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惨遭灭门的中国石油之父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孙笑川解构香港暴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白莲花奖背后,是一百多人对一名女子无望的斗争

2017-11-04 张丰 大家 大家


前两天,首届燧石文学奖在北京举行了颁奖仪式。这个文学奖是由天津作协主办,引入了社会资本,因此颇不差钱。作为众多文学奖中的一个,燧石文学奖的特别之处是特别为年度抄袭作品设立了“白莲花奖”,授予了网络小说《锦绣未央》。


年度抄袭作品,主要由网友投票产生,除了《锦绣未央》外,入围作品还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这些作品在此之前,均已深陷抄袭的指控,获奖者当然也不会到现场领奖,作为网络写手,他们深知网络社会的生存之道,保持着沉默,相信过几天,就没人再想起这个奖了。


新闻图:投票页面


授予抄袭者“白莲花奖”,当然是一种讽刺。白莲花意味着纯洁,而这正是抄袭者所缺乏的。但是,正如这个奖的名字所揭示的,这种颁奖只是一种道德贬斥,至于是否能对抄袭爱好者有什么威慑作用,我们不应该抱有什么希望。


一个现实的考验是,《锦绣未央》的作者秦简,已经被告上法庭,这个颁奖能够作为抄袭的认定依据吗?或者,是否会影响到法官的判决?事实上,这个案子非常有代表性,几乎昭示出目前网络小说在保护原创方面所面临的困境。


根据网上的介绍,秦简是知名编剧于正公司旗下的编剧。于正因为抄袭琼瑶的作品,被琼瑶阿姨告上法庭,经过漫长的诉讼,琼瑶最终胜诉了。在国内知识产权官司中,这是为数不多的原告胜诉案例。这个结果主要靠琼瑶阿姨的执着,放在大陆作家那里,早就不了了之了。秦简的抄袭如果最终被法院认定,于正和秦简的组合,就有点抄袭集团的味道,意味着抄袭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事实上,就抄袭技术来说,秦简确实是于正的升级版。


《锦绣未央》改编自秦简的小说《庶女有毒》。这部网络小说,在2013年就被网友指出有抄袭嫌疑。由于秦简是湖南潇湘书院的签约作家,有网友向潇湘书院举报,但是并没有什么结果。越来越多的网友成为知识产权的志愿者,加入到揭发秦简的队伍中来,最终人们有了惊人的发现:《淑女有毒》一共294章,仅有9章是原创,其余的285章都涉嫌抄袭,抄袭对象包括言情、科幻、历史等219部作品。



这个指控看起来非常夸张,一个人能在短时间读219部作品,已经算是了不起的读书人了,哪里还有时间来抄袭。如果你这么认为,只能证明你想象力的贫乏。网络小说作为一种创作,与传统意义上的“创作”非常不同,它甚至可以借用软件来抄袭。也就是说,秦简并不需要去读那219部作品,只管按照自己的需求来截取就行了。需要写一段爱情,就抄爱情,改一下人名,需要玄幻,就用软件来找几段玄幻,自己选一段就行。


严格来说,这叫抄袭吗?这确实是一个问题。著作权案,需要被侵害人举证、起诉,但是如果你起诉她,会发现她抄袭你的部分只占到全书的5%,最后是否能够认定,就成为问题。这正是秦简的高明之处,或许在她创作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同一部作品、同一个作家不能抄袭太多,不然又怎能创下219部作品的纪录?


因此,那些被侵权的作者就陷入到郁闷和气愤之中。像汪海林编剧,就发动一些网友帮自己查找、核实证据。最终,在中国文学史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一个奇观:原作者、志愿者和律师,为了对抗秦简,成立了一个战斗的集体。这个案子在2011年1月被起诉到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原告就有11位。到现在,已经10个月过去,可能不断有原告加入,此案仍未宣判,相信已经成为著作权领域的疑难杂症。


中国社会缺失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进步,这么多作家、志愿者和律师联合起来对付秦简这个女子,而她除了关闭了自己的微博(不断有网友来纠缠)外,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随着小说改编成电视剧播出,她的收益大大增加,这更加衬托出原告方的无奈和无能。反对者最新的成果,就是通过投票,让秦简获得了“白莲花奖”。有些网友认为《三生三世》更有资格获奖,这显然无视了4年来无数网友的漫长抗争,秦简获奖,明显实至名归。


《锦绣未央》海报


但是她就是不出头,不回应一句,你又有什么办法?


这个尴尬的局面,正是中国网络文学的现状。最初,一个网络作家,每天可以更新几万字,把手指都敲残疾了,纯粹是挣辛苦钱。这样的速度,恐怕会让每天写500字的马尔克斯羡慕,但是,这并不是创作,而只是“生产”或者“制造”。十多年过去,网络小说的江湖已经大大扩大,技术也更为成熟,那种靠自己疯狂打字的模式已经过时,聪明的作者,可以在互联网上“抓取”素材,进行适当筛选、改造,杂糅成文,这大大提高了网络文学的生产力。当然,出现大家分工协作一起赚钱的团伙作案,也就是一种必然了。


目前,像企鹅号、今日头条等内容分发平台,都已经开发出了先进的保护原创系统。即便如此,这些平台想通过技术杜绝抄袭也绝不可能。你从三篇文章里各抄袭300字,自己再添加100字搞一个千字文,就能妥妥地获得“原创“标签,相比之下,那些花费心思”洗稿“的作者,已经算是业界良心了。


至于那些网络小说平台,想杜绝抄袭就更不可能了。和企鹅号等平台不同,网络小说的篇幅都极长,一个系列写到一百多万字,算是家常便饭,过去,这几乎是一个严肃的作者一生的创作量,在网络作家那里,可能只要3个月。因此,想让网络小说作家不抄袭,简直是天方夜谭。根本上说,读网络小说的人,并不是在读文学作品,也很少有人在乎自己读的东西是否是原创,只是打发时间而已,他们不知道,有时候作者炮制一本书的时间,比他们读一本书还要短。



11位作者,几十名编剧后援团,超过100名网络维权志愿者,再加上律师,如今,这个努力的名单又加上了天津市作协,他们共同组成了一个反抄袭的统一战线,于正和秦简面对这种局面,是该恐慌还是发笑?这样看来,这个“白莲花奖”,简直是对秦简战力的一个肯定,她真应该大大方方地前去领奖。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