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扫盲 | 终于知道自己毕业穿什么、戴什么了!不同颜色的学士服、学士帽、流苏、绶带到底是什么含义?

数据告诉你:中国人的学历和收入有多低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3个月65万!00后女孩疯狂打赏男主播:他们都温柔善解人意……

2017-12-18 成都商报 成都商报

如今,玩直播的人越来越多

茶余饭后看看直播也越来越受年轻人喜欢

然而有位00后女生在留学期间

三个月内给男主播打赏了65万多!

母亲一怒之下将直播平台告上了法庭

……



母亲刘女士以女儿名义起诉映客直播的经营企业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要求退钱,但一审败诉。


法院认为,虽然刘女士称映客号是女儿偷偷以其名义开设,并通过其名下的微信、支付宝私自消费,但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判决后原告上诉,目前,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已经受理此案。


母亲: 16岁女儿偷偷打赏给主播65万元


2015年9月初中毕业后,小雅(化名)到加拿大读高中。


2016年3月底学校放春假,小雅回国呆了两星期。女儿再次出国后,刘女士在网上选机票,打算去陪女儿一段时间,但订票付款时发现,与支付宝绑定的银行卡里的六七万没了


“我支付宝、微信都不怎么会用,都是女儿帮我申请,用的是我的身份证。”刘女士问女儿,但女儿电话中不承认自己拿了钱。


刘女士说要报警,这时小雅承认是自己偷偷修改了支付密码将钱转走,并删除了信息记录。钱,已经花掉了



“好几万块钱都敢花!”刘女士想到自己不久前刚给女儿的学生账户上打了三十万加币的学费,就发邮件给管理女儿账户的银行经理,要求孩子从账户中提取大额现金必须先经自己同意。


结果经理的回复令刘女士心惊:账户中的钱已在春假前全部提走,提钱的理由是给妈妈买东西。


刘女士随后去了加拿大。这时她才知道,女儿沉迷上了映客直播,钱大多用来打赏映客上的男主播了。



让刘女士完全不能接受的是,即便在加拿大盯着女儿并严格限制她的零花钱,但女儿还是趁自己用银行卡付款的时候偷偷记下了支付密码,之后拿着银行卡到银行提现4万加币,部分用来打赏主播。


刘女士查询消费记录确认,2016年2月至2016年4月,女儿通过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方式,在映客直播上共充值657734元。


“这些钱都花出去了。”刘女士说这件事让自己特别震惊。但女儿似乎不觉得这是多大的事儿。


“她告诉我说,有啥呀,大家都玩呀,我同学他爸还玩呢!”



刘女士被迫把自己所有银行卡都改了密码。她想不明白,女儿是未成年人,消费这么多钱,映客怎么会同意,后来她发现,女儿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做的实名认证。


获打赏最多的四男主播

都是卖萌耍帅小鲜肉


刘女士是某集团企业高管,独自带着女儿生活。据刘女士讲,女儿性格比较内向,但遇到聊得来的人也挺能说。


在国内的时候,她没发现女儿沉迷直播,到加拿大之后,刘女士才发现女儿的同学各个都在看直播,也打赏主播。


刘女士说,女儿告诉自己,她打赏的主播都是温柔、善解人意的,如果你花的钱多,还能跟他对话。



按照映客的机制,网友用钱充值钻石,钻石可以用来买礼物,礼物打赏给主播后,后台会将礼物兑换成映客币,在主播的映票贡献榜上显示。


有四位男主播,小雅打赏最多。他们的昵称分别是“哈na张文源”“李闪闪”“神父森”“call me 飞龙”。


记者登录四位主播直播间发现,从外貌看,四个人都符合时下流行的小鲜肉标准:年轻时尚、暖、有个性、会卖萌耍帅。


“哈na张文源”个人认证为“霸道总裁”,直播内容主要是聊天、唱歌和打游戏,每场直播在线人数在几千到两三万不等。最近几天,他把昵称改为“花花”。



互动中,他和有的粉丝非常熟,知道哪位粉丝生病住院了,聊什么时候聚餐。


尽管小雅已经很久没有再上映客直播了,但“花花”的映币贡献榜上,小雅仍然以75万之多的映币贡献排在第三位。刘女士说,“花花”是小雅打赏最多的主播


“神父森”认证为视频达人,小雅在他的映币贡献榜上排名第二。


“call me 飞龙”有近五万粉丝,小雅在他的映币贡献榜上排名也是第二。


“李闪闪”,认证为“绝世暖男”,微博认证为2016微博直播年度十佳主播。



映客:基本消费完毕不存在退款基础


刘女士以女儿为原告,将映客直播的经营企业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要求确认买卖合同无效,被告返还657734元及利息。


庭审中,蜜莱坞公司辩称,涉案的映客号是以刘女士身份证号码注册的,该公司与刘女士女儿之间无合同关系,而且该映客号使用微信和支付宝付款,回单显示账户户主为刘女士,所以消费行为应属于刘女士。


即使是起诉之后,涉案账户仍有充值行为,由此可以说明刘女士是认可充值行为的,该公司也无法审查操作账户的人到底是谁。


该公司还认为,获得打赏多的主播,也给刘女士账户回赠了礼物,明显存在意思联络,而且礼物可以转换为人民币提现,且涉案账户购买的钻石只剩下24个,价值2.4元,之前的基本消费完毕,不存在退款基础。


针对被告的说法刘女士表示,因为女儿是未成年人,所以支付宝、微信都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做的实名认证,涉案账户还有操作行为,是因为女儿将账号给了别人用。


证据不足一审败诉 原告已上诉


经一审审理,法院认为:涉案映客号以及充值账户均为刘女士所有,仅凭小雅与刘女士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不足以证明小雅是在刘女士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登陆并充值消费,故小雅应自行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小雅要求确认合同无效并返还款项及利息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2017年9月6日,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判决后,刘女士一方上诉。目前,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已经受理了此案。


原告代理人大成(常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列表示,诉讼中,他曾要求映客直播提供小雅登录的IP地址,因为小雅大部分消费都是在国外进行的,而刘女士当时在国内。但映客直播拒绝提供。


“这事儿弄得我焦头烂额,都一年多了。现在的孩子呀……”说到这些,刘女士长长地叹气。现在,小雅已不再上映客直播。


网友评论:



来源:法制晚报·看法新闻(kanfanews)、新浪微博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