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现实版祈同伟:从农村娃到资产百亿,本该是比尔盖茨,却成了中国最大诈骗犯

2017-05-07 酷玩实验室 酷玩实验室 酷玩实验室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微信ID:coollabs


《人民的名义》完结了

其中的汉东男子天团

深受大家的喜爱


其中达康书记更是火遍全国


不过,还有一个反面人物

也受到不少人的同情

引发了大家广泛的讨论

他从贫寒出身做到厅级干部

曾经是汉东大学的才子、学生会主席

以身犯险的缉毒英雄

却逐渐在派系之争中迷失自我

东窗事发后饮弹自尽

他就是公安厅厅花祁同伟


祈同伟的故事看起来离奇

但其实,却并没有脱离现实

蛋蛋姐发现

十几年前中国的IT界

也有这么一个祁同伟一样的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悲剧人物

他也是一个寒门英才

年纪轻轻就成为名牌大学教授

发过上百篇论文

拿过无数的奖项


他和祁同伟一样有过雄心壮志

曾一心想要凭自己的才华

成为中国的比尔·盖茨

却被残酷的现实打得头破血流

最终他和祁同伟一样走上邪路

骗到了100亿资金,1.2万亩地

还登上《福布斯》

成为了数得上号的富豪

一手缔造了当年国内

最惊人的金融泡沫


他就是宋如华


宋如华出生于浙江绍兴县的一个小山村

家里一贫如洗

7岁时,他的母亲就去世了

这更加让他的生活雪上加霜

但是,年幼的宋如华却勤奋好学

而且早早就立下了志向

他将来要成为一个物理学家

拿到诺贝尔奖!

从小他就玩命一样地读书

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二年

他就考上了成都电子科技大学


那是的他以为,考上大学

就能够一飞冲天了

可是,他的苦难并没有结束

在大学里

所有人都瞧不起出生贫寒的他

他受尽了周围人的冷眼

即使是这样

他仍然不服输

越是被人瞧不起

他就越是努力学习

本科读完,宋如华又以优异的成绩

拿到了物理学硕士学位

21岁,他便成功留校任教

1991年,28岁的他

被破格提升为副教授

风头一时无两


不但升职之路顺畅

而且他的课也非常受学生欢迎

网易创始人丁磊

就曾经听过他的公开课

除了课堂任教

他的学术成果也一点没有落下

几年时间

他发了百余篇论文

各种奖项拿到手软


他还给自己定了八项原则:

一不出国,二不经商,三不抽烟,四不喝酒,五不唱歌,六不跳舞,七不看电影,八不逛公园

那个时候的宋如华

和年轻时的祁同伟一样

堪称杰出青年的典范


但是似乎命运就没打算

让他过什么好日子

看着他一时风光无限

他身边的人就开始嫉妒

甚至有人举报了他

领导也一直觉得他不听话

于是接到举报后

领导二话没说

就暂停了他的入党申请

还把他派去了贫困的雅安支教


当时他刚有女儿

妻子又意外骨折不方便

需要人照顾

他向领导苦苦哀求

却被一口回绝

可怜的宋如华没背景没后台

只能任人摆布

无奈泪别妻女去支教之后

他还是尽心尽力地工作

就像年轻时的祁同伟

即使被不公平地调到小山村

也依然拼了命地想要通过努力

来证明自己


可是,周围的人

依然瞧不起他这个穷酸小子

一次在火车上

一个拿着大哥大的暴发户

一人占了两个座位

宋如华客气地请对方把座位给他

可是对方理也不理

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还跟他说:

“穷小子还想坐火车?

让你站着就不错了!”


宋如华内心和祁同伟一样

是个非常骄傲的人

他想到自己奋斗了20多年

发了那么多篇论文

拿过那么多的荣誉

一个月却只能拿到一两百元

一家三口只能蜗居在一个

破旧不堪的筒子楼里

还要因为被人无端排挤

在妻子女儿最需要他的时候

在他乡奔波

在火车上还要因为座位

被一个脑满肠肥的暴发户羞辱


这件事深深刺激了他

正所谓百无一用是书生

想到自己寒窗苦读这么多年

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宋如华一怒之下

决定下海经商


于是,1992年

他靠着5000元的初始资金

创立了托普(Top)

他想要赚大钱

让别人瞧得起自己!


但是,他一个白面书生

对做生意一窍不通

创业的艰难可想而知

为了倒卖电脑

宋如华这个拿了无数奖的大学教授

整天蹬着三轮车在成都跑来跑去

样子又穷酸又老土

经常被卖家嫌弃

即使是没日没夜地干

宋如华一个没有后台的人

也很难找到大宗的买家

倒卖电脑的利润也十分微薄


但是,他仍然没有放弃

他依然相信自己的才华

在蹬着三轮车的时候

他会给自己打气:

“我蹬一脚就是一毛钱

我蹬上一百下就能挣10快钱”


没想到,这样的机会

真的被宋如华等来了

1994年10月的一天

成都金牛区税务局想向他买两台电脑

跟他谈话的时候

得知宋如华竟然是电子科技大的教授

局长就随便问了一句

“你们能开发自动打印发票的软件吗?”


在当时的国内

没有任何一家公司

能够提供这样的软件

但是宋如华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他也相信自己绝对有这个实力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说:“能!”

便把这个活揽了下来

随后,他从电子科大

找了三个学生,一起潜心钻研

夜以继日地开发

一天只睡几个小时

他用了3个月的时间

开发出了自动计税的软件


税务局拿到软件之后

非常满意

宋如华一下子赚到了十几万

宋如华马上想到

国内的税务局

大大小小有4万多个

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于是他放掉手边其他的事

专攻计税软件

不光继续完善软件

还组建了营销团队

去各个省市发展

到这一年年底

他的软件收入就超过了4000多万元

多地的税务局都采用了他的系统

宋如华一下子就有钱了

就像在缉毒队里

凭本事立了大功的祁同伟

他都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可是,这样的日子还没过上几天

现实马上给了他当头一棒

正如祁同伟没有如自己所愿调到北京

对宋如华而言

国家税务总局突然出台了一项政策

认定计税软件的标准不统一

必须使用统一的“金税工程”


宋如华想不通

明明我的计税软件开发更早

功能更强、市场占有率更高

为什么不选我的?

其实,原因很简单

他没有任何背景和资源

输给别人的软件又能有什么话说?


于是,短短半年时间里

他的计税软件市场迅速萎靡

公司在全国数百万的应收款都拿不回来

他麾下10多个省级办事处分崩离析

他作为先行者

被无情地赶出了这个市场


偏偏在这个时候

公司内部的人还起内讧

有几个不久前

还对他信誓旦旦的副总裁

从公司出走成立了新公司

专门和托普公司抢生意


呕心沥血的软件

被不公平地挤出市场

原本亲如手足的兄弟们

一个个背叛他

宋如华感到无比悲愤

他甚至在之后的公司高层会议上

恶狼一样发狠说:

“你们哪个敢在背后捅我刀子

我就抱着炸药跟他同归于尽!”


不过,即便是到了这个地步

他也还对现实抱有一丝希望


当时有不少地区想发展信息产业

但是由于国内普遍起步晚

根本连做信息的人都没几家

于是就有人想到,

打着做信息的牌子搞个皮包公司

去赚国家政策的补贴


宋如华原本一向是看不起这种人的

但是,现金流断裂再加上众叛亲离

他的托普公司已经山穷水尽

万不得已,宋如华想:

“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也先骗骗人吧

过了这个难关,再好好做事

也是一样的”

于是,他在既没有人手

也没有技术的情况下

硬是在成都红光镇

立了一块“西部软件园”的大牌子

他还夸夸其谈地把软件园宣传成了

很有前景的高科技产业

一发布就收到了四面八方的掌声


政府很感兴趣

很快,他的托普成为四川省政府宣布的

35 家重点扶植企业之一

宋如华本人还被评为当年的

"四川十大杰出青年"之一


这下子,宋如华拿够了名声

于是,他开始挖空心思找资金

很快,他想到了方法:

收购国企川长征公司,借壳上市

这样就能成功圈到钱


但是,按规定,

宋如华想借壳上市,必须支付1亿元

他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怎么办呢?

最终,被逼红了眼的宋如华

走出了一步疯棋

他一边成立了证券部

通过疯狂的宣传炒作

把川长征的股票

从6块炒到了24块多

一年就通过资本游戏赚了两个亿

一边,他又公开表示

可能会退出和政府的合作


他摇摆的状态

让政府官员非常着急

政府都把他列为重点扶植企业了

他又这么有本事

这要是他退出了

他们的政绩的怎么办?


所以,为了自己的政绩

他们动用手段

给宋如华开了绿灯。。。

在四川省政府的帮助下

宋如华需要支付的一亿元

最终都由国家给他买了单

其中7791万元是由川长征

高价购买了托普的股份

其余近3000万元则是国资局

“主动借给他的”

最后,宋如华通过几步好棋

一分钱都没花就完成了小目标


宋如华收购川长征公司之后

他确实也没忘记当初自己的承诺

他开始想回头做实事

他想用自己的才华

把这个奄奄一息的国企救活

可是,这家老国企已经积重难返

想要救活谈何容易

宋如华日复一日

亲自去现场办公

可是他绞尽脑汁

公司还是毫无起色


同事,因为公司业绩不好

工人工资低

工厂数度发生罢工事件

工人甚至还把尽心竭力的他

绑起来“批斗”


宋如华终于撑不下去了

他辛辛苦苦如履薄冰地做实业

却换来被批斗的下场

反而是当年玩玩喊口号、

画大饼的资本游戏

却轻轻松松能赚到大钱


残酷的现实伤透了他的心

宋如华对实业彻底失望了

终于,他的价值观扭曲了

他认为只靠才华根本无法出人头地

他认为辛辛苦苦做实业

还不如卖概念炒作

来钱来得快


他决定要靠着和政府拉关系

用看似高端的概念

去骗钱、去圈钱

就像祁同伟拼了命成缉毒英雄

也拿不到他想要的一切时

选择在操场

对着梁璐代表的权力下跪一样

宋如华向金钱下跪了


那一刻,之前那个心比天高

年轻气盛又才华横溢的宋如华

彻底死去了


他开始在全国推广他的“西部软件园”

他用同样的套路

同各地政府合作

建立各种所谓的“软件园区”

不择手段地四处圈钱

没钱就用概念骗

证监会通不过

就用钱贿赂相关人员打通关节


连他自己都承认

我的计划就是

“圈钱,圈人,圈地

最后圈市场”


全国各地政府给他一路开绿灯

他几乎所有的项目都被列为

当地的一号工程

几乎所有的用地都给他优惠价格

成功来的越是顺利

宋如华就在这条路上越陷越深


就这样,短短几年时间

宋如华的雪球大得无以复加

他建立了27个软件园

拥有1.2万亩地,资产100亿

还被《福布斯》列入

中国富豪榜前五十位

27个软件园林像是他下的27步棋

每一个棋子

都彰显了他赤裸裸的野心

他幻想着靠着资本游戏

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

让所有曾经瞧不起他的人

在他的面前低头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邪路上陷得太深了

他还大言不惭的说:

“软件公司就像皮包公司

除了人没有别的东西

如果你只有半间屋你就什么都不是

有了园区,这就是你实力的象征”


翻译一下就是:

搞实业的都是傻子

会吹牛才是王道


这个时候宋如华对资本游戏的迷信

和祁同伟对权力的迷信如出一辙

他忘记了自己当初的八不原则

祁同伟也忘了自己

“人民是天,人民是地”的豪言壮语

他们都走得太远

再也无法回头了


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随着他的公司越来越大

他的漏洞就暴露得越来越明显

宋如华号称托普公司

从1999年就开始生产电脑

但在全国各大IT市场都见不到一台

托普公司生产的电脑


在北京机场不远的高速公路上

可以看到托普手机的醒目广告

但却连一部真的手机都看不见

有时候别人问其他

托普到底在做什么

他自己都回答不上来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

宋如华到底有没有做事

托普这么大的公司

为什么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也没有做出来

一名记者在经过周密调查后

写了一篇《托普泡沫》

把他所谓的商业帝国的底细

揭了一个底朝天


这个猛料一出,举世哗然

一时间各方的压力汹涌如潮

让巧舌如簧的宋如华

都不知道如何分辨


不久,宋如华把自己的1800万股权

以两元的价格卖给了两个同乡

2004年3月,宋如华潜逃到了美国

留下了跨越10个省12个城市

12家银行间的巨额债权债务

银行甚至到现在都没完全弄清楚

宋如华究竟在全国

办了多少家子公司

有多少关联企业

托普10年的辉煌

恍如一场幻梦


假如故事到这里就结束

那么宋如华也许更像是丁义珍

但是,宋如华毕竟曾经是

有鸿鹄之志的人

2011年,奇迹般的事发生了

宋如华竟然出人意料地主动回国!


当然,刚入境他就被逮捕了。。。

2013年,法庭以挪用资金罪

判了宋如华9年

而谈到回国的理由

在公堂之上

宋如华依然滔滔不绝

他坚持为自己做无罪辩护

因为即使到这一步田地

他仍然坚信自己没有做错


他恨自己的出身

恨媒体的宣传给他的压力

恨大环境的不好

恨命运的不公平

他说自己有100亿的资产

却从来没有享受过好日子

他说自己以两元卖掉股权

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为了钱

他认为自己做错的一切

都是因为没办法


也许,宋如华心里

和自杀的祁同伟一样

他不觉得别人有资格审判他

因为他认为

在他最需要公平和正义的时候

公平没有来

他便以为这个世上

从没有公平和正义

只有输赢

这一次

他不过是输了而已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吴晓波《大败局》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