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网传失踪了的武汉病毒所女研究生黄燕玲照片被挖出

我怕了,他们把实验室的动物拿出来卖了!

没想到,我也有被AV男优帅哭的一天……

据说全世界华人都在传这个女生倒卖口罩赚了2000W日元!日本关西华文时报独家揭秘其中真相——

武汉问题,看这篇就够了(的确有料)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囧斯诺:死一次,复活两次

2016-06-23 鹿鸣君 呦呦鹿鸣 呦呦鹿鸣

“私生子之战”,HBO《权力的游戏6》最高潮处,单集耗资1000万美元,史诗级的战争场面,狼家的斯诺率野地自由民和零星旧部,两千人,进攻“小剥皮”正规军,六千人。


不断地刷新无耻底线与狠毒高度的“小剥皮”——这个一路逆袭成功的私生子,一个谋略、战术大师,终于,被不断挑战绝境极限的囧.斯诺——这个从人生高处一路坠落的私生子,一个死而复活的守夜人,摁在地上,痛扁,痛扁,再痛扁。


狼家旗帜重新挂上了临冬城的那一刻,史塔克家族族训——Winter is coming(凛冬将至)仿佛就在耳边。命运悲催的狼家,终于有了一次胜利。父母、兄弟姐妹、部下、朋友不断惨死、失踪之后,两个孩子一路拼杀,回到了自己的家。令人泪下。




但是,这场胜利却来得蹊跷。


战前打定主意要激怒小剥皮、将其引入己方阵地的斯诺,竟然反在阵前进入无脑状态,单枪匹马冲向对方;一个人迎战整个骑兵军团冲杀,面对多轮箭雨,竟然毫发无损……直到珊莎和前妓院老板“小指头”带着艾林谷的骑兵意外出现,逃出生天……胜利。



囧斯诺失去理智单枪匹马冲向敌营



跟上来保护主帅的自由民们,被小剥皮的盾阵包围,溃败等死



意外的骑兵冲垮战阵


战术上,临阵指挥上,心理上,小剥皮都完胜斯诺,这场胜利,本应是小剥皮的。为什么却是斯诺赢了?


正常的答案是:到了这一集,“主角光环”已经是囧斯诺的了,所以,赢了。


如果这部片简单到这个程度,它就不会风靡全球,我们也不会浪费时间看它了。


史诗的特点,是草蛇灰线。最后看似不合理的结局,在之前早有伏笔。剧组在这一集不惜血本,打造气势恢宏的战争场面,只是一个假象。这一集要讲的,不是战争,而是战胜心魔后的再一次复活。


战前,斯诺专门去找红女巫:“如果输了,如果我死了,别把我复活。”这是全季的“眼”,埋在各种大场面的中间,看起来是一个中场休息,却是关键。




斯诺战前就安排好不要复活,阵前义无反顾地单枪匹马冲向敌阵,这是寻死,确实是生无可恋,万念俱灰。


他为什么会这样?


战前,妹妹三傻(珊莎)和斯诺有一番争吵。珊莎说斯诺不重视她,认为现在兵力不足不宜作战,而且认定在小剥皮手中的弟弟瑞肯必死无疑。她是对的,珊莎已经不是三傻,经过权谋大师提利昂和小指头的训练,经过小剥皮的折磨,亲历几轮巅峰权斗,珊莎已经不再是那个只想嫁给小王子当贵妇的天真姑娘,有了很高的政治判断力,而且都是用血换来的。


但是,这一集讲的,不是战争,也不是政治,而是复活。斯诺要战胜的,不是小剥皮,而是心魔。


斯诺要说的话,在集结兵力之前,就已经对珊莎说了:“我厌倦了战斗。”




“自我离家以后就一直在战斗,我杀过守夜人兄弟,我杀过野人,杀过自己钦佩的人,绞死过比布兰登还小的一个男孩……我战斗过,却输了。”


看出来了吗?斯诺辞退了守夜人司令的职务,但还没有从守夜人军团的环境中走出来。他人活了,心还没有活。


在绞杀了叛变者后,斯诺将大氅给了艾德,也把守夜人司令的职位给了他:“黑城堡是你的了,从今我不再守望(My watch is ended)。”




不再守望。并不那么容易。


后来,艾德和斯诺有了一番对话:


——你打算去哪儿?

——南方。

——去那里做什么?

——避寒。



什么寒?


是天气吗?不是,斯诺生长于北境,对寒冬习以为常。

是即将到来的异鬼吗?不是,斯诺生长于狼家,最不缺乏的就是勇敢。


寒冷,来自兄弟。


艾德:你怎么能在这种时候离开?

囧斯诺:我已经尽我所能了,你知道的。

艾德:你立过誓!

囧斯诺:对,我立誓誓死效忠守夜人——我也为之献出了生命——有生之年的每一夜都效忠于守夜人。他们杀了我,艾德!他们可是我的兄弟。都这样了,你还想让我继续留下来吗?


奥利这个孩子,斯诺的亲随,往他心脏刺了致命的一刀。




叛变的守夜人每人刺了斯诺一刀,奥利这孩子,至死也不认为自己杀斯诺是错的,这个眼神,比刀更锋利


这一幕并非小说,在历史上,是罗马独裁官凯撒的真实故事。公元前44 年3月15日,几十名元老院议员,掏出藏在宽袍里的匕首,刺了凯撒23刀。“还有你吗,布鲁图?”当凯撒看到其中竟有自己的亲信孩子,惊讶中死去。


凯撒在元老院被刺。



在罗马,老师向我介绍说,凯撒被刺后,尸身就放这个保留至今的石台,每年的被刺纪念日,都有人献花。


囧斯诺和凯撒,都是满身刀伤,但最致命的一刀刺停了心脏,也杀死了生的信念。


即便是他所知道的最后一位亲人——珊莎,这个曾经可爱天真的姑娘,不是也在生死关头瞒着他和小指头勾兑?珊莎以及艾林谷的骑兵直到最后一刻才出现,是在强调《权力的游戏》的主题,这是“权力”的游戏,珊莎已经进入权力的游戏之中,开始逐鹿中原。而她的哥哥,斯诺,这个身体复活却心如死灰的人,只是一个棋子。


珊莎胜利后的笑容意味着她正式进入权力的游戏,这一季,她给自己缝了一件衣服,象征战斗、黑化:



胸前的黑色狼头值得注意,终于成熟了,下面这张则是以前的青涩时代:




斯诺确实不知道珊莎对他隐瞒自己的战略,但是敏锐如他,必能感知:身边这个人已经有了变化。


所以,斯诺对珊莎说:“我厌倦了战斗”。所以,斯诺对红女巫说:“如果我死了,别把我再复活。”


那么,死亡那一边——那个囧斯诺愿意去的地方——是什么?


在斯诺第一次复活后,洋葱骑士曾问到:“你还记得什么吗?”斯诺的回答是:“我不该在这里的。”


显然,他记得那一边的场景。


红女巫再追问:“在他们刺了你之后,在你死去之后,你去了哪里?你看到了什么?”斯诺说:“什么都没看到(nothing。There was nothing at all)。”




然后,斯诺开始反问了:“我做了我认为正确的事情,但我却因此被杀,现在我又复活了,为什么?”


洋葱骑士答说:“继续你的生活,竭尽全力地斗争下去,尽你所能除尽丑恶污秽。”斯诺之前是以这样的理念安身立命的,但是,他现在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以为我做到了,可是,我失败了。”


于是,洋葱骑士说:“很好,去打必败的一仗吧。”




于是,就有了“私生子之战”,一场斯诺必败的战斗。关键的关键,就在于最后斯诺被自己人踩踏之后,从死人堆中挣扎出来,大呼一口气的那个镜头。


是的,斯诺在第二集已经复活一次,但还不够,他还没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