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惨遭灭门的中国石油之父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外籍法官和香港的司法独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靠教育男人来反性骚扰根本不可能

2017-11-01 荣筱箐 大家 大家


看过《纸牌屋》的人现在都知道了凯文·史派西出柜的事吧?知道他是因为被另一名男星公开指责性骚扰才宣布出柜的请举手,知道这名受害男星名字的请举手,知道这名男星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机揭出这桩30多年前旧事的请举手。


如果三题都能答对,恭喜你,你是这个嘈杂虚浮的世上为数不多的清醒的人。如果举手人数越来越少,我完全不觉得奇怪。吃瓜看热闹的庸常大众永远都是大多数,而少数的聪明人里又有太多擅于利用庸众心理为自己服务的,和太多为了自己的利益故意跟着起哄架秧子的,这就是这个世界并未如你所愿变好的原因。


凯文·史派西


史派西这件事本来是一桩丑闻,46岁的男星安东尼·拉普(Anthony Rapp)告诉网络媒体BuzzFeed,他14岁时作为童星与26岁的史派西一起出演百老汇剧,应邀参加史家举行的一个派对,曲终人散之后,喝得醉醺醺的史派西把他抱起来,放倒在床,压在他身上,对方试图再进一步的时候被他挣脱。


虽然不是最坏的结果,对一个少年人来说这样的经历带来的心理冲击可想而知。拉普多年来一直视之为耻绝口不提,直到最近好莱坞大亨制片人哈维·维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众多女星指性骚扰之后,拉普才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安东·尼拉普


Buzzfeed上文章一出,史派西马上在推特上发出声明。这份声明一共两段,写得学问可大了。第一段说自己不记得这事儿,但如果真是这样,愿意为自己的“醉行”向拉普道歉。第二段爆出自己是同性恋,决定从此后出柜。


凯文·史派西声明全文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熟演《纸牌屋》这样的阴诡剧看来效果也是一样的,这一招恐怕连剧里的弗兰克总统都会拍案叫绝的危机公关,不露声色地把丑闻转成了娱闻,连路透社这样的严肃媒体在第一时间打出的标题都是《奥斯卡获奖影星凯文·史派西出柜》。


当然这个局也不是没人识破,网上谴责史派西靠出柜转移视线的声音也不绝于耳,不过,相信我,如果不是Netflix宣布为了跟史派西划清界限,《纸牌屋》将在播完第六季后谢幕收场,弗兰克总统肯定能在接下来的剧情中把这些说话不中听的家伙一个个灭掉的。


而Netflix,它或许才是这次事件的最赢家,为了惩罚有污点的主演忍痛断掉当红剧集,显得多么正气凛然啊。但川普上台后,白宫天天上演《纸牌屋》真人秀,这个剧集的收视率早就打上问号了,又焉知Netflix不是趁机用优雅的姿势甩掉了个包袱呢?孙悟空再厉害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弗兰克毕竟是人家一手造出来的呀。


《纸牌屋》海报


不过什么转移视线,借刀杀人之类的计谋并不是这次史派西出柜事件中的重点,性骚扰才是。史派西摊上的事只是美国最近风起云涌的反性骚扰运动中的一部分。维恩斯坦事件的首告之一,女演员Alyssa Milano最近在网上发起了 #Me Too(我也是)运动,鼓励有类似经历的受害人站出来指认猥琐男,应者云集。


美国众多有头有脸的成功男人先后落水,电影导演James Toback,顶尖政治新闻记者Mark Halperin, 亚马逊影业高层Roy Price一一被苦主指认,连93岁的前总统老布什也被三名女性指是咸猪手。


这还只是最近一个月内发生的事,要是算是前几年被踢爆的福克斯电视台老板Roger Ailes,福克斯大牌主持人Bill O’Reilly,老牌谐星Bill Cosby那些丑事,要说性骚扰在美国“蔚然成风”也是不为过的。



以上这些事件,很多并非发生在当下,却趁着这个倒苦水的时机一股脑的曝了光,相应的肇事者也多少受到了惩罚,有的赔上大笔和解费,有的声誉受损前程尽毁,让很多受苦的人有种终于熬到头了的错觉,以为#Me Too运动可能成为扭转乾坤的契机。


我对这种乐观的预期一直心存疑虑,史派西事件让我更加确信单靠惩戒和教育男人来杜绝性骚扰是不现实的。史派西的声明中道歉那段只有七行,里面“我”这个词以不同的格式出现了六次。出柜那段有八行,“我”以不同的格式出现了14次。


性骚扰这件事说到底也不是什么荷尔蒙力比多的问题,而是权势的自以为是、一手遮天、横行霸道和肆无忌惮。


史派西告诉我们,当一个人的名气和权势达到一定程度时,他的思维方式必定是以自己为中心,别人因为他的劣行遭了再大的罪,在他看来都不如自己的情感、自己体验、自己的秘密、自己的欲望和自己的领悟更值得大书特书。这一点不会因为一时成为众矢之的而改变。


正如当年前总统克林顿在莱温斯基事件后,被CBS的主持人丹拉瑟逼问原因时所说的:“就因为我可以(这么做)。”(“Just because I could”)等势头一过,风浪平息,这些自我中心的权贵仍然会像以往一样我行我素,肆意妄为,到时候这个衣冠楚楚的咸湿猥琐男群体人数还是会不断增长,他们说不定还会在见面时相视一笑,用一句曾经流行一时的话互致问候:#Me Too.


莱温斯基与克林顿


目前已知的性骚扰案中,绝大多数受害人是女性,这些女人却不止是猥琐男的受害人,她们也是女性自己的受害人。女性的优柔让她们面对骚扰时更习惯以暗示或沉默来婉拒而不是明白无误的直说,女性的隐忍让她们在事发后更习惯忍气吞声而不是张昭恶行,即使有了这次的反性骚扰运动,根据《纽约时报》的估计,站出来控诉肇事者的女性不足三成。


还有那些猥琐男的老婆,除非她们的婚姻事实上已经解体,不然怎么可能对枕边人的恶习一无所知?但她们大都事前选择了沉默,事后选择了躲藏。还有那些铁定心用青春赌明天的“糖宝”,所有这些都在无意中给了男人们有钱有权就有一切的错觉,让他们觉得“我可以(这样做)”。


这些女性,不管有没有遭遇过性骚扰,说到底也都是受害人——一个男权当道的社会的受害人,她们为了活着或更好的活着作出了各自的选择。我们的文化不兴指责受害人,这一点在大部分时候也是没错的。


但这件事不同,因为改变从来都不可能是既得利益者自发进行的,改变咸湿男人的一定是大嗓门的女人,就像改变强权的一定是被欺压的弱者。如果我们不能开诚布公的讨论这个问题,真正的改变永远都不可能到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