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案:适用 “ 他杀推定 ” 原则 !

胡鑫宇事件新闻发布会:那只高举的手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陈志武:中国政府规模多大?

去泰国看了一场“成人秀”,画面尴尬到让人窒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品读 | 告别这间办公室

绿冰 半月谈 2022-11-30
*本文为《品读》2022年第11期内容

办公楼的前面是半个足球场大的院子,院子前面是一座二层楼房,一层是车库,单位的几辆小汽车就停放在这些车库里;二楼是单位宿舍,供家在外地的人住宿;顺着二楼的走廊一直往里走,最里边阳面的一间屋子就是我的办公室。

我刚调过来时,单位还没盖这个二层楼,我被临时安排在了秘书长的办公室里。透过秘书长办公室的窗户,就能看见院子前面正在施工的二层楼。秘书长发现我期盼的目光望向正在兴建的工程,就说:“别着急,建完了就在那上面给你一间办公室。”

她的口气是关照。我也希望能早点搬出去——和领导坐在一间办公室里,我确实不太习惯。而且,若能自己拥有一间办公室,写材料也肃静。

二层楼建完后,秘书长把钥匙递给我,说前面的二层楼你可以挑一间。我选了最里边的一间,扛起自己的办公桌冲向了二层楼。我是真的兴奋,也怕别人抢了这间办公室。

收拾完屋子,坐在椅子上望向窗外,看到前面是一排居民住宅,再往前是一条柏油路街道,街道的另一边有一片菜园子,远方则是镇南的河、田野和连绵起伏的山峦。

我之前在乡下教学的办公室里有6个老师,上课下课,学生出出进进,很乱。现在拥有了一间自己的办公室,是我参加工作后最幸福的事。

我的工作是负责单位各种材料的起草,坐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脑敲打键盘,写年初计划、活动简报、会议通知、机关制度、年终总结、换届报告等等,很惬意。

住这座楼宿舍的人们,早晨一上班都去了北边办公楼,就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投入地写材料。累了,我就坐在办公桌前,透过窗户看前面的居民住宅,看街道上过往的行人,看菜园子里的菜农种菜,看远处的山峦和蓝天白云,想着过去、现在和将来各种各样的事……胡思乱想也是一种释放,休息够了,就继续写材料,心情愉快而顺畅。

机关里的人都嫌这个办公室离办公楼远,很少过来,我也不能没事老往那边的办公楼跑。所以,没有材料可写时,我就一个人待在这里看书,或者写写小说、散文什么的。

坐在这间办公室里,就等于坐进了属于我自己的世界。星期六、日或者节假日,当家里没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或者有材料需要赶写,再或者想找个地方散散心,我就骑上自行车到单位里我的办公室里去。没什么可写或者写不下去的时候,我就干坐着看看窗户外,或者在地上慢腾腾地来回溜达,思考材料下一步要怎么写,或者如何设置文学作品中的某个情节。那样于我也是一种享受,没有人打搅的时光会使我心平气和,暂时忘却一些忧愁和烦恼。

然而有一天,单位的原领导退休,又来了新的领导。新领导得知,机关里还有一位工作人员是在前面车库上面办公的,就叫办公室主任在办公楼里给我安排一间办公室。办公室主任找到我,说:以前这样待你是不公平的,从工作的角度讲也不方便,现在领导已经在办公楼里给你安排了办公室。我请求继续留在这边办公,但没被允许,只好极不情愿地交出了钥匙。

要离开这间办公室了,我边收拾东西边想起了这3年时间的许多事情,回忆着每一个场景,就连没事时安静地坐着的情景,都让我留恋。

东西收拾完,扫视屋子,看着哪儿都亲切。想着以后不能再坐在这间办公室里了,我心中忽然涌上一股酸楚。朝屋门口走时,我再回头透过窗户望望前面的居民住宅、街道、菜园子和远方的田野、大山,眼中竟含满了泪水。

走出屋子,轻轻地拉上了门,关闭了我曾经的一段生活,泪水止不住地冲出了眼眶。我低着头,朝走廊尽头的门口走去。

作者:绿冰

责编:张初 / 校对:郭艳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