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香港无间2017新作】北京天悦壹号效果图+高清摄影(&葛亚曦)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揭秘】真相!区块链可能90%以上是骗局?

2018-04-01 反传销网 反传联盟 反传联盟

近年来互联网出现越来越多的传销理财庞氏骗局,都是换汤不换药,使得很多受害者自身和朋友倾家荡产,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因此呼吁更多的反传销人士加入反传队列,帮助更多受害者,尽自己一份力量。打击传销人人有责。(您身边的防传管家:添加【反传联盟】微信公众号fcx114-com)


反传销网4月1日发布:凤凰网《前行者》区块链沙龙特辑,邀请知名财经自媒体大V路财主、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系主任刘晓蕾、博晨副总裁窦佳丽和比特币披萨创始人、波场(TRON)前COO、麦奇首席战略官刘明一起探讨区块链与社会焦虑问题。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 


下面和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区块链可能90%几以上是骗局?


刘明认为,穷人会变蠢,你穷的时候想的就是柴米油盐,你没有额外的思维去想一些大的宏观的机会。你穷的时候你馒头都想着过了夜再吃半个,这种情况下怎么做投资呢?但是我觉得命运一定是自己创造的,你在任何社会都有人一定可以出头,区块链也是这样的,可能90%几以上都是骗局。但是如果你能有判断力,像以太坊这样优势项目,或者是量子链你是可以实现财富自由。任何行业和任何机会都一定有。


微软股票也在上市交易,谷歌到03年到现在涨了至少10几倍了,房产也是,如果你有判断力肯定可以跳出原有阶层的。如果你不提高自身的思维层次,你固化了,你指望一夜暴富,我觉得你一夜暴亏可能性更大。


投资区块链最好不要再去做期货


刘明谈到比特币期货,说亏了很多钱。所以这些我都经历过,爆仓,几十万,几百万这都不算什么。所以说我认为你投资区块链的话,最好不要再去做期货了,因为它本身是极高风险的事情,你再在上面叠加一个风险那就太难承受了。


但是我个人是倾向于看好区块链和整个币市的行情,我认为币市的市值在不久将来,可能向两年之内超过现在5倍10倍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所以我认同我的观点你买一点以太坊,瑞波币主流货币,但是我们圈内鼓励定投,但是轻易不要上期货,过两年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好的收益。圈内一个大佬三年说比特币长一千万,我认为要五年,现在情况下你认为我说的有道理,你拿亏得起的钱去买,过了五年真的涨到了你就去换一套房。


作为新技术的投资亏这点钱,你就投。如果这点钱亏不起,你就不要投,就好好工作。人的思维方式是值得研究的,我在13年开始玩比特币,我为什么那么穷呢?因为我折腾过好多次创业。那时候我总结了投资理念和投资思路到现在我也认同,当时我是最穷的时候,你可以穷,但是思维上一定要进步。


人的成长和经历的变化是不同步的,有可能这几年你思维进步很快,但是钱和地位纹丝不动,可能在第五六年一口气成百上千倍还给你,也可能你这几年很有钱,别的地方在慢慢亏损,有可能烈火烹油的时候,也可能是衰败的开始。诺基亚就是一个典型但是它没有想到苹果一大点花最后长成参天大树,把它盖掉了,如果你没有思想进步这是非常可怕的,你都不知道你的对手在哪儿,这是最可怕的。”


区块链解决的是一个去中心化信任的问题


刘晓蕾认为,原来人之间,像刚才说借钱签一个合同,到法院去认证一下或者仲裁机构认证一下,“我确实有这么一个合同。”这意味着法院、仲裁机构作为中介结构解决相互不信任的问题。


其实区块链就有这么一个潜能解决这个,就不需要中介机构,这样很多中介费用就会降低,从这个角度我是完全认可的,确实学术界也有这方面的探讨,区块链解决的是一个去中心化信任的问题,我们就不需要中心的机构,现在付钱我们需要支付宝,也是一个中心化的。


我对这个技术本身非常认可,认为他是非常有大的前景,长远来讲可以解决数字资产确权的问题。但是数字资产因为不能确权,导致没有办法共享。阿里的数据拿走了你没有办法还我,由于数字资产不能确权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


市场是需要政府培育的 而不是评判你能不能做


刘晓蕾表示,市场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市场是需要你政府培育的。所以我觉得政府的力量,中心化这个力量应该放在培育市场上,而不是说具体去决定某一个事情,把制度建设做好,而不是评判你能不能做。


两会的时候前行长答记者问的时候,也回答了区块链包括监管也有一些论述。当时说我们谨慎和包容,毕竟是一个新东西我觉得我们监管部门也是在一个学习过程中,大家都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技术也在不停发展,就是动态调整。


并不是说我禁了就完了,也是在不停的了解,看看这个东西究竟是怎么样的?我们随着他的发展调整我们的监管的制度。当时我们评价的是,当时那个时点禁了ICO是很对的,我也不觉得监管就是完全不能搞了。而且监管对区块链的技术都是很鼓励的。


我自己写过一篇文章,因为我个人非常支持这个做法的。当时出现了“ICO乱象”,政府把这个东西禁了是及时的,也是非常负责任的态度。你要这样想ICO,如果放开股权重筹,随便发股,没有证监会了大家随便发股,还有没有ICO?我就发股就行了,现在之所以不能发股,是因为证监会为了保护普通老百姓,保护不懂风险,什么都不懂的投资人,所以进行了这个监管。


所以说才不能随便大家想发就发股。美国也一样,我并不是说我们发股制度没有可以改进的,但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需要监管的,备案等,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就是要对普通老百姓进行保护,他们是不懂的,你让他们读技术和读《白皮书》太难了,但是他们也想参与投入也要进行消费者保护。所以说监管机构在这个时点上出于对普通老百姓进行保护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


数字货币首先是货币,但是代币不是货币


窦佳丽表示,数字货币首先是货币,但是代币他不是货币,就是一个权益的证明。这两者从本质上是有区别的。我随便一个人来发一个货币这个是不对的,如果说把它定义为代币是数字的证明,背后能够代表你股权权益和服务,其实就是一个数字经济时代里面一个通证的概念。


ICO我们是坚决反对的,因为首次发行代币,去年9月4号人民银行联合七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金融风险的公告》那时候把ICO定义为公开的非法募资的行为,确实很疯狂,很多大爷大妈都入场了。这时候如果真的不去勒令禁止的话非常可怕,对整个社会稳定、发展(影响)特别严重,地方金融局接到很多报案,对社会稳定是特别大的问题。ICO这个角度来讲必须勒令禁止的,从保护消费者权益也是这样的。

总编辑:凌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