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网传失踪了的武汉病毒所女研究生黄燕玲照片被挖出

我怕了,他们把实验室的动物拿出来卖了!

没想到,我也有被AV男优帅哭的一天……

据说全世界华人都在传这个女生倒卖口罩赚了2000W日元!日本关西华文时报独家揭秘其中真相——

武汉问题,看这篇就够了(的确有料)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月29日 上午 10:5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这 “太监病” 一旦传染起来……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呦呦鹿鸣 今天

这个世界有点疯狂。


怎么个疯狂法呢?昨天,武汉市长接受了央视新闻面对面的访问,随后,各种“顶武汉市长”文章就出现,再然后,开始称赞:“市长是一条汉子”,“勇气、担当、莫大的心胸与坦荡”,而且分分钟十万+。



这是什么病?这就是太监病。请问,疫情控制了吗?没有。当前医护人员的物资供应充足了吗?没有。大家都买到口罩了吗?没有。病毒退却了吗?没有。500万在外的武汉人有家可回了吗?没有。武汉市长直面了1月1日严肃查处八名武汉“造谣者”导致贻误战机的问题了吗?没有。武汉市长直面了武汉举办万家宴、联欢晚会的问题了吗?没有。

甚至,火神山、雷神山医院都还没有建好,很多病人都还无法得到正常收治,这个时候,就开始称赞市长了?如果不是中央说要信息透明并先直播,这位市长会上电视?

纵做鬼,也幸福?你们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你要拍马屁,那也等“胜利”了再说好吗?但是,还别说,病毒一个月才传了几千人;这种太监病,一个晚上就传染到十万人以上。

太监病传染起来,可比病毒厉害多了。武汉为什么最后不得不封城?不就是因为之前封嘴吗?全国人民为什么要为一个本来区域性就可以解决的卫生事件集体埋单,一大原因,不就是因为太监太多了吗?

也有病得比较早的。大年夜,湖北日报集团给武汉市政府写了一封道歉信,说该集团一位记者发微博“给领导添了堵”,现在已经启动对记者的处分程序,以后全集团所有员工只能“大合唱”。态度诚恳是诚恳了,只可惜留了一个BUG:我们从未听说有哪位太监的嗓子大合唱是好听的。

我在昨天的文章里说,2018年,武汉的科学家在猪身上发现了一种和SARS类似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年,武汉举行了“联合卫生应急演练”,模拟武汉遭遇“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和SARS一样,这也一种冠状病毒。也就是说,无论是演习上,还是研究上,对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武汉比全国任何一个城市都更有准备。武汉还有其他城市难以比拟的医疗资源。

这一手牌打到今天这个样子,市长还可以被称赞为“一条汉子”?不要侮辱“汉”字。好不好?

太监病传染起来,还有一大症状是到处咬人。比如,我昨天呼吁要重视口罩质量问题,因为从2003年以来,湖北仙桃(中国一次性口罩产量最大地方)的一些黑心厂家先后借非典之机,借甲流之机,向市场投放大量黑心口罩,数量越来越大,2019年还被屡次曝光。结果,今天就有人咬呦呦鹿鸣了(套路是先表示理解支持市长),用力还很猛:



这篇文章里所批判的“这位号主”就是我了。在这位太监病初级患者的口中,呦呦鹿鸣呼吁重视口罩质量问题,就是“管闲事”,就是“画蛇添足”,就是造成“负面舆情”就是需要被斗争的“人性的阴暗和邪恶”,就是“无良媒体贪婪的吃相”,呦呦鹿鸣就“不应该有容身之地”而应该让道给“主渠道官媒”。


试问,从2003到2019,这么多年了,劣质口罩问题屡屡复发,规模越来越大,难道是我的错?如果那些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因为劣质口罩被感染,是谁的问题?


在第三篇文章《盲目恐惧与理智恐惧》里,我说:“与其说我们面对的是与病毒的斗争,不如说,我们更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那些肆无忌惮违法违规吃野味的人,那些自私自利挑衅公共安全底线的人,那些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唯上不唯实、不实事求是的人,那些思维还停留在大清朝的人,正是我们要战胜的人。像暴露病毒一样,暴露他们,战胜他们,就会胜利。


现在,我要往里面加上一条:“以及那些患了太监病的人”。


对于这样的一种风向,绝不能听之任之、视而不见,必须一探头就打。朕的大清都亡了,要这么多太监来干嘛?


前五篇:

5. 吁请关注口罩质量问题

4. 盲目恐惧与理智恐惧

3. “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

2. 正值用兵之际,绝非“极其无力”

1. 切忌托大,只问是非,不问利害


了解鹿鸣君:《理想再温和,也是理想

共读长文,做鹿鸣君的好朋友:洞庭江湖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