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突然,人民日报钟声响起,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2020的春天,如此不堪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滴滴美团重开“烧钱大战”,老百姓或成最大赢家

新周刊 2018-03-29

作者 周一簋


“所谓共享经济,一旦没有了竞争对手,用户体验也没有利润来得重要了。”


——————


“这几天滴滴给我发的短信,简直比过去一年还要多。”

 

如果你也是上海用户,这几天应该收到了滴滴出行发给你的优惠券短信,每一条都铿锵有力,每一句都掷地有声:

 

明天拼车上班族立减15元,低至0元

 

7点—10点中环外呼叫快车,单单立减12元

 

10点—到24点,全城立减12元,出行2元起

 

一夜之间,滴滴的打折幅度比那些“租约到期”“疯狂甩卖”的红木家具店还夸张,仿佛回到了滴滴、快的和Uber烧钱大战的美好时光

 

美团兵临城下,巨无霸如滴滴,终于也慌了。

 

网传美团打车的补贴政策,“月入两万不是梦”。


 

烧出一个未来

——————

 

3月21日,美团打车登陆上海,向网约车司机开出“三个月内0抽成,每天600元保底”的优厚条件,月入两万so easy,并且大量补贴用户,车费立减14元,不足14元时则象征性地收0.01元。

 

重赏之下,必有滴滴专车司机“叛逃”

 

据公开报道,美团打车在上海第一天就完成了15万个订单,第二天超过25万单,第三天就妥妥地超过了30万单,拿下了上海1/3的市场份额



美团打车来势汹汹,正在筹备开通北京站。

 

滴滴眼看着手里的地盘一滴一滴被美团蚕食,除了赶紧烧钱抢用户之外,也不忘发鸡汤安抚人心。


昨天,滴滴区域运营高级总监孙枢就在朋友圈发文回应,称高补贴会伤害网约车行业发展

 

“我们欢迎竞争,但希望新的选手能给行业带来生机和可持续发展的空间,而不是短暂的狂欢后遗留大量问题,对行业造成根本的破坏。”


Excuse me?


当初各大网约车公司打补贴战的时候,烧钱烧得最凶的不是滴滴吗


那时候怎么不出来呼吁市场冷静?


靠补贴起家的滴滴,如今开始说补贴不好。


成功者最怕的事情就是,对手用他们赖以成功的方法,轻而易举地复制了他们的成功。

 

2014年初,滴滴和快的疯狂烧钱打补贴战,高峰期一天能够烧掉一个亿,直至5月17日双方停战,滴滴称已经烧了14亿元,快的也烧了10亿元


2015年初,滴滴和快的两个死对头合二为一,不断送券、打广告、做推广,全面迎战优步中国。


根据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整个网约车市场烧掉了200亿美元,其中优步中国烧了10亿美元,至于滴滴烧了多少,恐怕只多不少。

 

滴滴打车CEO程维说得对,网约车是最烧钱的互联网初创公司。滴滴早期靠着烧钱大战,烧掉了快的,最后又烧掉了Uber,成功垄断网约车市场

 

2016年8月,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

 


垄断之后最怕“剪羊毛”

————————

 

孙枢在朋友圈文章中强调,滴滴价值观的第一条就是“创造用户价值”。

 

几天前,滴滴出行CTO张博回应“杀熟”时也表示,“创造用户价值”是滴滴做事的基本底线。而根据公开报道,滴滴曾经因为用户体验做得差而惩罚 CTO 裸奔、高管去扫厕所


如果用户体验这件事,用户自己能够做主的话,要被罚裸奔、扫厕所的滴滴高管,可能不止一个吧

 

先说车费问题。2017年6月,作家六六投诉滴滴车费太贵,23公里专车临时加价1.5倍,收费162.6元,而平时因为路程太短而无车接单,直指滴滴是“流氓企业”。



作家六六投诉滴滴。

 

对此,滴滴官方称“动态调价加价的费用100%归司机所有”,但滴滴司机可能不太同意。


北京的一位滴滴快车司机对《中国经济周刊》吐槽说,“滴滴的车费分成比例不透明,我觉得自己没拿到全部加价金额。即便在不加价情况下,我认为滴滴所说的抽成20%也是有出入的,实际抽成应该高于这个数”,其他几位滴滴司机也有类似的疑问。

 

老实说,六六在这件事上未必占理,毕竟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加价是一种正常的市场手段。问题是,当这种加价已经变成了常态,坐滴滴网约车就跟出租车没区别甚至还更贵的时候,滴滴为用户创造的价值在哪里?

 

一旦市场被垄断,消费者很可能就会被“宰”。


居住在上海的博主@蕨代霜蛟,更直言滴滴垄断网约车市场之后的做法是“剪羊毛


“在滴滴这里,不仅费用成本远远比推广时期高,起步费和出租车完全齐平,甚至有时比出租车还高。这令人无法想象、这样的所谓共享快车,最终到底用户得到了什么?”

 

车更少了,车费更贵了,用户体验更差了



打网约车,有时候比打出租车还难。

 

知乎上有人问,为什么2017年初以来,滴滴出行普遍出现打车难、打车贵的现象

 

这里面当然有网约车新政的原因,这不是滴滴的锅。可滴滴本身微妙的“价格调控”和“用户导流”,恐怕就难辞其咎了。

 

答主@ Sean Ye分享了他做的实验:他在酒店门口用滴滴出行APP打出租车,出租车就在眼前开过,司机的APP上却没有显示任何订单。于是他和司机试探了下滴滴的派单模式,重新下单后,司机的APP依旧没有任何抢单提示。

 

原因也许不复杂,滴滴无法从出租车那里提成,干脆就不让出租车接单,导流到自己的快车和专车上去。

 

用Sean Ye的话说:“所谓共享经济,一旦没有了竞争对手,用户体验也没有利润来得重要了;斩龙的少年,就慢慢长出了龙鳞。”



当初做共享经济的初心呢?

 

 

你们互相伤害吧,我们等着吃瓜

————————

 

美团打车高调杀入上海,也许会成为重塑网约车市场的契机。

 

在孙枢友情提示美团打车“补贴畸高会带来黑产和刷单,对整个出行行业造成巨大创伤”之后,美团点评高级总监李洋也在朋友圈回应:“滴滴的孙枢同学不要对自己在上海无照经营避而不谈。”

 

李洋还晒出上海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的“上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平台企业名录”截图,显示滴滴并未入选。

 

在这场“互相伤害”中美团打车也不能避免地被要求整改



滴滴和美团的竞争还在继续升级。

 

3月24日,上海市交通委、市价检局、市公安局以美团打车“打价格战扰乱市场”“秒接单却久久上不了车”为由,约谈了美团打车所属的公司,并要求美团打车进行多项整改,其中就包括不得为了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而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运营扰乱正常市场秩序

 

对于美团打车此前广告中出现的“一元钱出发”“低价出发”等涉嫌违反《广告法》的宣传广告,现在也被要求一律撤下。

 

滴滴出行以前走过的路,美团打车恐怕无法走得那么称心如意了



最近,有网友爆出美团外卖渠道部2017年会照片,现场口号“灭饿除滴,商渠共赢”。近日,滴滴出行正式进军外卖领域。


无妨,有竞争总是好的,网约车企业之间的“互相伤害”,在法律范围内就是“互相竞争”,司机和乘客或成最大赢家,哪怕只是一时也是好的

 

好玩的是,滴滴出行可能还会继续用资本手段来解决和美团打车的竞争,就像当年烧钱搞掉快的和Uber一样。

 

美团CEO王兴在饭否上说,日本软银的孙正义正在努力促使Uber和滴滴全球合并。似乎印证了博主@老编辑不上班的爆料:滴滴出现和美团打车“开战”之前,柳青已经帮程维融了两份的钱,一份做国际化,一份准备打美团



王兴的饭否主页。

 

对于滴滴这种“以资本为中心”的玩法,王兴称美团还是坚持“以客户为中心”。


看来这场“龙争虎斗”,一时半会是不会握手言欢了。

 

所以说,想要看好戏、坐好车,还是要有竞争呀。



小 新 推 荐

点击封面图片即可阅读全文


各地花式“抢人”,选职业不如选城市!


上了985才发现,拼命读书是大多数人的捷径


在一线城市才叫“拼”,回二三线城市就是“怂”?



欢 迎 分 享 文 章 到 朋 友 圈

本文作者 | 周一簋    排版 | 陈嘉辞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

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精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