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8月18日 下午 10:2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开肚验瓜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呦呦鹿鸣 昨天
文/ 呦呦鹿鸣黄志杰
本文后面部分有故事,请大家给一点耐心哦


昨天815,日军投降日,我写《石英剖腹》,怀念抗日先烈。本来很严肃,不想,有一些朋友的留言,一下就把我弄得哭笑不得。他要举报我:

这位朋友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不让评论?”仿佛我做贼心虚的样子。其实呢,呦呦鹿鸣之所以暂时丧失了留言功能,就是因为这样的人举报嘛:

六月飞霜,我找谁说理去呢?这类朋友,本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本来不应如此在意。但是,很多读者的阅读体验受到影响,比如,昨天的文章无法留言,所以我不得不予以说明。下一步,很可能会有其他恶劣的结果,我也不得不予以重视。(也请朋友们以后留言务必遵守微信平台规则,注意合法合规文明




一个抗日士兵,被无知村民诬告偷了鸡,便剖开肚子以自证清白,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吗?有几位公众号作者,以及一些论坛,专门写文章说:呦呦鹿鸣这篇《石英剖腹》肯定是假的,不可能是真的。 


那么,是我说了假话了吗?


是写作过程汇报,请大家跟我一起分解本案:

先解剖由来。


2004年,我所在的单位,组织了一次衡阳保卫战老兵线索征集,我由此得到了几百条信息,逐一联系,最后直接访问了一批老兵,都记录了下来。体现在昨天的《英剖腹》一文中,提及的访问对象包括:曾琪臧肖侠(主力守城部队第十军直属搜索营第一连连长,当时86岁)、以及三位衡阳保卫战研究者肖功文、肖文均、肖培(所以,昨天《石英剖腹》,我只写了一个小时,但是,我和身边人分享这篇文章的内容,已经有十几年了。)


当时,我还阅读了大量史料。其中有一本,来自第46军第五十五团第一营营长黄锵。衡阳保卫战主力是方先觉所部第十军,黄锵营是作为机动部队从桂林调往衡阳,属于外围部队,其责任为“固守衡山”。


石英剖腹的故事,正是来自执行外围任务的黄锵营长。


这个故事是否可信?正如有一位军事爱好者在公众号针对《石英剖腹》一文所说:“黄营长是人老糊涂,把臆想事情当真说。这类故事,是军队编的段子,借以教育士兵爱民守纪。士兵及基层军官初听故事时,被深深感动,由此印象深刻,在几十年后,亦真亦幻地挪到自己身上自我感动,也很正常。”


这种分析是否有道理呢?昨天《石英剖腹》中,我只提了来自黄锵,并没有提及黄锵这本资料的具体题目。很奇怪是吗?其实是因为:它是在上世纪70年代在台北(而不是大陆)出版的,所以,它虽然是在大陆图书馆中可以找到的历史资料,却并非完全适合在微信这种公共空间出现。这类资料,我记得,有一次去图书馆被告知,根据规定,持厅局级及以上单位的介绍信才能借阅。但是,今天我不得不说出来它的名字(严格说也不算违规,因为没有任何法律规定过不能提及题目):《衡阳抗战四十八天》。(ps:我写文章的原则之一,是“无一字一句无出处”。各位在呦呦鹿鸣上绝对看不到任何一个编造的字词,如果我有一些没有注明,一定是有客观原因,一些没有写作经验的人很难明白这一点,请诸君知悉)


黄锵的记载,确实要审慎地阅读分析。书前,有白崇禧、薛岳、方先觉等人题词,有颁给黄锵的“陆军奖状”,写明“足证所述全属事实”。不过,这些“人证”虽然“官位”很高,但并非现场亲眼所见,所以证据力只属于边缘。我在《石英剖腹》一文中也没有提及这些。


因为年代久远,黄锵的记载,要让人完全信服,并不容易。但他有两个鲜明特点:


第一,每个人物都真名真姓。黄锵的回忆中,有大量的人物,都很具体,比如“双剑刺三敌”的英雄士兵唐阿虎,他记载是第三连第一排二等兵,19岁,广西鬱林县船埠乡人。我一查,没有“鬱林县”,又搜了一下,玉林,别称郁(鬱)林。如今,是玉林市。具体到石英,是第一连下士班长,广西贵县桥墟人,时年22岁。


第二,心路历程剖析清晰。石英剖腹前,他作为营长,参与人,在三四次节点上的思考,他都记载清晰,虽然会被认为处理不当,但言之成理。


很多人会疑问:为什么要对这些脑子不清白的吃瓜群众这么客气,为什么要那么重视没有见识的老百姓的意见,以至于牺牲这么好的兵?事缓则圆,为什么要那么着急剖腹自证,为什么不等一等?我一开始也是疑问的。但是,我注意到,在这持续一个多月的战役中,当黄锵转移到高真这个地方的时候,他已经是从阵地战转为游击战,此时,非常需要依赖于当地老百姓的情报和物质支持。事实上,该营在这里打了二十多次战斗,大多数都需要老百姓不同程度的配合。


所以,年轻的、着急的、社会阅历并不丰富的营长,考虑到军民团结,在石英自请剖腹的情况下,同意石英赴死,是可以理解的。大家可以想一想,抗日战争,中国死伤几千万,有多少死于各种无厘头各种莫名其妙?


直到新世纪之后,2004年8月,河南新密农民工张海超被多家医院诊断出患有“尘肺”,但由于这些医院并非法定职业病诊断机构,所以诊断没有效力,原单位拒开证明,张海超最终只能“开胸验肺”,为自己证明。


如今发达文明如此现代化了,都还出现农民工因为得了尘肺病求助,却不得不“开胸验肺”这类荒唐事。我们又如何能苛责那时的人“笨”呢?

真正让我至今没有完全消除的一个疑惑是:本书中,有不少照片,包括石英剖腹事件,有两张现场照片:一张是作者在营部斜坡召集军民处理“石英案”纠纷,一张是各连官兵前往营部斜坡处理“石英案”途中。但是,既然,为什么没有石英剖腹的正面照片。这有点奇怪。不过,这一点疑惑并非致命。


另,昨天的文章中,我确实写错了一个点。我把黄锵营“五十五团第一营”,写成“五十团第一营”,丢了一个“五”字。我确实萝卜快了不洗泥,向朋友们说声对不起。


以上是事实部分。下面我们来分析动机:黄锵有没有必要造假?


黄锵营在衡阳外围与日军在一个月战斗二十多次,全营伤亡三分之二,最后,衡阳城破之后,他们奉令突围,还带回了8个日军俘虏和大量战利品(中尉一人、华中区高级情报员俩人、士兵五人)。该营战功很多,精彩事迹还有很多,石英之死,无助于该营获得奖赏,而且,黄锵多年后将此事在台北公布,也已时过境迁。所以,不是为了邀功。那么,是为了虚荣心作假?很难做如此人物信息信息清晰、具体的假。


所以,他在主观动机上,缺乏作假的强烈意愿。



再看背景。


古往今来,各国军队,士兵偷盗这种事情时有发生,特别是战争时期,士兵如果丧失军纪,往往转身成为令民众畏惧的老虎。所以,士兵偷窃百姓之物,无论哪一支军队,都是高度防备、勒令禁止的。


比如,红军和解放军,规定就特别严格,“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规则处于非常高的位置,接近于“天条”。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三大纪律是: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公。八项注意是: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偿;不打人骂人;不损坏庄稼;不调戏妇女;不虐待俘虏。


我父亲,有一个竹林,某年,有两个士兵,开车来购买毛竹20根,父亲开价30元一根,他们没有还价。可是,当我父亲给他们砍好竹子装好了车,他们却发动汽车,准备走人。父亲当时正拿着长长的砍竹刀,便扬起刀,拦在车前:“咦!说好了价格,怎么不给钱就走?”其中一位士兵很嚣张:“拿你几根竹子,还要什么钱!”父亲怒火顿起:“你们敢走,我就砸了你们车窗!”做势举刀。车不得不停下来。父亲乘机把前轮气门芯帽拔下,扔到草丛,轮胎哧哧漏气。另一个士兵下车,换了一个语气,说“给的给的。”便给了600元。


这是我父亲亲历的事,当年就和我讲过。他说的完全是事实。后来他了解到,部队对这类事情非常警惕,惩戒极严。 


昨天,任职于《法制日报》的郭恒忠先生,也和我们分享了一个他母亲讲过的故事:


“山东青州北部,有两个挨在一起的大村:邵树、刘胡同。姥爷家前后两院是清朝时期盖的青砖瓦房,大门外是集市,逢五小集,逢十大集。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后期,这里是军官常驻的地方。大概是1947年夏初,解放军一个团驻军邵村,团长就住在姥爷家东厢房。团长个头不高,敦实、和气,腰配短剑,进出带两三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一天上午,一个士兵在大门东边吃了摊贩的一个西瓜,耍赖不给钱,被老百姓围了起来,正巧,被回来的团长碰上。摊贩咬定士兵吃了西瓜,团长再三问,士兵矢口否认,看热闹的百姓无人作证。这时,团长拔出短剑,豁开士兵的肚子,挑开胃,未消化的西瓜清晰可见。团长转身付款时,摊贩和半条街的人全吓跑了。他把一把票子放在摊贩的框里,指挥士兵收尸。母亲吓得魂飞魄散,跑回家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后来,姥爷劝说,不必为一个西瓜杀人。团长说:部队有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那个士兵吃瓜不给钱还犟嘴,‘嘴巴还没擦干净呢。不杀不行。’姥爷说,这样的当官的让人服气。 ”


所以,我理解,从军官的角度,涉及军誉,一直倾向于对偷拿群众物品的事情严惩。大战之中,黄锵营长同意手下剖腹自证,在部队氛围中是很可能发生的情况。


前有团长开腹验瓜的故事,以上,是对《石英剖腹》一文的开腹验瓜。



黄锵所记述的该营故事,还有很多,在此转述两个:


一是“美人计”。


一次,黄锵所部,有三人,王立一、谢康寿、陈亚培,被俘后,加入“华中区情报处”,反过来到黄锵营附近探听情报。当地的老百姓曾老太得知秘密,向黄锵汇报说:三人准备暗杀你,请多提防。


黄锵得到密报,预做布置,把三人逮住,然后召开村民大会,由曾老太当场指证,当时群情激愤,要杀三个汉奸日本走狗,黄锵说,今晚枪毙这三人,大家听到枪声,就是处决了。现在我先要带回营部审问。


黄锵随后做了三人工作,让他们反间,去引诱日军军官,把他们俘虏过来。三天后,情报处有高级情报员俩人,另外从别处调来一个中尉。陈亚培等人根据这几个人好色的情况,说,黄锵营已经从这里开拔离开了,村民以为“皇军”也就不会再来了,恢复秩序,小学也复课了,里面有三个女教师,年轻漂亮。你们不信,先用望眼镜看看。


他们人手一个望眼镜,他们一看,果然有三个年轻女教师,在小学搬桌椅,走来走去,而且身态婀娜。

这是三位女兵着军服的照片


其实,这三位女教师,是黄锵营三名女政工队员伪装的,他们原来的工作是士兵教育及民众工作指导员。


三个日军军官,色心大起,便真的去这个学校了。被伏兵俘虏。


在俘虏身上,搜出了他们之前强奸中国妇女的照片。这三个禽兽,实在罪恶滔天。(照片发表在书中。另,黄锵还提供了一个他们救助一位被日军强奸的68岁老太太欧阳老太太的照片,欧阳老太的丈夫被日军刺了二十多刀。那时的日军真禽兽。)


这时,黄锵再次召开村民大会。村民看到陈亚培等三人,很惊诧:你们不是被枪毙了吗?黄锵介绍了三人诱捕三名日军军官的功劳,众人考虑到三人尚未作恶,接受三人“将功折罪”。

 

二是“夜袭蒸水”。 


其时,外围援军迟迟无法赶到,衡阳城中守军非常困难。


黄锵在城外,注意到,西南方向,第十军第三师防守蒸水的张金祥团已经抵敌不住,准备转进城里。


于是,黄锵做了一个部署:首先,用之前缴获的日军装备伪装成一排兵力,多配手榴弹,混进敌阵。黄锵本人,则带领两连步兵,抢占敌人所放弃的据点,机枪连和迫击炮步兵一排占领原西北高地,掩护射击。当伪装成日军的先锋进入敌阵发生战斗后,通讯官连续发射信号弹,诱使日军炮兵误以为那里是指挥官位置所在。


当天下午五点,张金祥团从蒸水桥开始转进衡阳城。日军放弃据点,追击不舍,准备把张团吃掉。


于是,黄锵营伪装成日军的先锋排,率队加速前进,故意让敌人看见,让他们误以为是自己的部队,放松戒备。


日军向蒸水徒涉,蜂拥渡河。等日军渡河一半,到了河中间,伪装成日军的一个排向日军发起攻击。日军仓促反击,黄锵率两连追上,占领日军刚刚放弃的据点。与此同时,黄锵的通讯官在指定位置连续发射信号弹,引导日军炮兵向那个假的指挥所盲目发炮。


在水里的日军进退失据,开始慌乱,误以为衡阳守军的大批增援部队赶到了。大部分日军努力抢渡,想尽快脱离火力网,左侧一部迂回试图反击,却被占据有利地形的黄锵部击退。随后,日军重新组织,向黄锵营占据的据点反复冲刺,双方肉搏,不过,因为占据地利掩护的黄锵营有手榴弹优势,同时,日军误以为黄锵所率是大批援军赶到,心理上处于弱势,所以,始终未能抢回据点。


战斗到午夜1点,黄锵组织各排,分头偷袭各处日军,各处枪炮声持续到了天亮。


此战,黄锵营伤亡两百余人,而日军伤亡更大,黄锵的记载是:“敌军积尸断流,血染蒸水,正如肥水之战苻坚的惨败一样。



昨天,很多人在后台质问我说,“日军竟然伤亡比中方还多,这怎么可能?”有些“精日”真是令人无语。谁说中国军队与日军正面对垒,伤亡就不能更少?1944衡阳保卫战,是国际知名的保卫战,被称为“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也是中方伤亡比日军少的战例。这是常识,见于中日双方战史。


这也是衡阳参战守军能够赢得日方尊敬的原因。我在昨天的文章中,有意放了一张照片:1983年,衡阳之战时日军116师团120联队第1大队大队长和田健男率11军战友会代表团到台湾拜祭衡阳守军主力第十军军长方先觉。可惜,很多人只看得见自己想看见的,只听得见自己想听见的。

衡阳,是大陆唯一一个“抗战胜利城”。“石英剖腹”发生在衡山附近,衡山香炉峰下,有中国大陆唯一的“忠烈祠”,里面是中国抗日阵亡将士总神位,“抗战以来,各忠烈将士,即日入祠,岁时奉祀”。


这是抗日英烈安息之地。只是,我每次去,这里都非常萧条,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这个地方。忠烈祠里,有一个由炮弹组成的纪念雕塑,本来就很少的“游客”,到这里之后,往往喜欢嘻嘻哈哈爬上去骑在上面拍照,或男或女或大或小。相反,衡山上的南岳大庙,香火却非常鼎盛,香客摩肩接踵,一脸肃穆敬畏。


当年,保卫中国人民的,并非南岳大庙里的那些位神像,而是抗日将士的血肉之躯。

抗日战争中,中国牺牲了数千万人,以空间换时间,终于保全了国家,赶走了侵略者,并赢得了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地位。当时的中国,现代化水平远低于日本,只有举国军民团结,戮力同心,才能坚持到抗战胜利。而军民团结,从来不是说一说就可以做到的。所以,昨天我会说:没有听说过下士石英的日本人,不会彻底、完整地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失败。同样,没有听说过下士石英的中国人,也不会彻底、完整地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胜利。


缺乏历史知识的人,往往会做出令人惊愕的结论和一些荒诞的举止。比如,举报呦呦鹿鸣。 

我始终相信,在这几千万人中,还有很多“石英剖腹”这样“惊悚”的故事,这样勇敢的人。因为,在“饱和式”抗战的背景下,中国人能献出的,也就只有血肉之躯和一腔忠勇了。在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生死存亡的关头,冲在最前面的,往往是那些看起来“有点傻”的人。我们这个民族,能够保存至今,立于今日世界,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些人存在。


写文章公开发布,被骂总是难免。我只希望,这些“傻傻的人”,不因为那次战争而绝种,也不因为时过境迁也被他们的后辈所嘲弄。是的,不要嘲讽那些比我们自己更勇敢更热情的人们,更不要在安全的情境里,去表现那种“举报的勇敢”。


正如那句名言——“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对吗?



PS:《石英剖腹》一文链接:

日拱一卒  只为苍生说人话

关注呦呦鹿鸣并星标,不错过推送: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