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物价越来越高,现代的成年人该如何走出经济窘境。。。

北大教授:多数人无知和少数人无耻给中国带来空前的灾难

中/国女排传来噩耗! 金牌没收, 或被禁止参赛2022年奥运会?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李舒:越剧十姐妹的起点与终点

2017-10-26 李舒 大家 大家


华东医院9楼18床,傅全香老师已经在这里住了十年。十年前,她因为脑梗深度昏迷,30天之后虽然神奇苏醒,却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


2017年对于越剧界来说,实在是损失重大,在接连失去了范瑞娟、徐玉兰之后,10月24日,傅全香老师也遽归道山——她的去世,意味着“越剧十姐妹”时代彻底终结了。


傅全香(1923—2017)


1933年,傅全香进入四季春科班学艺,工花旦,曾经在马樟花和袁雪芬的戏班里担任三牌。1940年,傅全香因在新戏《恒娘》中扮演恒娘而声誉鹊起。但得以成为“越剧十姐妹”之一,和她的师姐袁雪芬等人并列,则成为傅全香一生中难以忘怀的重要时刻。


那是1947年,一晃,八十年过去了。


1940年代,上海的娱乐版图正在悄悄发生着变化。短短十几年光阴,越剧从过去名不见经传的“绍兴的笃班”,已经成为第一大地方剧种,这一点,从戏院的数量就可以看出来——1947年出版的《大上海指南》统计:上海有6家京剧戏院,34家电影院,5家话剧剧院,26家越剧剧院,6家申曲——显然,越剧是当时上海的娱乐之王。


越剧的流行,首先源于越剧的题材,“落难公子投亲被逐,多情小姐花园赠金”,这简直是八点档都市情感剧的祖宗,让无数大妈小姐阿姨婶婶为之神魂颠倒。越剧的粉丝,以基层市民为生力军,他们坚强而稳定,热情而坚贞——顺便说一句,我两年前去看一场戏,还亲眼目睹两个举灯牌的伯伯为了各自所捧的演员打起来的壮丽场面,越剧粉丝,绝对是粉丝中的战斗机!


盘子一大,自然会有人来分蛋糕,划势力。越剧的两大势力范围,一是班主和戏院老板,二是演员。


这种势力范围,到了1947年,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为什么呢?


因为越剧在成长,越剧演员更加在成长。


和京剧、昆剧不同,越剧年轻,历史负担小,改良起来毫无阻力。早期的越剧,剧情粗糙,台词庸俗,常有淫秽黄色情节,以大家都特别熟悉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为例,我曾经讲过,早期的梁祝版本里,且不用说“十八相送”一折里的调情场景有多露骨,类似“夜猫思春”这样的唱词有多少,单就情节来说,简直是另外一个故事,祝英台是水性杨花的,梁山伯是鸡贼胆小的……


最早意识到,越剧要发展,就必须改革,必须向其他剧种学习的,是演员和编剧。比如,袁雪芬和马樟花就曾经在编剧的帮助下改掉了梁祝故事中很多色情迷信的唱词,突出了爱情主线,改编出一个全新的《梁祝哀史》,一炮走红。


尝到了甜头的袁雪芬又在1942年成立了“剧务部”,所谓剧务部,就是一场戏,除了演员之外,还有专业的编剧和导演以及舞台设计,这样,越剧就变得越来越专业和现代化了。这种改革创作了大量新剧目,也得到了更多观众的支持,班主和剧院老板只能让步,这样,演员的地位就一步步提高了。


越剧十姐妹,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诞生的。


上排:张桂凤、筱丹桂、徐玉兰、尹桂芳,下排:徐天红、傅全香、袁雪芬、竺水招、范瑞娟、吴小楼



发起人是很早就受到地下党召唤的袁雪芬。


1947年春天,袁雪芬开始频繁和越剧姐妹们联络,其目的,是倡议兴建越剧学校和建造越剧剧场——她想要设计一个专门为了越剧演出而打造的专业性剧场,当时找了霞飞路(现在的襄阳公园隔壁原祥生汽车公司)的一块地,租50年约20亿元,造价约30亿元。


50亿不是小数目,袁雪芬打算找当时其他的名演员们一起集资。不得不说,袁雪芬的勇气和胆量,还是很大的。要知道,这些名演员当时和袁雪芬都有竞争关系,如何说动她们,袁雪芬花了不少心思。


根据袁雪芬的回忆,她先圈定了曾经合作过的范瑞娟、傅全香(袁雪芬的科班师妹)、徐天红、张桂凤、吴小楼,然后打算说服当时沪上走红的尹桂芳、竺水招、筱丹桂、徐玉兰——她和这四位都“没有交往过”。


她先就找了徐天红和吴小楼来说服尹桂芳和竺水招(徐和吴当时和尹竺搭班),她们在晋隆西菜馆吃了一顿饭,很快达成一致,尹桂芳还提出,可以号召观众认股投资以增加资金。


袁雪芬


之后,她又说服了当时因吐血而休息的徐玉兰,至于当时被称为“三花不如一娟,一娟不如一桂”的越剧皇后筱丹桂,袁雪芬是通过张春帆来说的。请大家记住这个名字,他将会成为本文后面的一个重要人物。袁雪芬说自己并没能见到筱丹桂,但张春帆答应了袁雪芬:“这是出风头的事,春凤一定参加,但你不必去看春凤了。”


演员聚齐了,演什么呢?一开始说演《红楼梦》,但是十个演员中,唱小生的不少,贾宝玉只有一个,没办法分配角色,于是选择将大仲马的小说《三剑客》改为《山河恋》,这个剧情我就不讲了,反正属于人物多,情节复杂,矛盾多,爱情线多,十个人都能施展开来。


1947年7月29日,十位越剧名伶在大西洋西菜社签订了联合义演的“合约”,这边是后来越剧“十姐妹”的由来。


《山河恋》是在黄金大戏院演出的,这本来是周信芳的演出剧院,但当时周信芳歇夏,正是空档,一开始商定,演出一个星期,座券分福禄寿三种,票价定为10万、5万、3万,票很快就卖完了。


对于越剧十姐妹的这个举动,同乡会方面当然是不满的,也是紧张的。当时,曾经发生过“上海大亨”之一的王晓籁,要“十姐妹”送一亿元给他“去摆平寄生于越剧界的‘同乡人’”的事件(经竺水招、傅全香交涉,减少到5000万元),这当然近乎勒索了。


1947年8月19日,《山河恋》开始公演之后,也很快横生枝节。演出后第四天,《大公报》刊登了《越剧女伶义演未经社会局许可——社会局已令补办手续》的报道,到了28日,上海警察局嵩山分局就把“勒令停演书”送到了后台,袁雪芬在回忆录里,认为这是因为“当局”怀疑自己是女共党,但根据当时的情势分析,恐怕同乡会在这件事里也起到了相当的作用。因为,袁雪芬曾经去向勒索过她们的王晓籁疏通,然而被王拒绝。


《山河恋》演了没几场,就这样惨淡落幕了。袁雪芬没有想到的是,很快,将有一场巨大风暴,再次让“越剧十姐妹”成为全上海人民的话题。


山河恋》演员合影



“越剧十姐妹”当中,筱丹桂是比较特殊的。


这个原名钱春凤(又名春韵)的嵊县小姑娘当时27岁,却已经是“越剧皇后”了,当时有“三花不如一娟,一娟不如一桂”之说,“三花”即上海早期越剧名角施银花、赵瑞花、王杏花,“一娟”即姚水娟,“桂”便是筱丹桂。筱丹桂长得美,和袁雪芬、傅全香等较为追求进步的越剧女演员相比,她似乎更擅长扮演性感美艳的角色。筱丹桂的“过房娘”也不是等闲之人,是黄金荣的儿媳妇。


筱丹桂


筱丹桂是在七年前和班主张春帆同居的,当时关系并没有公开,两人对外以叔叔和侄女相称,这当然是因为张春帆已经结过婚,有老婆了,而且还生了六个孩子。但张春帆这个人是很搞得定的,七年来,三个人的关系都非常融洽,两个女人不吵不闹,太太平平。


直到1947年10月13日。


这天下午3点,魏兰芳来张春帆家里玩,却发现张情绪低落,一问之下,才知道,筱丹桂和电影编剧冷山外出看电影,一直到深夜才回家。


张还没说完,家里又来了客人,谈话暂时中止,原来在房间里的筱丹桂就过来问魏兰芳,张春帆在说什么。在得知谈话内容之后,筱丹桂说这事是她自己已做错,惟绝对清白的,叫魏劝劝张春帆,魏兰芳就找机会劝说张春帆,张说:“早已和好了。”


魏兰芳和张春帆谈话的时候,筱丹桂到邻居魏美云家去串门,主人不在家,可能因为关系好,筱丹桂就在魏的床上吃西瓜子,一直吃到4点钟魏美云回来。魏美云打算在家补旧袜子,筱丹桂劝她出去烫丝绸。筱说了两次后,魏才出门,等到回来时,筱丹桂己回到自己房中,但此时,魏美云还没有发现,自己家的来沙尔药水不见了。


筱丹桂坐到写字台前握笔写字,才写了“春帆我与你同居”,就毒性发作,这时,张春帆和魏兰芳才发觉筱丹桂举止反常,据魏兰芳回忆:张春帆当时抱住筱丹桂,家人毫无主张,魏兰芳下楼打电话,因不知中美医院之号码,随即唤阿三预备三轮车,将春韵抱上车子,张、魏兰芳、春韵三人同去。不料驶至祥生汽车行门口,三轮车链条断去,于是雇祥生汽车至中美医院。(《上海市警察局查张春帆教唆筱丹桂自杀身死案》10月21日,魏兰芳陈述)


到医院已是下午5点,医生已经下班,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女医生,灌肠、打针,但己无生还希望。等筱的妹妹钱琼韵赶到时,只看到悲伤过度的张春帆,他以头撞墙,甚至大小便失禁。


这些案情分析,都在目前上海档案馆所藏的《上海市警察局查张春帆教唆筱丹桂自杀身死案》里,可以说,事实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筱丹桂是因为和冷山看电影这件事和张春帆发生了口角,最终自杀。


筱丹桂的遗言,除了临死前毒性发作没来得及写完的“春帆你我同居”,还有在魏美云家的被子上写下的八个字:


做人难,人难做,死了。


在警察局,张春帆陈述了自己和筱丹桂争吵的缘起,那是10月7日,张发现筱丹桂撒谎,并没有如她所说的去妈妈家里吃饭,而是和冷山去看电影了,张春帆怀疑两个人去开了房间,两人纠缠吵闹了一夜。第二天,赶来调解的刘涛看到,“筱丹桂的淡红旗袍衣口处被撕坏”。但之后,经过调解,尤其是冷山赌咒发誓说两人并未开房,张春帆和筱丹桂的关系才貌似是缓和了。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看电影逛马路这种事在今天看来没什么大不了,但在当时,仍然属于“出轨”范畴,虽然没有开房的实质,但10月8日之后,张春帆的心情肯定不太可能好。据说每日郁郁寡欢,筱丹桂也满是愧疚,还找张春帆的友人前来劝说张春帆,据沈益涛在警局的供词说:“筱丹桂到国泰戏院后,面带愁容。筱将她与冷山之事告诉沈益涛,叫他们劝劝张春帆,因为张春帆不吃不睡。”


13日下午,在筱丹桂自杀前不久,沈益涛还到张家,劝筱与张春帆一起去杭州散散心。筱丹桂当时表现非常积极,她化好妆,然后询问张春帆去不去杭州,张春帆回答不去。几个小时之后,筱丹桂喝下了来沙尔药水。


筱丹桂与徐玉兰



张春帆被捕入警察局的罪名是“教唆自杀”,但很快,他就成为了众矢之的,成了杀害筱丹桂的直接凶手。


袁雪芬和其他的越剧姐妹是最早站起来要求警察局将张春帆绳之以法的,她表示,自己作为一个“局外人”,只因“筱死得太惨”,所以才“请求法院伸雪”。在大殓现场,除了还在香港的尹桂芳,越剧八姐妹当场要求张春帆把“张门钱氏”的灵位撤掉,场面一度失控。


喜欢筱丹桂的越剧迷们也纷纷赶来送筱丹桂最后一程,但这其中也不乏看热闹的人,据说当日灵堂外有十几万人,前往殡仪馆的公共汽车拥挤不堪,卖票员直呼:“看死人者的请往后面跑”。3点多,当筱丹桂盖棺之际,因为等在外面的群众急着要看名伶最后一眼,结果“六扇玻璃长窗倶被涌倒,灵台亦告压坍,一时烛台委地,哭声大发,鼓乐齐呜,妇人惊叫有人轻薄,军警捉得扒手多名”。


而大家对于筱丹桂自杀原因的议论,则比挤破的玻璃还要猛烈。有的媒体甚至编造出了各种荒诞不经的新闻,有的说,筱丹桂是被张春帆害死的,所以她的魂魄棺显灵,原本要捉张春帆,但不小心捉错,差点杀死了一个叫张春凤的戏迷。更主流的报道,则说筱丹桂被张春帆打了一耳光,于是愤而自杀。又有说法,是说筱丹桂是因为国泰亏本,不堪经济压力而自杀。更有张冠李戴,把冷山和筱丹桂的瓜葛说成是南薇,还说在筱丹桂大殓当日,有“双木”的花圈,实为南薇,言之凿凿,一时难以辨认。


而看热闹的戏迷们,似乎比媒体更加入戏。那个被媒体报道差点死掉的张春风,其实叫张金凤,据说,她是由于终日向人打听筱丹桂的案情,婆婆生气骂她为“十三点”,张金凤一气之下服毒自杀,所幸遇救。


张春帆首次公审当天,广场上站满了赶来旁听的越剧迷,据说,到中午时分,好几个家的主人跑来,找他们家的老妈子回去烧午饭。




12月27日,上海地方法院宣判张春帆无罪释放,准予交保,该案告一段落——仅仅是告一段落,还远远没有结束。


这一事件之后,“越剧十姐妹”的名号,已经不再仅仅在越剧圈里流传,而成为全上海闻名,这代价当然是惨重的。但大家不要忘了,张春帆不仅仅是筱丹桂的情人,更是国泰的戏院老板,是丹桂的班主,他所代表的,恰恰是袁雪芬们所要反对的班主势力。所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实际上是越剧两大势力角逐的延续,而这一场,显然,演员们占了上风。


这种上风,最终成为了压倒性的胜利,很快张春帆被告发,在1999年出版的《上海越剧志》上,还有张春帆当年的四条罪名:操纵上海越剧场子,勾结汉奸、特务及封建反动势力,压榨迫害演职员;用流氓手段奸占筱丹桂,迫其堕胎,盘剥控制其经济收入,进行摧残凌辱,筱丹桂不堪虐待,服毒自杀;上海解放后,窝藏包庇潜逃来沪的恶霸地主裘祝馨;在1950年“二六”大轰炸时造谣破坏。1951年7月28日,张春帆以反革命恶霸罪被判处死刑。


1947年,张春帆案之后,傅全香曾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自从筱丹桂自杀以后,注意越剧的人比较多了,可是关于越剧本身苦闷的过程,有谁知道?世人对我们越剧都是带着一种轻视的眼光,认为我们越剧都是低级趣味的,因为我们的观众是低级的妇女居多,但是没有想到我们越剧的本身也是富有社会教育性的,在一般智识水准较高的人,他们有平剧、话剧、电影来教导他们,而一般智识水准较低的人,难道就不需要教育吗?就如一般人所说我们的越剧是充满了低级趣味,可是我们却不这样想,因为它通俗,因此我们就接近了更多的人群,我们的演技低能,可是我们的使命却仍是重大,何况我们还在不断的改良、挣扎、苦干、上进呢!经我们这样惨淡经营底情形下工作着,近年来才得到社会一般人士的注意,文艺界先进的赏识,于是我们更兴奋的在努力中求进步。


八十年过去了,傅全香和“越剧十姐妹”当年的期望,已经实现了,也许,这才是“越剧十姐妹”对于中国社会最大的贡献。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