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奥巴马来华接“私活”,布莱尔演讲当顾问,卸任政要的“淘金”潜规则

2017-12-08 正和岛综编 正和岛 正和岛

11月28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参加了在上海举办的全球中小企业峰会,面对2000多名企业家,发表了一场20分钟的演讲。


熟知岛君套路的你,以为紧接着是“以下为奥巴马演讲全文”?


然而,演讲啥的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奥巴马会后接了个“私活”——合照。于是,一大波微商涌上,排队跟奥巴马合影:

看这一连串照片里“铁打的奥巴马,流水的微商”,不少网友还以为微商从玛莎拉蒂4S店蹭合影转战到了蜡像馆,或者都在感叹PS大法好,大家都不敢相信这就是奥巴马本人。


据了解,奥巴马和微商握手是真的,门票是5980元,合影单次收费25万到30万元。充当“人形合影桩”的奥巴马和100位左右的微商进行了合影,赚了2000多万。


其实,真的不必惊诧,无论古今中外,都免不了这个俗。尼克松曾说过:“世界上最难的工作,是做卸任美国总统”。从美国总统高位上退下来的奥巴马退休年薪有20余万美元(相当于总统工资的一半),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奥巴马满世界“捞金”,此次来到了中国。不止奥巴马,西方前政要来华捞金司空见惯,且方式各异。

演讲走穴


今年,奥巴马在华尔街做了3场演讲,每场40万美元(一场演讲就抵得上当一年总统的收入了)。与此同时,他还满世界跑,前往意大利、德国、加拿大等国出席活动,这次来到中国了。其实在奥巴马之前,就有不少西方前政要到中国演讲走穴。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


2002年5月23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受深圳某房地产公司的邀请到深圳停留了4个小时,发表了30分钟的主题演讲――《WTO与中国经济》,然后携25万美元的出场费而去。


民营企业邀请美国前总统来走穴,这在中国外交史上还是第一次。事实证明效果显著,酒店门口被记者和群众围得水泄不通,老百姓将其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持续了多日。这一模式迅速被市场复制: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法国前总理拉法兰等前外国领导人也接踵而至,价格也水涨船高。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


2007年11月,刚卸任不久的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到东莞作了20分钟的演讲,总共行程3小时,报酬达50万美元。布莱尔来到东莞登上演讲台,说他会传达东莞人民对其家人的问候,“我会告诉他们,‘哪也别去,就去中国,就来东莞’。”布莱尔甚至还参观了这家开发商的新楼盘。按演讲时间算每分钟2.5万美元,远高于他在其他国家的9000美元均价,这位前领导人在中国拿下了他的纪录。和其在任时的26.85万欧元年薪相比,一次演讲就已足矣。


布莱尔在首相任上只有两次到访中国,卸任后已经来访10余次。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介绍称,这种模式来自美国,中国只能算是一个翻版。“这种在中国的演讲热并不特殊,事实上,他们在哪儿都会要价很高。”

做“洋顾问”


“离政治更远,离商业更近”,随着越来越多的外国官员卸任后到中企当“洋顾问”,这成为他们与中国关系的真实写照,他们或受聘于中国公司,或成立咨询公司为中企服务。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


布莱尔除了上文提到的来华演讲走穴外,也做“洋顾问”。布莱尔卸任后,几乎每年都要访问中国。他在2009年重新包装自己的团队,组建了托尼·布莱尔公司,主营业务是“提供商业咨询、政治体制改革”等方面的咨询服务。


2012年喀什市政府已与布莱尔公司达成合作关系。2012年2月,双方在香港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布莱尔团队承诺为喀什市政府吸引更多的国际资本,并提供海外技术和跨境合作机会。


2012年6月布莱尔出现在北京王府井步行街,借访华机会与喀什市政府官员会面。他还为正在那里举办的喀什摄影展剪了彩。布莱尔的这次公开活动,既展现出其团队与喀什市政府之间的亲密程度,也暗示布莱尔在华淘金模式开始升级——招商引资,以及提供政府咨询这样的高端服务。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


基辛格在中美建交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来中国接近80次,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私人访问,而且大多带有商业性质。


当基辛格被中国各界视为“老朋友”时,在商业领域发挥自己独特的影响力,就成了他辞去公职之后在中国开展活动的最佳选择。


早在1982年,基辛格就成立了“基辛格联合咨询公司”。时至今日,基辛格咨询公司业务兴隆,但收费奇高,其中很多生意对象是中国。许多跨国公司都想和中国做生意,基辛格要价也不手软:如果要他亲自飞往北京一趟,除需提供私人飞机之外,另收费10万美元以上。


作为中国最早的合资企业之一,惠普来到中国,就是基辛格推动的结果。1979年邓小平接见基辛格时提出:中国现在正在搞现代化,需要技术进步和创新,你能否推荐一些美国比较好的高科技公司来和中国开展合作。


基辛格推荐了惠普公司。随后惠普公司创始人、当时担任惠普公司董事长的戴维·帕卡德带领一个代表团访问中国,受到当时全国人大常委会高层领导的接见,并与当时的电子工业部和航天部谈成了若干项目。


2003年11月,基辛格应中国人民外交学会邀请,第39次来到中国。作为摩根大通集团的顾问,基辛格还带来了摩根大通集团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威廉·哈里森及该集团亚太区高管团队。


2007年10月,时任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在纽约拜会基辛格。基辛格同时是美国运通公司的董事。双方谈到了招商银行与美国运通的合作计划。


2010年5月,美国运通第一次把它的高端核心品牌,带有“百夫长”标志的信用卡带到中国,而它的发卡合作伙伴,则是其在中国精心挑选的第三家合作伙伴——招商银行。


德国前总理施罗德


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卸任后平均一年来中国三至四次。他在2005年卸任,第三天,瑞士出版集团荣格集团就聘他当顾问,其实施罗德并不擅长写作,但这不重要。荣格集团计划开拓东欧和中国市场,所以要借施罗德与中国的关系,敲开中国市场的大门——向中国人推销德国产品。


公开资料统计显示,“推销员”施罗德的绩效清单,是在2009年直线上升的。这恰好是四万亿投资所涉及的大型基建开始陆续开工的年份。当年十月,施罗德出现在湖北武汉,与施罗德同时亮相的是德国海瑞克股份公司董事长、行政总监马丁·海瑞克。这家公司是在全球有名的隧道掘进设备制造商和服务商。这一年,正在建设的武汉地铁隧道中,活跃着七台海瑞克隧道掘进机的身影。


2010年,施罗德又出现在山东青岛,出席国际新能源论坛。这次同行的是德国巴伐利亚州州长泽霍夫。施罗德说,中国在减低能耗方面需要得到帮助,德国公司在这方面可以提供新能源的技术协助和经验,山东方面则表达要建立德国工业园的意向。


2011年,施罗德的推销重点则在重庆,据报道,在施罗德访问的这段时间,德意志银行、巴斯夫集团等德国企业在重庆的投资不断加码——号称“全球最大MDI(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项目”落户重庆,这是德国企业在中国中西部地区投资最大的石油天然气化工项目,达到80亿元人民币。


除了将德国产品卖到中国,施罗德还将中国项目带回德国。2006年中国春节刚过,他就出现在北京,希望有意前往德国投资的中国企业家拿出勇气去德投资。

背后的舆论争议


大多数人认为,卸任政客靠嘴赚钱或靠笔捞钱,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之处,他们只要依法纳税,总比以权谋私要光明正大。毕竟,这些前首相或前总统是凭着自己的名气,靠着自己的劳动,通过市场来获取报酬的。


不过,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社论对退休政要们忙于淘金颇有微词。该评论说,如果说他们的这种生财之道是正当的话,那么就应当提出更加明确的规范,规定前政府官员可在何时向何人收取报酬,来对政府政策高谈阔论。《金融时报》的这篇社论主要是针对美国前财政部长盖特纳演讲收费过高,评论也承认,在自由市场,人们有权随心所欲地赚钱。但如果卸任高官都像盖特纳这样“狮子大开口”,可能会破坏美国公众对政府诚信的信任。


对一些外国前高官而言,为中企工作也可能令他们在本国深陷争议。去年8月,澳大利亚前贸易和投资部长安德鲁·罗布受聘成为中国山东企业岚桥集团的“经济顾问”。这家中企2015年获得达尔文港99年的经营权。“前部长”、“中企”与“达尔文港”触动了澳大利亚舆论的敏感神经。澳媒称,罗布担任贸易部长期间曾接触大量高度敏感的信息,在中企当顾问有可能将这些信息泄露给中方。澳大利亚国防协会当时更是直接表达了“国家安全”方面的顾虑,称鉴于澳海军与边防力量使用达尔文港,罗布需慎重考虑当中企顾问一事。


中国复旦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宋国友表示,之所以有这么多外国前官员愿意为中企提供咨询服务,还因为中企在海外的经营确实取得了相当瞩目的成果。“一般来说,外国前政要选择效力的企业非常慎重,他们要避免个人面临的潜在风险。而中国的产品与服务质量以及企业形象的提升,让他们放下了这些担忧,从而愿意到中企当顾问。另外,中企如今在海外的业务有了不错的社会效果,因此在‘洋顾问’看来,为中企服务的履历也是一个加分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个双赢的选择。”中企为何雇用“洋顾问”?宋国友表示,这些顾问一般是有信誉、形象良好的政治人物,有助于中国公司提升形象。而且他们可以帮助中企化解在海外运营中不必要的麻烦,因为他们对当地政治社会情况非常了解,有人脉有影响力,还能提出有助于规避风险的预防性建议。


2005年施罗德卸任德国总理不久,就出任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旗下的北欧天然气管道公司董事长一职,负责铺设连接德国和俄罗斯的海底石油气管道。而这一合作协议正是3个月前由施罗德在总理任上批准的。这份工作引起了极大的舆论争议,这让人联想到利用工作之便营私舞弊,让人怀疑他对项目的热情是出于私人目的。


如果能够把握好分寸,外国前政要和官员的来华经营会让外交和商业互相借力,起到相当的积极作用。退休外交官多参与商业活动,利用他的经验、智慧、人脉,不仅能给跨国公司带来利益,也可以增进两国在公共外交上的友好联系。”有关专家如是评价。


参考资料:


“洋顾问”,中国企业的新面孔(环球网)

退休政要“淘金术”:从商身价翻倍 中国成宝地(西部网)

微商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握手刷屏,没想到,外国政要来华“淘金”是一门大生意(中国企业家杂志)



 

编辑:李畅

来源:正和岛(zhenghedao)


 

“青年兴则国兴,青年强则国强。”


谁是新时代的弄潮儿?

谁是企业家精神的传承典范?

正和岛推出“企业家精神传承奖”评选!


请点击下图中的二维码进行投票

您将有机会免费获赠“正和岛新年家宴”门票一张,价值人民币15000元。

 点击“阅读原文”,进行投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