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一路走好!李亚鹏:骨灰已经撒进大海,王菲依然很冷漠,网友:真过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王岐山最新动态

省委巡视组长一心扑在工作上,忘了家中2亿现金已发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10/26 GreatFire悬赏计划更新,增加前端项目!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0月17日 下午 11:4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接连两封绝命书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呦呦鹿鸣 Today

足够大,但大而不当

对理想主义者来说,理想破灭是一种精神绝症

文/呦呦鹿鸣

接连两天,成都大学、大连理工大学,一南一北,中国高校内出现两封绝命书。 

一封,写在个人微信朋友圈;另一封,写在个人微博。可以预见,他们注定不会存在于未来任何正统史料里。

这两封信合计只有几个KB(千字节)的数据量,几天之后,他们就会被湮没或被删除于2020年全网将产生的44ZB(泽字节)信息量里。44ZB是44000000000000000000个KB(2020年,仅我们每天发送的邮件,就有2940亿封)

我决定在呦呦鹿鸣里完整地记录下这两封信。

一封来自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


毛洪涛这封绝命书的要点是:“一年多的成都大学工作,已是头破血流。”校长王清远“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在成都大学建立起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连续挤压三任党委书记……用阴招、泄私愤、拉山头、无底线,表面上是校长与书记的意气之争,背后是深刻的正义与邪恶较量,确实没有想到的,是制度机制建设、治理体系健全如此艰难,甚至无助到付出生命的代价。”
一个正直的人眼里揉不得沙子,与不正之风做斗争是一种本能。人们常说嫉恶如仇,大抵如是。
对理想主义者来说,理想破灭是一种精神绝症。当不能忍受那魔高一丈、黑白颠倒的现实,理想主义者可能会选择激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在王清远接任成都大学校长一年后,一篇宣传稿这样表达王清远“心中的大学”:“大学是神圣的,汇人类历史和现实问题之研究,容天下能容和可容之思想。大学是一个社会良知和思想的发动器,文明和进步的推动器,理想和智慧的集散地,其核心职能是为这个社会培养具有正义、勇气和智慧的有识公民,并承担起文明兴衰之责任。”
多好!
换言之,无论子弹再飞多久,无论最后调查结果如何,成都大学这两位最重要的人物中,必然有一位是伪君子。
不禁想起潘恩先生的一句名言:如果一个人极力宣扬他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那他就是做好了干任何坏事的准备
虚伪背后,恶行潜行。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从公开信息来看,作为毛洪涛的对立面,王清远是这样的表现——上任一年后,2015年的一篇官方宣传稿中,这样宣传王清远的政绩:一本招生从0提升到1020人,一级学科硕士点从1增加到5个,建设生物医药、动漫与文化创意、城乡教育服务、智慧制造与城市建设等四大学科群。“上任伊始,他就审时度势地提出了‘十年跨越三步走’的战略规划”,目标之一是2017年实现学校更名(后来确实成功了,2018年由成都学院更名为成都大学)
王清远对数字的重复有一种执念:引进100位特聘研究员、特聘副研究员,100位学科、专业带头人,100位高端教授特聘(海内外),100位创新创业导师特聘(校内外),100位优秀青年教师名师名校访学,引进100位海内外优秀青年博士、100位公共课和艺体师范类青年教师等……

对于一所由成都学院(原为专科)、本地幼儿师范学校、中医学校、卫生学校合并不久的学校,这样的战略规划竟有些波澜壮阔的史诗味道,能隐隐听到远方的涛声滚雷一样向我们奔来。

王校长政绩的背后,有更大的背景:当前,中国高校仍处在持续十几年的高速奔跑之中。据教育部公报,从2003年到2019年,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从17%增长到51.6%。也就是说,高等教育从大众化阶段正式进入普及化阶段教育成了一大产业。
王清远治下,这所从成都学院更名为成都大学、大幅扩招的高校,是其中一个产物,也是一个推手。
相互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