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扑朔迷离!赵薇发帖“没跑”,随后又删帖…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清华华裔教授劈腿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1月3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观点】外国卡组织进中国是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2015-04-24 支付圈 支付圈

为了方便粉丝交流粉丝可以直接添加客服微信发送公司和岗位审核后分配入群。

zhifuquan01←(点击复制)

联系QQ : 2585806847 邮箱:abc@zhifuquanzi.com


前言

4月22日国务院正式宣布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苦苦i等待的30年国外卡组织终于等来了机会,VISA 和万事达都立马表态申请许可,发展业务,国内的行业也是一片沸腾,都在为打破银联垄断地位欢呼,不可否认的银联在成了的这12年间在业务发展中的确造成了银行卡市场的垄断,并经常以行政命令规范管理市场的确不让人痛快,但是我们不能否认银联的历史作用,至于国内的本家开展清算业务与银联进行业务竞争有利于清算市场的发展,但是如果是国外清算市场大面积进入中国,支付圈表示谨慎观点。希望监管机构已经做好准备!政治利益大于一些,所有的一切经济是为政治服务,这是亘古不变的!


事件

2014年3月,因克里米亚事件 受美国对俄罗斯制裁影响,VISA和万事达公司决定停止受理俄罗斯银行和北海航线银行这两家俄银行使用VISA卡和万事达卡进行支付的业务,由此产生了如何保证使用VISA卡和万事达卡的俄罗斯国内银行进行支付业务的稳定性问题。为应对欧美对俄制裁和减少对西方的依赖,俄罗斯决定创建本国独立支付系统



目前:由ISO组织统一分配,具有唯一性。BIN号是核心,是决定卡片由哪个网络转接的区分依据。根据ISO的规定,以4、5和6开头的BIN号(Bank Identification Number,银行识别码)是分配给金融业的。其中“4”字头的BIN号被 VISA 买断;


   “5”字头的BIN号已分配完毕(大部分由万事达购买);

   “3”字头运通、JCB等公司机构使用;

   “9”字头的BIN号是作为各国国内卡的BIN号,由各国自主决定分配方式。


   2002年,中国银联代国内各发卡机构统一向ISO申请了800个在国内和国外通行的国际标准BIN(622126-622925)。


   银联开始使用“622”开头BIN号的银行卡码。

  

    一、目前银行卡产业国际竞争的基本格局和实质


    目前国际银行卡产业竞争的基本格局是,VISA、万事达等几个跨国公司控制了全球的银行卡标准,其实质是主导着全球个人支付体系。


    目前控制全球银行卡标准的主要机构是美国的VISA、万事达。这两个所谓的“国际信用卡组织”实际上是美国的两家跨国公司。它们最初都是由美国多家发卡机构联合设立的股份公司,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巨型跨国企业。其经营的核心就是银行卡的标准、基于标准的银行卡品牌和覆盖全球的交易网络。它们利用其全球网络的优势,吸收各国发卡银行成为其会员,推行自己的品牌、标准。


    在全球各发卡机构发行的近40亿张银行卡中,80%以上是VISA、万事达卡。我国各银行的发行的6亿多张银行卡中,90%以上是VISA、万事达卡。尽管这些卡片的账户都由发卡银行进行管理,但卡片的发卡规则、业务规范、技术标准、交易、清算都遵循VISA、万事达统一规定,卡片数据由它们集中统一管理,而且主要的交易和清算通过它们的网络完成。


    在这种格局下,各发卡银行成为VISA、万事达的品牌分销商,而区域性的或国内的银行卡网络和组织也主要是为它们进行交易转接,实际上已经沦为其全球网络的组成部分。这种格局的实质是,VISA、万事达等跨国公司主导着全球个人支付体系。


    (一)在很大程度上控制各国个人支付体系管理主权

    目前各国大额支付与清算体系一般由中央银行或国家特许机构经营和管理,而个人支付与清算体系则主要体现为市场机制。由于银行卡已成为个人支付的主要工具,而VISA、万事达等跨国公司控制着全球银行卡业务的基本规则和交易清算网络,因此这些机构实际上在各国行使着个人支付与清算体系的主要经营与管理职能,从而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各国个人支付体系的管理主权,并时常与所在国金融政策发生冲突,影响所在国个人支付与清算体系的正常秩序。


    澳大利亚信用卡业务体系中存在的问题在这方面提供了一个典型例证。如同其他各国一样,澳大利亚信用卡支付体系主要为Visa、万事达所控制。这两个机构所制定的交易规则,使澳大利亚信用卡业务体系存在着发卡行收益偏高、非信用卡持卡人承担信用卡交易的部分成本、非金融机构无法进入信用卡体系等问题,造成了个人支付体系价格扭曲、收入分配不合理和竞争不充分等一系列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长期存在的问题,澳大利亚储备银行不得不对信用卡业务体系进行改革。由于澳储的改革措施触动了VISA和万事达的利益,遭到了这两家公司的强烈反对。VISA和万事达还就此对澳储提出诉讼,使澳储的支付体系改革一再受阻。


    (二)威胁国家个人支付体系与金融信息安全

    VISA、万事达等跨国公司通过其全球品牌的影响力,不仅将规则、标准推行到其他国家,实行银行卡数据的跨境集中管理,而且通过其银行卡跨行信息交换网络,从事跨境甚至当地的银行卡交易转接和清算,实际掌握着当地银行卡支付的信息和资金流动,给国家个人支付体系和金融信息安全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


  支付系统和金融信息安全最近已受到一些国家的关注。意大利、比利时和荷兰三国为了抵御美国支付网络在欧洲的扩张,竭力保持对银行卡支付体系的有效控制,于2003年9月份正式组建了支付处理公司Sinsys。比利时银行卡组织Banksys的首席执行官Dirk Syx在评价Sinsys成立时曾表示,防止美国对欧洲支付网络的控制对中央银行来说是一个政治问题,欧洲银行业如果不控制支付产业的较大份额是不明智的。


    (三)垄断全球银行卡市场并从中攫取巨额利润

    VISA、万事达等跨国商业机构每年都从各国发卡机构和银行卡产业的各个参与者身上攫取巨额利润。这些公司通过经营品牌和标准,将各国发卡机构、收单机构、持卡人、特约商户、卡片制造商、机具制造商等纳入自己的体系,并以此控制着全球银行卡产业链,垄断整个银行卡市场,攫取巨额垄断利润。这些公司仅从各发卡银行收取的费用,就包括入会费、会员年费、品牌使用费、授权费、清分结算费、软硬件设备测试及使用费以及名目繁多的其他服务费用。估计VISA在2003年的营业收入将近100亿美元。目前除美国和日本外,各国由于没有自己的银行卡品牌,其国内银行实际上成为跨国银行卡品牌的分销商,整个银行卡产业中很大一部分利润不得不拱手让人。


    VISA和万事达等跨国公司还凭借其垄断地位从商户和持卡人身上攫取超额利润。正因如此,商户和持卡人纷纷对VISA和万事达两大银行卡组织提起诉讼。其中影响最大的是以沃尔玛为首的几百万美国零售商户起诉VISA、万事达利用其垄断地位,强迫商户接受其签名借记卡并收取额外费用,这一诉讼历时7年之久,最后以VISA、万事达同意支付几十亿美元的高额赔偿而告终。另一影响较大的诉讼是加州消费者起诉VISA、万事达未对外币消费收取1%汇兑手续费充分披露,此案法庭裁定两大信用卡组织退返受汇兑费用影响的加州消费者8亿美元。加州法院的法官Jim Baum说:“VISA和万事达公司对客户进行大规模诈骗和盗窃的日子就要结束了。”


    (四)限制发卡银行的业务发展,封杀其他银行卡组织和品牌

    为了全面彻底地控制全球银行卡产业,VISA和万事达公司利用其全球垄断地位进行不正当竞争,它们视包括JCB、运通、大莱等在内其他所有银行卡品牌为竞争对手,禁止其成员银行发行其他品牌的银行卡。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发卡银行的业务多元化发展,但成员银行慑于其全球网络的威力而无法反抗。为此,美国运通公司对其提起诉讼,2001年10月,法院判定VISA和万事达违法,要求它们不得再禁止成员银行发行其他品牌的银行卡,目前VISA和万事达仍未罢休,继续提出上诉。

  

    二、创建民族品牌是应对银行卡产业国际竞争的唯一出路

    如同其他任何一个产业,银行卡产业国际竞争的制高点是业务标准、技术规范以及基于此的银行卡品牌。目前控制全球市场的主要是美国的VISA、万事达和日本的JCB,此外各国尽管有发卡银行和银行卡联合组织,但都没有能够创建出银行卡品牌。我国台湾省的银行卡联合组织曾经试图打造自己的品牌……梅花卡,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功,梅花卡最终沦为VISA、万事达的附属品牌。就中国大陆来说,VISA、万事达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采取强力渗透的策略。尤其是近年,这些公司视中国为最具潜力的个人支付市场,意欲将中国纳入其全球品牌帝国的版图内,并为此而急剧加大对中国的资金与人力投入,强化公关,培植力量,试图封闭民族银行卡品牌的成长空间,使之居于从属地位,沦为其全球网络的区域组成部分。


    展望21世纪,中国无疑拥有全球最大的发卡量、最大的银行卡业务市场、最大的个人支付产业,中国也将出现强大的发卡银行。但是,如果中国没有自己的发卡品牌,中国就只能的国外品牌的最大分销市场,中国的银行卡产业就不可能实现自主发展,中国就不可能成为支付产业的强国,中国庞大的个人支付体系就只能受制于人。为此,中国需要创建自己的银行卡品牌,制定自己的银行卡标准和规范,发展自己的银行卡交易网络,确保国内个人支付体系和国家金融信息安全。


    (一)创建银行卡品牌就是要发行自主标准的银行卡

    从一定意义上说,银行卡品牌的核心就是其背后的卡片业务标准和技术规范,它代表银行卡业务处理和交易运行的一整套作业规则。发卡银行本身不代表银行卡品牌,而只是银行卡品牌的分销商。一家银行如果发行VISA卡,那么它就成为VISA的分销商。这张卡片的账户资金由银行经营,但这种经营活动必须遵循VISA的一整套作业规则,是在VISA的统一管理下进行的。目前我国推行的“银联标识”也不是银行卡品牌,它仅仅是联网通用的受理标识。在银行卡整个交易链条中,发卡处于上游,而受理处于下游。银联成立以来所做的主要工作是,根据各种银行卡品牌的标准建立综合通用平台,使各种品牌、各种标准的银行卡都能受理。一张VISA卡贴上“银联标识”,仅仅表示这张卡片在中国可以通用,但这张卡片遵循的是VISA的整套标准。创建民族银行卡品牌,就是各发卡银行联合起来,发行独立于VISA、万事达标准和品牌而又符合国际标准的卡片。


    (二)目前创建品牌具有难得的机遇和条件

    首先,我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居民个人收入迅速增加和银行卡产业的迅速发展为创建“银联”品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国拥有全球最大的持卡人群体,已发行的银行卡达6亿多张,约占全球银行卡总量20%,持卡消费能力居全球前列,全国银行卡交易额年增长率保持在50%以上,去年已达16万多亿元。这一巨大的银行卡市场为民族品牌创造了广阔的生存空间,提供了独一无二的市场条件。其次,我国经济国际化程度的迅速提高为创建“银联”品牌提供了难得的机遇。日本JCB品牌的创立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日本经济的国际化、日元的急剧升值以及居民出境旅游高潮。这些情况与我们目前所处的宏观环境非常相似。


    第三,国内联网通用的实现,也为品牌的确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人民银行的组织推动和政策引导下,经过各商业银行的中国银联的不懈努力,到去年底,实现联网通用的城市已近700个,银行卡在全国范围内的联网通用已基本实现。联网通用质量和效率大幅提升,用卡环境明显改善,形成了联网通用与持卡消费良性互动、交替增长的局面。目前,中国银联已经成为国内银行卡跨行网络的枢纽,“银联”标识卡逐步普及,“银联”标识的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也越来越大;银联卡的国际化也已迈出了第一步,银联卡在香港地区的联网交易已正式开通,向其他国家和地区拓展受理市场工作正在积极推进中。


   更为重要的是,银联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国际标准卡BIN号序列和国际化的发卡标准。国际标准卡BIN号是一组数字号码,用以识别一张银行卡在国际上的身份,使得卡片能够全球通用。VISA、万事达、JCB等所谓“国际组织”都是向国际标准化组织ISO申请BIN号序列。中国银联也已经成功地从该组织申请了国际BIN号序列,并形成了国际化的发卡标准,为创建“银联”品牌提供了技术保障。去年已有一些商业银行开始发行“银联标准卡”,为创建“银联”品牌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此外,准备发行“银联”标准卡的银行已达50多家,这为“银联”品牌的创立奠定了初步的发卡基础。

  

  国际主要的发卡组织


  威士国际组织(VISA International Service Association)

  万事达卡国际组织(MasterCard International)

  美国运通 (American Express, AE)

  大来信用证(或称“大莱信用卡”)俱乐部(Diners Club)

  日本信用卡株式会社(Japan Credit Bureau, JCB)

  发现卡(Discover Card)等

  

  地区主要的发卡组织有:

  欧洲的欧陆卡(EUROPAY)


  欧洲最大的支付组织,服务于43个国家,为其逾9,000个会员银行提供服务,并在全球发卡超过3亿张)


  中国银联 (China UnionPay)


  境内发卡机构152家,发卡总量超过16亿张。境内银联受理商户达到93万户,POS机145万台,ATM机14万台


  台湾地区联合信用卡中心(National Credit Card Center of R.O.C.) 简称 NCCC


  NCCC在中国台湾地区拥有29家合作金融机构,累计发行约8000万张卡


  新加坡星网电子付款公司(NETS)


  成立于1985年,是由新加坡发展银行、吉宝银行、华侨银行、华联银行、储蓄银行、达利银行和大华银行联合组建投资的专业收单网络、电子支付、电子转帐运营商,发行带有NETS标识的卡片超过600万张其中活跃卡450万张


  韩国BC卡公司(BC card)


  是专业的收单服务公司,在韩国成员银行数量达到11家,在韩国有近1万家商户和1.1万台ATM机的受理网络。


  越南付款结转公司(Banknetvn)


  成立于2004年,由越南七家最大银行共同创立。该公司经营全国的付款结转网络业务,该网络连接了所有会员银行的信用卡付款和自动提款机系统。拥有8200万人口的越南,总共有200万张自动提款机银行卡和1900个自动提款机。


  在中国,信用卡发行基本上主要是通过中国银联。此外,还有联合威士、万事达卡、JCB等发行的双币卡。因此银行发行的信用卡一般都有银联标志。

  

  发卡组织或银行标识代码(BIN)


   银行卡的卡号是标识发卡机构和持卡人信息的号码,由以下三部分组成:发卡行标识代码(BIN号)、发卡行自定义位、校验码。各个银行机构所发行的银行卡卡号都是不同的,你在全世界都不会找到任何一张重样的银行卡,无论是已用的还是在用的。它们的长度和格式也是不同的。但有一点相同,就是都遵循前面讲的大结构,也就是符合ISO 7812-1:1997 有关规定,由13-19位数字表示。


   以16位卡号(最多形式)为例,具体由以下几部分组成:Bank Identification Number(BIN)标识发卡机构的代码,由6位数字组成;发卡行自定义位,由6-12位数字组成;校验位,是卡号最后一位数字。


   其中BIN号,由ISO组织统一分配,具有唯一性。BIN号是核心,是决定卡片由哪个网络转接的区分依据。根据ISO的规定,以4、5和6开头的BIN号(Bank Identification Number,银行识别码)是分配给金融业的。其中“4”字头的BIN号被 VISA 买断;“5”字头的BIN号已分配完毕(大部分由万事达购买);运通、JCB等公司机构使用“3”字头;“9”字头的BIN号是作为各国国内卡的BIN号,由各国自主决定分配方式。


   2002年,中国银联代表国内各发卡机构统一向国际标准化组织申请了在国内和国外通行的国际标准6字头银行标识代码。中国银联申请的“6”字头BIN号共有800个,以“622”开始,所以也称“62”字头银联标准卡。2003年7月,中国银联正式启动了银联国际标准6字头BIN号的分配和使用工作,而此前我国发行的全国范围内2000多万张国际信用卡中,银联标准卡市场份额不足40万张,其余的多为“4”、“5”字头的卡,即实际上是维萨或是万事达组织的卡。2005年12月,中国银行正式发布国内首张国际通行的银联品牌人民币单币种贷记卡,卡上只有中国银联的标识出现,这是银联开通海外通道后第一个成熟作品。从2006年6月开始,过去老的单币种信用卡到期换卡或中途换卡的需要全部转换为622开头的银联标准卡。

  

  另外,还有一些国内银行机构发行的使用独立向ISO(国际标准化组织)申请的BIN,也纳入银联标准卡管理,这些机构与卡BIN(截止2005年11月)分别是:


   合肥市商业银行(603601) 无锡市商业银行(603265) 温州市商业银行(621977) 大连市商业银行(603708)


   北京市商业银行(602969) 杭州市商业银行(603367) 常熟市农村商业银行(603694) 交通银行(601428)


  威士国际组织(VISA International)

   Visa是全球最富盛名的支付品牌之一,Visa与世界各地的Visa特约商户、ATM以及会员金融机构携手合作,致力使这个梦想成真。


   Visa全球电子支付网络-VisaNet-是世界上覆盖面最广、功能最强和最先进的消费支付处理系统,不断履行使您的Visa卡通行全球的承诺。目前,全世界有超过2,000万个特约商户接受Visa卡,还有超过84万个ATM遍布世界各地。因此,Visa的全球网络让您不论身在何处,都能方便地使用Visa卡。


   Visa国际组织本身并不直接发卡。在亚太区,Visa国际组织有超过700个会员金融机构发行各种Visa支付工具,包括信用卡、借记卡、公司卡、商务卡及采购卡。这些产品都能让您在消费时倍感安全、便利和可靠。


   Visa分别于1993年和1996年在北京和上海成立代表处。Visa在国内拥有包括银联在内的17家中资会员金融机构和5家外资会员银行。截止至2005年3月底,Visa在中国大陆发行的Visa卡约540万张,自动柜员机达17,000台,Visa在中国大陆交易额达32亿美元。

  

  万事达卡国际组织(MasterCard International)


   万事达国际组织于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期创立了一种国际通行的信用卡体系,旋即风行世界。1966年,组成了一个银行卡协会(Interbank CandAssociation)的组织,1969年银行卡协会购下了MasterCharge的专利权,统一了各发卡行的信用卡名称和式样设计。随后十年,将MasterCharge原名改名MasterCard。万事达卡国际组织是一个包罗世界各地财经机构的非牟利协会组织,其会员包括商业银行、储蓄与贷款协会,以及信贷合作社。其基本目标始终不渝:沟通国内及国外会员之间的银行卡资料交流,并方便发行机构不论规模大小,也可进军银行卡及旅行支票市场,谋求发展。


   万事达卡已是全球家喻户晓的名字,不过,三十年前它仅是一张美国境内的国内卡,它的知名在于万事达卡国际组织一直本着服务持卡人的信念,提供持卡人最新、最完整的支付服务,因而受到全世界持卡人的认同。

  

  大来信用证有限公司(Diners Club)

   大来卡于1950年由创业者FrankMCMamaca创办,是第一张塑料付款卡,最终发展成为一个国际通用的信用卡。1981年美国最大的零售银行----花旗银行的控股公司----花旗公司接受了DinersClubIntenational卡。大来卡公司的主要优势在于它在尚未被开发的地区增加其销售额,并且巩固该公司在信用卡市场中所保持的强有力的位置。该公司通过大来现金兑换网络与ATM网络之间所形成互惠协议,从而集中加强了其在国际间市场上的地位。

  

  JCB日本信用卡公司(Japan Credit Bureau)

   1961年,JCB作为日本第一个专门的信用卡公司宣告成立。此后,它一直以最大公司的姿态发展至今,它是代表日本的名副其实的信用卡公司。在亚洲地区,其商标是独一无二的。其业务范围遍及世界各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JCB信用卡的种类成为世界之最,达5000多种。JCB的国际战略主要瞄准了工作、生活在国外的日本实业家和女性。为确立国际地位,JCB也对日本、美国和欧洲等商户实现优先服务计划,使其包括在JCB持卡人的特殊旅游指南中。空前的优质服务是JCB成功的奥秘。

  

  发现卡Discover Card

   Discover是美国第七大信用卡发行机构,持卡用户超过5,000万户。去年Discover通过收购大型借记卡处理公司Pulse EFT进入了快速增长的借记卡市场。这一点对于Discover与中国银联的合作格外重要,因为大多数银联卡都是借记卡,而现在用Discover的网络来处理借记卡已经没有问题。Discover将对经由其网络处理的交易收取一定费用。Hochschild表示,公司现在不仅能发行信用卡,同时在信用卡支付领域也是一个强有力的参与者,此次合作应能加强公司的这一地位。


  美国运通股份有限公司(American Express)

   自1958年发行第一张运通卡以来,迄今为止运通已在68个国家和地区以49种货币发行了运通卡,构建了全球最大的自成体系的特约商户网络,并拥有超过6000万名的优质持卡人群体。成立于1850年的运通公司,最初的业务是提供快递服务。随着业务的不断发展,运通于1891年率先推出旅行支票,主要面向经常旅行的高端客户。可以说,运通服务于高端客户的历史长达百年,积累了丰富的服务经验和庞大的优质客户群体。


   1958年,美国运通推出第一张签账卡。凭借着百年老店的信誉和世界知名的品牌,当时红极一时的猫王成为第一批持卡人之一,很多经常旅行的生意人成为美国运通卡这一新兴产品的积极申请者。在美国运通卡开业时,签约入网的商户便超过了17000多个,特别是美国旅馆联盟的15万卡户和4500个成员旅馆的加入,标志着银行卡终于被美国的主流商界所接受。


   1966年运通发行了第一张金卡,以满足逐渐成熟的消费者的更高需求。


   1984年,运通在全球率先发行第一张白金卡,该卡只为获邀特选的会员而设,不接受外部申请。除积分计划和无忧消费主义以外,持卡人可享受周全的旅游服务优惠和休闲生活优惠,专人24小时的白金卡服务为会员妥善安排各项生活大小事宜。


   美国运通公司凭借百余年的服务品质和不断创新的经营理念,保持着自己"富人卡"的形象。过去运通一直走独立发卡之路,从1996年才开始向其他金融和发卡机构开放网络,1997年成立环球网络服务部(GNS),允许合作伙伴发行美国运通卡,利用运通网络带动合作伙伴的业务增长,强化竞争优势,增加边际利润,提高业务整合管理能力。至今GNS已与全球90多个国家的80个合作伙伴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亚太区的17个国家拥有28个合作伙伴,包括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台湾的台新银行、中国香港的大新银行、新加坡发展银行、新西兰银行、国立澳大利亚银行等。


  中国银联 (China UnionPay)

   中国银联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同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设立的中国银行卡组织,成立于2002年3月,总部设在上海。


   中国银联对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起到了基础性作用,各银行通过银联跨行交易清算系统,实现系统之间互联互通,进而实现银行卡跨银行、跨地区和跨境使用。在建设和运营银行卡跨行交易清算系统的基础上,中国银联推广统一的银行卡标准规范,提供高效的跨行信息交换、清算数据处理、风险防范等基础服务;


   目前,中国银联已经成为不仅服务于中国,而且服务于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拥有200多家境内外成员机构的银行卡组织,银联受理网络覆盖全国范围,并延伸到亚太、欧美、非洲、澳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银联自主品牌成为国内普遍认可,国际具有影响的银行卡品牌。

  

  台湾联合信用卡处理中心(nccc)


   聯合信用卡,採用梅花為服務標誌,梅花耐寒傲霜,雅淡脫俗。而聯合 信用卡係個人社會信用表徵,一卡在手,充分流露持卡人之高雅風範,如同梅花之 超然出塵,因此本中心以梅花並列圖案作為標誌。梅花五瓣,呈五個半圓形,恰與 英文之「C」字相似,寓表持用信用卡者,具有五種基本要素,即:品德Character、 能力Capacity、資金Capital、擔保Collateral、及經濟狀況Economic_Conditio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