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叶倾城:你是被父母偏嫌的那个孩子吗

2014-04-10 叶倾城 大家 大家

大部分被偏嫌的孩子,都没有机会与父母互相谅解、重归于好。
…………………………………………………………

文/叶倾城


聊斋故事多了,《云萝公主》是我始终忘不掉的一个。


说的是:美少年安大业遇到来自星星的云萝公主,一段缠绵后,公主就回她的星星了。这故事最出名的桥段,是云萝公主在欢好开始之前,给男人的两个选择:“若为棋酒之交,可得三十年聚首;若作床笫之欢,可六年谐合耳。君焉取?”生曰:“六年后再商之。”旁观者:啧啧啧。男人就是这么伧俗,宁要短期欢聚也不要一生一世。切,换我也选六年。第一未来的事说不准,当然先顾眼前;第二喝酒下棋这事,谁都可以,实在无聊,搬小凳子去马路牙子上,也一定会凑来许多臭棋篓子。而爱人是要用来风流吟罢约三生的,美少年只应狎玩,不必浪费在形而上。


我私人意淫的段落,是公主的骄奢淫逸,她闲坐绣榻,“辄使婢伏座下,以背受足”,人肉脚垫;另两个丫鬟夹侍,“辄曲一肘伏肩上”,当扶手。妇人娩子,九死一生,也是丫鬟为她代劳:“妾质单弱,不任生产。婢子樊英颇健,可使代之。”


仙人为什么也会有普通人的偏心?


公主生了两个儿子,第一个,她大喜:“此儿福相。”起名“大器”;第二人,她举起来一看:“豺狼也!”立命弃之。孩子的父亲安大业不舍得,才勉强留下,起名“可弃”。马上就张罗给可弃定亲,最后选的一家“贱而行恶,众咸不齿”。将在八年后产女,就是她了。公主的打算是:“为狼子治一深圈。”何以至此?直接就打算把儿子送到监牢里去。


六年约满,公主不知所踪。地球上只剩下一个单亲父亲,以及两个儿子:大器与可弃。


大器正常地长成良家子,读书及第,婚姻幸福。


可弃呢,不爱读书,偷偷在外面赌搏,输了就偷家里东西变卖还债。父亲打他罚他,严防死守,他就偷到街面上,被抓获后送回家。父兄觉得没面子,把他绑起来,“楚掠惨棘,几于绝命”。


他越不成材,父亲越放弃他,临终给两个儿子分家:“楼阁沃田,尽归大器。”这心偏到手指尖上了。可弃何得不怨。矛盾步步升级,他持刀欲杀大器,未遂。在父亲去世后兴遂,也未遂。两兄弟越发仇深似海。


过了些年,可弃二十三了,母亲当年为他订亲的小女孩十五了,驯兽师就此闪亮登场。小女孩严厉,他出门便规定时间,晚归就挨骂,不给饭吃。落后,女孩成了母亲,果然有子万事足,她说:“我以后无求于人也矣。……无夫焉,亦可也。”果然男人就只是用来提供精子的吗?


可弃还敢去赌,被女孩赶出家门;他想回家,她把娃往床上一放,直接拿菜刀。几番来回,一部女版《驯悍记》完成:“罚使长跪,要以重誓,而后以瓦盆赐之食。自此改行为善。”


蒲松龄正儿八经地点评曰:悍妻妒妇如毒药,但用在败家子上,是以毒为毒。大赞公主圣明,“仙人洞见脏腑。”但且慢,可弃真的生来就是败家子吗?


《阴阳师》里说过,名字就是咒语,名字就代表了一个人在家庭中的地位,父母对他的态度。叫金童的多半爱不释手,叫邦媛的果成学者。席慕容说:“斯琴是智慧,哈斯是玉,赛很和高娃都等于美丽;如果我们把女儿叫做,斯琴高娃和哈斯高娃,其实就一如你家的美慧和美玉。”


反过来,叫多多的女孩子,表达了父母失望:太多了,又是一个女孩子;叫南孙的,则是期盼:你原本应该是男孙。也因此,我从不曾见过一个备受宠爱的“多多”,或者一个不吃苦耐劳的“招弟”、“引弟”。


可弃,更是血淋淋的、写在纸上的厌恶嫌弃。母亲从一开始就不要他,他哭泣时她只觉得烦,他张手要抱的时候,是谁接过他的手?婴儿能犯什么滔天大罪,他如何解释自己的不被爱?被厌恶、被诅咒的孩子,要怎么学会爱?


故事直接从零岁跨到成年,恕我揣测他的成长过程:被忽视、被轻贱、被疏忽,被等待——等待他学坏等待他“本性”暴发等待关他入监牢。他不要看书,所有书籍都在说“孝顺”,却没有一本能回答他的困惑;他的忤逆,也许是对父母冷遇的控诉;他结交损友,但只有在他们那里,他才能获得一点人类的尊严,一点赢的喜悦。他偷盗家产,可是他与这个家有关吗?他令家楣蒙羞,但家人既然视他为一袋可弃不可回收的食余垃圾,垃圾难道不应该散发恶臭吗?被放弃的人,怎么要求他自强不息,不自暴自弃?


云萝公主为什么对两个孩子态度迥异?无从知道了。春秋时的郑庄公,出生时难产,产育过程母亲大概极为痛苦,所以给他起名寤生(脚前头后的脚位,或睡梦中出生,即急产),深深厌恶他。偏心到了一定程度,母亲与次子共同策反,以谋夺长子的王位。郑庄公平息叛乱,痛恨母亲的行为,说:“不到黄泉不相见。”事后心软的他,在旁人的劝说下,挖地道与母亲见面,如此原谅了母亲。


可弃,没有这个机会。大部分被偏嫌的孩子,都没有机会与父母互相谅解、重归于好。


为什么会有偏心存在?母亲当时的身体、精神状态,父母之间的关系(如果是大家庭,婆媳关系都直接改变孩子的未来),社会环境,经济压力,顺产难产,有奶无奶,是易养儿还是难养儿……诸般种种,都直接影响母亲对孩子的态度。有时,俩娃就是一个高白壮聪明听话美貌,另一个矮黑瘦笨拙倔强丑陋。人心向背,即使是亲妈,也避免不了。


我养猫的朋友说得更直白:“收了小白后,我还是每天给大黑做猫饭、洗澡、换猫砂。可到晚上,我愿意抱着小白睡。我爱大黑,但我更喜欢小白。没有原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责任必须不偏不倚,但爱却是杂花生树,向阳的一面必定生得更高大美丽,背阴处隐隐地,树干腐烂,生出怨恨的木耳……


国家政策今年放宽,我几乎所有的女友都处在以下三种状态之一:已生第二胎/正孕第二胎/正打算第二胎。我自己也开玩笑说要“冻卵子”。但如果,不能保证给出公平的爱,做不到一视同仁——老实说,单从《云萝公主》来看,大器只是平凡人,并未成什么大器;可弃也没犯什么滔天大罪,只是个普通的小混混。也许,将他们的名字一掉换,他们的角色及人生,就此掉换。


若你有兄弟姐妹,你在父母心目中,是大器还是可弃;再想想看,若你有两个以上的孩子,他们对你来说,有没有一个大器,一个可弃。


作者介绍:

叶倾城,作家,湖北作家协会会员。《读者》的签约作家,其作品在诸多报杂志中有很高转载率,著有《情感的第三条道路》、《住在内衣里》、《我的百合岁月》等多部散文集,《原配》、《麒辚夜》等多部长篇小说。

……………………………………


除今日推荐外,您还可“@作者名”看这些文章:

@桥本隆则 《日本黑社会也得卖萌求生存》
@孙兴杰 《悲催的乌克兰并不孤单》
@朱学东 《养名士的传统媒体》
@西门媚 《不依傍大师的自由写作》
@许一力 《多少城市在暗战北京副中心》
@朱白 《我很得意沦落为文艺青年》
@谌洪果 《诅咒比沉思更接近上帝》

《大家》版权说明

本微信号每日推荐文章,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及微信公号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喜欢本文可分享至朋友圈。

版权合作请联系:

ipress@foxmail.com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本文作者《大家》主页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