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上头有人!”大二女孩李心草如何被权力猎狗撕碎?

洪水文淆之吃肉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今天几十万人要求判洪某死刑!!!法考主观题吐槽来了

《忧蓝之吻》中文版(第24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防骗】又一个没钱跑路的APP!全国数万用户的“充值”打水漂…

2018-04-03 反传联盟 反传联盟

近年来互联网出现越来越多的传销理财庞氏骗局,都是换汤不换药,使得很多受害者自身和朋友倾家荡产,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因此呼吁更多的反传销人士加入反传队列,帮助更多受害者,尽自己一份力量。打击传销人人有责。(您身边的防传管家:添加【反传联盟】微信公众号fcx114-com)



反传销网4月3日发布:曾经因为上门快、价格低而被誉为洗车神器的呱呱洗车,最近被曝出了破产倒闭的消息。为此,记者专门前往这家公司的实际注册地进行了实地调查。

据百度百科,呱呱洗车是鸿叶软件(北京)有限公司推出的基于移动互联网的O2O上门洗车服务产品,区别于传统洗车店的复杂流程,上门洗车只需在呱呱洗车app上填写车辆信息并下单,有专业的洗车技工上门为您洗车。呱呱洗车作为一种全新概念的洗车方式,通过移动终端下单,全天候上门服务,彻底省去了出门的麻烦和等待的时间。首单限时特惠体验,随后每单约20元,每次洗车约需要30分钟。

呱呱洗车人去房空

多家分公司注销

在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西大街9号院附近,记者来到了呱呱洗车的注册地。目前这间门店已经被一家餐饮企业承租,正在进行内部的装修。

新承租的餐饮店主告诉记者,他们是在一个月前从呱呱洗车公司接手过来。附近门店的邻居透露,其实公司早在去年冬天就已经出现萧条的迹象。

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西大街9号院某门店店主李女士介绍,去年冬天看到呱呱洗车公司的人就很少了,春节后就说要离开了。

门店外,三辆带有呱呱汽车标志的三轮车停在路边,附近店主说,这是一个月前呱呱员工卖给他们的,一百块钱一台。

随后记者多次联系呱呱洗车的客服,始终无人接听。而其APP也无法正常打开。尤其当记者拨通呱呱洗车高管毛连生的电话时,电话接通后却得知,半年前毛先生就把这个电话号码卖给了别人。

在企业注册地所属的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工商所,一位不愿露面的管理人员告诉记者,这家公司从2016年开始各种投诉不断,在辖区内属于问题较多的企业,而最为核心的原因就是资金出现断裂。

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工商所工作人员说,该公司前期经营还可以,后期烧钱太多,资金出现问题了。

据新京报的报道,天津分公司一位前员工表示,公司正常运作时,除去洗车师傅以外的工作人员有十几名,2016年后所有人员被辞退,只剩其一人维持分公司运转。至去年6月,他的工资已无法正常发放,至今已被拖欠1万多元。

针对欠用户钱款问题,该员工透露,地方分公司没有财政权,用户充值款均由总公司直接收取,“天津分公司最多有上万名用户,但里面有多少欠款用户,只有总公司才知晓。”

工商资料显示,呱呱洗车(北京)有限公司为鸿叶软件(北京)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于2015年1月上线,是一款基于移动互联网的O2O上门洗车服务产品,在呱呱洗车App上填写车辆信息并下单,就有洗车技工上门洗车。

呱呱洗车董事长郄建军曾任高德VP,负责移动互联网业务,例如高德地图、导航、LBS开放平台等;CEO易飞鸿曾任高德软件车联网高级产品经理。

2015年9月,呱呱洗车和赶集易洗车宣布合并,合并后赶集易洗车的原有业务将由呱呱洗车统一负责运营。2015年11月,呱呱洗车完成1亿元人民币Pre-B轮融资,由风云天使基金领投,58到家、首瑞敬徳跟投。由此看出呱呱洗车和58到家关系紧密。

在此之前,郄建军坦言,58到家的支持是呱呱洗车顺利“过冬”的一个巨大优势;此外,呱呱洗车还得益于58到家在企业家中的声誉,由于58到家的背书,对呱呱洗车的融资是一个巨大优势;58到家的品牌效应也是呱呱洗车获得更多用户的一个因素。

58到家客服部工作人员介绍,由于该公司现已不具备服务能力,必须终止合作。

充值高额返现吸引客户

倒闭无法退款引纠纷

呱呱洗车曾经以高额的充值返现吸引了全国数以万计的用户,正当消费者享受着所谓的高性价比服务之时,这家企业突然跑路,APP里的充值余额打了水漂,消费者更是遭遇了投诉无门的窘境。

2016年,北京的刘先生在呱呱洗车APP里充值1000元,当时得到同等金额的返现,但仅仅几个月后,呱呱洗车的接单速度明显下降。刘先生告诉记者,现在前一天下单,第二天中午才能来洗车,而之前接单半小时后,就可以过来洗了。

几位消费者告诉记者,经过他们初步统计,消费者大约在呱呱APP里充值上千万元,但现在剩余金额却无处退还。带着疑问,记者来到呱呱洗车注册地北京市工商局昌平分局回龙观工商所,负责人表示,无权解答这些疑问,推荐去分局办公室。随即,记者拨通了回龙观工商所的上级部门的电话。北京工商局昌平分局信息科负责人表示,现在正在核实相关的情况,然后再做处理。当记者询问是否有初步解决方案时,该负责人却表示不太清楚,还是要问回龙观工商所。

而近日,被媒体曝出呱呱洗车全国数以万计的用户,App里的充值余额打了水漂。消费者更是遭遇了投诉无门的窘境。几位消费者告诉记者,经过他们初步统计,消费者大约在呱呱App里充值上千万元,但现在剩余金额却无处退还!

记者采访相关法律人士均表示,由于呱呱洗车并非金融机构,因此其押金和充值款无法受到专门监管。如果呱呱洗车已经在进行破产申请,因此根本无力承担违约责任,消费者要想维护自身权益,只能集体向法院提起诉讼,进行债权申报。




  •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特此鸣谢!(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予以删除,微信13397941528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 联系我们

    电话:0794-4287069  0794-4229901  13361661286  
    QQ:1079427700   1079428800  1079428877  1079428866  
    微信:13397941528,18677314625   
    官网:www.fcx114.com   
    邮箱:lingyun331800@126.com   

总编辑:凌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