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北大教授:多数人无知和少数人无耻给中国带来空前的灾难

中/国女排传来噩耗! 金牌没收, 或被禁止参赛2022年奥运会?

1956,交出你的财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白国华:关于生儿子,历史抽了我父亲一鞭子,然后还给了我一颗糖

2017-11-26 白国华 大家 大家


“办法倒是有,但是可能会有点风险。”


这是2015年的夏天,我的小舅舅抽了一根烟,缓缓地对我说:“乡下生孩子的途径多的是,不像你们打的是‘国家工’,规矩特别多。“


85岁的外婆坐在旁边,缓缓说:“先生下来再说,你当年,也一样啊 !“


为何同样的事情,36年后又要上演一次呢?




1979年10月,在煤矿上班的父亲被正式通知,国家现在开始计划生育了。


此时,我已经在母亲的肚子里七八个月了。


毫不犹豫地,他要拉着母亲去镇上的医院做人流手术。


多年以后我想寻求他当时的心理活动轨迹:“你不怕吗?七八个月,有的小孩都已经要出生了 。”


父亲说:“可能当时人都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国家的政策出来了,那就去执行喽。”


父亲没有犹豫,母亲也没有犹豫,两个人到了镇上的卫生院,医生犹豫了:“我们没法做这个手术,会出人命的。”


关键时刻,矿长的意见救了我一命:“等等看吧,什么时候有车去县城了再去人流吧,县城医院的医术会好一点。”


不知道矿长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插柳,总而言之,车还没到,我就已经在家里呱呱坠地,和我两个姐姐不一样,她们都是在医院出生,而为我接手的,是金盆洗手很久的接生婆,那天,我外婆也在,她早早的从60公里以外的家里赶到我家,然后兴高采烈地对我父亲说:“是个儿子哦!”


父亲当然高兴,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当然,我来得似乎时机不到,因为晚了两个月,“违反”了国家政策,然后他被告知,三年内不准升工资,另外,每个月要扣除工资的10%作为社会抚养费,一直扣到我14岁……


好像哪里有点不对?母亲怀孕在前,政策实施在后,这没有道理啊。但道理没得讲,父亲也不想讲,也不愿讲,因为讲了也没用。


以后等我茁壮成长,此等事情只能作为一种茶余饭后的谈资:


你啊,还没出生就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了……




我等承认,从“觉悟”的角度看,我不如我父亲,当我知道妻子怀孕了以后,我才没有要打掉的念头,给我女儿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到舅舅家去,就是想找一个偷生的机会。先把小孩生下来,不要影响到工作,至于日后碰到的麻烦事,只能是见一步,走一步。


小舅舅说:“可以给你找个小诊所,但没有出生证的,你明白?“


从乡下回程以后几天,接到小舅舅电话:“人给你找好了,我准备把你电话给他,你们直接联系,千万不要告诉他你是干什么的,他要问起,你就说打国家工的。“


我问为什么,舅舅说:“怕他向你多要钱呢!“


挂掉电话以后,我犹豫了,所谓小诊所,不就是黑诊所吗!这样安全吗?


我和妻子商量后,她倒坚决:“去就去呗。”但临了她补充了一句:“如果有什么意外,我的保险生效的话,那笔钱你要给我爸妈,他们老了,又没有退休金,你还能挣钱。你要答应我。”


我怎么能答应呢?此时,我想破口大骂:“不就想平平安安生个孩子吗?怎么像上刑场一样?”


拍电影吗?生离死别!


那就算了吧,我这边已然山穷水尽,还是想办法向老婆娘家求救吧。



我岳父岳母知道妻子怀孕的事情,老两口心花怒放,岳父说:“孩子多福气多,重要的是愿意生,不管生下来的是男是女。”


此是个“江山易改,秉性难移”的家伙,我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他拍着胸脯说:“没问题,我是谁?老游击队长!”


我妻子,家中排行老三,她已然超生,而且她还有个比她小五岁的弟弟。我岳父绝对不是吹牛,他当年真的是“游击队长”,而且是超有钱的游击队长,为了 他儿子,他缴纳了 6000元的罚款,那是在80年代中期,没办法,谁叫他是镇上的第一个万元户呢?有钱,任性!


我岳母生我妻子的时候是如何的东躲西藏,我妻子不知道,但她家为了我小舅子是如何的“斗智斗勇”,她却是“耳熟能详”。


至今,她说她不能听到布谷鸟的声音。


那是春天,正怀着小舅子的岳母带着她躲在山里,在“布谷布谷”的声音中,她就会看到几顶“蓝帽子”在从山脚到山顶隐时现的画面,富有斗争经验的岳母看到蓝帽子,就马上跟妻子说:快回到XX家躲起来!


岳母也躲了起来,吓得不知所措的小女孩,随后面对的是如狼似虎的诘问,问完以后,她只能由年长的亲戚们背回自己的家,一路上,她哭声震天,拳打脚踢:“我要我妈妈,我要我妈妈……”


多年以后,她也茁壮成长,这些事情,也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经验丰富的老游击队长,自告奋勇地跑了几圈以后,开始挠头了。


30多年过去了,以往的经验不适用喽。“我问过计生办的朋友,他说两个省虽然没有联网,但生出来,电话就会打到那边去,那边的计生办就会通知到你们单位,上户口倒是不贵,也就几万块钱的事情,但你的工作只怕还是受影响的。”


我所在的单位是国有企事业单位,对于计生工作是严防死守,但凡集团里面有一个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那么整个集团的计生奖都被取消,而我的工作,肯定也就丢掉了。


我老婆忧心忡忡,因为我的工作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我安慰她:“没事,大不了辞职不干的,以我的经验学识,想不在这干了,大把人要我……“


这种假话,其实连我自己都不信。


穷途末路之下,最终想了 一个办法,毕竟有些省份还没有完全和这边联网,譬如我老婆去她老家的 邻省生(反正隔着也不远),在没有联网的情况下,邻省的计生办看到夫妻双方都不属于他们辖地,也许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是一场赌局,岳父岳母开始准备着到邻省去照顾女儿的准备,我听到头都大了 :


这会,游击队还要跨省啊?



碰到不顺心的事情,我经常拿自己当年大学坐长途绿皮火车的经历来激励自己:


坐上那辆已经插不下一根针的火车,空气中弥漫的是汗酸的恶臭,漫漫长夜你好想舒服地躺着却只能趴着,那一刻你怀疑为什么人生会这样,但到站以后,回到宿舍,美眉地吃上一顿,美美地洗了一个澡在床上躺着,咦,列车上的那种感觉为什么已经无影无踪了呢?


人生,还是挺美好的嘛!


只不过,这一次在列车上坐的时间有点长了。


当我为不知道是否应该去邻省让妻子去生二胎犹豫的时候,当我为即使如此可能也会丢掉工作而头疼的时候,当我为丢掉工作而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当我质疑自己要为生二胎要付出如此沉重代价是否值得的时候,突然听到“呜“的一声:


列车,到站了。


”2015年10月,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指出: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


当我在电视上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一跃而起,打电话给舅舅:“不用忙了,可以光明正大地生了。“


旁边的父亲还是给我浇浇冷水:“人大政策出来了,但等到各地政策落地,还需要一定时间呢,万一这段时间,孩子要生出来了……”


这回轮到我拍胸脯了:“放心吧,预产期是一月底,有三个多月时间怎么也落地了吧。”


我父亲关心政策比我热心,此后一段时间,他就会兴冲冲地跟我说:“你看湖南省,实施就快,他们的政策就是以10月中央的时间为准,我们这边怎么还按兵不动呢?”


妻子属于那种典型的临门一脚心理素质不稳定的人:“娃啊,你千万不要提前出来啊,你爹当年出来晚了,你可千万不要出来早了 ……”



最终,“合法”的出生日期定在了2016年1月1日,而我家老二,出生在1月底。


怀孕在前,政策在后,这是我当年的遭遇;先斩后奏,偶遇大赦,这是他的遭遇。


历史抽了我父亲一鞭子,然后给了我一颗糖,而中国,就此进入了二胎时代。


【注】本文原标题《二胎故事:历史抽了我父亲一鞭子,然后还给了我一颗糖》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