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物价越来越高,现代的成年人该如何走出经济窘境。。。

北大教授:多数人无知和少数人无耻给中国带来空前的灾难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扎根行业20载,市值300亿,为何它被称为“农业界华为”!

黄钱钱 正和岛

  岛 君 说  

5月8日,以色列特拉维夫会议中心和往常不同,各国农业巨头齐聚一堂,卯足劲迎接最公平公正的检验。


在被誉为“农业诺贝尔”的2018以色列农业技术展( Agritech Israel)上,作为唯一一家受邀参展的中国农化企业,金正大和它的“中国创造”,这一次长足了脸。


起步山东临沭,金正大却连续七年进入《财富》中国上市公司500强,稳居行业第一。


是什么,让出身无名的它估值300亿、被业内誉为 “农业界华为”?


为什么,作为制造企业的它,一再倡导“减肥增效”、做“小”市场?


又做了什么,它能让“中国方案”被世界追捧?


作 者:黄钱钱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当历史还在撰写“不足世界9%的耕地,养活了22%的人口”时,殊不知土壤问题也渐渐显现,到了不得不重视起来的时候。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酸性土、盐碱土面积占耕地总面积60%以上,40%的耕地退化,土壤肥力、耕地质量亟待提升。


俗话说,“万物土中生 、有土斯有粮。”土壤一旦出了问题,将影响着我国食品安全,在这个基础之上,十九大之后,中央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


“土壤健康”是乡村振兴的关键所在。金正大早在创立之初就关注到这个问题。


真正的战略者绝不谋求眼前的蝇头小利,目光远了,路也就长了。

 “无意苦争春,独走科研路”


金正大集团董事长万连步亲自参与科研试验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中国经济突飞猛进,肥料行业呈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据2017年不完全统计,我国现有3000多家化肥生产企业,总市值近3000亿人民币。


据行业内的研究报告显示,直到1998年,中国的化肥产业基本上是单质肥的天下,单质肥几乎占了市场的85%。大部分的化肥企业陷入了单质肥的同质化竞争中。而生产成本低、经济效益好的复合肥基本上要靠进口。


这一年,金正大在山东临沭县诞生了,它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金正大集团董事长万连步此前是农业技术员,他深知技术对于一个行业的推动力。于是,建厂之初,他就找到山东省农科院,求得技术合作。同时,还召集了几十个农业技术员。某种意义上,这家企业一诞生骨子里就带着高端的“技术DNA”。

 

在金正大成立的三年前,一家名为“华为”的公司成立了“中央研究院”,彼时这家公司在国内还籍籍无名。和金正大一样,那些想以技术创新驱动发展的企业几乎是没人看好的。


但是战略制定者的任务从来不在于看清企业目前是什么样子,而是要看清企业将来会成为什么样子。


时至今日,金正大集团拥有七百多个科学研发人员,其中硕士以上学位的占到了90%多,以金正大集团山东临沭总部为例,就投资1个多亿,占地18000平方米。


此外,金正大与国内外50余家科研院所、220名专家建立了科研合作关系,下属的研发中心遍布以色列、美国、欧洲、日本等国。作为一家农化企业,金正大规模之大,投入之多,行业罕见。 


据金正大副总裁胡兆平介绍,在金正大,技术研发有预算,但没有上限。在研发投入上,累计投入金额已超60亿人民币,持续领跑行业。


这条路的选择,让金正大在行业中是个“异类”,同行一肚子疑问,不好好提高产量,搞什么研发?


时间给了他们答案。


2006年,金正大联合山东农业大学教授研发出能够提高肥料利用率的缓控释肥,这项技术过去一直被国外垄断。而金正大则使得这项技术在我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并从一个跟随者变成了全球领跑者。


甚至,目前国际上通用的缓控释肥的标准就是由金正大参与起草执行的。由此,金正大连续10年缓控释肥行业销量居首位,成为全球最大的缓控释肥生产基地。


2017年,“亲土1号”土壤改良系列产品问世,这是一种微生物的代谢产物,它通过激发土壤中原生态的微生物,促进有益微生物增加,土壤重新恢复活力,这属于土壤微生态修复的范畴。从某种意义来说,这就是为“乡村振兴”研发出的良药。


一位扎根行业三十年的业内人士评价,从未见过像万连步这样的人,在相对特别传统的农业领域,持续地对研发进行高投入,“一个农业企业就像一个研究机构一样。”


2016年,金正大出资1.1亿欧元收购德国康朴公司园艺业务100%股权,康朴是有着60年历史的全球知名肥料企业,市场占有率位居欧洲第一。该项目撬动了世界肥料版图,也是目前中国化肥行业最大的一起海外并购。


此外,金正大还先后收购以色列艾森贝克、西班牙Navasa、荷兰Ekompany等国际先进公司。万连步说“除了要自己搞好研发,也要敢于把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收入囊中。”


在行业大潮流中孤注一掷,似乎是个疯狂的抉择。


昔日的华为,在传统的“贸工技”潮流中,坚定地选择了“技工贸”,始终坚持对自主研发的投入,才有了在中国乃至世界通信行业叱咤风云的今天。


在搞科研的路上,万连步和任正非不谋而合,他们始终坚信,科技从来都是第一生产力。在这方面,中国企业的榜样是华为,金正大也因此被誉为“农业界的华为”。

“农民才是真正的头号玩家”


金正大早期创业团队(左4为董事长万连步)

金正大集团CEO白瑛,他此前是蒙牛集团的执行董事,去年年底被万连步邀请过来。在农牧行业驰骋多年的他对万连步评价非常高,认为他是难得的“有理想、有思想、有目标、有战略”的企业家,“一个靠化肥起家的企业一直号召大家少卖点,减肥吧,增效吧,这企业是不是特有意思?”


不仅是白瑛,胡兆平八年前刚来金正大的时候也觉得“这个企业不一般。”


胡兆平也是农化行业的老兵。此前他所在的化肥企业只管生产,从来不问用在什么作物,用在哪块土地。中国南北与东西、山区与平原的耕地质量差距非常大,但农民一直无法获得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


胡兆平曾认为这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但当他来金正大,却发现万连步很好地打通了生产和应用的“任督二脉”。


这一步,万连步走得巧妙,他要求金正大以市场为导向,要围绕着农业的需求进行研发生产。今天,这听起来似乎并不稀奇,但在那个年代,这个传统意义上的公司,竟和互联网公司一样,有着强烈的“用户思维”。这是行业内第一家这么操作的企业,在很长的时间内也是唯一的一家。


为什么金正大能够打破行业陋习一招制胜?


一方面,万连步自己农民出身,身上有天然的情结。白瑛说,他在公司大会小会上,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农民才是我们的用户,我们一定要服务好农民。”


金正大的员工都知道,和万连步打交道最好的敲门砖就是聊作物、聊种植、聊农民收入。小到办公室某棵盆栽的成长,大到某个农业技术问题的探讨,这个向来话少的老总都能滔滔不绝,聊上一整天都不会停。


但更重要的是,他深知,农民才是化肥的真正使用者,他们是整个农业的基础。提高肥效的同时,对土壤友好,且环境可持续,才是农民最长久的利益归宿。


基于这种朴素的逻辑,早在提倡“亲土种植”之前,万连步就曾在世界气候大会上,首次公开提出“ 25+10>50”减肥增效方案。并且派出大量人力到农民的田间地头,开设土壤健康大讲堂,告诉农民怎么保护土地,怎么改良土壤,怎么能够减肥增效。


从2013年起,金正大就将土壤修复作为主攻战略之一,与全球土壤问题专家、科研院校合作,在国内率先进行亲土种植的探索、实践。“亲土种植”,顾名思义,就是一改过去单纯以提高产量为第一目标,兼顾环境友好、土壤质量提升的种植理念。


不仅在国内推广这种对作物、对土壤的亲和、友好的亲土种植方式,万连步还跑到联合国粮农组织等世界舞台呼吁亲土种植,希望所有的农业企业关注土壤健康,关注农业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他常说的一句话是,“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如果要赚快钱,就不要从事农业。


目前金正大除了缓控释肥、种肥同播技术、水溶肥以及水肥一体化技术之外,金正大还开发了作物全程营养解决方案,还有针对酸性土壤、碱性土壤、土传病害治理等全套土壤修复解决方案,是国内唯一一家拥有土肥水全系产品的企业。


“亲土种植”这件关乎14亿人民食品安全的大事儿落在金正大身上就不足为奇了。

“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2017年8月,金丰公社正式成立

“亲土种植”理念虽好,起步却困难重重。


农民不仅价格敏感度高,而且对新事物的接受普遍比较慢。这意味着光有好产品并不够,还必须提供一系列的服务。


为此,金正大创立了中国首家现代农业技术服务平台---金丰公社,这是金正大集团从传统制造商向“制造+服务”商转型的又一力作。目前,已经在全国建立70余家县级金丰公社,未来一段时间,他们计划将一千多家金丰公社延伸到全国各县,覆盖5000万农户。


农民不了解,那就免费送,做示范推广田,不再是销售驱动,而是选择服务先行,通过切切实实地对比,让数据说话。


作为国内第一家提倡亲土种植的企业,金正大联手农业部将这一理念大范围推广落地。他们在业内独创了“4+3CS模式”。


“4”,即四维全程解决方案:改土养地、减量增效、品质提升、综合服务。


“3”,即三项核心能力保障:人才、技术、产品。


“CS”,即真人实践:要求服务人员必须要深入田地。目前该方案已经在山东、河南、安徽、湖南等多个农业重点省份,在众多粮食和经济作物上落地实施,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在烟台龙口,亲土种植示范田亩产达13000斤以上,优果率85%,比对照田单产和优果率均提升60%以上。


白瑛说,要让这套“中国方案”走向世界。2017年,金正大在泰国打响了“亲土种植”方案落地的第一枪。


金正大的亲土种植方案,受到泰国亲王素博·巴莫的赞赏,并将在“皇家土壤发展项目”上与金正大开展合作,引导亲土种植在泰国推广。


以泰国为起点,金正大的全球化战略拉开了帷幕。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更多国家的农业将因“亲土种植”中国方案受益。

今年,金正大集团作为唯一一家农业企业入选“国家品牌计划”,同期入选的还有华为、格力、伊利、海尔、京东等。


把金正大和其他农业企业做一个横向的对比分析,不禁让人深思,为什么它能有今天?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说过一段极其精彩的话:如果你做的每一件事把眼光放到未来三年,竞争对手会很多;但如果目光放到未来十年,竞争对手就会寥寥无几。


这恰恰道中了“金正大”们成就今天地位的关键。最近关于“联想有没有战略”的争论非常多。战略难以具象,智者各抒己见,但战略肯定不等同于战术,战术只为解决当务之急,而优秀的战略无疑是贝佐斯所说的那个“十年眼光”。


倘若不是从一开始金正大就确定了“科技立厂”这一个原则,倘若不是二十年来持续不断进行研发投入,此时的金正大恐怕也会和很多同行一样,陷入产能过剩、同质化竞争的胶着战之中。


“善阵者不战”,这是围棋棋书《烂柯经》中的一句话,强调的是真正的高手总是布局为先,一场仗没开打就能占得先机。


其实,金正大也好,华为也好,从一开始布局,他们就赢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