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刷屏,“医院各科室朋友圈图鉴”引共鸣 | 每日爆文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创业42年,掌舵7500亿资产,公司竟不是他说了算

2018-03-03 梦希 正和岛 正和岛

  岛 君 说  


关于宏观经济走势,谁都无法质疑全球最大对冲基金的判断。从1975年从零做起到2017年管理超过11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500亿元)资产,桥水的成长之路已经说明了一切问题。

为什么桥水的判断可以经受住市场的检验?这一切或许要归功于创始人瑞·达利欧多年积累的“原则”。

有心人做过统计,在他的著作书,按照高中低三个层次列出了他自己在生活与工作中要遵循的原则,多达500多条

在瑞·达利欧心中,自己500多条原则里颇为重要的一条便是:极度透明与极度诚实

不过,对于渴望成功、希望拥有同样决策能力的普通人来说,无论是拿这500多条原则来照本宣科,还是像瑞·达利欧所强调的那样,设计自己的原则,都会面临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把这些指南真正有效地利用起来。

这是一个“方法”上的问题。


者:梦希

供 图:桥水基金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桥水的决策工具与机制

 

在桥水,瑞·达利欧的原则并不是贴在案头或墙壁的贴纸,也不是工作中的Checklist——单单靠原则来警示自己的行为,是无法做出高质量决策的。

 

桥水有一套工具,来保证这些原则的实用性。

 


在桥水的会议上,人们在要使用这样一套名叫做“Dots”(意见点收集器)的软件。


这是“意见收集器”的界面。当有人在会议上发言时,其他人在下面使用这个软件,按照主界面上列出的各种属性描述,给发言者打分。



如图,不同的人给瑞·达利欧的一次发言打分,有人在某个属性(兼备开放心态与自信)上打了3分,觉得不怎么样;有的则给出了高分9分。

 


一场会议下来,就是这个样子。

 


很多场会议下来,就变成这样。

 


但是这些看似纷乱的数据,通过后台计算机的运算,就得出了关于一个人可信程度的画像(桥水称之为believability)。

 

让我们回到前面的那个问题,这套工具如何能保证“原则”在现实中的可用性?

 

在瑞·达利欧看来,我们平常的决策方式大多分为两种:民主与专制。陷入这两种方式孰优孰劣的辩论,在他看来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两种方式都有缺陷。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是,如何得到更贴近事实、效果更好的答案。

 

如果按照民主方式决策,那么在面临一个问题时(例如“美联储削减购债规模的预期是否晚于债市走熊”),因为人手一票,不考虑权重,得到的答案可能是下图这样(答案是多数人赞同):



然而,若把通过“Dots”工具得到的每个人的可信程度考虑进去,那么最终的结果可能就变成下图的样子(虽然赞同的人数多,但这些人的“可信程度”较低,导致最终的结果是否定的):

 


有了这套工具,一套有别于民主制度(democracy)或专制制度(autocracy)的决策方式就产生了。在《原则》一书中,这套方法被称为“创意择优”。

 

或许这个词的直译更能体现出它的严肃性、它在此处与另外两种制度对比的意义,以及它在当今社会形势下的重要意义:精英理念制度(idea meritocracy)。


一条至关重要的原则

 

在瑞·达利欧心中,自己500多条原则里颇为重要的一条便是:极度透明与极度诚实

 

在瑞·达利欧访华期间,正和岛向他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假设说你谈生意时必须要做出妥协,而妥协又可能损害一些原则。也就是说,当原则和目标发生冲突时,你会怎么做?

 

这位“原则”教父给我们的回答是:

 

原则就是要靠发现不一致的意见或矛盾来修改,这才是进一步精炼原则的方法。当你把一些原则写下来的时候,发现它们有冲突,这时候就要修改原则。因为这是迫使你做出抉择的时机。

 

就我个人来说,我的选择是坚持“极度的诚实”、“极度的透明”。这只是我个人的选择。

 

但正是这样原则才得以形成——在冲突和矛盾出现的时候,你才可以选择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我写下的很多原则,其实就是在这些情况下做出的抉择。

 

在桥水,我们把所有事情都录下来,让所有人能看到。既然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些事情,而且我必须对一系列反思持开放态度,那么我就必须记录下,什么时候自己坚持了“极度的透明”,什么时候则没有。

 

既然这些都是纸面上的东西,如果我做的事和我记录的话不一致,我就会有麻烦。有了写成白纸黑字的原则,再加上”极度的透明”,人人都能知道你是不是言行一致,这就会强迫你把话都说清楚说明确。

 

我的原则并不是理论式的,而是我日常的所作所为,是写下来人人都能看到的。人人都可以质疑我,看我是不是坚持了原则。这就是“极度透明”的威力所在,它把“言”和“行”这两者联系在一起。

 

不要小看这个答案。

 

虽然瑞·达利欧避开了我们问题里最具冲突性的信息——当原则与目标冲突,你会怎么做——他并没有去解释某些原则本身的合理性,也没有为自己理论的自洽进行辩驳。这个答案更关注的,是“极度透明与极度诚实”原则本身的重要地位。

 

因为前面提到一整套决策工具与机制,都建立在这条原则之上。只有保证输入信息真实准确的情况下,整个工具才可以发挥作用。

 

相比之下,无论是“原则与目标会否冲突”的问题,还是那本早先在内部和小圈子里流行,后来面向大众出版,不断扩充囊括了500多条的《原则》,都已经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瑞·达利欧现在有一套体系化的、逻辑自洽的遴选与决策机制。它的根基是极度透明与极度诚实——他认为这非常重要,以至于需要反复强调,需要在诸多原则中率先列出;它远比普通的Checklist更有实际操作价值、更科学——通过软件实现了工具化,可以收集多人的信息输入,而不仅仅是用于个人参看;而且到目前为止效果无需置疑——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


也许还有另一个问题

 

就在此次访华之前,瑞·达利欧曾在哈佛大学做过一次访谈。主持访谈的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也就是奥巴马任内的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这套系统要怎么考量性别、文化等其他因素带来的差异呢?你觉得这是考评员工的可信度,但万一这掉进了另一个陷阱,变成考量员工是不是与上级或他人一致,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瑞·达利欧的回答是,这种方法其实比别的方法好太多,因为其他方式下人们根本不怎么说话。用这种方法谈出来的事情有事实依据,而且包容性很高

 

这就好比人去看病,肯定希望有几个医生来会诊。如果能找到这些医生,而且他们也愿意为了正确的诊断展开争论,这肯定是好事。如果他们有分歧,处在分歧上的具体问题就会呈现出来,你也可以去分析这些具体的问题。

 

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你在决策的时候总要考量你吸收的所有信息,这样必然涉及到权重的事情。而且这样别人也可以明白你,到底是按照什么套路来决策的。

 

不管你是否认同瑞·达利欧的原则与工具,至少有一位商界人士公开对这套机制表示了兴趣。

 

当天出席活动的猎豹移动CEO傅盛表示,自己已经把瑞·达利欧现场演示的操作视频拍了下来,发给了自己的团队,让他们“好好研究”这款软件。



商务合作:品牌传播、企业专访、商城入驻
张红芳   13699177723   ( 电话|微信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