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中国最错误最害人的翻译:正义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夜市丨今晚,就别再让女朋友装高潮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周六荐书|正义:历史的与现实的

2017-08-26 何怀宏 东方历史评论 东方历史评论

撰文:何怀宏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正义:历史的与现实的》(北京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是北京大学伦理学教授何怀宏先生最新著作,何先生是当代伦理学领域极为重要的学者,这本文集是何先生近些年的思考集结。全书大致分为上、下两辑,上辑主要探讨正义在中国的历史发展与现实状况。下辑主要是探讨正义在西方的历史与现实。


何先生也借助对西方最近出现的一些颇有影响的新著,介绍和评析了人类价值观念的漫长时代的演变和发展,人们应当如何寻求光明而又理解黑暗,以及在罗尔斯之后和之外试图解决正义问题的理论尝试。何先生特别关注的是平等与自由的问题,因为当平等扩展到经济领域之后,这两者的矛盾变成不可避免的了。平等成为了现代社会的主旋律,或者说一直是主旋律,但对它是否还是应该有一个恰当理解和适度平衡的问题?故而福山的“历史终结”论还需要重新审视。最后何先生还借助对一本朋霍费尔传记的书评,谈到了作为研究者和实践者的一个基本态度:即始终要面向人,正视人性与人道。


以下文字受权摘自该书。



回归古典自由主义的中道尝试


了解当代美国思想学术的人都知道,今天美国被称为“自由主义”的思想流派已经不是19世纪的古典自由主义,而是一种更强调实质平等的自由主义,它有时被称为是相对于古典自由主义而言的更高级的自由主义,或者说是自由主义的左翼。这一左翼可以说是学院知识界的主流,与之相对的有自由主义的右翼——常常被翻译为“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ism),但这一译名其实容易和哲学形而上学上与决定论相对而言的自由意志理论混淆,而这里的“libertarianism”实际是一种政治哲学和理论,它强调的不是意志,而是一个人的全面活动的自由,包括经济领域内活动自由的至上性,所以我更倾向于将“libertarianism”称之为“自由至上主义”,而将古典自由主义称之为“自由优先主义”,将当代的自由主义左翼主流称之为“平等优先主义”。当然,这些都是在“自由主义”的范围里讨论,它们都没有脱离自由主义的大范畴,即在政治领域内都赞成保障所有人平等的基本自由权利,差别主要在于在经济领域内是主张平等优先还是自由优先。自由主义在反对专制主义时可以保持为一个阵营,因为在政治领域内争取自由和平等是一致的;但在处理经济领域的自由平等时却出现了分化,因为在这个领域内自由和平等并不能够总是兼得。


托马西在他的《市场是公平的》(Free Market Fairness)中试图在这两者之间寻求一种中道,但批评者或可认为是中间偏右的中道。这也是一种理论上的弥补,因为他认为美国学术界偏左的理论十分丰富,而偏右的理论却相当贫乏。作者对自由主义的历史和概念做了一些梳理,追溯了西方从“古典自由主义”到“高级自由主义”的演变过程。昔日的自由主义主流观点持有者已经变成了今天的自由主义的右翼,甚至自由主义的标志也被左翼拿去了,他们变成了“保守派”。


或许是作为一种补充甚或纠偏,托马西提出了一种对“市场民主论”进行独特解读的“自由市场公平论”(Free Market Fairness),认为“市场民主”理论可以结合他认可的四种观念:1.经济自由是自由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面向;2.社会是一个自发的秩序;3.制度和政策必须是为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所有人接受的,即必须能够向这一社会中所有自由、平等的公民慎思地证成;4.社会正义是政治评价的最终标准。如果说,前两个观念来自自由优先主义的话,后两个观念则是来自平等优先主义。而这两方面是结合在一起的,即他认为经济自由恰恰应该也是社会正义的第一级要求,即是与言论和结社自由、政治参与权利等基本权利分量一样,个人经济自由也属于自由公民的基本权利。如果我们用罗尔斯的术语来解释,那就是经济自由也应当列入罗尔斯的第一正义原则。


这种“经济自由”包括经济活动和契约的自由以及享有合法经济活动所带来的成果的自由,所以,“自由市场公平论”要把不被国家干预的财产权放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位置,但也不将其绝对化,所依据的理由也和自由至上主义者有所不同。托马西说“市场民主论”接受对社会正义的人道主义而非平等主义的解释,更关心穷人对物质生活资料的绝对占有情况而非平等本身,希望选择最能造福于他们的制度。它尊重经济自由的重要性,也坚持所有公民尤其是最弱势的群体分享自由社会红利的权利,并努力将这一最弱势群体所能占有的财富实现最大化,但认为我们必须小心地以一种尊重这些处境最差的公民的自主权和尊严的方式来为他们谋福利。


托马西不是仅仅从效率、工具与手段的角度来捍卫自由市场,也从道德的角度来捍卫自由市场,他参照传统划分出人的两种核心的道德能力:一种是人自身的负责的自主发展能力;一种是将其他所有公民同胞尊为同样的负责自主性发展主体的能力。他认为不能自我剥夺,或者剥夺他人作为同样的自主发展主体的基本权利,在提升人们的自主性发展的道德能力方面,经济自由所具有的价值,和思想、信仰、集会、言论等方面的自由的价值十分相似。而且,财产权不仅本身值得捍卫,它还是抗击暴政,保障其他基本权利的一个堡垒。


托马西的理论是一种 “作为自由市场的公平”,但还不是纯粹的市场、放任的市场,而是民主的市场、自由的市场。他的一个中心观点是经济自由仍然和其他基本自由一样是基本的自由。他似乎在提醒自由主义者们:我们在引入高级自由主义的“分配正义”的观念的时候,不要丢弃了古典自由主义的基本自由。


也许从立国时候就有这样的重视独立的传统,在迄今的美国社会,还是存在着一种相当强大的、被内格尔称为“日常生活中的自由至上主义”,它今天也常常被称为“保守主义”。许多普通人即便并没有成为豪富的希望,他们也非常珍视自己在经济生活中的独立自主。即便有些国家的税收主要是向豪富征收,他们也反对这些税种,因为他们担心由此过于扩大国家的权力。如托马西所言:“他们将抵制这种税收看作有关道德原则的问题。”他们自己在自我经济决策的过程中,而不是无论名义还是实质的分享财富的过程中,也找到了自己作为主人翁的感觉。他们需要自己安排自己的生活。


有一点特别值得玩味:如托马西指出的,自由主义左翼在学院精英中是占统治地位的。在学术圈中,左派自由主义的政治理念已被广泛接受,甚至可以说定义了“道德现状”(moral status quo),但是和社会却存在一定的隔膜。他们自认是最关心社会中下层的大多数人的,但大多数普通人的所望所求却并不一定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比如说,许多普通人可能更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和改善自己的生活,他们也可能宁愿接受某些收入的差距而带来的整个社会的经济增长。


托马西提醒左翼知识分子说,有些生活经历所具有的道德价值只有亲历者才能深刻地体会,比如为人父母,自办企业,等等。在许多道德问题的判断上,一般公民比哲学家的判断同样可靠,有时甚至更可靠一些。如果大批普通公民的道德信念偏离了哲学家的道德假设,哲学家们也有理由根据事实来重新思考自己的道德预设。既然左翼思想家将普通人视作和自己一样的自由平等的公民,就有必要考虑他们真实的所欲所求。


人们可能都有程度不同的对独立和共契的需要,但偏重不同,有一些人可能更希望较独立的、自立的、互相保持一定距离,乃至有一种冷淡但也比较宽容的社会;还有一些人则可能更希望关系较紧密的、互相帮助乃至依赖的、互相抱有更大热情的社会。和欧洲社会有些不同,美国社会的许多人看来更重视前者,因而也更重视自己的生活和收入不被国家干预和侵犯,他们的态度相对偏右,或者说偏保守,对扩大国家能力抱有很大的警惕。许多普通人,包括小业主,乃至包括工人,对自己所理解的幸福和获得幸福的路径也有自己的看法。所以“茶党”运动也有相当广泛的群众基础。和中国一样,在美国近二三十年也出现了一种比较大的思想分歧和政治上的党派分裂,虽然这种分裂的烈度不像中国那样巨大和对立,但也在相当程度上削弱了国家能力。


的确,如果说我们能够享有良心自由、言论自由、政治自由,但却不能享有经济活动和稳定地拥有从这些经济活动获得的成果的自由,那么,不仅一项重要的自由要被剥夺,前面的那些基本自由也难说能够得到完全的保障。财产权常常是能够保证其他自由的自由,这方面从“只有一个国家雇主”的社会中经历过来的人应该说更有体会。自由的财产权和投资权也是最有可能促进经济增长,扩大社会财富,提高整体的收入水平,包括穷人的生活水平的一个非常重要的

手段。


我们肯定经济自由和市场,但的确也应注意社会是一个合作体系,注意人道和人性,也注意国情和民意。所以,一定程度的、偏向较弱势群体的“再分配”也有其强大的道德理由。所以,我们也应推动社会缩小贫富差距,向“均富”的方向发展。但我对“均富”的理解主要是:所有人均是富有的,都达到了一种人之为人的体面生活,但它并不是对财富的完全平等的分配,并不是平均财富。经济或者说物质生活条件是重要的,甚至是基本的,但我们要注意区分经济正义中满足生命原则与满足平等原则的不同,也预防在生活中过于注意和重视物质的危险。另外,如果没有健全的民主法治和监督制度,强调扩大政府权力的再分配就有可能只是将财富从一个少数转到另一个少数手里,底层人们的物质生活状况仍然得不到根本的改善。


在自由主义的理论谱系中,或许托马西是中道偏右,罗尔斯是中道偏左。罗尔斯的第二正义原则,尤其是最关心最弱势者的差别原则虽然表现出一种平等主义的倾向,但罗尔斯通过“反省的平衡”来寻求“重叠共识”却可以为寻求中道提供一个恰当的途径,这种“反省的平衡”就包括社会常识与理论原则之间不断的互相调整和修正。


左派理论多多,右派理论很少,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右派没有自己富有影响的思想家,仅仅一个艾因·兰德的社会影响,可能就胜过许多左派知识分子的社会影响。当代西方知识分子很少为自由市场辩护,也许也无须太多辩护,自由市场自有它强大的动力和社会基础。虽然作者谈到可能来临的左派思想的黄昏,但目前美国社会总的趋势似乎还是朝着自由派而非保守派希望的方向发展,即向着更多的保护弱者和实质平等的方向发展。


托马西说他并不奢望已经有确定立场的知识分子改变自己的观点,他主要对那些还没“站边”的人说话。这样一种比较低调的抱负也许反而更可取。总之,我以为在今天西方知识界左翼的思想理论流行,包括也在中国知识界流行的时候,听一听一个试图寻求中道,但可能实质观点偏右的思想者的声音是有好处的。托马西的思想理论不是凭印象和激情发言,而是一种非常认真的学术探索的结果,故而即便对不太同意其观点的人来说,也是一项重要的思想刺激和理论贡献。






点击下方 蓝色文字 查看往期精选内容

人物李鸿章鲁迅聂绀弩俾斯麦列宁胡志明昂山素季裕仁天皇维特根斯坦希拉里特朗普性学大师时间1215189419151968197919914338地点北京曾是水乡滇缅公路莫高窟香港缅甸苏联土耳其熊本城事件走出帝制革命一战北伐战争南京大屠杀整风朝鲜战争|反右纳粹反腐|影像朝鲜古巴苏联航天海报首钢消失新疆足球少年你不认识的汉字学人余英时高华秦晖黄仁宇王汎森严耕望罗志田赵鼎新高全喜史景迁安德森拉纳・米特福山尼尔・弗格森巴巴拉・塔奇曼榜单|2015年度历史书2014年度历史书2015最受欢迎文章2016年最受欢迎文章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