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当年,北京“天上人间”47个头牌曝光照(女同志绕道)!

某国高价引进的黑人,你想象不到的怀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曹东勃:中国史怎么就不是历史学了?

2017-06-25 曹东勃 大家 大家


文 | 曹东勃


6月9日,中国青年报报道了山西吕梁事业单位公开招聘工作中,因认定“世界史不是历史学”等情况导致报考者在资格复审环节被淘汰一事,广受关注。

近日,该报又报道了不少同类新闻线索。从本科生到硕士研究生一直学习历史学(中国史专业,中国古代史方向)的刘芳,在报考江苏苏州一个档案局的公务员岗位时,也被用人单位以她所学专业不是“历史学”为由拒绝。据了解,该岗位学历要求为“本科及以上”,专业要求是“历史学、汉语言文学、档案管理、网络与新媒体”。

这类“白马非马”一般的诡辩论在当代的大行其道,既然作为岗位招聘信息的发布单位,明确提出了人才招聘的学历学位要求,那么就理应对国家有关学历学位制度体系及其内在关系做充分的调查研究。事实恰恰相反,招聘部门自己勾勒出来的概念世界,与现实相隔离。如果我们怀有善意地排除这里面可能存在的“萝卜招聘”嫌疑,至少我们可以说招聘部门和相关人员的态度是相当敷衍、不严肃、不负责的。

同时也应当看到,这个现象背后也确实反映出一些人才培养模式上不足为外人道的深层问题。让人容易产生误读,以至于频频出现类似“中国史是不是历史学”的闹剧。

讲到中国的高等教育,有几个概念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学历、学位、专业。但除了这三个概念之外,其实还有几个同一层次的范畴需要了解:学科门类、学科大类、一级学科、二级学科。我们来逐一讨论。

四年本科正常毕业之后,会拿到两张证书,一张毕业证,一张学位证。毕业证代表着学历,也就是人们在教育机构中接受科学、文化知识训练的学习经历。而学位证授予的是学位,也就是标志被授予者的受教育程度和学术水平达到规定标准的学术称号。学位包括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三种

社会大众一般理解的专业,具有比较泛化的性质。严格来说,研究生和本科生的专业目录是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的一种标准化文件,也是专业设置和调整、培养方案制定和修订的重要依据。中国高等教育学科专业目录包括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和本科生学科专业目录。

本科教育目前按照学科门类、学科大类、专业这样三个层次来设置。相对应的,研究生教育目前按照学科门类、一级学科、二级学科三个层次来设置。从形式上看,一级学科似乎对应着学科大类、二级学科对应着专业,但事实上两者目前并不能做到严丝合缝的咬合对接——换言之,有的专业名称本科存在而研究生不存在,反之亦然。

从门类上看,分为哲学、经济学、法学、教育学、文学、历史学、理学、工学、农学、医学、军事学、管理学、艺术学十三种学位,以前高考数学试卷上的分科标准实际上就是根据门类来划分的,常有“数学试卷(理工农医类)”字样。


网上流传的历史学学科设置图


每一大门类下设若干大类或一级学科,如理学门类下设数学、物理学、化学、天文学、地理学、生物学等12个一级学科。一级学科下面再设若干二级学科。博士、硕士学位就授至二级学科,一般意义上的博硕士点数指的就是可以授予博士和硕士学位的二级学科的数目。所谓获得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即指在这个一级学科下的所有二级学科都有博士学位授予权。这也意味着,一个学生只要选择了这个学科中的任何一个专业,只要他愿意和认可,那么他进了校门就有机会从本科学位一直读到博士学位。

这样一套繁复的专业体系,主要导源于现代大学在中国演变过程中所受到的多方面影响,特别是前苏联教育体制的影响。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中国高等教育的主导思想是学习苏联。到1991年底苏联解体,才重新改弦易辙到学习欧美。由此,产生了1950年代特别是1952年、1992年至21世纪初的两次院系调整高潮。前者是教育上学习苏联模式的必然产物,指导方针是拆分细化;后者则是其逆反,将已拆分的再合并重组。


仿照莫斯科大学主楼(上)设计的清华大学主楼(下)


计划经济时代,要求分门别类地进行行业计划管理,也就是《论十大关系》中所说的“条条”——“各条战线”就此成了高频词。最高行政机关的组成部门,第一届是35个,第二届是38个,到第三届涨到了49个,“条条”的膨胀速度惊人,可谓万条垂下绿丝绦。其中的很多部带有鲜明的计划经济色彩,比如重工业部、纺织工业部、第一至第八机械工业部、第一至第二轻工业部、燃料工业部、建筑材料工业部、冶金工业部、化学工业部、石油工业部、煤炭工业部。

部门的计划细分及其既有格局的坐大,对教育也产生相应的拉动性影响,即“工业战线”要求“教育战线”对口地输送合格人才从事技术、行政和工业企业的管理工作。于是,每个部至少把持和扶持一所大学的局面也就水到渠成。

这些“部”虽然今天大都已“作古”,但他们基于当时特定的时代历史条件创办的一个个专业特色的高校,虽几经关停并转仍大部分正常运作。比如化工部管的一批化工学院,财政部管的一批财经学院,教育部自不必说,管着一批师范学院,石油部的石油学院,冶金部的钢铁学院,电力部的电力学院等等。高等教育的版图,就这样根据工业条线的脉络,明确划分了各自的势力范围。一大批学校在1952年院系调整中创生,所以至今很多学校的建校年份扎堆在1952年。

苏联模式的特点是强调专业设置与行业部门对应,强调人才培养服务工业化和经济建设。它的弊病很快暴露出来,专业数目不断增长、专业面过窄、专业名称混乱,而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生产流程的整合,很多细分的专业会很快变得过时。这一点跟现行图书馆编目的根本法则《中图分类法》很像,不少类别的细分带有非常浓厚的时代印记却无法退出,而很多新兴的、交叉性、跨学科的领域无法或很难归类。

专业的细分,以及由此形成的专业性大学,在九十年代的第二轮院系调整、合并浪潮中转向追求大而全、小而全,试想商科、法科类高校,可能每个学校都会有十几个二级学院,但是颁来颁去的学位,很可能主要就是经济学、管理学、法学这三大门类。如果放到综合性高校,实际上就是一个商学院(或经济学院、管理学院)、一个法学院的建制。从专业起步、经历了小马拉大车、学院办大学的扩张过程后,要直面的要害问题是如何办出特色、守住特色



大学的机构建制和治理结构是学院本位的,国家的绩效评价和社会的第三方评估则是学科本位的,这两者就有错位和冲突。如何协调各个学院的资源统一应对垂直管理的学科体系的要求?专业性大学又开始探索“大部制”改革,以学科大类来设置“学部”。另一方面开始强调宽口径、厚基础,在招生过程中跳过“专业”这个第三层级,转向按“大类”这个第二层级来招生,前两年共同培养,第三年再细分专业方向。

上述过程实质上是以时间换空间,逐渐消化苏联模式的弊病,逐步实现从单科性向多科性的运动和从多科性向综合性的复归。然而,这种运动式的学科调整,也必然埋下重复建设进而“恶性踩踏”再进而“壮士断腕”的种子。这新的一轮“双一流”建设,本质上就是对此前持续了近二十年盲目扩张的高等教育的一种骤然收敛。

现代科学需要专业化,但是专业本身是对科学、知识的一种划分,它本身也有覆盖不及、“招呼不周”之处。国际经验至少可以给我们两点启发:

其一,研究生和本科生专业目录应当逐步统一至少是应当有效衔接。美国的学科专业目录CIP-2000就适用于研究生教育、本专科教育和职业技术教育,英国的学科专业目录JACS也是一个具有普适性的学科专业分类体系。打破四年的时间壁垒,打通本科和研究生教育,按照超越更长远的学制来规划安排人才培养的进度和节奏,这大概是一个趋势。

其二,学科门类、一级学科(学科大类)、二级学科(专业)这样的三级管理目录的综合性程度仍然有待提高。英国、德国的学科门类是粗线条的,日本把中国学科体系里的文史哲三项合并为人文学科,把商科(经济学)、法科划分到社会科学学科。按照一级学科授予学位和培养人才,大概也是一个趋势。



中国现行的高校学科体系绝非完美,还有相当多的漏洞需要去补足和完善,这可能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也许到那时,只知历史学而不知中国史属于历史学的荒唐事也会少一些吧。

原标题:《“中国史非历史学”背后的学科体系问题》


【作者简介】 

曹东勃 |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上海财经大学副教授

【精华推荐】

项目制是怎样把大学搞坏的

“双一流”焦虑引发的国内高校“集体踩踏”

大学专业课是怎么来的


 ·END·  


大家 ∣ 思想流经之地
 微信ID:ipress  

洞见 · 价值 · 美感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ipress@foxmail.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