黄蓝在招股书中足足用了35页来描述公司的潜在运营风险,其中儿童安全、教师素质、教学质量、家长认可、产品更新等影响品牌口碑的因素均被罗列出来,坦承公司旗下幼儿园学生存在“在校期间受到人身伤害”是公司发展中的风险和问题所在,但招股书字里行间似乎并未就此提出靠谱的解决办法。


那它为何获得了投资?各路投资人此前真的没有发现这些隐患吗?还是利益大于了一切?




带“病”上市再食恶果


事实上,过去两年间,在吉林省四平市就出现过多起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而最近的一次,是半年前发生在距离此次事件发生地的朝阳区管庄不过十几公里之遥的大红门地区。


今年4月,位于北京大红门附近的红黄蓝幼儿园被曝老师虐待学生现象。当时网络广泛流传的一段网络视频中,视频一名老师用脚踢正坐在板凳上的孩子。期间,学生家长问当事幼儿园老师“是不是没有教师资格证”,两名幼儿园老师并未作答。另外视频中还有学生家长踢踹、殴打老师的场景。


而在此前,吉林省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曾轰动一时。2016年该案一审宣判,4名幼儿园教师分别被判刑。2015年11月末,10多名在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就读孩子身上发现大量疑似被针扎的伤痕,这些家长先后到警方报了案,后来涉案的4名教师被刑拘,2016年10月24日,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4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两年十个月,4名被告人当庭表示上诉。此后二审中,法院所认定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即四上诉人多次实施了虐待被监护幼儿情节恶劣的犯罪行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今年四月的大红门幼儿园虐童案发生后,红黄蓝教育公司曾承诺“将该园园长给予停职检查。并表示一定深刻反思,认真整改”,但仅仅过去不到半年时间,红黄蓝就成功带病上市,紧接着又再次重蹈覆辙。


“跑马圈地”导致内外交困


根据网上公开资料显示,红黄蓝教育目前在全国300多个城市,拥有1300多家亲子园和近500家高品质幼儿园,每周服务家庭近30万,触角延伸至0~6岁儿童教育市场的每个领域。


红黄蓝教育的“触角”在过去几年间四处延伸,到处“跑马圈地”建新校园早已为业界和资本圈所诟病,不少有识之士表示,此次虐童事件则可视为是公司盲目扩张,积弊已久的一次爆发。


事实上,在虐童之外,红黄蓝幼儿园近来也频频被曝出教师虐童、经营者跑路、家长讨学费等事件,凸显公司在经营管理上的问题之多。此外,依靠加盟店模式推进扩张,也带来了众多幼儿园超范围经营的情况。公司招股书中显示,过去今年,公司所辖幼儿园有4家经营实体未在经营范围中列出教育培训、儿童培训等,却实际上提供这些服务。另外,还有6家经营实体在未注册地点经营。


而在业绩表现上,尽管在上市前的2016年,红黄蓝教育实现扭亏为盈,但主营收入的主要来源还是依赖于收取学费的初级经营水平,且这项收入的毛利率也因为市场竞争的过度激烈而长期处于低水平状态。2014-2016年,红黄蓝毛利率分别为8.6%、10.3%和15.6%。


(数据来自Wind)


有业内人士表示,红黄蓝教育过去几年的发展是简单粗暴式的并购扩张,除了因为资产并表带来短期表面业绩增加外,并未在师资、内容等方面进行完善投入,就很容易出现管理混乱甚至失控的现象。“教育机构和一般的工业企业不同,并购扩张并不是简单的产品的复制增产,而是要复制提供针对一个个活生生人的教育服务,这中间如果把控不好,出现虐童这样的恶劣事件就会难免”,该人士表示。


背后金主


上市文件披露了“潜伏”的上达资本。这家PE基金是红黄蓝背后的最大金主。上市前,上达资本持有红黄蓝约43.6%的股权。即使上市减持后,上达资本仍持有红黄蓝超过25%的股权。


上达资本旗下目前管理两只美元基金,总规模近10亿美元。除红黄蓝外,上达还投资了永鼎医院,一家位于江苏的民营综合医院;还有万洲国际,人们更熟悉的名字是双汇。教育、医疗和大消费,是上达的三大投资方向。


2015年11月,上达资本(AscendentCapital)旗下Ascendent Rainbow (Cayman) Limited在国内股权抵押协定的基础上(OnshoreShare Pledge Agreement,约定以红黄蓝教育国内全资子公司北京红黄蓝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作为抵押),与公司CEO史燕来全资拥有的开曼群岛RYB Education Limited签定了总额5170万美元的可兑换可赎回票据(exchangeable redeemable notes)购买协议。在约定的兑换期内,AscendentRainbow (Cayman) Limited可将票据兑换为RYB Education Limited持有的红黄蓝教育普通股。


史燕来全资拥有的RYB Education Limited将发行可兑换可赎回票据获得的资金净额5020万美元免息借给红黄蓝教育,用于回购2008年、2011年两轮融资中向特定投资者发行的优先股和普通股。随即,红黄蓝教育向RYB Education Limited发行了13,047,947股B类普通股,用于“交换”5020万美元借款;同时,还向Ascendent Rainbow (Cayman) Limited发行1股黄金股(GoldenShare),后者取得红黄蓝教育董事会的两个席位。


2017年8月,RYBEducation Limited向Ascendent Rainbow (Cayman) Limited回购了335万美元的可兑换票据,并约定剩余4835万美元的可兑换票据将在IPO完成后立即自动兑换为2,831,131股红黄蓝教育B类普通股和7,927,168股红黄蓝教育A类普通股。当月,A类普通股的兑换数量又被变更为按IPO发行价调整,IPO发行价从每股16美元、17美元到18美元,将分别对应8,067,225、8,031,558、7,991,433股的A类普通股兑换量,B类普通股兑换量保持2,831,131股不变。


综上分析,按IPO发行价区间中值17美元/ADS计算,上达资本Ascendent Rainbow (Cayman) Limited将持有红黄蓝教育8,031,558股A类普通股、2,831,131股B类普通股,对应持股比例43.6%,是红黄蓝教育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这与招股书披露的情况一致。而公司CEO史燕来在IPO前的实际持股比例约为20.6%,是第三大股东。


在此之前,红黄蓝至少曾两度引入战略投资人。其中之一便是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


北京大学校友网的报道提及,早在2011年,徐小平就曾对外介绍,红黄蓝是他个人身份成功投资的品牌。


据浙江在线2011年报道,徐小平在一场论坛上表示,学前教育领域的“红黄蓝”就是外语培训领域的“新东方”。红黄蓝教育VIE架构中在国内成立的北京红黄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徐小平曾担任其董事,不过在2015年10月就退出了董事名单。


除此之外,根据公开信息显示,2008年,红黄蓝曾获得Hagerty公司投资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1年11月,完成B轮共2000万美元融资。融资由纪源资本领投,银瑞达亚洲和和通集团跟投,纪源资本合伙人卓福民先生(Fumin Zhuo)和黄佩华女士(Helen Wong) 将加入红黄蓝董事会。华兴资本担任本轮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


两大创始人名下有近30家公司


如果将红黄蓝教育公司仅仅定位于一家幼儿教育机构,可能远远不够。事实上,岛君通过查阅天眼查和公开资料,发现红黄蓝教育以及其背后的两大创始人曹赤民和史燕来以各种名义控股或参股的公司多达近30家,涉足业务除了开幼儿园之外,还曾涉足房地产、母婴品电商,甚至还曾和冯仑的“万通系”撤上渊源。



在母婴用品电商方面,主要平台名称为“北京青田优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该公司两大股东为北京爱竹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和蜜芽宝贝信息技术公司,后者是国内比较知名的母婴用品电商,前者则是红黄蓝教育的全资子公司。而该母婴用品公司注册资本为1200万,北京爱竹兜文化出资720万,占股60%。


此外,红黄蓝教育董事长曹赤民早年的经历更是丰富,涉足IT、房地产、儿童娱乐设施等领域。曹赤民在创立红黄蓝教育前的2001年,就曾斥资2900万元注册成立了一家名为“北京东润大地”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不过这家房地产公司成立之后未见具体什么房地产项目,倒是投资过一家经营“翻斗乐”儿童游戏的项目,但该公司目前已注销。


(资料来自天眼查)


更值得一提的是,曹赤民和史燕来曾一起参股过万通系旗下的一家公司——北京东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营业务为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曹赤民在该公司任职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而万通系掌门人冯仑则任该公司董事。只不过,该公司在存续其间似乎并未开展实际业务,更是曾经因为纳税问题而被相关部门处罚过。


(资料来自天眼查)


回归“良知资本”


从潜力上讲,中国每年有超过4千万幼儿园适龄儿童,幼教市场渗透率低,缺少领先的全国性品牌,很多城市高质量的幼儿园一席难求,市场潜力巨大。红黄蓝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连锁幼儿园之一,在办学资质、品牌知名度和运作模式上都有明显的先发优势,有很广阔的想象空间。公司上市之初受到了投资者的大肆追捧,股价短时间内超过发行价的40%。


投资看重行业红利没有错,但更应回归良知。


正和岛首席架构师刘东华在2014年首次提出“良知资本”。


资本代表着工具理性,过去几百年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社会整体的进步,但资本的属性决定了它可能是盲目的。它把人类物质的力量无限放大,但是精神世界,不要说良知,就是灵魂和内心世界都迷失了。身体越来越庞大,只受身体本身欲望的支配,快感的支配,而不是灵魂乃至良知。人类之所以越来越危险,不是没有能力做对的事情,而是做了太多不该做的事情。  


良知是价值理性,良知资本把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统一起来,为商业社会、企业家提供追求的方向。为什么要提倡良知资本?良知资本不是做给别人看,不是迫不得已而做;而是企业家的内在修为需要,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内在需要,是一个正向的价值追求和正循环。资本只有有了良知,才可能服务、服从于人类的共同利益和未来利益,才可能更好地对地球家园负起责任。


人类既有正循环的能力,也有负循环的能力。每个个体、企业都可以通过给别人带来价值,同时实现自我的更大价值,根本不必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在减少或伤害别人的利益之上。这就是正循环。践行良知资本,不只是责任,也是自己的最大利益、长远利益所在。


资料来源

红黄蓝背后的资本劫:上达资本出镜 纪源资本作陪 包凡、唐宁现身股东名单(融中财经)

“虐童事件”主角红黄蓝教育:虽上市但积弊已深 创始人和“万通系”扯上渊源(金融风暴眼)

红黄蓝35页风险提示成真,浅谈理性评估潜力与风险(海鲸金融百老汇)

北京警方:涉嫌虐童幼儿园教师被刑事拘留(政府网站)




编辑:李   畅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让历史照进未来,让良知照耀中华,我们在这里等你赴约!


第二届企业家致良知(北京)论坛,将于11月28-30日在北京雁栖湖的APEC主会场召开。


来自全国的4000名企业家将欢聚雁栖湖,一起倾听五年来学习阳明心学最有心得、变化最大的代表性企业家、教育界人士以及二代年轻人分享自己的亲身实践与生命变化。


我们有多久没有真正地爱过自己了?


为什么创造了巨大社会财富的一群人,却没有多少能把自己的心放得安稳?


人生过半,下半场我们应该往哪儿走?


新时代下,我们怎样带领团队通过转心实现转型升级?


在这次论坛上,我们都将得到被证明有效的答案!


 点击“阅读原文”,一起寻找答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