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新阶级论: 寒门难贵 豪门难败

阅后即焚!!!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马云马化腾库克郭台铭又同台,聊了赋能、误解、“半条命”和乔布斯

2017-12-06 正和岛综编 正和岛 正和岛


2017年12月6日,《财富》全球论坛在广州开幕。习近平向论坛致贺信:


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经营环境将更加开放、透明、规范。中国将继续发展全球伙伴关系,扩大同各国的利益交汇点,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这场世界与中国的对话关注三大趋势:第一,技术的快速变化;第二,人们对于全球化和政治反弹的观念改变;第三,中国经济的不断崛起。马云、蒂姆·库克、马化腾、郭台铭等顶级企业家出席并进行了专场对话。


以下为观点精编:

马云:垄断太难,赋能才是关键

 

提问:电子商务改变了中国,但是看起来,你下一步是要将电商变成实体商业的一部分,发生了什么吗?

 

马云:电商的目的在于帮助小企业,让小企业可以触达市场、融资、物流,触达云计算和新技术,这都是我们在做的。当电商发展如此快,不希望破坏传统经济,他们要做的是改革他们的业务,这就是我们重金投资线下零售的原因。和他们合作,理解他们,也让他们理解我们。我们想要做一些模板出来,让大多数传统零售都可以学习这些模板。

 

提问:看起来最后技术还是扼杀了很多工作岗位。

 

马云:18年前我还害怕技术,讨厌全球的高科技。当我们成立阿里巴巴的那一天,我就是产品测试员。我告诉我的团队,如果我不能使用,80%的人都不会用,那就扔到垃圾桶里吧。我认为每一次技术革命都会扼杀工作岗位,但也会创造更多的岗位。未来10-20年,很多东西都会被取代,没有附加价值的工作将会消失。比如人工智能,制造业不会产生很多的工作岗位,服务业会产生很多的工作岗位,数据将会赋能服务行业。人们说,人工智能技术将会为人类带来一场灾难。今天我们只了解大脑的10%,但是机器人、人工智能是由人类少于10%的大脑创造出来的。我们要有自信不会被机器控制。

 

提问:你最近宣布阿里巴巴将投资150亿美元用于研发。你会如何专注于这笔投资?

 

马云:首先,150亿美元用于未来5年的技术发展。第一个要求,这个实验室必须得比阿里活得更久,这将是我们对世界的馈赠,为人类建立一个类似于贝尔实验室的东西。第二个请求是,传统的技术公司试图赋能自己,我想要用这些钱让技术赋能其他人,确保技术是具有包容性的。如果你有这个技术,你得有10000美元,我想要以1美元的价格出售这项技术,有50%的利润。

 

提问:过去20年,中国发展速度在历史上都是非凡的,可以继续吗?

 

马云:当然。我在去年和前年去了很多的国家,对中国太有信心了。第一,政治体系的稳定。人们用一个政党来批判中国,美国有民主党和共和党。我们感到很疑惑,民主政策一直都在改变,当新政策出台,你只是习惯了。第二,中国是全球最安全的国家。第三,市场。过去三十年,中国市场很大,但很浅层。今天,中国市场是广阔和有深度的。我们有3亿中产阶级,未来10年将有5亿中产阶级人口。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我们有人才。我们有15000万高学历人才,这几乎是美国人口的50%。最后,我对这个国家有信心的原因是我们在谈论全球化,谈论对外开放政策,鼓励企业家精神

 

提问:一个如此注重稳定的国家,也可以成为领导创新的源泉吗?创新意味着颠覆,创造不稳定性。

 

马云:我认为历史证明了一切。尤其是过去5年,中国稳定的社会体系运转良好,但同时也涌现出了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这样的创新企业。创新不单单是指工程技术,创新是为了今天、明天和未来解决问题。

 

提问:你认为会有贸易战争吗?


马云:全球化是一件好事情,还只是婴儿阶段,需要提高完善。贸易太好了。因为一旦贸易停止,战争就开始了。我并不认为会有贸易战争,人们是聪明的,开始战争简单,但是结束战争难。

 

提问:你和特朗普总统进行了对话。你可以谈谈你从对话中得到什么了嘛?

 

马云:我想他听了。我跟他说了贸易的重要性,与中国做生意有多重要。这些方面都在进步,尽管比较困难。两个国家之间有问题很正常,我想他们正在尽最大努力。我们不能等待政治家和总统,作为商人要尽全力,去自己打造环境和建立连接。我们不能等待政策,要走在政策之前。

 

提问:当阿里巴巴变得越来越大,你对自由竞争、自由市场和垄断的看法是什么?

 

马云:首先,阿里巴巴会变得越来越大,但不是自己,我们赋能其他企业,我们是经济体。比如我们帮助宝洁公司到达中国的农村地区,这是传统渠道做不到。我们称自己是(做生意)的基础设施建设者。

 

垄断太难了!工业时代可以垄断,现在有哪一家公司保证自己能够在5年之后依旧成功?过去18年,阿里巴巴至少有80次转型。我每一天都睡不好,因为我知道公司太大,没办法快速前进。没等到别人来打败我们,我们就自己瓦解了。

 

提问:你如何保证阿里巴巴不消失?

 

马云:你必须要时刻担心,像个偏执狂一样,要赋能别人。我们认为,大公司要和小企业一样运作,否则就会死

 

提问:你是否认为阿里巴巴达到了顶峰?哪一部分是未来增长的引擎?

 

马云:我们要成为一家102年的公司,还有84年要走。给团队的每个数字都要严肃和准确。我们从不认为我们成功了,18年对我们来说就像80年一样,有很多问题和困难。我们才开始,世界太有趣了,有很多机会。


我们还是婴儿,或者是一个年轻人。我们现在的 GMV相当于世界上第21大经济体,我们的愿景是在2036年成为世界第5大经济体。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说,加拿大是最好的营商国家,我说其实阿里巴巴经济体才是最好的营商平台,我们创造了新的规则和制度。

 

提问:未来20年,你个人和阿里巴巴的目标是什么?

 

马云:对于阿里巴巴,我希望这家公司能够不忘初心,用技术为小企业、妇女、年轻人赋能。我不能保证阿里巴巴成为一家最赚钱的公司,但我会在退休之前尽力去做一些事情,让每个人记得公司的愿景和价值观


对于我个人,我不想在办公室死去,而是在海滩,我想要享受生活。交朋友,拥有幸福的家庭,并环游世界。当然,我退休后可能会重新走上讲台,比如湖畔大学,还有马云公益基金会,保护环境,帮助贫困人群,这里我会花80%的时间。我还会和年轻人、和企业家在一起。

 

提问:很多外国公司想在中国做生意,请你给他们一些建议。

 

马云:在中国做生意很难,但不要说中国是最难的。你在中国不成功的话,在其他国家也是一样。在任何国家做生意,第一,尊重文化、市场和消费者。第二,强领导力,派伟大的企业家来,而不是职业经理人。要让消费者高兴,而不是老板高兴。第三,要有耐心。很多人来到中国想赚快钱,几年内就成功,这是不可能的。中国是巨大的市场,要有耐心,尊重市场和规则。

马化腾:很多领域,我们都是“半条命”

 

提问:微信群让人很焦虑,让人24小时工作,你担心吗?


马化腾:我自己也很焦虑,被手机绑定了。我现在在台上没有带手机,其实有点焦虑,不知道有谁会找我,生怕错过了世界上的大事。还有用眼过度,这两年我的近视度数又增加了50度。希望下一代的通讯设备不要对眼睛有伤害,用脑电波直接发送到我大脑里最好了。

 

提问:微信是怎么成型的?


马化腾:这要回到大概2010年底的时候,腾讯内部有3个团队在开发微信,最终在广州的qq邮箱团队赢了,他们早了一个月。我们主要还是靠内部竞争,在一个比较大的挑战面前,你不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情是不是能够承担起团队的历史使命。当时,市场上已经有好几家和微信同类的产品出现,qq帮助微信这个小弟度过难关,把所有的关系链、用户推到微信,才赢得了竞争。


我认为online和offline应该同步,我们认为二维码应该是链接世界的一个方式。所以现在加好友,就用二维码来添加。我们把二维码从链接人和人变成链接人和服务。所以我们开发了移动支付。我们的移动支付,在全球是非常领先的,得益于腾讯支付与阿里巴巴支付宝的竞争。竞争非常激烈,把移动支付全面普及了。支付宝在线上比较强,微信在线下比较普及。


每天都有几十万张的面孔上传到我们平台,我们几乎拥有每个中国人近十年来他们脸的变化,因为他们一直在使用我们的平台(从QQ、微信等平台)。所以,我都可以预测到这个人老的时候,可能会长什么样子。这个数据也带给我们好的一面,就是让我们可以在帮助公安找寻系统走失儿童的时候,利用人脸识别技术找寻乃至预测到这个孩子几年后的样子。


提问:又是跟阿里竞争?


马化腾:第三产业拥抱数字经济拥抱互联网是非常积极的,无论是互联网银行、金融、保险。现在在第二产业,也开始认识到如何用互联网来实现先进制造。未来消费和工厂是可以直接连通,没有中间环节了。甚至在一些重型工业,例如三一重工,和我们合作,尝试把制造业变成服务业。从卖设备变成租设备,把重型设备全部联网到后台,知道每台机器的运行状况。甚至可以提供金融服务,发展金融租赁。这就是一个典型制造业拥抱数字经济的案例。


我和马云认识好多年了,以前我们还是互联网小弟。现在竞争无处不在。好处是正常合理的竞争其实是促进发展。但是大家往往会发现,行业中第一、第二名存在,第三名往后就不见了。


不好的地方就是竞争的地方太多了,多到我有时候会遇到,啊,这个也竞争?好吧,有时候会有点困扰。


在很多领域,我们都是“半条命”,不是整条命掌握在我们手上,另外半条命掌握在我们这个领域的生态合作伙伴手上。我们要求团队不要跟他们竞争,而是帮助他们,赋能他们。马云也讲赋能,我想趁机讲我们的不同,百分之百在你的生态里面,利润也掌握在自己手中。这种去中心化的赋能,你自己建设房子,粉丝、客户都是你的,不需要交月租、不需要每天涨价。


我们对投资者是非常尊敬的,会尽全力做,我们不玩各种拆,我也是这样,后面是不是还藏着东西,你身家性命都在这里我就信了。投资者也很认可我们这样的理念。原来约定的,就是要遵守这样的契约精神。


提问:下一个千亿美金产业在哪?


马化腾:在教育和医疗方面。随着经济发展,家庭对子女的教育投入会越来越大。在医疗方面,甚至会是出现数千亿的市场。现在腾讯也是多赛道下注,不知道谁会跑赢。

库克:大家对中国有误解或者混淆


提问:中国和苹果之间有着丰富的合作经验,你也经常来中国出差,中国有什么样的变化?


蒂姆·库克:我第一次来中国大概是25年前吧,现在开放度更高了。


提问:两年前你公开说,有人问你为什么在中国外包这么多制造?你说,我当然愿意在其他的地方,包括在美国,但是中国的工程量要比其他的地方高得多,现在是否还是如此?


蒂姆·库克:大家对中国会有一定的误解或者混淆,我在这里介绍一下我的想法。最流行的一个概念,就是这些公司为什么来中国?因为中国劳动力成本比较低。我不太确信,其实多年前中国已经不再是最低人工成本的国家了,这不是我们来中国的原因。我们来中国的原因是他们的技术,我们的产品需要有最好的工具,这些工具再加上我们的材料,这是一个艺术。我不知道我们在美国可不可以满足这个要求,但是中国的专业精神非常深,因为他们的教育系统,可以让他们做出来。


提问:现在竞争非常激烈,iPhone跟其他的竞争者比起来怎么样?


蒂姆·库克:我们一直以来就是在竞争,比如跟微软。对我们来说,跟很大的竞争对手竞争不是一件新鲜事儿,我们希望说服很多人买我们的产品,让我们的生意做起来。但是做最多的产品一直以来并不是我们的目标,你很少看到最佳跟最多会并列在一起。其实我们希望能够做最好的。


提问:你说过,我们让世界变得为大家服务,而不是技术为我们工作,而是我们选择让技术帮助我们,为什么?


蒂姆·库克:让使用者的体验变得非常好,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经常去想我们的产品,如果是用在坏处的话,那它的后果将会是多么惨烈,比方说你在开车的时候写短信,我觉得这是非常不好的一件事情,我们用这个IOS系统,你如果在开车的时候想发送短信,你的手机会关机。当然,你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让它重新启动。我觉得在这个世界,技术其实可以做任何事情,而且可以做一些比较邪恶的事情,你要把人类放在这些制造的中心

郭台铭:乔布斯,我真的很思念他


提问:很多年来,富士康是一个很大的承包商,现在你要转型到产业4.0,你能不能讲一下智能产业?


郭台铭:其实我们在20年前就不是只有代工了。中国在推工业互联网,所以我们现在要把公司的技术对中小企业开放。


提问:在威斯康辛州,你见到特朗普,你怎么看的?


郭台铭:他是一个非常直接的人,他喜欢你就喜欢你,不喜欢你就不喜欢你。他为美国人找工作,每次都直接问我,你会提供美国人多少工作,薪水是多少,很直接。我也是一个生意人,没有时间,我觉得直接是最好的。


提问:你的职业生涯中,乔布斯之外,您佩服的其他著名的人是谁?


郭台铭:乔布斯,我真的很思念他。他对所有东西要求到极致。我是少数被邀请参加他葬礼的中国人,他对人的工作要求很严厉,可是如果你有困难的时候,他会真心来帮忙你,我觉得他是一个伟人。比如我们公司发生自杀的事情,他问那时候的董事,美国防止自杀的最好的医生是哪个?后来那个医生来我们公司住了6个礼拜,帮我们解决问题。




编辑:闪电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1.魏杰:中国人63%的财富是房产,一旦刺破不堪设想!

2.从5000块开始,他们7年借款400多亿给城里的艰难寻梦人

3.任泽平1500万入职恒大:2018,地产销售比预期差,地产投资超预期

4.任志强:为什么你们都不说真话呢?我看着挺烦的

5.危机!史上最大规模就业变迁,1亿中国人面临转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