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河南一局长不雅照曝光,无耻到你无法想象!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即日起用手机拍警察执法,后果很严重…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6月23日 上午 9:2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陈赫背后的“四川至膳”,真是“至恶”

土卫六 新周刊 2022-06-22 08:00 Posted on 广东

明星餐饮,一锅好菜给煮坏了。/视觉中国

黄晓明的烧江南、关晓彤的天然呆、孙艺洲的灶门坎、尹正的黄鱼先生……四川至膳建立起了一套标准化流程,以明星招牌来吸引客流。至于加盟商能不能赚到钱,他们并不关心。


明星开的餐饮店,今年迎来了转折点。


只需往回倒三年,明星餐饮还炙手可热——


明星们卖力宣传,亲自下场带货;资本一拥而上,众星捧月;店面排队更是好一番热闹,就是在门口干等三四个小时,食客们也愿意。


至于入口好不好吃,反正排得口干舌燥,吃到嘴里的都好吃,想来是爱豆开的,那便更香了。想不到没过多久,明星餐饮店便从香饽饽变成了过街老鼠。


就在今年6月中,胡海泉的“本宫的茶”因偷税被罚9万多元。在这前后,还有许多明星餐饮店接连出现食品安全问题。对比之下,陈赫的贤合庄问题更为突出。


不少食客吃后反馈,贤合庄的调料太咸,叫“咸合庄”更为合适。这似乎不算大问题,只要改善用料便是,显然,贤合庄并没有这么做;这也是一个问题,“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互联网时代的口碑尤其容易发酵。


口碑不佳,叠加大环境因素,在这种背景下还要加开新店,不亏钱倒显得奇怪了。惊觉被割了韭菜、业绩难以为继的加盟商们,一个个终于被迫关店,并举起了维权的大旗,纷纷向陈赫讨要“血汗钱”。


陈赫与贤合庄,陷入危机。/贤合庄官微


曾小贤的“贤”,贤合庄的“咸”


向陈赫讨要血汗钱,能不能要得到呢?


5月12日发生的事情,相信能提供答案。这一天,“陈赫退股贤合庄”的消息冲上热搜。热搜背后的操作,尽是文字游戏——


原福建省贤合庄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更名为福建省贤合庄餐饮有限公司,同时,福建贤合庄品牌管理合伙企业退出股东行列,新增海南亚广丰品牌管理合伙企业为股东,并控制了福建贤合庄99%的股权。


不过,据天眼查,陈赫早在2020年1月就已经退出了贤合庄股东行列。此次,就连名下的餐饮投资公司也不要了,手起刀落之间,尽显果决。


然而,加盟商们却没有办法全身而退。


要知道,贤合庄是陈赫在2015年亲手创办的企业,是货真价实的明星副业。如今,业绩下滑了,作为品牌创始人,退得一干二净,徒留加盟商们苦苦支撑。


请陈赫来一次,并不容易。/贤合庄官微


去年3月,贤合庄杭州拱墅店发生天花板掉落事件,正好砸中两名顾客的餐桌,直接砸伤和火锅汤料烫伤双重伤害,让顾客们心有余悸。事情过了一个月,陈赫亲自发微博致歉,还赔偿了顾客7万多元医药费。


当时的陈赫,遇到问题积极解决;如今的陈赫却“跑了”,这样的做法引起加盟商不满,也就不奇怪了。


更火上浇油的是,坊间还传出了陈赫收取“2.4亿加盟费”“3.7亿加盟费”的传闻,这令加盟商们更加气愤,他们穿上印着“坑”“惨”字样的T恤表达不满。


6月8日,贤和庄总部发表声明称,陈赫本就不是贤合庄运营主体“成都贤合庄”的直接股东,此前陈赫退股的“福建贤合庄”自2019年起已经不再直接经营贤合庄品牌,后者的主营方向已经调整为对外投资。


这说的也是大实话,2019年后,贤合庄的大股东和运营主体已经变成了一家餐饮代运营公司——四川至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成都贤合庄就是四川至膳旗下的子公司,陈赫一手创办的福建贤合庄则由大股东转变为间接参股。


但贤合庄因陈赫而生,加盟商也是奔着陈赫的名头才入局投资,食客们也大多是奔着陈赫的明星光环才愿意排队。


难道,退股就能免除公众人物的社会责任吗?


不能。


明星对自己代言的产品都负有法律责任,对于自己经营的产品,当然更应当负责。


6月11日,陈赫终于回应了加盟商维权事件,表示“对于贤合庄品牌,我会始终保持创始人的身份和所有门店的加盟商携手共进,永远跟大家在一起”。


但关于如何“携手共进”,陈赫没有给出进一步的解释。加盟商们自然也没有等来陈赫发来协商解决方案的邀约。


对此,贤合庄总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贤合庄总部每天都有与陈赫及其团队就贤合庄的经营进行讨论,希望加盟商能给陈赫多一点时间。


到底还要多少时间,只怕陈赫说了也不算,因为他早已不是贤合庄的老板。


你以为明星是老板,背后另有操盘手


早些年,的确有明星亲自下场开餐饮店。但开店毕竟是专业的事,从选品用料到人员管理,还有营销推广,事无巨细。明星自身的演艺事业已够繁忙,还要抽身于餐饮管理,自然难以兼顾。


这就催生了餐饮代运营的需求。像胡海泉的“本宫的茶”,胡海泉并不直接持有股份,而是通过广州江泉投资有限公司间接持股,这家公司由睢宏江和胡海泉共同创办。即便是江泉投资,胡海泉的股份也只有44%,并非大股东,也不是实控人。


本宫的茶敲开的只是冰山一角,更大的版图能从四川至膳中瞥见端倪。


四川至膳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专业运营明星餐饮的代运营公司。四川至膳旗下孵化最为成功的品牌,非谭鸭血莫属。谭鸭血虽然并没有什么“明星老板”,但它起家靠的也是明星光环。


谭鸭血的卫生状况,继承了四川至膳一如既往的不负责。


蔡康永、郑伊健、沙宝亮、黄晓明、郎朗等明星都去谭鸭血吃过火锅,这都是谭鸭血用来营销的好素材。连爱豆都来吃的,那必是好吃的。


最惹人关注的,还是有一次肖战在谭鸭血搞庆功宴,结果被谭鸭血工作人员泄露行踪,引发粉丝围堵。事后,谭鸭血虽然道歉,但文案中丝毫看不出歉意,而是感觉在营销:“小编刚才太激动了,无意打扰到庆功宴……感受到了大家浓浓的热情。”


泄露行踪叫“无意打扰”,粉丝围堵叫“浓浓的热情”。道歉都能道出铜臭味,舍谭鸭血其谁?


这件事之后,谭鸭血的名头更火了,队也排得更长了。


连明星去过的店都能火,如果这家店就是明星开的呢?岂不得火透了?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里,四川至膳一把就抓住了明星流量这个风口,开始扩张变现。


黄晓明的烧江南、关晓彤的天然呆、孙艺洲的灶门坎、尹正的黄鱼先生……与其说这些品牌是明星们的副业,倒不如说明星只是门面。因为一个很显然的事实是,明星本人并不会参与门店管理,所以说真正的老板是四川至膳,这并不为过。


四川至膳的生意版图,把明星流量拿捏得死死的。/四川至膳官网


四川至膳建立起了一套标准化流程,以明星招牌来吸引客流,以统一供应链来进行品控,辅以员工培训、企业文化建设。这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商业模式。


的确,以贤合庄为例,2019年四川至膳介入之后,其门店数一下子就从几十家猛增到了数百家,最多的时候全国一共有800多家贤合庄门店。而作为火锅界顶流的海底捞,全国门店数也只有1300多家。


贤合庄的步子,显然迈大了。尤其这几年,连海底捞都在关店止损。贤合庄还要大肆扩张,这种背景下,加盟商能赚到钱才怪。


不过看起来,四川至膳更关心的并不是加盟商,而是自己能不能赚到钱。


砸了明星招牌的到底是谁?


为了赚尽加盟商的钱,四川至膳可谓煞费苦心。


要加盟,必然要交加盟费,综合各加盟商提供的信息,贤合庄的加盟费高达48万元。同样是火锅,小龙坎的加盟费就只要12万元。也就是说,贤合庄的加盟费是小龙坎的4倍!


你以为交加盟费之后,贤合庄这个名字就可以持续用了吗?非也,加盟商只能拥有贤合庄品牌3年的使用权,这之后如果再用,还要每年多交2万元续约费。


除此之外,门店内的装潢、桌椅板凳也要统一从总部订购。这倒在情理之中,门店统一装修风格,这是连锁店的“基操”。但出格的是,店内一个陈赫的雕像,价格就高达7500元,另外还要交1500元邮费,总价格接近1万元。


连锁店装修统一,这是应该的。不然还以为进了山寨门店。/视觉中国


调料、食材也要从总部进货,这也是基操。总部要保证食材品控,统一渠道有利于食品安全管理和口味体验管理。但出格的是进货价格,就火锅底料而言,同样的底料,总部价格要比外部高出近一倍。


据凤凰新闻报道,贤合庄的食材流通环节有不少代理商,总部给代理商是有返点的,有代理商一个月光卖火锅底料就能净赚40万元。而对加盟商而言,总部并没有给相应的许诺,只在加盟之前夸下海口,声称一年内就能回本。至于怎么回本,加盟商要自己摸索。


到这里,加盟商的钱还没交完,还要交培训费、管理费。


所谓培训费,是指总部要求加盟商到成都参加员工业务培训,其间费用要加盟商自理,不参加还要挨罚。而管理费是加盟商给总部来分店进行“业务指导”的费用,不论总店是否派人来督查,这占每月营业额2%的管理费都必须要交。


近年来,餐饮店的会员模式也陆续兴起,贤合庄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么好的商业模式。但用户充值的资金并不会打进分店账户,而是直接打到总公司账目。理论上,这个钱应该由总公司根据实际消费分给各大分店。但据多个加盟商反馈,他们从来没有收到过钱。


明星开店,本来是奔着明星光环而去。事实上,陈赫2015年和朱桢、叶一茜在福州共同创办贤合庄的时候,的确会亲临门店进行宣传。但四川至膳接手贤合庄之后,如果门店要邀请陈赫来宣传,还要掏至少40万元的“出场费”。


面对如此名目繁多的费用,如果客流量大倒也还好。但近几年线下消费趋于收缩,而与此同时,开新店的速度并没有放缓,这使得加盟商的处境更为艰难,腹背受敌。


明星副业,到了该立法监管的时候了。


据南都报道,两年之间,广州贤合庄门店从四五家增至19家,隔着两个地铁站甚至一个地铁站就有一家贤合庄。如此密集的门店,搭配并不时常更新的菜品、疏于管理的食品安全,门庭冷落也就是题中之义了。


或许在四川至膳眼中,贤合庄本就无关餐饮,而只是一道菜——干煸韭菜。果真是这样,至膳倒可以改名了,直接叫“至恶”好了。


须知,餐饮业的初心的菜品,对象是消费者。如果本末倒置,今天黄了的是贤合庄,继续下去,企业本身也办不长久。

 

作者 土卫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