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刷屏,“医院各科室朋友圈图鉴”引共鸣 | 每日爆文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1月20日 下午 2:3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香港警队一哥换人!他是谁?

瞭望智库 今天

以下文章来源于有理儿有面 ,作者有里儿有面

有理儿有面
有理儿有面

你说是不是



文 | 有里儿有面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有理儿有面”(ID:gh_a1ef6a4e04ab),首发于2019年11月18日,标题为《换帅!这位被称为“强硬派”的警队新一哥是何人物?》,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已年届58岁,2018年11月19日其本已届退休年龄。不过去年,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为了便于警队管理层顺利交接,卢伟聪获延任12个月,任期至2019年11月18日,也就是昨天。


(图为卢伟聪,来源香港警务处)


据悉,香港警队新一哥即现任警务处副处长、警队“二号”人物邓炳强。被外界称之为“强硬派”人物的邓炳强将于今天全面接管警队。他将成为香港回归后,第七任警务处处长。


(图为邓炳强,来源香港警务处


1

经验丰富 善行动指挥




邓炳强现年54岁,1987年加入警队,拥有工商管理和国际安全及策略两个硕士学位。他在警队服务期间曾驻守多个单位,对刑事调查工作、国际联络事务及行动指挥方面,拥有丰富经验。

2006年至2008年期间,邓炳强被借调往法国里昂的国际刑警秘书处,出任刑事专项主任一职,并在任内擢升为国际刑警有组织犯罪及暴力罪案组的主管。

他于2015年晋升为助理警务处长,出任港岛总区指挥官并主管人事部。
2017年,邓炳强晋升至高级助理警务处长,并获委任为行动处处长。

2018年11月,他再度晋升获委任为警务处副处长(行动) 。

邓炳强曾于内地和海外多所学院受训,包括美国联邦调查局国家学院、上海浦东干部学院、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英国皇家国防学院、以及国家行政学院。

2

作风强硬  专门处理重要任务




值此香港暴力横行、社会撕裂、秩序混乱之际接手警队,邓炳强可谓临危受命。



邓炳强处理非法示威活动的经验非常丰富,其2014年出任港岛总区副指挥官时,就曾强力处置非法“占中”。乱港分子及黄丝对这位“强硬派”指挥官印象深刻,并充满敌意。


作风雷厉风行的邓炳强一向是黄丝忌惮和针对的人物,所以一直刻意抹黑邓炳强与黑社会有染,经常有黄媒捕风捉影炒作其“警黑合作”。对此,邓炳强多次公开表示“警方与黑社会势不两立,打击黑社会是警方的天职,绝不承认有关指控。


有黄媒记者时常在提问时有意挑衅邓炳强。比如对于“前二哥”刘业成出任副处长(特别职务),邓炳强被记者问到“刘业成‘回巢’是不是代表邓的能力不足?”邓炳强表示“刘业成的任期为半年,他不认为刘业成回巢代表他能力不足。现时工作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如果你老板请多个记者帮你,你觉得好不好?”黄媒不甘心继续追问称“听说刘业成回巢警队内部有不满”,邓炳强再次强调“非常高兴有人帮轻他的工作,不会觉得是上司认为他工作表现不佳,亦不认为做法违规,一切按照规例进行。”


10月1日荃湾大河道有警员开枪止暴,击中一名暴徒。邓炳强出席记者会时坚定地表示“警员当时生死悬于一线,开枪合法、合理。”他直指外界指控警“主动冲击”开枪的说法错误,且向天开枪、使用其他武器等在当时并不可行,强调“改变的不是警察,是暴徒的凶暴性”。

此次发布会上还有一个小插曲,记者会开始,播放前日暴乱片段期间,记者室的收音突然故障,主持人唯有宣布记者会暂停十分钟。此后,多名“黄媒”记者咄咄逼人,不断“叠声”追问。香港电台记者利君雅“恶人先告状”,向邓炳强投诉主持记者会的警司高振邦打断记者的提问,邓炳强直接表示“认同高振邦的处理手法,表明大家都是文明人,希望维持记者会的秩序。”这位记者悻悻作罢。


3

与一线警员共同战斗




从邓炳强的履历看,其工作经历极为丰富,“修例风波”以来,我们时常可以在警方新闻发布会上看到他的身影,就像其自己说的,几个月来一直是“日以继夜、夜以继日”的工作状态。


虽然官方还没有正式宣布邓炳强上任,但大家都知道18日警务处长卢伟聪正式退休。“新老一哥”交接期,香港理工大学发生了不寻常的一幕,暴徒占领理工大学并极尽暴虐之行,不仅将学校设施破坏殆尽,更焚毁了理大附近的红磡畅运道行人天桥,并引发爆炸,随后,他们又用燃烧弹焚烧了一辆警方的锐武装甲车。据媒体报道,暴徒投掷了上千枚燃烧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