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敢让妻子当全职妈妈

2017-10-19 尼德罗 大家 大家


孩子即将满周岁,妻子离开职场,正好一年了。如果说,休产假期间还不算正式离职的话,那么,今年7月妻子提交离职申请之后,她就正式远离职场了。三个月来,妻子没有了单位,没有了收入,也没有了社保,当初的同事变成了前同事。

妻子的心态不错,做事条缕清晰,颇能自娱自乐,但于我而言,依旧十分担心她在进入全职阶段后,会被繁琐的育儿事务吞噬掉生活的热情。在我有限人生阅历中,我看到不少全职太太都处于较为负面的生活状态。她们既容易变成人们口中的“怨妇”,习惯性付出,习惯性抱怨;也极有可能滑向微传销的泥潭,在寻找他人认同的路途上,成为迷失的羔羊。



金钱、时间与关系贫困


女性从职场回归家庭,大部分人都要面临一个系统性地改变。我把这个系统性的改变称之为三个层面的贫困,分别是金钱上的贫困、时间上的贫困和关系上的贫困

先说金钱上的贫困。以我的妻子为例,离开工作岗位之后,她没有了收入来源。我们没能拥有可观的物业收入,否则这可以成为她的收入来源。因此,离职之后她要么从家庭储蓄中划出一块,要么由我负责她的开销。然而,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会觉得消费不那么自由。这一点,是很多全职妻子的心病。

其次是时间上的贫困。育儿事务的规模存在很强的弹性,与外在的社会状况也息息相关。我小时候,完全就是熟人社会,我被母亲丢在大院里,大家一起带。况且,那会儿照料也没有那么精细,所给母亲省下了不少功夫。这也是我母亲经常念叨的,她总觉得当年带娃不怎么费劲。

但是,在如今由陌生人组成的都市社会,孩子时刻都需要照料。更重要的是,科学育儿、亲密育儿,总会制造出一连串的事端。每天五顿奶、三顿辅食、洗澡、换尿布、放风、讲故事、哄睡……作为孩子母亲的超级替补,我能体会每天的育儿就像一场战役,时间紧迫并且极度碎片化。

更糟糕的是,有些人还觉得全职女性很闲,“带孩子不就是玩儿嘛”,这种社会评价很容易激起女性的愤怒。

最后是关系上的贫困。这里主要指的是全职之后,女性的人际关系被严重窄化、单一化。女性在一个狭小的人际关系格局内,需要面临与婆婆、丈夫和孩子的关系。任何一对关系处理不好,都会造成内心的忧郁。这些关系处理得紊乱,直接后果就是女性缺乏足够的认同。一方面是外在社会认同减弱或断裂,另一方面是家庭认同被撕裂。全职妈妈出现高比例抑郁现象,是一个存在了很久,但始终未被重视的问题。



不被承认的痛苦


金钱、时间和关系三个层面上贫困,三者常常会两两交织甚至三者混合发生作用。最终的结果,会落在全职女性的精神贫困上或认同危机上。

回归家庭之后,女性的人生意义丧失了一个清晰可测量的坐标系。举个例子,稍早前媒体报道国内几个城市可能会开放菲佣进入,菲佣的月薪是1.3万,换算成年薪就是15.6万,这比很多白领的收入都要高。宁波一个金牌月嫂,月薪高达1.8万,年薪更是破了20万。不过,这些进入家庭的工种,尽管做的事情繁琐复杂,但最终还是可以用一个具体的价格计算出来。

反观全职女性,大到育儿、做饭、清洁,小到收纳、插花、采购,事务的规模和繁琐程度超过任何一个单一工种的职业。但女性不管做得好与差,都无法精确计算出一个给定价格。菲佣报道出来的时候,我跟妻子开过一个玩笑,说她在家一年至少赚了15万,结果被她翻了一个白眼。我意识到,妻子绝对不会认同她在家的价值只有15万,尽管就一些家务的专业性而言,菲佣肯定比她要出色。

我们之所以决定让妻子全职,最重要的考虑是理顺家里的关系。首先是孩子与家庭的关系,我们意识到0-3岁是他与家庭成员形成亲密依恋关系的敏感期。虽然并不是这一阶段做好了,今后一生就不用担心了,但早期的基础阶段,我们认为花费时间精力是有必要的。孩子与双亲能够建立起很好的依恋关系,这将有助于他在今后的社交中保持更强的安全感,做出更为积极主动的社交行为。对于我们而言,这种关系更顺,到底值几个钱,真的无法给出答案。

所以,全职女性之于家庭的价值,某种意义上是无价的,或者是超越金钱的。金钱这样一种统计学意义上的数字,根本无法真正衡量选择全职价值。反过来,因为没有评判体系,没有具体的衡量坐标,所以全职女性的风险就在于无法“干不好被指责,干好了也不被承认”。

加拿大政治哲学家查尔斯·泰勒提出过“承认的政治”,虽然这个概念讲述的是作为边缘群体的少数族裔,在政治抗争中的一种诉求,即“我需要被大家承认”。但对于回归家庭之后的全职女性,因为价值评判体系的缺失,因为常常处于边缘地位,实际上也非常需要被承认、被认同。也许这看起来不具有政治色彩,但在亲密关系中,女性追求被承认、被认可,这实际上可以归属于一种“生活政治”或者是“亚政治”,二者背后的心理机制存在相似之处。

记得饰演电视剧《还珠格格》中晴儿一角的演员王艳,在生育之后就放弃了演艺事业,全心全意照顾家庭。但在不久前的一期综艺节目中,王艳在管教孩子时,却遭儿子吐槽乱花钱。8岁儿子自曝爸爸每天收入十几万,却总被妈妈王艳浪费了一半。儿子的这一说法,必然是受到整个家庭舆论氛围的影响。由此可见,不管是豪门望族还是贫苦百姓家,全职女性要获得“承认”,实在是非常之艰难。



抵御怨妇的出现


不被承认的全职女性,很容易陷入一种“习惯性抱怨”的状态,长此以往,“怨妇”就这样诞生了。在这个过程中,并不是说女人没有任何责任,但必须要指出是,全职女性所面临的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结构”。在这个逼仄的结构中,作为丈夫,如果不想看到妻子变成怨妇,那么就有理由做出一些调适、改变。

当然,不同的家庭,情况千差万别,不同的情境,解决办法各异。因此,我很难给出精准的办法,仅就之前的三点诊断提出一些建议。

首先是金钱的贫困。这需要分女性是主动选择全职,还是被迫选择全职。如果是主动选择全职,那么经济基础应该不错,需要做的只是确保女性在家庭中获得较为充分的财务自由,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是被动选择,那么女性可以选择一些在家工作的兼职,以补贴家用。这时,作为男性,应该尽力提供育儿上的支持,例如看一会孩子,负责哄睡等等。

其次是时间上的贫困。要解决这个问题,一定要率先在观念上做出改变,即母爱再伟大,母亲也遵循“距离产生美”的定律。每周给全职妈妈放个假,让她出去吃饭、看电影、社交,回家之后的妻子,犹如重启之后的电脑,运行速度之快,常常令人欣喜。作为超级替补,我基本能确保妻子每周一天的假期(这待遇也就刚刚赶上菲佣)。起初,孩子的奶奶,也就是我的母亲对我的做法起初有一些纳闷,但在我解释了效率至上的原则之后,她也觉得这个做法“很先进”。

最后是关系上的贫困。离开单位、同事的全职女性,不但需要找寻新的社交网络,还需要更为多重的社交关系——而不是所有关系都围绕着孩子转。生产前,妻子曾经是一个小鲜肉的脑残粉,就连怀胎六个月,也去了偶像的生日会。生产下孩子之后,她逐渐远离了追星一族。但在近期,她开始“面基”(粉丝线下聚会),对此我十分支持。我知道,即便不考虑其他,只要妻子心情更好,孩子的情绪状况也会更好,我 52 28014 52 14745 0 0 4115 0 0:00:06 0:00:03 0:00:03 4115的心情也会更好。

事实上,作为主动选择全职的妻子,如果在未来能够获得不可多得的职位、培训机会,我们也会慎重考虑。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我们各自的职业前途、孩子的身心状况以及家庭整体的关系状况,每一样都很重要。具体应该做什么决策,做到几分决策,都需要通盘考虑、协调行事,考虑每一方的利益。

最后,我得承认,举了很多自己的例子,这是十分危险的做法。夫妻感情、家庭关系、孩子发展,每一件事都变幻莫测,给出确定结论,历来容易被打脸。但有必要说明的是,我和妻子在抵制“怨妇”出现这一点上,从态度到行动算是达成了一致。

我们希望,无论生活怎么变化,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每个人都有能力追寻自由,能够体验爱的感觉,而不是一味抱怨,成为“怨妇”或“怨夫”。



注:本文原标题《妻子全职之后,我们一起抵御“怨妇”的出现》。

我为何敢让妻子当全职妈妈

我为何敢让妻子当全职妈妈

2017-10-19 尼德罗 大家 大家


孩子即将满周岁,妻子离开职场,正好一年了。如果说,休产假期间还不算正式离职的话,那么,今年7月妻子提交离职申请之后,她就正式远离职场了。三个月来,妻子没有了单位,没有了收入,也没有了社保,当初的同事变成了前同事。

妻子的心态不错,做事条缕清晰,颇能自娱自乐,但于我而言,依旧十分担心她在进入全职阶段后,会被繁琐的育儿事务吞噬掉生活的热情。在我有限人生阅历中,我看到不少全职太太都处于较为负面的生活状态。她们既容易变成人们口中的“怨妇”,习惯性付出,习惯性抱怨;也极有可能滑向微传销的泥潭,在寻找他人认同的路途上,成为迷失的羔羊。



金钱、时间与关系贫困


女性从职场回归家庭,大部分人都要面临一个系统性地改变。我把这个系统性的改变称之为三个层面的贫困,分别是金钱上的贫困、时间上的贫困和关系上的贫困

先说金钱上的贫困。以我的妻子为例,离开工作岗位之后,她没有了收入来源。我们没能拥有可观的物业收入,否则这可以成为她的收入来源。因此,离职之后她要么从家庭储蓄中划出一块,要么由我负责她的开销。然而,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会觉得消费不那么自由。这一点,是很多全职妻子的心病。

其次是时间上的贫困。育儿事务的规模存在很强的弹性,与外在的社会状况也息息相关。我小时候,完全就是熟人社会,我被母亲丢在大院里,大家一起带。况且,那会儿照料也没有那么精细,所给母亲省下了不少功夫。这也是我母亲经常念叨的,她总觉得当年带娃不怎么费劲。

但是,在如今由陌生人组成的都市社会,孩子时刻都需要照料。更重要的是,科学育儿、亲密育儿,总会制造出一连串的事端。每天五顿奶、三顿辅食、洗澡、换尿布、放风、讲故事、哄睡……作为孩子母亲的超级替补,我能体会每天的育儿就像一场战役,时间紧迫并且极度碎片化。

更糟糕的是,有些人还觉得全职女性很闲,“带孩子不就是玩儿嘛”,这种社会评价很容易激起女性的愤怒。

最后是关系上的贫困。这里主要指的是全职之后,女性的人际关系被严重窄化、单一化。女性在一个狭小的人际关系格局内,需要面临与婆婆、丈夫和孩子的关系。任何一对关系处理不好,都会造成内心的忧郁。这些关系处理得紊乱,直接后果就是女性缺乏足够的认同。一方面是外在社会认同减弱或断裂,另一方面是家庭认同被撕裂。全职妈妈出现高比例抑郁现象,是一个存在了很久,但始终未被重视的问题。



不被承认的痛苦


金钱、时间和关系三个层面上贫困,三者常常会两两交织甚至三者混合发生作用。最终的结果,会落在全职女性的精神贫困上或认同危机上。

回归家庭之后,女性的人生意义丧失了一个清晰可测量的坐标系。举个例子,稍早前媒体报道国内几个城市可能会开放菲佣进入,菲佣的月薪是1.3万,换算成年薪就是15.6万,这比很多白领的收入都要高。宁波一个金牌月嫂,月薪高达1.8万,年薪更是破了20万。不过,这些进入家庭的工种,尽管做的事情繁琐复杂,但最终还是可以用一个具体的价格计算出来。

反观全职女性,大到育儿、做饭、清洁,小到收纳、插花、采购,事务的规模和繁琐程度超过任何一个单一工种的职业。但女性不管做得好与差,都无法精确计算出一个给定价格。菲佣报道出来的时候,我跟妻子开过一个玩笑,说她在家一年至少赚了15万,结果被她翻了一个白眼。我意识到,妻子绝对不会认同她在家的价值只有15万,尽管就一些家务的专业性而言,菲佣肯定比她要出色。

我们之所以决定让妻子全职,最重要的考虑是理顺家里的关系。首先是孩子与家庭的关系,我们意识到0-3岁是他与家庭成员形成亲密依恋关系的敏感期。虽然并不是这一阶段做好了,今后一生就不用担心了,但早期的基础阶段,我们认为花费时间精力是有必要的。孩子与双亲能够建立起很好的依恋关系,这将有助于他在今后的社交中保持更强的安全感,做出更为积极主动的社交行为。对于我们而言,这种关系更顺,到底值几个钱,真的无法给出答案。

所以,全职女性之于家庭的价值,某种意义上是无价的,或者是超越金钱的。金钱这样一种统计学意义上的数字,根本无法真正衡量选择全职价值。反过来,因为没有评判体系,没有具体的衡量坐标,所以全职女性的风险就在于无法“干不好被指责,干好了也不被承认”。

加拿大政治哲学家查尔斯·泰勒提出过“承认的政治”,虽然这个概念讲述的是作为边缘群体的少数族裔,在政治抗争中的一种诉求,即“我需要被大家承认”。但对于回归家庭之后的全职女性,因为价值评判体系的缺失,因为常常处于边缘地位,实际上也非常需要被承认、被认同。也许这看起来不具有政治色彩,但在亲密关系中,女性追求被承认、被认可,这实际上可以归属于一种“生活政治”或者是“亚政治”,二者背后的心理机制存在相似之处。

记得饰演电视剧《还珠格格》中晴儿一角的演员王艳,在生育之后就放弃了演艺事业,全心全意照顾家庭。但在不久前的一期综艺节目中,王艳在管教孩子时,却遭儿子吐槽乱花钱。8岁儿子自曝爸爸每天收入十几万,却总被妈妈王艳浪费了一半。儿子的这一说法,必然是受到整个家庭舆论氛围的影响。由此可见,不管是豪门望族还是贫苦百姓家,全职女性要获得“承认”,实在是非常之艰难。



抵御怨妇的出现


不被承认的全职女性,很容易陷入一种“习惯性抱怨”的状态,长此以往,“怨妇”就这样诞生了。在这个过程中,并不是说女人没有任何责任,但必须要指出是,全职女性所面临的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结构”。在这个逼仄的结构中,作为丈夫,如果不想看到妻子变成怨妇,那么就有理由做出一些调适、改变。

当然,不同的家庭,情况千差万别,不同的情境,解决办法各异。因此,我很难给出精准的办法,仅就之前的三点诊断提出一些建议。

首先是金钱的贫困。这需要分女性是主动选择全职,还是被迫选择全职。如果是主动选择全职,那么经济基础应该不错,需要做的只是确保女性在家庭中获得较为充分的财务自由,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是被动选择,那么女性可以选择一些在家工作的兼职,以补贴家用。这时,作为男性,应该尽力提供育儿上的支持,例如看一会孩子,负责哄睡等等。

其次是时间上的贫困。要解决这个问题,一定要率先在观念上做出改变,即母爱再伟大,母亲也遵循“距离产生美”的定律。每周给全职妈妈放个假,让她出去吃饭、看电影、社交,回家之后的妻子,犹如重启之后的电脑,运行速度之快,常常令人欣喜。作为超级替补,我基本能确保妻子每周一天的假期(这待遇也就刚刚赶上菲佣)。起初,孩子的奶奶,也就是我的母亲对我的做法起初有一些纳闷,但在我解释了效率至上的原则之后,她也觉得这个做法“很先进”。

最后是关系上的贫困。离开单位、同事的全职女性,不但需要找寻新的社交网络,还需要更为多重的社交关系——而不是所有关系都围绕着孩子转。生产前,妻子曾经是一个小鲜肉的脑残粉,就连怀胎六个月,也去了偶像的生日会。生产下孩子之后,她逐渐远离了追星一族。但在近期,她开始“面基”(粉丝线下聚会),对此我十分支持。我知道,即便不考虑其他,只要妻子心情更好,孩子的情绪状况也会更好,我 52 28014 52 14745 0 0 4115 0 0:00:06 0:00:03 0:00:03 4115的心情也会更好。

事实上,作为主动选择全职的妻子,如果在未来能够获得不可多得的职位、培训机会,我们也会慎重考虑。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我们各自的职业前途、孩子的身心状况以及家庭整体的关系状况,每一样都很重要。具体应该做什么决策,做到几分决策,都需要通盘考虑、协调行事,考虑每一方的利益。

最后,我得承认,举了很多自己的例子,这是十分危险的做法。夫妻感情、家庭关系、孩子发展,每一件事都变幻莫测,给出确定结论,历来容易被打脸。但有必要说明的是,我和妻子在抵制“怨妇”出现这一点上,从态度到行动算是达成了一致。

我们希望,无论生活怎么变化,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每个人都有能力追寻自由,能够体验爱的感觉,而不是一味抱怨,成为“怨妇”或“怨夫”。



注:本文原标题《妻子全职之后,我们一起抵御“怨妇”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