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某国高价引进的黑人,你想象不到的怀

当年,北京“天上人间”47个头牌曝光照(女同志绕道)!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青娥:年一过,村子就空了 青娥:年一过,村子就空了

青娥 大家


本文为“人世间战队”作品,更多作品请看:人世间战队


外婆


正月十四的早上,眼看着都八九点钟了,外婆家还没开门,邻居嫂子急得敲门拍窗,里面也没人回应。


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她想,一向都起得很早的人,不可能这么晚了,还睡得这么沉。门窗却又都锁的死死的,进不去,吓得赶紧找人撬开了窗锁芯,用一根细长的竹竿,从窗户缝伸到床边敲被子,发现床上却没有人,这才猜测,人可能没出事,只是没在家。


等到外婆慢悠悠从外面回来,邻居嫂子笑着跑去问她,有没有发现床上被子有什么不一样。


原来外婆五点多就和村里的另一位老人去了邻村程家塘,拿家里过年剩下的香烟去小商店换日用品。回到家看着一床被子被敲得乱七八糟,哭笑不得。


过完年外婆就82岁了。


外婆说,算命的给她算过,逢三一个坎,63岁时开了一次刀,73岁时又开了一次刀,明年就83岁了,不知道这个坎能不能跨得过。


能走的都走了,前两年开始,只知种田的大姨和大姨夫也不再种田,转去温州打工。


村口晒日头的老人们


那段时间,我给外婆打电话,她说:现在生个病,真的是连个端水喝的人都没了,都走了。你外公去世前,都是我服侍着,我就跟他说,你现在有我服侍,以后我病倒了,就可怜哦,你外公说‘一堆的孙男孙女,外孙外女,都在身边,以后你享福嘞’,还享福,现在都飞走了哦。


舅妈走的时候跟外婆讲,现在表弟还要用钱,她再出去打几年工就回来照顾外婆。外婆却又不忍心:“你们不出去挣钱怎么行哦,一个家怎么办,我现在还动得了,你们去做你们的”。


虽然忧心,但是她不想自己成为家里的负累,不管什么困难来到眼前,她承受就是了。过年在家听邻居们说,有一次外婆把钥匙锁在了家里,进不了家门。她去借了个梯子,要自己爬到二楼去开门,幸好被邻居们及时拉住了。


她心里也是怕的,但是她不希望因为子女不在身边,又变成了邻居们的负累。一次肠胃炎发作,半夜一点去叫醒邻居的门,外婆说,那实在是痛得挨不住了。


外婆老了,很多事情做不好,听力也不行了,在她面前跟她说话,都要吼着说。有时候说了几遍,她还是听不清,几遍都听不清的时候,她就低着头不吱声,你再重复说,她就听,不重复她就算了。


在外婆家看电视,我问她,既听不懂普通话,耳朵又听不清,能看得懂电视吗?


旁边的表妹接了一句:奶奶就看看红的绿的。


外婆说:看看电视好睡一点,睡得太早了,就醒的早,等天亮要等好久。


陪着外婆一起看电视,看着看着她就头勾了起来打瞌睡,眯了一会儿又醒了过来,醒过来后就看看手表几点了,如是几次,就是不睡,怎么样也要撑到九点以后才敢上床。


这几天又回去看外婆,她指着家周边的几个房子说,这一片都是空的,家里有人的也都去了村上头,村上头热闹一点。


外婆带着我,专去找有人的地方坐。


村口,几个老人坐在铺地的铁皮上,大中午的,在那晒日头。外婆凑到边上还剩出的一点铁皮边,也一屁股坐了下去。


陪着她们坐了好久,一看时间,才过了半个小时。过了一会,其中两个老人被叫去打牌,有人也跟去看牌,外婆又落单了。她带着我又去南佬外婆家里玩,南佬外婆正和菊花外婆看电视,外婆也拿了个凳子坐进去。三个老人,聊着聊着,就都对着电视打起了盹,头点着点着又把自己点醒了。


外婆说电视上的老人:你看这个老人年龄也很大啊,满头的白头发。


南佬外婆和菊花外婆被说醒了,都跟着看电视上的老人家。三个人看上几眼电视,说上几句话,头又开始点。


年一过,村子就空了,剩下老人孩子一有空就聚到一起。吃饭,要端着饭碗坐到一起吃,打盹,也要坐到一起来打盹,自己的家里,太空洞了。


我们村里九十来户人家,二十多户是关门闭户,全家都外出打工的。


稍微年轻一点还留在家里的,只有三户。有两户是嫂子在家陪读,哥哥们都外出打工。还有一户,是三个孩子都还小,又没有公公婆婆帮忙带小孩,只能在家。


剩下的那么多户,都是老人带着孙子孙女,少数几户只剩老人在家,比如外婆。


村里跟着爷爷奶奶的孩子们


外婆说她十岁给到邻村做了望郎女(童养媳),解放后童养媳都可以领回家,外婆又被她父母领回来了。如今,不用望郎,却又在望子、望孙。她自己在家时,只要有个人影在门前晃一下,她都要跑出去看一眼,不然这一天怎么打发呢。


来个开三轮车叫卖的小贩,就是一天中非常热闹的事,周边的人都围了来。


蚕豆酱拿起来看看,卖菜的大哥说:这蚕豆酱下饭,香嘞。


外婆说:辣的吃不了哦。


放下蚕豆酱,又拿起梨闻一闻。


大哥说:这梨水份多,又甜,称两个?


外婆说:没牙齿,吃不动哦。


梨放下了,又去拿别的东西看看。


卖菜的大哥又说:水菜要不要拿一把,嫩嘞,中午炒一盘,好吃。


外婆又说:水菜菜园里有哦。


大哥就不说话了,任由你慢慢看,等真要买菜的都买好了,他才慢慢骑上车,说上一句:想要什么,明天我再带来。


没人答话,他就也走了,围观的人高高兴兴回家,也算是热闹了一回,好像真的吃了那甜甜的梨和又香又辣的蚕豆酱一样。


我返回福州的那天中午,拖着拉杆箱走在村里,箱子拖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刺耳的划破了周遭的冷清,响得心慌,生怕吵醒正睡得深沉的村子。毛毛的细雨下着,让村里看起来更加的寂静。远远的看着南佬外婆慢慢挪着步子,朝我们走来。


还有几米远,她就停下来等我们。


问她下雨也不打伞,是去哪儿了。


她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帽子上都是毛毛雨留在上面的小水珠:“我去找菊花,菊花家里门都关了,人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邻居老伯和他照顾的两个小孩


大年初三早上去外婆家,邻居家老伯一个人坐在外婆家门口打盹儿,天凉,他没穿袜子的脚背露出一截。


邻居老伯


好多年前,去河里洗衣服,听村里妇女们谈起这位老伯,一妇女说,钱进了他口袋就像进了迷魂阵,进得去,出不来。这虽然听起来是笑话,却也是真话。


老伯一辈子没娶到媳妇,终身与牛为伴。一个人生活除了买点油和米,不会再为其他事情产生任何的花销。平时,别人给点菜就吃,不给就吃咸菜或者干脆白米饭。他眼睛有病,影响了视力,种不了田地,只有养几条牛,靠卖小牛为生。卖牛的钱,一分一厘都攒起来,从不知道什么是对自己好一点。或许,对他来说,什么都给不了他安慰,只有钱装在自己口袋里,就是他最大的安慰吧。


后来,老伯认了侄子做儿子,侄子就要给他养老送终了,后事有了着落,心里也踏实了一些。侄子娶媳妇、起房子,他终于动用了自己的老本。


放牛的老伯


再后来,侄子外出打工,老伯就在家替侄子看两个小孩,孙女11岁,孙子7岁。


听到两小孩跟着老伯生活,我有点惊讶,连自己都照顾不了的人,又怎么去照顾两个小孙子呢。


前两天回老家,正好邻居的两姐弟也都来外婆家里玩。临近吃晚饭时,姐姐跟弟弟说,要回去煮面吃。我过去想看看她煮的面如何,端着饭碗去她家,过去一看,她跟爷爷两个,坐在入门的小椅子上,一人坐一边,各端着一大碗稀饭,稀饭上几根咸萝卜。


我问她怎么没煮面吃。


她说:他(双手抱着碗往前一送,指向爷爷)都煮了稀饭了,我再煮面,不是要被他骂死。


我跟老伯说:对自己好一点,买点好菜吃一吃。


姐姐说:你跟他说没用的,爸爸都给了钱,他就是舍不得。


大伯笑着道:钱是多好的东西。


姐姐说:我让他给我钱,我自己拿去买菜,他也不给,一问他,他就不说话。


老伯回:你问我要钱,我当然不说话。顿了一会儿像是下了一个决心似的笑着说:明天买几块豆腐吃。


姐姐苦笑:我不喜欢吃豆腐。


看爷爷的一碗饭,几句话的功夫就下肚了,姐姐的一碗饭,一筷子一筷子的往嘴里送。


老伯家没电视,姐弟两个晚上来外婆家看电视,我说我有她爸爸微信,她可以跟她爸说话。她说不要,不说就不会想爸爸。


我把姐弟俩的照片传给他们爸爸,问他要不要跟孩子们视频,他也说不要,怕一说话姐弟俩就哭,就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看他们,说的他心里难受。


看到我发的照片,孩子爸爸问他儿子为什么不加衣服,穿那么一点要感冒的。


我把语音放给他儿子听,一听完,小家伙就把椅背上的衣服穿上了。


我让他加衣服,说了几遍都不听,他爸爸一个语音就奏效,真神奇,可能听到爸爸的声音倍感温暖吧。


小孩爸爸说,他也想把孩子带在身边,但是工地上做事太危险,实在带不了,现在把他们两个放在老家,晚上他常常睡不着。两个小孩知道我在跟他们爸爸聊天,一听到手机震动,两个人的头就赶紧伸到我手机旁。


过年时,我去外婆家,看到小男孩爸爸正站在门口给男孩喂饭,小男孩双手撇在背后,昂起头等着爸爸将饭送到口里,平常什么都要自己做的小孩,此刻站在爸爸面前,变成了一个无比撒娇和自豪的失能儿


我过去打趣:这么大了还要喂饭啊?


小男孩用眼睛瞟我,似乎在说:我也有爸爸疼呢。


我问小孩爸爸,两个孩子放在老伯身边照顾,会不会觉得孩子太可怜了。


他说:可怜,是可怜啊,但是我不出来,哪里有钱养活他们?再说我们自己也都是这样长大过来的,等过暑假了,再接他们出来玩一下。


第二天中午又看见小姐姐,她自己煮了面。我问爷爷是不是真的买了豆腐吃。她说爷爷听到她要自己煮面吃,就出去了,没在家。


“那爷爷不吃饭啊?”


“爷爷有时候吃两顿,早上吃了,就等晚上再吃一顿。”


傍晚时分,小弟弟和另一个才四岁的小女孩站在屋檐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辆远去的三轮车。


我问那是卖什么的?


两孩子异口同声:卖煎包的。


我说等车子再返回来,我们买了一起吃。


小女孩立马转愁为笑,弟弟却皱着眉头说:他走了,就不回来了。


我跟姐姐说去她家里玩,弟弟高兴得往外跑,姐姐低着头往外走,有点不好意思。


到了姐弟俩的房间,一股味道冲鼻子,衣服鞋子都乱扔在地上。我问姐姐,又要上学,还要做饭洗衣服,是不是很难受,她低头不说话。想着怕她难为情,赶紧从房间里往外撤的时候,发现在桌子黑暗的角落里有一小盆花。



我问她,哪里摘的。


她眼睛立马亮了:紫色的花是屋后面摘的,桃花是捡的,因为我妈妈很喜欢花,我自己也插了一束。


这是只有11岁的女孩在心里和妈妈交流的方式吧。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