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大举报时代已经来临

数据告诉你:中国人的学历和收入有多低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封面独家 | 杭州保姆放火案延期审理 莫焕晶手书致歉信曝光:愿意立刻去死…

2017-12-04 华西都市报 华西都市报 华西都市报


新闻皆人物  年终看封面


开栏语


新闻的岁月,在弹指一挥间,便毫无声息的流逝!回头总结之际,猛然间意识到:“新闻皆人物”!


2017年即将走完。本年度哪些新闻人物,曾经戳中你的泪点或痛点?


即日起,作为一款“亿万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的新闻资讯APP,封面新闻推出重磅策划:“新闻皆人物  年终看封面”,为你盘点2017年度封面新闻人物。


今天要推出的是

“杭州保姆放火案”中的两个人物

保姆莫焕晶男主人林生斌

保姆莫焕晶

手书致歉信曝光:“愿意立刻去死”



“如果我死了能让你好过一点,我真的愿意立刻去死。”


11月28日,杭州保姆放火案过去的第156天。


林生斌的妻子朱小贞和三个孩子遗体火化日。当天,律师党琳山带来保姆莫焕晶写给林生斌的致歉信。这封首度曝光的不到200字的手书短信,落款时间为2017年8月15日。



在信中,莫焕晶尽管写得追悔莫及,但5个月前的6月22日凌晨4点55分,在思索了大半夜后,她还是决定点上一把火


一个小时后,杭州的天亮了,朱小贞和三个孩子的生命尽数黯淡,莫焕晶瘫坐在派出所里,几天后,她被告知,她口中最喜欢的雇主一家四口死了,死在烈火与浓烟中。


据律师党琳山透露,莫焕晶涉嫌放火、盗窃一案,原定11月21日前开庭审理。因案情重大复杂,经浙江省最高院批准,该案被延长审限3个月。


开庭审判莫焕晶,最迟要等到2018年1月。


莫焕晶的代理律师党琳山

母子的追思会

11月28日上午8点过,遗体火化前,林生斌给朱小贞和三个孩子举行了追思会,地点设在杭州殡仪馆天下第一殿。


丈夫林生斌一身黑衣,手捧电子火烛坐在4副棺木前,表情木然,孩子和妻子生前的画面,通过LED屏映射在他脸上,这一幕,满是悲凉。


党琳山站在殡仪馆前,他有些纠结。


作为莫焕晶的代理律师,他几次想要进殿和林生斌见一面,却始终没有迈步走上台阶,毕竟他试图作为普通宾客签到并参加追思都被拒绝了。


“为什么莫家人不来,只是委托你来?”林家亲人们发出质疑,“他们应该来谢罪。”


“他们想来,确实不敢来。”党琳山急忙申辩说,尽管考虑了几天,莫焕晶的亲人还是决定不来了,他们不知道如何面对林家人,更不知道面对现场可能出现的其他状况。


趁着林生斌出来和参加追思会宾客握手的机会,党琳山整理了下衣衫,走过去和他说了两句话,这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的相见,短暂的几秒钟,两人握了握手。


林生斌一如既往的克制,冷静,即使是面对这个改变了他整个人生的“仇人”的代理律师,他的情绪都没有变化太多。简单的寒暄后,两人分开。


“我向他表达了莫家人的歉意。”党琳山叹了口气,他没找到机会转交包里的两封信,这两封信一封是莫焕晶在看守所里写的,另一封是她的父亲莫泰(化名)所写。


“哎,怎么会就成了这样。”党琳山不断重复着这样的感叹。

罪人的自白书

在看守所,莫焕晶给林生斌写了一封信,字数不到200字:


“真的很对不起,你们对我这么好,我却做出这样的事,我真的不想害他们母子几个的,知道他们几个去世以后,我真的后悔万分,都是赌博害了我,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做出这样事情,真是天理难容,我在看守所里每天都想念他们,每天度日于(如)年,想起了我们相处的那么愉快,现在又阴阳两隔,真是罪该万死,如果我死了能让你好过一点,我真的原意立刻去死,请望你多保重,人生的路还很长,一定要保重身体,真的很对不起。”


莫焕晶的道歉信


字迹有些凌乱,甚至还有涂改,但党琳山相信,内容是莫焕晶最真实的想法。


“她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造成这么大的后果,她就是想借钱。但已经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党琳山说,尽管网上对于莫焕晶放火的原因有诸多揣测,但根据他掌握的情况,莫焕晶放火仅仅是为了借钱。直到事发,朱小贞一家都不知道莫焕晶曾经偷过家里的财物,也没说过要辞退她。


放火前夜,莫焕晶在手机上线上赌博输掉了她的全部家当6万多元,这些钱大多是朱小贞借给她的。莫焕晶的借钱理由,是她杜撰的老家要修房子。天真的女主人朱小贞还是一厢情愿地相信了莫焕晶,几次借钱给她,数额总计有10多万。


“她把钱全拿去赌了,输光了。她想翻本,但又不好意思,也找不到借口再向朱小贞借钱,陷入了一种很焦虑的状态。”党琳山说。


突然间,朱小贞曾问过打火机在哪的细节在莫焕晶的脑海里闪现,正如她所写的一般,“鬼迷心窍”地萌生了放火后帮忙灭火,然后再以此邀功借钱的想法。


在党琳山看来,这个常人看起来无厘头,甚至有些可笑的方法,对于当时的莫焕晶来说,成了她脑子里唯一的错误选择。


莫焕晶的一生做了很多次错误的选择,2017年6月22日凌晨,她脑海中唯一选择成为那个最错误选择。


错误选择的决定时间是凌晨4点55分。朱小贞就快起床锻炼,三个年幼孩子尚在熟睡。


莫焕晶来到客厅,随手找了一本硬壳书,用打火机尝试点燃书皮,没有着。又翻开内页尝试,这下点着了,但火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将半燃的书扔上沙发后,莫焕晶转身离开,她想要去找更容易点着的报纸,等她回来时,腾起的火焰和浓烟已经开始在客厅内蔓延。


事发时保姆莫某晶在楼下接受警方问询(图据网络)


一切都朝着最令人悲痛的方向发展。


一个小时后,天亮了。朱小贞和三个孩子的生命尽数黯淡。莫焕晶瘫坐在派出所里。


几天后,她被告知,她口中最喜欢的雇主一家四口死了,死在烈火与浓烟中。

亲人的道歉信

莫焕晶的父亲莫泰也给林生斌写了一封道歉信。


因为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和其他疾病,莫泰的身体一直不好。莫焕晶出事后,他一度难以支撑,毕竟这个他唤作“阿晶”的长女给这个家已经带来了太多的磨难,除了还不清的赌债,如今又添上了“命债”。


莫焕晶的父亲莫泰写的道歉信


“我是做梦都想不到阿晶会放火。”莫泰还没有机会见到女儿,他至今没有想明白莫焕晶为什么会放火,毕竟在她口中,朱小贞一家对她很好,和她像一家人一样,“我们全家人都很不解,想不通她到底为什么会放火。”


“心如刀割,痛心疾首。”莫泰的信中充满了愧疚,除了对朱小贞一家的歉意之外,他自责莫焕晶走到今天和他也有关系。


因为从小就失去了亲生母亲,莫泰一直对这个女儿宠溺有加,尽量满足莫焕晶的需要和要求,即使犯了错,他也很少责骂。


“我以为这样是对她好,其实是害了她。”


在莫焕晶沾染上赌博恶习后,原本小康的家庭陷入了窘境,如今,莫泰和老伴每个月吃药的钱“都被她糟蹋光了。”


尽管如此,莫泰还是在亲友处借了5万元,想要送到林生斌手里,他知道这些钱“微不足道”,但已经是他目前所能尽的全力了。


信的最后,莫泰说,等林生斌“潼臻一生”基金会成立后,他和子女会尽力捐款,让基金会发挥最大的作用,作为对朱小贞母子四人的纪念。

崩坏的亲情

莫哲(化名)是莫焕晶的弟弟,如今依然生活在老家东莞厦边村。出事后,他和家里的其他人一样,一度选择了避开媒体,如同原本熟悉的村里人选择避开他们家一样。


尽管同父异母,但和莫焕晶从小关系一直不错的莫哲现在直言,对姐姐的感情有些不好说。在他印象中,自从2014年前后莫焕晶开始沾染赌博之后,姐弟两的交流就越来越少,上一次见面是今年春节后,莫焕晶悄悄跑回来见她孩子的时候。因为怕被债主“蹲”,莫焕晶不敢回家过年。


“家里前前后后帮她还债有七八十万了。”莫哲说,这些钱几乎都是父亲莫泰想办法筹的,因为赌博的事情,家人轮番劝诫过莫焕晶,但收效甚微,甚至情形是愈演愈烈。


在借光亲戚朋友,又背上沉重的高利贷之后,莫焕晶最终选择了逃离。她成了家族里的一声叹息。


“她和前夫离婚也是因为赌债,她自己也知道会连累丈夫和小孩。”莫哲说,在莫焕晶出事后,铺天盖地的消息和新闻报道一度让家里人喘不过气。


“很多东西是不真实的。”莫泰说,他曾看到有报道说莫焕晶曾经在亲戚的厂里工作,年薪20多万,还有报道说,她从赌友,同是也是好友的麦女士处骗走不少钱。


“她那时候工资一个月4000多块,哪来的年薪20多万。那个姓麦的人就是教坏她赌博的人,带她走上不归路。我姐原来根本不会借钱,全是她带着我姐去借钱的。村里人都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但莫哲和家人还是选择了沉默,风口浪尖上,他们觉得说也是错的,不说也是错的,在朱小贞一家的惨剧面前,任何可能的辩白都显得无力和刺眼。


现如今,莫哲也几乎放弃了希望,对于莫焕晶可能面临的极端惩罚,他表示只能听从法庭的裁决。


宣判后会不会去探望一下莫焕晶?对于这个问题,莫哲连说两次,这个不一定,这个不一定的。

延期的审判

“开庭最迟可能在明年一月。”党琳山说。


就在前两天,他收到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延期审理期限告知书》,原本应该在11月21日前就开庭审理的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暂时未能开庭。


根据这份告知书,本案系犯罪涉及面广,取证苦难的重大复杂案件,不能在法定审理期限内办结,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在报浙江省高院批准后延长审限3个月。


对于最终的审判结果,党琳山直言他并不乐观,而莫焕晶本人早已有了最坏的打算。


事到如今,党琳山说他唯一的目标就是通过庭审完整还原整个事情的发展过程,为了保证庭审的公平公正,他甚至给最高法写了一封信,希望能够指定浙江以外的法院来开庭审理。


“通过庭审,厘清绿城的责任,他们的消防措施问题早就被证实,朱小贞一家的死他们肯定负有责任。”


但到底应该负多大的责任,党琳山叹了口气,“不好说。”

男主人林生斌

“莫焕晶同时也‘杀死了我



11月28日,杭州殡仪馆,无风,冷。


当天,是妻子朱小贞和三个孩子的火化日。


林生斌坐在殡仪馆大堂里,看着亲友们来到,致意,最后离去,正如他看着妻子朱小贞和三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与他相伴,最后却永远离开,并沉睡在眼前棺木里。


追思会现场


林生斌克制、坚强,然后有礼貌地去握住每一个前来安慰他的人的手。次日,当林生斌目送化为尘粒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下葬回归大地时,他终于撑不住,崩溃了。


“我无法再欺骗我自己,你们真的离开我了。”


2017年6月22日前,林生斌是丈夫,有一个温柔善良的妻子。林生斌是父亲,有3个活泼可爱的孩子。6月22日后,他依然是丈夫,是父亲,但妻子没有了,三个孩子也没有了。


林生斌说,莫焕晶不仅杀死了妻子和三个孩子,在6月22日凌晨4点55分,莫焕晶也“杀死”了林生斌。


这个家,成了只有爸爸的五口之家……


人生赢家


13年前,林生斌的生命轨迹,被朱小贞彻底改变了。


这两个年轻人,在杭州的一家理发店里相遇,命运的指引,让顾客与理发师最终成为妻子与丈夫。因为爱情,结婚多年后,他们依然喜欢手牵手相互依偎着走在钱塘江边。


少有的遗憾是,那时候,家庭条件并不宽裕,朱小贞更是顶着家里的压力和林生斌“裸婚”,至今,两人都没有机会去拍一套像样的婚纱照。


像所有来自远方,渴望在大城市里立足的年轻人一样,婚后的林生斌,和朱小贞辛勤地经营着他们的童装事业。


幸运总是垂青勤奋的人。


几年之后,林生斌和朱小贞把小生意做成了大买卖,把零售店做成了公司,把小公寓换成了面朝钱塘江的豪宅。


凭着汗水和努力,林生斌一家终于在杭州站稳脚跟,对于取得的成绩,林生斌并不掩饰自己的骄傲,他很自信。他说,他家的成功背后,没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与此同时,林生斌和朱小贞的天使们,也接连降生在这个家。儿女双全,事业有成,36岁的林生斌是让人羡慕的人生赢家,连他自己,都一度这么认为。


直到第二个改变他命运的人出现。


一把火


第二个彻底改变林生斌生命的人叫莫焕晶。


这个与他妻子朱小贞同岁,甚至同年生子的女人,曾经是他家保姆。


对这个做饭不太好吃,平时也不太说话的保姆,林生斌和朱小贞不仅开出7500元月薪的高工资,还允许她每周请一次钟点工来打扫房间。今年过年,林生斌专门给莫焕晶的儿子寄去了自家牌子的衣服作为礼物。


甚至,对这个来家里工作还不到一年的陌生人,善良的朱小贞仅凭着莫焕晶家乡要盖房子的一面之词,便借给她10余万元。


林生斌和朱小贞都没意识到,他们的善良在沉迷赌博的莫焕晶面前,成为了滑向深渊的索道。6月22日凌晨,在又一次输光全部家底之后,为找到开口借钱的理由,莫焕晶在林生斌的豪宅里点了一把火。她想靠帮忙灭火赢得朱小贞的感激。


这把火,将林生斌一家烧了个粉碎。


林生斌一家被大火焚毁的房子


朱小贞和3个孩子全部罹难,林生斌在广州出差逃过一劫。等他赶回时,曾经生命里鲜活而又挚爱的家人,只剩下躺在太平间里四具冰冷的尸体。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36岁的林生斌不时就会像个小孩一样的嚎啕恸哭,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即使是5个月后的今天,剧烈的伤痛还在每天蚕食着他,这个过程,用他的话来说,就跟死过一次一样。


11月28日,妻子和三个孩子遗体火化日。尽管万般不舍,林生斌还是只能选择送走妻子和孩子的遗体,他无力将他们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能做的,是创造一个没有花圈和挽联,只有回忆和怀念的追思会。


“我了解小贞,她不喜欢那些老套的东西。”


伪装坚强


2017年11月30日,在林生斌曾经的家,蓝色钱江小区外的一家咖啡馆里,他点燃一支烟。


和几个月前相比,林生斌更加憔悴。


今年8月,因为一次意外,林生斌坠下瀑布,严重摔伤,在医院躺了整整两个月,现如今,伤病还未痊愈,他的双手因为吃药明显浮肿,声音轻得让人感觉无力,整个人如同失了魂一般,眼睛总是飘向窗外,眼神只剩下空洞。



但林生斌依然保持着克制与礼貌,在点烟前,他将一张卫生纸摊开,轻轻地放进烟灰缸,然后洒上一点水,让洒落的烟灰,不至于随处飘散。


烟气弥漫在指尖,很难想象,半年前,还不怎么会抽烟的林生斌,如今却靠着一包包香烟撑过漫长的白日。


“我必须要坚强。”林生斌吐出几个字,“不然又能怎么办,还有那么多事等着我去做。”


但他立刻又承认,这份坚强是硬撑出来的。支撑着这份坚强的,是为老婆孩子讨个公道的执念,以及对其他至亲的一份责任感。


他倒下了,林朱两家年长体弱的父母怎们办?他倒下了,寻求公道的路又有谁来走?想到这些,林生斌只能硬生生地把脆弱和悲伤压进心底。


“现在每天就待在屋里,看看书,和父母说说话,亲朋好友也都会来陪我。”等待开庭,如今成了林生斌唯一的任务和使命。


事发之后,他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租了个房子,和父母暂时住在那里,除偶尔外出走动,他还会返回曾经的家,那个早已被大火焚毁的地方看看。


这是一种近乎自残的行为。


林生斌走遍了家里的角角落落。每一次回去,朱小贞和孩子们的影子,就出现在他眼底。所有发生在这间屋子里的往事,会像幻灯片一样的出现,曾经的幸福,刺激着他的神经,提醒着他,“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话音刚落,林生斌不知不觉又提起最疼爱的二女儿阳阳,他指了指咖啡馆外的小路,“她和妈妈在这里拍过视频,还有那边,都拍过……”



比白昼更难熬的,是黑夜。


林生斌难以入眠,眼睛一闭,便会浮现出逝去家人的样子,这几个月,只有靠着药物和酒精,他才能勉强每天睡上几个小时。用他的话说,要不是之前受伤在医院被迫休息了两个月,他恐怕早就挺不住了。


家里人不敢劝他,亲人之间的谈话也小心而又谨慎,生怕触碰到了让痛苦奔涌的红线。


不止是林生斌,所有林朱两家的人都只能选择坚强,哪怕是伪装。


冷漠


林生斌恨莫焕晶,就在几个月前,还想当面问一句为什么,可现在,他对这个名字,连听都不想听到。


提及对莫的想法和态度,林生斌反问,“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想?”一贯克制的他,言语中出现了少有的波动。


而对于莫焕晶和她父亲所写的道歉信,林生斌说,他知道信的存在,但拒绝收下,“看了有什么意义,改变不了任何事,只会徒增痛苦。”


他使劲摁了摁烟头。


如果说对莫焕晶是恨,那林生斌对绿城则是绝望。


“冷漠无情,三观尽毁。”林生斌用这八个字来评价绿城在事发后的反应。


“在政府答记者问之后,绿城就再也没联系过我,这几个月,一次主动联系都没有。甚至最后的追思会,绿城也没来一个代表,虽然我早想到了这样的结果,但还是感到绝望。”


在林生斌看来,绿城少有的几次公开表态,除推卸责任,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积极解决问题的态度。甚至最初一些回应,之后都被消防部门证明不实。


水压的问题,消防栓的问题,无证上岗的问题……关于对绿城的质疑,林生斌一口气说了好几处。林生斌认为,“绿城和莫焕晶一样,没什么区别。”


“(我)肯定会提起对绿城的诉讼。”此时,林生斌的语气变得坚定。


微博


在失去了整个家庭后,林生斌唯一收获的是关心他的人。


时至今日,林生斌常常会收到来自国内外关心者的祝福消息。他的微博“老婆孩子在天堂”,拥有接近200万粉丝,每一条微博信息都牵动数以万计的网友。大家的留言总是充满了鼓励和支持,“林爸爸”成了网友们对与林生斌统一的称呼。


“感动。真的感动。”面对无数善意,林生斌说,这让他相信,“还是好人多。”



每隔一段时间,林生斌都会通过微博分享一些动态。他说,微博上的文字,都是他一个字一个字写下的真实情感,尽管很多时候是“边哭边写。”


整整101条微博,记录了林生斌这5个月来的心路历程。


对妻子的爱,让他写下了一同看雪的浪漫,来世相约的感动;对孩子的思念,让他写下了亲子互动的童趣,无力相互陪伴的不舍;对真相和公道的追求,让他写下了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的呐喊。


在微博上,林生斌总是努力展现出积极的状态,他不忍心让关心他的人担心。寻求信仰的依托,智者的开释,他尝试让大家觉得,林生斌在努力活着,也在努力走出悲痛。


这样的尝试真有用?


林生斌苦笑着说,“怎么可能有用,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


追思会现场图片

轮回


把公司交给了其他人打理,日常生活是等待开庭,计划成立的基金会暂时也没空筹备,在将妻子和孩子正式送入墓园之后,林生斌还没想好下一步要做什么。


林生斌也没有想过未来。


他说,未来?不是他现在去臆想的东西。一番沉默后,他掐灭了手头的烟,起步离开。


翻开他的微信,最新朋友圈定格在一家5口的合照,林生斌在中间,大儿子林柽一比着V字手势靠在他肩上,朱小贞倚着小儿子林青潼,二女儿林臻娅则在后面搞怪卖萌,背景是他们未曾烧毁的家。

曾经幸福的一家人


林生斌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我们无法抗拒命运,就像我们无法抗拒太阳的西落。人生就像一个轮回,等时空轮回结束了,我转身,你回头,依然还是最美的邂逅。”



猜你喜欢


○ 有人嗓子冒血,有人胃“跑”进胸腔,罪魁祸首竟是四川人最爱吃的…


○ 90后每个月工资有多少?70后80后看完都哭了……


○ 二胎妈妈为保胎历尽艰辛,孩子出生后让人崩溃!


封面新闻记者 熊浩然 摄影视频 谢凯 杭州报道

长按二维码,关注华西都市报官方微信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