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不能忘却的历史:60年前信阳地委文件披露惨绝人寰的百万人饿死真相

乌镇再无土豪夜宴,丁磊饭局只剩三人:今年的冬天有点冷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香港问题的根源!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10年前,一把火烧光了他15亿资产;今天,他的公司是新疆的一面旗……

陈为 正和岛

  岛 君 说  

10年了,说起那场大火,钱金耐仍有流泪的冲动。


2008年1月2日,钱金耐在乌鲁木齐创建的德汇国际广场遭遇人为纵火,大火连续燃烧68个小时,将这个温州人20多年的苦心经营和3096家商户的梦想化为一片焦土。


分叉路口,钱金耐最终选择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路。他没有破产自保,而是想尽办法绝处重生,承担责任,再起高楼。2009年6月,德汇火车头儿童用品大世界开业,首批1304家受灾商户迁入营业。2011年9月,德汇名品广场在原废墟上重建落成,1700多个产权投资户、使用权户获得了与火灾前同等楼层、同等面积商铺的赔偿。至此,所有受灾商户得到安置补偿, 3096家受灾商户、上万个受影响家庭,没有一家因受灾走投无路,没有一家因受灾陷入破产,没有一家因善后问题处理而上访。


因为这把火,10年间累计的无数辛酸与欣慰让钱金耐心有百感,难以言传。任正非说,从泥坑里爬出来的是圣人,烧不死的鸟是凤凰。这把险些毁了钱金耐的火,让他曾入堕深渊,却也成就了他。


不管是在乌鲁木齐当地民众的口碑里,他的政商朋友圈子里,还是党报大刊的定性里,“诚信”这个标签自此与钱金耐划上等号。这笔丰厚的信用资产甚至让银行愿意主动放贷给他,他的不少员工也是因为感佩于这个南方人的“儿子娃娃”而投奔麾下。


2018年7月29日,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徐乐江在新疆调研时,专程赶赴德汇集团考察。听完德汇集团灾后重建、浴火重生的故事,这位国企领导出身的正部级高官感慨说,没有十年前的大火,就没有今天的德汇!大火展现了德汇的责任与诚信精神,大火成就了德汇事业成功的新生!德汇精神是新时代民营企业要发扬的精神,值得全国民营企业学习。


让徐称道的,还有德汇在当地扶贫事业上的用心投入。在德汇对口帮扶的和田市吉亚乡夏克买里村,2016年贫困人口年均收入最低的仅为1016元。因为交不起生活费和交通费,1470口人的整个村子只有一个高中生,4个中专生,很多孩子穿不起鞋,在冬天冰冷刺骨的泥地上赤脚奔跑……第一次亲眼目睹的震动后,钱金耐多次带团队来到这里,送钱、送物、送思路,培育当地能人,改变当地面貌。让这个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贫瘠的村庄,又有了希望和生机……


今年53岁的钱,无疑是幸福的。他的德汇中心是当地的城市地标,还有在当地的物流城、在江苏的科技园、在上海的创投基地,正蓬勃生长,充满可能。他朋友众多,子女有为,去年刚得了两个孙子、两个孙女,其中一对还是龙凤胎。从小脚受伤,三十岁坐过轮椅,在他的勤苦锻炼之下,已经不影响正常行走。笃信佛教的他,将这些都视之为以往做了好事,在今日结下的善果和福报。


但作为奔波于复杂现实中的企业家,他对当前国内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所面临的矛盾和困惑不无忧心:一些地方不尊重企业家,企业家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有的企业家因此而“进去”过,他们历经折磨出来之后,往往就心凉了,卖掉企业,“出去”了;有些很大的民企因长期面临的体制性难题没有破解,遇到一道高一点的坎儿就那么垮掉了;一些有能耐的年轻人宁愿拿死工资打工,而不愿创立一份自己的事业,创业热潮正在消退……


但不管天气如何,他依然为每一次出发做足准备。他希望公司里的员工能像自己一样有“乞丐精神”,善于学习,向遇到的每个人讨要一点思想成果。他心态开放,对新生事物保持敏感,语文老师出身的他,正在钻研区块链和云计算、人工智能……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从1985年来到天山脚下开始,33年的燃情岁月已留在身后。在这片既美丽又荒芜的大地上,他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将笑与痛、泪与梦都留在了这个“第二家乡”。偶有闲暇,他会端起相机,去喀纳斯、喀什、伊犁的荒郊野外,捕捉大自然夺人心魄的宁静瞬间。他却更期待,有更多的能人来到这里,和他一起,在人们的心田上耕耘,播撒希望,用勤力和智慧创造人间胜景。


每一个真正的企业家都将走向远山,化身为峰。他自知,这是一种宿命,却也乐在其中。“企业家面前的山,是翻不完的。”钱金耐说。


作 者:陈为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只要我不死,我就不会跑”


正和岛:1984年是中国企业元年,联想、海尔、万科都是1984年诞生的。你1985年放弃铁饭碗教职到新疆创业,当时是怎样的一个机缘?

 

钱金耐:我和别人不太一样。我们在温州属于一没学历,二没专业,三没资金的三无产品,又没有人脉,真的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


我下海的时候父亲不给我钱。我当时在中雁中心学校当老师,父亲说你好好干还有机会当校长,祖上要是冒个青烟兴许还能当个市教育局的副局长,这么好的工作,又能每月赚32块6毛钱,非跑出去当个体户干吗?


但1985、1986年的温州已经有下海经商的味道了,我父亲跟他兄弟就已经开始办工厂了。我爷爷经商成分不好,以前让父亲读了很多书,现在他自己也开始知道倒买倒卖了,当然那时候叫“投机倒把”。


当时我跟父亲说了很多好话,让父亲给我一点钱,出去闯一闯,但他不鼓励我出去。于是,我就带着一半积攒,一半借来的共300元钱,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来到了新疆。

正和岛:很多人在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会很害怕,前面有很多未知,不敢踏出这一步。温州当时就有这样一种创业氛围?

 

钱金耐:氛围确实很重要。我下海时,当时我的两个“导师”已经做了七八年生意了。我们这一群土鳖和“九二派”不一样,那些人很多在机关里掌握着一些人脉资源,有基础,容易做大。


我们这一批人一没专业,二没资金,三没什么关系,就是凭着一种感觉去闯市场、闯世界。那个时候温州已经很热闹了,民间经济很活跃。85、86年码头上与台湾的民间贸易很火,台湾的船都能开过来。耳闻目睹之下,我们动作就快一些。

正和岛:距离08年那场大火也有10年的时间了。绝大部分人遇到这种事都会做另一种选择,当时是什么原因让你担起了责任?


钱金耐:其实刚开始更想从法律的层面来解决问题,毕竟是恐怖分子放的火,但后来的选择和我在扶贫上的态度有些相同。我必须去帮助这些人解决困难,这些商户里有很多都是我亲自带起来的,人接触久了自然就会有感情,而且如果我不承担,他们中很多人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我做第一个批发市场的时候,招商是我自己招的,推介会是我自己开的,这些商户签合同落单是我自己做的。我跟他们关系一直很亲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找三三两两的商户一起吃饭,征求他们的意见,听取他们的建议,甚至好多商业秘诀灵感都是他们给的。在苦心经营十几座批发市场的过程中,这些商户给了我很多想法,我这么多年很感谢他们。


然后突然之间,68个小时的大火把什么都烧没了。对很多人来说,商铺是他们全部的家产,辛辛苦苦攒下的成百上千万资产一夜之间都没了。当时也想了十几个方案,找了七八个律师,全国各地来了七八十个朋友。当时如果离开,最多政府把我关一年,总比苦五六年、七八年好,总之想了各种各样方案。


后来冷静下来想了想,我不能这样抛掉他们不管。在当时的大会上,我在台上给大家鞠了三个躬后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最大的受害者,只要我不死,我就不会跑,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带领你们走出困境。讲完之后我自己哭,下面三千多人也都在哭。10多分钟的发言,他们给了我7次雷鸣般的掌声。

《期待》图为德汇帮扶的夏克买里村女孩

当时这个困难面对起来真的太艰难了,现在我一般都不提那段日子,我们那些老干部一提起来就容易掉眼泪,我们真正历经了千嘲万辱,千难万险。


我触动最大的一次是,有20多个老板要从红山顶上跳下来。因为当时他们咨询了律师,市公安局、消防局公布的调查报告是外来人为纵火。他们知道火灾责任的法律关系后,觉得自己没救了。所以我发愿,不管自己经历多少苦难,不管自己经历多大挫折,我一定要让这些人不去跳楼,不要破产,不要老人看不起病,不要小孩上不起学,让他们在这个社会上可以继续风光地做生意。我也很感谢我的团队,即使在那么艰难的时刻,我的高管都没有走,尽管下面的中层、基层干部让我们的同行挖走了几百人,但就是因为我的高层没走,才能够战胜困难。


结合企业特殊经历,我有几点感悟:

感悟一:企业家存在的价值就是不断地奋斗。用性命在拼搏,用心血在奋斗。努力到无能为力,一定要坚持到感动自己。


感悟二:金刚非坚,愿力最坚。碰到困难,要想成功突围,一定要发愿。愿力是可以连接宇宙的能量,愿力是一切成就的根本,愿力是地里头埋头苦干中生长出来的宏愿。强烈的意念,不断的坚持,会感动老天爷的,最后老天爷都会帮你的。


感悟三:利他心。心善一切善,多做好事,积善就像存银行一样。要多大利己,就要多大利他。利他心和利己心平衡才会幸福。要把客户的利益、受灾商户的利益放在首位,把新疆的长治久安和社会利益放在首位,才有了德汇的今天。只有利他心到了一定高度,事业才可以成功。


感悟四:要点燃内心之火和精神之光。实现这一宏愿,光靠一个人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有一群抢滩登陆的勇士,需要一批攻克山头的好干部。所以我们要带头,要想办法点燃全体人员的内心之火和精神之火。


感悟五:守德业。德者汇天下、德者闯天下。恪守德业,是德汇企业文化的精神内核。在过去碰到极端困难的时候,我们就是要立正德、谋正道、修正业,依法经营,合法纳税,违法的事情坚决不做,亏心的事坚决不干!


浙商的“四千万”已经过时


正和岛:浙商一直很厉害,浙江籍官员现在也很多。在地域差异上,你觉得浙江人有哪些领先于其他地方的品质?

 

钱金耐:我觉得浙江人的第一品质还是坦诚。跟浙江人谈生意,一般都是大事谈完小事就了了,不计较;而跟有的地方人谈生意,往往就是大事谈完了,小事还得继续计较。浙江干部其实和浙商也很像,讲究说出去的话要想尽办法做到。


第二个特征就是抱团。那天见到一个河南的朋友,他说我很羡慕你们温商,碰到问题大家会一起想办法解决,他那个地方就怎么也抱不起团来。比如说,08年那场火灾过后,大家都觉得我完蛋了,但我的几个好朋友还敢借我4.8个亿,这就是浙江特殊的文化。父辈们都是这样子的,圈子里面有句话,叫考不上大学问题不大,但是信誉没了就要从圈子里出局了。我们管这种文化叫“抬轿文化”,祖辈就是这样留下的。

正和岛:传统上讲,浙江人有冒险精神,肯吃苦,这算吗?


钱金耐:说实话,其实我觉得现在肯吃苦是没用的。在今年6月的浙商大会上,我做了一个发言。当时主持人在讲我们浙江人的“四千四万”精神,历经千辛万苦、说尽千言万语、走遍千山万水、想尽千方百计。我说现在的浙商再讲这个就完了,当今社会更应该关注两件事,一个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二个是用好新的科技。


冒险也要辩证地看。因为冒险已经死掉了那么多的企业,这概率太大了。所以我说现在不能讲冒险,应该要改过来,冒险的事坚决不干,违法的事坚决不干,亏心的事坚决不干。现在经不起冒险,我觉得企业家精神第一位还是创新。


可能在过去那个年代,刚刚创业的人靠的是胆子大一点,脑子灵光一点,讨人喜欢一点,但那是三十年以前干的事情。现在的浙商必须要研究新的商业模式,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很可能就会把你过去二十年积累的东西全都颠覆掉。我觉得现在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再加上用好新的科技。

正和岛:你这么多年全国各地做生意。假如我们自己很诚信,别人不诚信该怎么办?

 

钱金耐:日本人经商会有一个很封闭的会社,往往就是社团内部的人互相合作,不让圈外的人进来,因为他一旦违约,成本代价很高。我觉得中国社会接下去也应该这样,致力于得到长久的合作供应商,这是第一。


第二,对合作进行深入的调查。我们要合作,都会进行深入调查,要找到对方的圈子。事前的调研很重要,特别是在一些项目的股权合作上,就跟娶老婆一样,娶了一个好太太就幸福一辈子。


但即使是这样,像我这把年纪还是经常让人家骗,被人家骗了六七千万也有过。我这个人心态好,骗了就骗了,朋友还是要继续交。

钱金耐


新疆最应该善待两类人


正和岛:前一段时间正和岛研究院和全国工商联一起做了全国营商环境的调查,我看到新疆的排名还是比较靠后的。你觉得这方面新疆应该怎么提升呢?


钱金耐:新疆的排名会好起来的,这一点我对新疆还是有信心的。虽然现在经济还欠发达,但新疆是资源大省。现在新疆的维稳态势非常好,旅游市场非常火爆。以新疆本身所拥有的丰富资源,再加上中央给的政策和现在基本稳定的社会环境,从长远来看,我相信新疆的经济会是越来越好的。


近年来,新疆非常重视优化发展环境的建设,为企业的发展提供了许多实实在在的便利和帮助。但从实践看,新疆还有很多需要优化改进的地方。


首先,我认为新疆应树立“西部最优营商环境”的目标。新疆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所以政府应以西部第一的营商环境,树立新疆崭新形象,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才在新疆创业。


其次,我认为还要建立服务企业的长效机制。有时候,上面出台了很多举措,下面刚开始执行时很到位,也解决了困扰企业的一些问题,但一阵风过之后,企业就不知道和谁对接了,或者人员调动,或者只走形式。优化营商环境是一个长期工程,企业要不断发展,政府就要持续跟进。


党的十九大强调,要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春江水暖鸭先知”,企业和企业家对营商环境的感知最敏锐,也最深刻。就像新疆,每一次营商环境的提升,我都感触很深。


德汇之所以能不断发展壮大,离不开新疆营商环境的不断改善。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自治区人民政府审议通过《自治区优化提升营商环境十大行动方案》。 会议指出,在开办企业、办理建设工程项目、获得水电气暖、办理不动产登记、信贷、纳税、跨境贸易和投资便利化、降成本、营商环境监测评价、强化督查考核等十个方面,明确主体责任、精简审批事项、优化办事流程、压缩办理时限、提高办事效率,以此推动优化提升新疆的营商环境,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正和岛:目前公务员阶层普遍动力不足,很多地方不太干事,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钱金耐:不可否认,在一些地方,某些政府官员不愿与民企打交道,不敢为民企解难题,不想为民企办实事。有的政府部门缺乏诚信,有的干部新官不理旧账;有的把企业当“唐僧肉”,个个得而尝之。所以企业家很难,这边要发展,要解决问题,那边公务员又动力不足


今年自治区“两会”期间轮到我发言,我就专门给新疆的公务员鞠了一躬。我生在浙江,长在浙江,工作在新疆,可以说对两地情况都很了解。新疆工作特殊性多,条件又比较艰苦,所以我说新疆公务员队伍整个的付出要比浙江公务员多。


我认为新疆要善待两拨人:第一,要善待扎根这里的民营企业家。这些企业家留在新疆,很大程度上不光是为了挣钱,更多的是情怀;第二,要善待长期驻扎在新疆的公务员队伍,这批人的心不能寒,现在他们真的太辛苦了。


扶贫要靠发动当地能人


正和岛:这次徐乐江书记来到德汇,有没有谈到一些关于企业扶贫的问题?


钱金耐:扶贫方面我跟他说我们还是做了一些事情,但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德汇这个品牌在新疆当地还是可以的,社会各界对企业的成长还是较为了解的,但是一出去影响力还是不够。

徐乐江赴德汇集团进行调研

不过他对我过去做的事还是很认可的,我也给他讲了一个观点,那就是解决南疆的问题还得靠本地人。他问我为什么?我说无论是上海人还是广东人,他们到南疆来待个三五天、七八天还可以,但待一年他们是待不下去的。解决南疆的问题,就是要解决“能人经济”的问题。


什么叫“能人经济”?就是要把这一个村子里的能人扶起来,扶起来一个能人能够解决30个家庭的问题,扶起来10个能人300个家庭的问题就解决了。那如何来帮助这些能人呢?我在六年前想了一个办法,就是“打擂台”“搞比赛”。让村里的绣娘和手工业者参加比赛,村里比完以后乡里比,乡里比完以后县里比,县里比完以后地区比,再比到省里。这样一来,每个村里的能人就比出来了,有好多人最后都评上了自治区工艺美术大师。


你看我这里有一个核桃木工艺品,就是一个维吾尔族的工艺美术大师做的。这些都是用60年的核桃木手工雕刻出来的,非常精美,有很大的市场潜力。所以我们一定要帮助这些村里的能人。


但这里的工艺美术大师和浙江的工艺美术大师还是不一样的,温州的黄杨木雕大师有几个资产还没过亿?就是因为他们的市场化程度高。而我们这边的工艺美术大师,他们中有很多人甚至连乌鲁木齐都没来过。现在我们能够把他们挖掘出来,但问题就在于市场化的程度还不够,他们现在生产出来的这些手工艺品只能卖给隔壁的邻居。还是拿这个核桃木雕刻来说,全手工雕刻的60年核桃木工艺品,这么精美,才2000块钱。如果能够有内地的著名企业帮助他们,把这些手工艺产品拿到更大的市场上去卖,我相信他一定能够成为全国工艺美术大师。所以说,解决南疆问题就是解决“能人经济”的问题,一个村子里面能把10个能人扶起来,就有戏了。

德汇扶贫短片:《夏克买里需要你》

正和岛:目前国家的扶贫任务非常艰巨。要完成既定目标很艰难,你的真实体会呢?

 

钱金耐:其他地方我不太了解,反正南疆是比较难。


我在南疆承包了一个村,前前后后去了四趟,所见所闻都是真实的。我看到过一个3岁的孩子在马路上光着脚没穿鞋,要知道那是12月份啊。那个时候我都还穿着大衣,那孩子却没穿鞋。


后来我到他们家去,发现他们家有四个孩子,但只有一双鞋。老大穿完老二穿,老二穿完老三穿,他是老四,就没鞋穿了,好像从出生到这么大就没穿过鞋。当时对我触动特别大,我就在马路边打电话给我们的副总裁,我说你给我搞一万套衣服来。这是我们的强项,我们连夜准备,把库房里积压的衣服统统弄出来,最后我给这一户送了两箱子鞋。后来又发动了很多商户,把一万套衣服分七大卡车开进村发下去了。


还有件事就是那个村子里,只有一个高中生和4个中专生,我都不敢相信,一直觉得是个谜。你想想一千多人的村,只有一个高中毕业和四个中专毕业的,这正常吗?于是我把这几名毕业生叫来谈了谈,又带着这个问题去问乡长,然后又和乡里的干部开了将近三个小时的座谈会。 后来我们找到了原因。村里的这些孩子初中能在乡里读,但上高中就要到和田市里,虽然上高中的学费和住宿费国家是不要的,但是有两项费用是必须掏的,一个是来回的交通费用,另一个是生活费,也就是他们吃饭的钱,但他们都掏不起。我们现在成立了一个基金,专门资助那些考上高中但掏不起来回路费和生活费的学生。

徐乐江书记在新疆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吉尔拉·衣沙木丁的陪同下,参观德汇中心

企业家的山是翻不完的


正和岛:这一轮国进民退态势严峻,德汇有受到具体的影响吗?

 

钱金耐:对我们也有影响,但是相对来说影响会小一些,因为新疆是一个区域,我们在杭州、上海都有土地,我的土地在涨嘛。情况也分区域和行业,不过总体来讲,我对这一轮国进民退的形势是不赞同的。


杭州有些很好的企业,突然之间就倒掉了,像盾安其实就是很不错的企业,可600多亿资产的企业就因为那10个亿债发不出去,造成了资金链断裂,我觉得还是非常可惜的。花了几十年时间拼下来的好企业,现在一下子就倒了,我认为这是一个地区的损失,是浙江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

正和岛:企业目前是很好的状态,但你还在研究新科技,包括区块链技术,等等。德汇最终做成什么样,你就会考虑回家带孙子了?


钱金耐:企业巨大的飞跃无非三点:宏伟的愿景,坚定的信念,精致的细节。我原来的人生梦想就是把受灾的三千多人带出来。我现在很欣慰,这3000多户后来没有一家上访过。前面三年是有上访的,三年过后安置赔付完毕就没有上访的了。从国内特大火灾案子来看,沈阳那个批发市场大火烧掉了2000多人,事隔15年现在还有在北京上访的;武汉那场大火(2009年武汉汉正街批发市场发生大火)现在也有人上访。所以这一点我内心还是很欣慰的。


把这3000多个家庭安顿完,我们的脸上也有笑容了。今年德汇万达广场开业的时候来了很多人,有一个受灾商户上台发言的时候边讲边哭,现在我们看到他们那么幸福,我们真的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按道理,这个山翻过来了,应该就可以结束了,而且去年一年,我有了两个孙子两个孙女。


但企业家都是这样,翻过一座山还会有下一座山在等着,现在我也在翻另一座山,就是努力再往前走一步,我要让人家觉得你这个企业了不起。


和以前不同,现在我们翻这座山是有条件、有基础的。首先我们不缺钱,七八家银行对我们是绝对认可的,因为当时那么艰难的情况下,我们都没有昧掉银行一分钱,火烧完以后,第一个季度银行还贷利息的286万,是从我太太卡上打给银行的。


我们现在坚持冒险的事不干,不能让企业倒掉。我们也成熟了,毕竟经历了那么多,团队也历练出来了,我手上几个高管都很老练,我自己也更成熟一些了,而且我们的基础也更好了。现在别人缺钱,而我们向银行要钱不发愁,别人缺客户,而我们的客户却越来越多,这就是因为在业内有了好的口碑。所以我们在打磨商业模式,不断地转型升级,把好的科技用起来。


现在我们要在新疆建设第一个超大型的智慧商圈,探索区块链技术,我们要把新的技术嫁接到这上面来,当然我的做法还是只比新疆同行快半步,因为快一步弄不好又死掉了。现在我们这个产业很好,我们有4200亩地的物流园,在国内有110条物流线,南北疆基本覆盖完毕,其中覆盖到周边国家的有16条路线。我们布这样的物流网干什么呢?新疆核心问题是物流贵、物流慢,物流欠发达。我们要把商贸物流和互联网技术结合起来,做一带一路的物流,这个生意有的做。我接下来在新疆要干的就是这两件事,一个是“一带一路”的物流,一个是让新疆的好东西进入到内地。我对新疆未来的发展有信心。

感谢周科、夏昆、张巧云对本文提供的帮助。


我们曾与他们对话,点击关键词查看

 柳传志  |  吴晓波   管清友 

  郑永年  |  刘永好  |  王志纲  |  秦朔 

 陈功  |  蒂莫西·泰勒  |  刘俏 

 陈泽民 

◎版权声明

除注明出处的文章外均为原创,欢迎分享朋友圈

转载请注明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及作者,侵权必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