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震惊美国政坛!要变天吗?国安顾问博尔顿被川普开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8月27日 下午 4:46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面壁思过:凝视深渊过久,深渊也将报以凝视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呦呦鹿鸣 今天

昨天文章《影帝心机》,最后一段:今天这篇,我说得战战兢兢的,其实都是常识,大白话,没有一句是什么高深的见解,但是这种常识很少人说,因为很多人觉得,自己说了没有好处,万一和郑副教授一样的结果就很可怕了,很划不来。 ” 


不过是一些常识,一些大白话而已,也完全符合法律法规,完全符合中央政策方针精神,为什么战战兢兢?


最让我战战兢兢的,是害怕得罪某些“群众”。一个副教授因为群聊被处分,这个事件里的一些学生,就是这种“群众”中的一员。挖坑、诱供、举报,一气呵成。这样的人,并非这所双一流高校的专利,事实上,我的母校,也有过这样的学生;这样的人,也并非大学的专利,事实上,这种人在大学里的比例反而是比较低的。这样一批“戏精学院”毕业的人,在很多单位里,都存在着。他们没有真心思为社会、为国家攻坚克难解决难题,他们热衷于“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把“整人”的技术发展到登峰造极,然后,因为他们天生“擅长两套话语体系”的两面派本领,还特别擅长抢功劳,总能占据制高点,甚至道德的制高点。

这样的人,同样存在于各大互联网平台中,一些新闻APP评论区戾气之重,令人惊叹。在我的后台,会少一些,但也有这样的人。只要我有哪一句话说得让他们不高兴了,挑战他们认知了,对他们的情绪形成压力了,他们就要跳起来。


长久以来,我凝视深渊,我写的每一篇文章里,既有人性中光辉阳光的一面,也有丑恶阴暗的一面。但是,凝视深渊过久,深渊也将报以凝视它会影响到我的情绪,更重要的是,它经常可以具体影响到我。


比如,今天的处罚就来了:因为留言区里的评论,呦呦鹿鸣违规了,留言功能被屏蔽了在关闭期间,我无法看到过去所有的评论,新的文章也不再有评论功能。大家无法留言了。平台依据规则对我警告:如果再出现违规行为,可能会永久封禁。
请注意,我自己写的正文是合法合规的。但是,我的留言区出现了不合平台规则的内容,然后“用户投诉”了。


我往往习惯于尽量把骂我、批评我的留言放出来,以示公平,即便这样的留言是少数,我也会尽量把他们置顶,以示“平衡”。昨天的留言区还可以看到,大家应该还可以去看。那种说我收钱的,开展人身攻击的人,真是满满的套路。这真是一个非常宝贵的历史材料。这些留言告诉我们:某个幽灵,仍然潜藏在这片土地的角落,随时会跃将出来,常识教育,仍然任重道远。

有时候想,我有回复这些留言的习惯,那么,我这些回复会不会也像郑老师一样掉坑里去呢?有时候又想,这些人面对呦呦鹿鸣这样一个写作者都可以那么咬牙切齿,真遇到什么事该会怎样?


我很担心和大家失去联系,也很担心自己多年的写作付诸东流。这些年我硬怼的机构已经很多了,得罪的人也不少,各种威胁也见得多了,但是我并不惧怕他们这些既得 利益者,我惧怕的是哪些不明不白的“群众”。之前我大都是在微信后台直接写作,所以文稿多是仅此一份的,这几天,我刚刚把后台的素材存稿拷贝了下来。

被警告处理已经多次了,我要重视起来,我还要日拱一卒,不能把自己作死。接下来,我要停更几天,以面壁思过既然注定避不开这类“群众”,我们要怎样进行公共写作?

想起《两根硬骨头》里引用过的话:“一个人如果害怕,还能勇敢吗?一个人只有在害怕的时候,才会变得勇敢。”我想我会坚持的。


然后,最近的文章里,可以对抗时间的,有两篇推荐大家看:

关于我自己,推荐这篇:

日拱一卒  只为苍生说人话

关注呦呦鹿鸣,得到新推送: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