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

谁盗取了华人的基因?谁制造了非典?

武汉关闭干线交通,应由国务院做出决定

即日起,恶意逃离武汉,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可能构成犯罪!最高可判7年

你们是忘记非典死多少人了吗?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翟天临不知道的知网到底是什么?网友:充值不退款、博士论文稿酬100元的地方

上观新闻

虽然翟天临等人不知道

但对于中国的大学生来说

“中国知网”绝对不是个陌生名字


它是中国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从本科阶段开始,知网就几乎是学生检索、下载学术资源的唯一正规渠道。


翟天临因为知网牵扯出

一堆学术“打假”的声讨

但知网自己也因收费模式陷入了争议


比如连年涨价被高校抵制

下载一篇7元却要最低充值50元

而充钱容易退款难……


很多网友质疑

是谁给了知网涨价的底气?

有关学术的生意是否合法合情合理呢?


收录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

保持60%左右毛利率


知网官网资料显示,知网是国家知识基础设施的概念,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始建于1999年6月,是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为目标的信息化建设项目。目前知网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


中国知网董事长王明亮去年年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最初的目的是为了给全国的科技人员提供全面系统的及时的情报服务。这些内容它是集中了全国学者,甚至是全世界学者的智慧。”


2017年知网数据


截至2017年底,中国知网拥有机构用户2万多家,个人注册用户2000多万人,全文下载量达20亿篇次/年,网站同时在线用户超过15万人。


想要阅览和获得知网内容并不是免费的。但由于其在学术资源上“大而全”的优势,因此各高校图书馆基本都是知网的客户。知网一直保持着60%左右的毛利率,而这也与其极高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但是近年来已发生数起高校因不满知网涨价而暂停续订的新闻,其中不乏北京大学等知名院校。



下载7元却要最低充值50元

苏州大学生把知网告赢了


对于个人消费者来说,知网的收费模式也存在争议。来自苏州大学的学生小刘在中国知网下载文献时,因需付费7元而在“充值中心”里充了50元。令小刘不解的是,根据知网规定,这50元没用完不给退,交出去的钱成了泼出去的水。


于是,小刘将中国知网的运营商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告上了法院,要求撤销最低充值金额限制,退还账户全部余额。法院审理后查明,中国知网充值中心上列明多种充值方式,其中支付宝的充值最低限额为50元,而账户余额不支持转出功能。


据媒体报道,法院审理后认为,该网站对于最低充值额的设定占用了消费者的多余资金,且收取退款手续费也增加了消费者的负担。故该规定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限制了消费者的权利,是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应认定无效。



下载论文贵

知网遭不少网友吐槽


该判决一出,网友“炸”了,纷纷吐槽知网“充钱容易退钱难”“绑架消费”。网友“甬军RUC”表示,“更大问题在于,知网的文献被用户下载收费后,原作者和原发刊物分文未得,更是一种侵权行为。”知名自媒体作者“六神磊磊”在最新更新的文章结尾写道“最后回答一下:知网是啥?是一个下论文死贵死贵的地方。





小观也在知网也充值了100元

赠送了20元赠券


但赠券是有有效期的



而小观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退款的按钮



律师:是否涉及垄断有待认定


有说法称,90%以上的中国学术资源检索和全文下载来自于知网。由于知网在文献检索领域占据很高的市场份额,对于知网提出的涨价要求,很多学校最终只能被迫接受。


但是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分析,这种行为是否涉及垄断,还有待相关机构的认定:


“作为我们公众和高校来讲,确实在事实上缺少议价的空间,因为毕竟在事实上中国知网在文献检索领域的市场份额非常高,文献内容非常全,资源非常丰富。但是按照反垄断法还是比较复杂的,他是需要做认定,就是说知网到底在什么样的一个相关市场上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然后认定有市场支配地位,才会涉及到涨价是否有正当的理由。”


媒体评论:学术成了生意?

造成垄断的原因是?


澎湃新闻指出,学术出版商并不因为电子出版获得的利润而额外付给学者回报。例如,知网付给一篇博士论文的报酬是多少呢?价值400块的知网卡和100块的现金报酬。要知道,一篇博士论文至少10万字以上,这可能是最廉价的稿酬了。而出版商们获得的利润却能够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主要收入,这怎么说都说不过去。


建立信息数据库的初衷是为了提高信息流动效率,实现资源共享,但越来越资本化的数据库,却令金钱成为获得信息与知识的唯一途径,这是让很多人无法接受的。


对知网等同类机构从宏观的公益性与商业性权衡与评估,到微观的收费模式等管理细节,都需要有一个能让各方满意的制度出台。


光明网评论则认为,在学术研究及其产品生产单位在知识产品和资源的分享、共享和整合无所作为的情况下,知网整合学术资源的行为实际上是迎合了市场之需。如果各高校间,尤其是如北京大学等学术产品生产大家联起手来,在整合各自资源的基础上,将学术产品及其相关资源互通共享,则将很快出现学术资源市场竞争的新态势,将学术产品的垄断价格向市场均衡价格迫近。


做到这一点,依现有条件已并非难事。实际上,在学术研究及其产品生产方面,一些基础性的架构早应着手。比如,在一些教育发达国家和地区,各高校间的网络互通早已实现。任何一个高校学生、教师或其他工作人员,只要拥有本校的网络用户名及其登录权限,就可以在其他任一高校校区网络免费自动接入。中国高校的学术资源分享和共享,不妨由此做起。



本文综合自中国之声、新华社、澎湃新闻、光明网等

微信编辑:纳米


◢ 猜你想看↓↓↓

上海本周要下6天雨,今天中到大雨!失踪的太阳公公还会耍这些小脾气→

恶心,普吉岛酒店床上现粪便!酒店威胁不得声张,途牛一再推卸责任

东平路小店是走是留?徐汇区回应来了→

快来领奖啦:

向应勇市长提问的小伙伴,小观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

春节期间打卡这家特别KFC的朋友们,快来领奖吧!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载上观新闻APP




嘿,星标我们了吗?




“嗯,这篇好好看↓”

    Read more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