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8月24日 下午 5:3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新旧不平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呦呦鹿鸣 今天
大家都知道了:十几年来,湖南新晃一中邓世平老师的遗体,被埋在操场底下。

当真相终于大白,有媒体(凤凰新闻《正面》节目组)访问新晃一中学生,如何面对这一“惊悚”细节。他们得到了回答:“不关我们什么事。首位是学习吧,第一件事就是学习,别管其他的事。”

这样的学生,如果顺着这个轨道发展,将来所作所为不难想象。邓世平老师,是“湘学复兴之导师”邓显鹤第六代孙。如果邓世平在天之灵看到这个视频,对于当初自己拼死捍卫校园工程质量,会做何感想?
邓世平老师生前
昨天凌晨发了《李尚平案重要进展:警方发布凶手用枪图片,悬赏50万元》,这是一个独家信息,我称之为“重要进展”,但读者“淡淡冰心”不以为然: 
长眠九泉十七年,多少官员已升迁
究竟谁黑谁是恶,坐等结果烧纸钱
纸钱飞舞泪涟涟,还有多少不能言
黑红只在心一念,人间桑海换桑田 


他这语句中的悲观,一如李尚平的姐姐李尚家老师,对这个消息几乎不抱希望。

在为教师们讨要工资时,李尚平曾经说,“我要同志们都挺起腰杆做一回人”,在李尚平遇害之后,湖南省财政拿出一个亿出来,解决了当时各县基层教师工资拖欠问题。但是,那些受此好处的老师们,却与李家刻意保持距离。即便在舆论最激烈的时候,大多数人的朋友圈,看不到李尚平的消息。李家很少感觉到他们的存在,我的一位益阳朋友说:“李尚平这个名字,湮没在大众视线之外太多年,我们很多益阳本地人,甚至**系统的,都不知道有这个人存在过。”

李尚平家,曾将最大的堂屋捐给了当地的小学,李尚平去世后,留下年幼儿子,每天接送要经过儿子遇难地,爷爷李三保无法承受这种痛苦,就将孙子送到十里路外另一个小学。也是小学老师的李尚平姐姐李尚家,为了有机会照顾侄儿,申请调到这个小学工作,但从未获得批准。李尚平孩子的学费,从未被减免一分。有一年,一个人自称李尚平的同学,有关系办案,却是个骗子,带着李三保到长沙跑了一趟,骗走4700元。 

我们全国各地这么多人,一直在为李尚平、邓世平这两位“硬骨头”讨要17年前的“公平”,但是,与此同时,今天,我们身边,许多新的“不平”正在诞生

读者“秦时明月”今天在呦呦鹿鸣有个留言:“对我等而言,最通达、最具说服力的真理,是让我们看见‘好人有好报’,这是最简明的法律教育、最真诚的人文教育、最接近中国人内心的现实教育,它不能仅用来让我们相信,它要用来看见,它体现着一个社会的教养

只可惜,古今中外,世界各地,“好人好报”都是那么遥不可及。


在基督教的世界中,《旧约》有一位约伯,是个好人,正如上帝耶和华所说,“世上再也找不出另一个能像他那样没有过错、仁义正直的人了。”


就是这样一位“第一好人”,莫名招黑:天火把羊群烧尽;飓风吹塌房屋,压死十个儿女;强盗劫走了耕牛、母驴、骆驼,杀光仆人;至于约伯自己,遍生毒疮,从发根到脚跟,不得不坐在灰堆里,用瓦片刮身。
三个来看望约伯的朋友,陪着他坐了七天七夜,却不敢对他说一句话,因为约伯太痛苦了。在绝境中,好人约伯终于失控,他诅咒,诅咒自己的生日:“愿说出‘怀了男胎’的那个夜晚灭亡。愿憎恨光明、召唤恶魔的巫师诅咒那个夜晚!”  


为这不平,他咆哮着质问上帝,要传他出庭:
恶人为什么能活着,享受高寿,有权有势?
他们亲眼看见自己后代兴盛,子孙满堂。
他们家家平安无事,无忧无虑;
天主的棍杖不临到他们身上。
他们的公牛传种,无不成功;
他们的母牛生犊,从不掉胎。
他们的孩子像羊群一样奔跑,
欢蹦跳跃,如同小鹿。
他们和着竖琴铃鼓的节拍歌唱,
在笛声中尽情跳舞。
他们的一生平安幸福,安宁地走进坟墓。 
   
终于,好人约伯提出了“约伯猜想”:难道啊难道,上帝你,也和我一样,是肉眼凡胎吗? 一个核心宗教命题就此诞生。


在佛家,《佛说正法灭尽经》中,释迦摩尼预见,在自己去世之后,无耻之徒,要占了他所创建的佛家大堂,魔道兴盛,无恶不作,受人供奉


在儒家,司马迁在《史记》中提出天问:人们说,天道无私,常与善人,但是,好人莫过于伯夷、叔齐,饿死!孔子三千弟子,颜回第一,穷还早死!盗蹠杀无辜、吃人肉,寿终正寝!好人没好报,祸害遗千年,我不明白啊不明白,这个天道,算个什么道理!(原文:“余甚或焉,倘所谓天道,是邪非邪?” )司马迁自己呢,一个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罕见的、几乎没有瑕疵的、勇敢担当的、开创性的史学大家、文学家,一个为中国文化做出任何人都磨灭不了的贡献的人,只因为同僚仗义执言,被处于死刑,又因为没钱抵罪,遭受宫刑。


另一个儒家的信奉者,杜甫,自己房子倒了(《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孩子饿死了(《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首先想到的,是别人的困境,是百姓疾苦国家兴亡,就是这样一个人,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越来越穷困,最后,在一条洞庭渔船上,饥寒交迫地离开这个世界,几十年后,孙子才终于讨到路费把他的遗体运回老家。


当年日本鬼子在中国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战后被审判的只是极少数,大多数寿终正寝,被神社供奉,备极哀荣他们的对手中,令人尊敬的那些人,那些英勇抗战为国牺牲的中国将士,许多人消失在尘埃里,连名字都不曾留下。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正如东野圭吾所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今天,有一个年轻人在说“这届年轻人很有希望”的《这届年轻人的明与暗、胆与识》留言:

“在盆友圈看到一篇君的文章,看完后决定取关。不是你不好,而是,我是社会最底层的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高校,心有一腔热血,想做一个报效祖国的人,但是,那些享受国家高福利优资源的人为什么不去?最让我震惊的是,我辅导员问我,你以后在去不去做西部志愿者?我用了前半生所有的汗水与泪水,才跑到了一线城市同学的起点,你问我你去不去你的起点?”

这段留言如同一个小锤子,直接在我心脏上敲了一下。

这样一个年轻人如此心塞,大概是因为他没有在身边看到高贵的行为。那些占据最多资源的人,对世间公义一毛不拔,开着豪车,却只会用“CNMB”来进行公共表达,最后还大受肯定,不免令人怀疑人生。


怎么办?佛教诉诸轮回因果;一神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诉诸天堂地狱;儒家以同道来安身立命,“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他们绕的圈子,实在太大了。

不过,我也没有答案——那答案可能是这世间最大的秘密,要用尽一生的力气去寻找。但是,不论我们是否有答案,不论是否能最终找到答案,都不妨碍我们今天做什么。日拱一卒,微不足道,但滴水也有力量,雷击定有回音。正如鲁迅所说: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所以,我们要去找答案,但也不必等候答案,此后如竟没有答案,今天便是唯一的答案。

诸君大可说,呦呦,鹿鸣这个人啊,又“强行乐观”了,又“夜路歌唱为自己壮胆”了。我只觉得,旧不平,新不平,不平总是在那里,却也有很多“不平则鸣”,正如前天的文章,那些令人尊敬的平凡人们,始终让我感觉到希望。我也想见贤思齐,遇到不平了,尽量帮一点点忙,看到身边有人勉力撑起两根硬骨头了,不去嘲笑他,不去说他们“刺头”“一根筋”,不要说“不关我们的事”,更不去踩他不去扁他,甚至,在不妨碍我们自己的情况下,还可以对他说一声:你真棒。


日拱一卒  只为苍生说人话

关注、星标呦呦鹿鸣,得到新推送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