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扭曲的激励机制不改变,超载是抓不完的

街拍:超短小热裤包不住妹子的丰满肉臀

成长记录|87岁香港实业家陈更:叶落归根用行动回报家乡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90后徒步爱好者独自穿越无人区失联30多天,女友坐地上哭他也没回头

成都商报


独自穿越无人区的90后徒步爱好者冯浩,至今已经失联30多天了。


3月5日,他与女朋友林夕,队友李志森三人同行,准备徒步穿越1500多公里的羌塘无人区。行程刚过10天,他告诉女友“想一个人走”,于是抛下女友和队友独自离开,但是等李志森和林夕44天后走出无人区,却发现冯浩失联了。


4月24日,红星新闻从西藏阿里日土县公安局获悉,日土县成立了工作队专门搜救冯浩,但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关于冯浩的消息,其父亲也正赶往当地,想参与搜救工作。


冯浩


冯浩和女友林夕


女友坐在地上哭,

他也没回头


羌塘、可可西里、阿尔金和罗布泊并称中国四大无人区,是国内徒步最危险和艰难的路线之一,被称为“生命禁区”。


羌塘无人区路线图


3月5日,他与女朋友林夕,队友李志森三人同行,准备徒步穿越1500多公里的羌塘无人区。

而在徒步穿越的旅程中,最初的三人行却变成了两人走。“队友冯浩已失联30多天,他私自离队退出了。”4月24日,李志森告诉红星新闻,沿着疆藏边界线从界山达坂出发至雁石坪,1500公里的路程刚走到十分之一,冯浩便与他的两个队友走丢了。


“我就想一个人走,不喜欢组队。”在三人的穿越计划才进行了10天,冯浩对女友林夕这样说。


3月15日,冯浩在邦达错走丢了。“他走之前情绪有些低落,没有理由,没有告别。”李志森说,走的前一天冯浩曾向林夕要了自己身份证。据他描述,冯浩在旅途中一直与他们保持距离,他们走冯浩就走,他们停,冯浩就停。


李志森描述,失联那天早上林夕曾去帐篷找冯浩聊天,想哄哄他,但适得其反,冯浩没有任何理由就走了。“林夕坐在地上哭,他头也没回。


临近中午时分,他与林夕在北岸看到冯浩上了湖面,那时候正刮着暴风雪,两个小时后他们再看到冯浩时,他已经接近湖中心了。


李志森向红星新闻回忆,暴风雪停下林夕便去追,但北岸的冰太薄,她刚走上冰几米,冰就裂开了。“林夕才拖着湿了的鞋和裤子回来找我。”


李志森解释,自己与队友林夕比较熟悉,此前与冯浩无太多交集,对冯浩一些详细情况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叫冯浩,曾登过两座山,杭州人,90年出生。


李志森和冯浩


在冯浩离队后一星期左右,他与林夕走到了耸峙岭,由于大风逆风,行程过半无法后退,“退出所要花费的时间要比继续的时间更多,而且我们无法判断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失联!”


最终4月17日,李志森与林夕艰难地走完了为期44天的探险羌塘无人区之旅,但他们发现冯浩失联了。


“死人沟检查站和多玛乡检查站都没有记录到。他既没有去新疆,也没有回噶尔县!冯浩没有出无人区。”随后他在微博发布冯浩失联的信息,并开始协助当地相关部门进行救援。


李志森微博截图


当地公安局:

目前还没有关于冯浩的消息


接到报警通知是在冯浩失踪33天之后。4月24日,西藏自治区阿里日土县公安局向红星新闻证实了冯浩走失一事,“自从4月18日接到李志森报警通知后,我们每天都在无人区里面寻找,”日土县也成立了工作队专门搜救冯浩,但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关于冯浩的消息。


“我们这边可以看到的是他们3月4日进入我们西藏阿里日土县,过了我们多玛检查站。”上述工作人员还告诉红星新闻,冯浩为杭州人,此前曾在位于拉萨市娘热中路的山丘客栈住过,他父亲也正在赶往日土县的路上,“他明后天就能到了,”也要参与搜救。该客栈工作人员也向红星新闻证实,冯浩的确在这里住了近大半年,“但他前不久走了,去了羌塘,他一直计划着要去羌塘那边。”


4月24日下午,红星新闻联系到冯浩父亲,他表示十分着急,此时正在赶往当地的路上。


4月24日深夜,冯浩的父亲告诉红星新闻,他于几天前接到儿子失联的消息,随后从杭州赶往西藏,将在25日到达日土县。


对于儿子此次穿越无人区的事情冯父知道的不多,但是他们家人从很早就知道儿子喜欢户外运动。冯父说他们一直不支持儿子的这一爱好,但是儿子长大后,他的决定又不好干涉。


冯父记得,大三的暑假,儿子没有回家,而是一个人骑行川藏线,家人得知后很担心,每天都给他打电话。


“不要觊觎羌塘无人区的美,

非法穿越将承担严重后果。


羌塘无人区一直被视为“生命禁区”。这里平均海拔四五千米,最高达6500米,常年覆盖有积雪。进入冬季,白天紫外线强,夜里低于零下30℃,风沙很大,此外山地、砂石路较多,交通不便。


2017年10月23日,驴友刘银川逃票进入西藏羌塘无人区后,失联至今。


▲刘银川  紫星供图


2017年10月19日,刘银川出发前曾在朋友圈发布了自己此次徒步的路线图。按计划,他将在10月23日从那曲市双湖县出发,途经羌塘、可可西里和阿尔金三大无人区,最后在青海的花土沟镇结束本次徒步之旅。


▲刘银川徒步的路线图。图片来源刘银川QQ空间


他预计此次徒步将会历时60天左右,在朋友圈中他写道:“此次穿越12月20之前如果还未出来,请大家再耐心等待10天,2018年1月1日也未出来,请不要再来寻找,请记得我有唯一的信念,坚持的活着!”


▲刘银川朋友圈截图


2017年10月23日,刘银川在双湖县发布了最后一条说说:“顺利到达双湖县......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朋友圈了,如果成功,我们两个月后见!加油!旅人!”在一条“安全第一”的评论下,他回复道:“一定一定”。


但刘银川在进入羌塘无人区时遇到了问题。进入许可证只限两天内能往返的自驾游客,徒步进去不出来的不能办理。“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逃!用逃票的方式进入。”他在朋友圈里提到。


▲ 刘银川的朋友圈停留在2017年10月23日


此后,他的朋友圈再也没有更新过。超出约定好的最迟时间1月1日,仍未见他从无人区走出。


青藏高原生态保护网信息显示,早在2015年3月,新疆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那曲管理局、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阿里管理局联合发布了《关于禁止在阿尔金山、可可西里、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行非法穿越活动的公告》。


公告称,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进入新疆阿尔金山、青海可可西里和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非法穿越活动。对违反规定的单位或个人,一经查处,将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予以处罚。


“不要觊觎羌塘无人区的美,非法穿越将承担严重后果。西藏公安厅网络安全总队官方微信公号表示。


2017年4月,西藏林业厅再次重申,并发布《关于禁止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组织非法穿越活动的公告》,其中提到,为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严禁在羌塘组织或进行非法穿越活动,严禁通过羌塘向阿尔金山、可可西里进行非法穿越活动。如进入均为非法穿越,一经查处将追究刑事责任。


请对自然怀有敬畏之心,

不要抱有侥幸心理

更不要非法穿越!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实习生 王婷婷 仝诗蝶


往期回顾

心痛!胎儿产检显示双手握拳,出生却没有右臂!医院承认过失……

家里没人吸烟,35岁妈妈却得了肺癌?这个原因几乎每家都有!

四川遂宁一乡镇党政办主任驾车撞上3名小孩 致1死2伤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