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蔡省长喊话救援“港独”?网友:有钱先把退休金发了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我是一名高校老师,我向中纪委举报了自己的学校

蛋蛋姐 酷玩实验室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微信ID:coollabs 

 

蛋蛋姐说:

 

最近,我收到了一位粉丝的留言

她告诉我自己在大学里

上了近两年的班

最后却被迫离开学校

直到离职的时候

都没有得到一份入职劳动合同

这话可把我给听傻了


但是,接着她又告诉我

自己已经向中纪委举报了

学校违规违法行径

但是3个月过去了

没有任何进展


为了详细了解情况

我们互相加了微信

并进行了语音通话

我们就暂称她为陈老师吧

 

陈老师希望能把她的遭遇

讲出来

让更多的人知道

也希望这件事情能够

在公众的关注下

早日得到解决

这篇文章是我根据

陈老师的口述记录而成

并在发布前经过本人授权


以下就是陈老师的口述



 作者:陈老师(化名)

蛋蛋姐代为整理发布


我是一位音乐理论专业的博士

毕业于中国艺术类唯一

一所211院校

2015年我博士毕业后

在北京面试了两份工作

一份是在剧院

另一份是一所高校

但我还是谢绝了北京的机会

决定回到我先生的家深圳

 

因为是先生的老家

所以我对深圳这座城市并不陌生

由于我专业的特殊性

再加上深圳的高校偏少

音乐专业的更是寥寥

在朋友的推荐下

我选择了深圳大学师范学院下属的

金钟音乐学院

 

说到这所学校

我还是给大家介绍一下

这所学校是由深圳大学、广电集团

和中国音乐家协会联合开办的

最重要的是

这所学校引进了

流行音乐的理念

是非常值得认可的

因为国内大部分音乐院校

都是研究古典音乐

流行音乐是少之又少

所以在这一点上

金钟音乐学院也非常的吸引我


 

接下来

我就遇到了全程参与我在学院

大小事项的决定性人物

也就是金钟音乐学院的杨院长

是他把我招进来

最后也是他联合师范学院

一起赶走了我


可能业内的朋友都对这位杨院长

有所耳闻

在来金钟之前

他曾经在川音

培养过李宇春、何洁

这些国内知名歌手

平心而论

杨院长对中国的流行音乐

是有所贡献的

 

本着对金钟的向往

和对杨院长的信任

我对自己未来的工作

是充满信心和希望的



2015年11月

在我面试通过后

并没有马上为我安排教学任务

杨院长说要先考验一下我

能否胜任

说实话

我当时是很有信心的

也很乐意接受领导的考核


理论上说

在我刚入职的时候

学院就应该与我签订劳动合同

这也是最基本的一件事

但是,杨院长和院方

都没有提及此事

 

到了2016年初

文化部投资主办的

国家艺术基金

下面有个培训项目

专门培养音乐剧制作人

正好符合学院的发展方向

而我作为学院里

唯一的一位博士

就被杨院长委派去

北京和上海参加学习

并口头承诺

学院报销学习和差旅费

 

正常的情况下

全国的高校委派老师

参加学习和进修

都属于工作范畴

我当时也理所应当的认为

自己是作为金钟的老师

去参加的这次培训

杨院长对外也是这样介绍我的

 

差不多半年的时间

学习结束

前后共花费了一万多

但是回来后

杨院长就再没提过报销一事

我考虑到自己才刚参加工作

也不太好意思开口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因为我之前就发表过

音乐剧方面的文章

又加上长达半年的学习

对理论和产业都有了

更深一层的了解

我想,我可以投入到

正式的教学当中了

就向杨院长提出了上课申请

 

在经历了漫长的考验过后

直到2016年7月

也就是我面试通过9个月

杨院长才第一次

将我的劳动合同问题

报请师范学院

按照《劳动合同法》第十条规定


用人单位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而我的劳动合同足足

拖延了9个月之后

竟然还是没有任何回音

更加没想到的是

这样的局面

一直延续到了

我离开学校的那一天

直到现在


 

2016年9月

新的学期开始了

杨院长一下丢给我5门课程

让我措手不及

通常情况下

一位老师安排3门课程

就已经是相当饱和了

更何况杨院长分配给我的

还是5门全新的课程


我记得我的老师曾经说过

一门有质量的课

要达到

备课时间和授课时间6:1的比例

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

在此后的教学工作中

我进入了疲于奔命的备课阶段

半夜一两点才休息

都是常有的事

以至于后来我的身体

也亮了红灯

图:红色区域为陈老师的任教课程


但当时我想的是

只要站在讲台讲课

就要为学生们负责

苦点累点也没关系

毕竟是年轻老师

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而值得一提的是

按照正规的流程

每位刚进学校的老师

都要在正式下课堂之前

接受教务培训

而我和几个同期进校的同事

根本没有经历过这个流程

就直接被分配上课

 

但是就在我积极准备的过程中

我负责的课程

竟然出现了没有学生的

尴尬局面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当时学院正在筹备一个音乐剧班

但是之前并没有进行单独招生

按照杨院长的规划

打算在2016级的

流行演唱班抽调20名学生

组成新的班级


而我作为专门的授课老师 

一直在积极地

为上课做准备

但是在这期间抽调学生的事

却迟迟没有落实

简单点说

这就是一门没有学生的课


说起来也很奇葩

这个课程竟然还堂而皇之的

被排进了深圳大学的教务系统里 


刚开始我也很担忧

但是仔细想想

既然院长已经做出了规划

就一定会解决的

没想到

戏剧性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9月20日

是音乐剧班第一次上课的日子

当时我还没有收到

上课学生的名单

心里直打鼓

但还是决定先到班级看看情况

说来也巧

那天刚好下大雨

路上遇到交通事故

二十分钟的车程

堵了一个多小时

我迟到了

 

刚好又赶上深大的教务老师查岗

发现班级里

既没有老师也没有学生

而且更加诡异的是

教务系统上显示的授课老师

也不是我

而是另一位男老师

这下我也彻底懵了


对此,师范学院给出的解释是

因为我没有与师范学院签订合同

所以无法登记在系统里

 

教务处接连问责:


为什么真正的授课老师和系统登记的有误?

为什么老师和学生都没有出现在课堂上?

为什么连学生都没有的课程排进了教务系统里?

为什么没有签订合同的老师可以上课堂?

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上深大的讲台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

也惊动了深大的校领导

直接问责到了师范学院

师范学院又找到了杨院长

当然了,最后一个环节肯定

要到我这里

杨院长找到我

说是我犯了错误

不该迟到

这算是我的教学事故

并且这件事会直接影响到

我签劳动合同

 

我当时非常慌乱

但还是觉得我不应该

成为整件事情的替罪羊

我也是受害者啊

但是杨院长再三安慰我

这件事总要有人负责

总不能让领导担责任吧”

并以劳动合同为筹码

让我主动认错

无奈之下

我只能屈服

 


一个月后

在金钟音乐学院的工作群里

公布了9位老师签订劳动合同的消息

里面没有我

我再次找到杨院长

得到的答复还是

因为我犯了教学事故

所以这个合同不能给我签

我彻底惊呆了

 

可是我真的犯了“教学事故”吗

如果犯了教学事故

是一定会收到处理文件的

那次所谓的“教学事故”

并不是我的责任

我也并没有收到

任何关于此事的处理文件


而且这也并不能成为

拒签我劳动合同的理由

我当时急哭了

如果不能签合同

那我在金钟的这一年算什么?

 

很快,杨院长又过来安慰我

“你相信我,安心工作

合同的事会解决的

像你这样优秀的人才

学院不跟你签合同

我跟你一起辞职


这番话确实感动了我

请原谅我的天真

因为刚参加工作

又是我的直属领导

所以很信任他

我也只能信任他

 

另外当时已经是期中时期了

我如果一走了之

剩下的5门课程也没人能接

最后吃亏的还是学生们

我实在不忍心丢下这些学生不管

即便是有再多的不满

我还是决定忍下去

 

直到2016年12月底

我才收到了入职以来的

第一次工资

4个月的课时费

没有社保和任何其他福利

因为我是学院唯一的博士

入职前答应我的课时费

是按照副教授的标准

但实际发工资的时候

却是讲师的标准

 

而且在发放工资的签名单上

我注意到

与我一起的其他8位老师

都被称为

外聘老师

这是我从来没听过的称谓

当然,也没有得到任何形式的

解释和说明 


就这样,又过了一学期

到了2017年3月

杨院长再次丢给我5门课程

我反映过

课程安排太多会影响上课质量

结果杨院长的回答竟然是:

 “可以挑一两门课认真准备

其余的可以糊弄一下。

我不敢相信

这是一位学院的院长说出来的话

 

很快,又发生了一件事

才让我搞清楚了一些状况

同学院的一位老师

真的犯了教学事故

并且收到了深圳大学

下发的认定书和处罚办法

罚款8千块

 

这样我就更加坚信了

自己之前并没有

真正的犯下教学事故

因为认定书和处罚办法

我从来都没有收到过

这让我开始

怀疑领导的诚信度

我便开始留心观察

学院的一些情况

 

并且我发现了跟我一样的群体

代课老师

原来,师范学院从头至尾

都没想过与我们签订劳动合同

有多位被强行定义为

“外聘教师”或“代课教师”

的同事都跟我交流过

他们在入职之前

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都是按照同工同酬的全职教师招入

但是入职后拒签劳动合同

以代课的形式工作


甚至有的同事

已经以“代课老师”的身份

工作了将近4年

 


后来我又得知

杨院长声称多次为我

报请劳动合同

其实只是在2016年7月

也就是我入职8个月之后

才第一次报请了


又过了8个月

也就是2017年3月

他才为我递交了一份

代课老师的申请

知道了事情真相的我

非常愤怒

一年多来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我几次找师范学院的领导反映情况

但最终他们都把我

推给了杨院长

而杨院长只有安抚和搪塞

我不知道这是杨院长的问题

还是师范学院的问题

又或者他们都有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

杨院长又委派给我一个重要工作

那就是指导学生完成毕业论文

因为我是学院唯一一位

有资格指导毕业论文的老师

杨院长事先声明

已经在为我申请

让我安心工作

 

毕竟学生们是无辜的

我还是接下了这份工作

从开题一直陪到了答辩结束

金钟音乐学院第一届毕业生顺利毕业

按照深大的标准

应该发放我26000元的论文指导费

但是师范学院

却以我没有论文指导资格为由

拒绝支付

源头依然是

我没有签订劳动合同

 

这时我又得知

杨院长所谓的申请

其实是这样的

早在我指导论文之前

杨院长就曾针对

我的情况请示过师范学院教务处

“因没有签订劳动合同

是否可以指导

请批示”


而当时得到的答复是

“按学校规定办”

并手写了

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字样

就是因为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批示

学院让我把工作做了

却始终拒绝支付我的指导费

 

我无奈之下去找了师范学院的钟院长

他表示非常认可我的能力

但是合同一事

还是要找杨院长解决

那时候我感觉

自己就像一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一晃又到了新学期

2017年9月

师范学院解聘了4位老师

理由是学历存在问题

 搞得人心惶惶

而杨院长再次提醒我

说现在的情况就

更不能为我报请合同了


然而,接下来

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由于长期熬夜备课

我的心脏出现了一些问题

经常心悸


9月5日那天

我的《世界音乐》课之前

我再次感到心脏不适

导致迟到了8分钟到达课堂

对于这件事

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学生们


我道歉并作出了解释

学生和深大教务督导组

都表示理解

 并且没有给我下

认定书和处罚决定

这也就是说

我的这次迟到

并不构成教学事故


可是9月底

我的另一门课

《音乐论文写作》突然被停掉了

理由是我不具备论文指导资格

因为没有签订合同

所有的问题再次回到了原点

合同


更何况,这门课程

我已经教授过一个学期

学生和领导都非常认可

我的学生还专门给我发短信

表示感谢


图:陈老师与学生的短信截图


他们所谓的没有资格

还是因为这个合同问题

我认为这严重损害了我的学术名誉

就去教务处进行了质询

给出的原因是

我在之前上课迟到

构成教学事故

导致停课

 

可是之前不是都已经认定

不构成教学事故了吗

停课之后

我的学生都来问我

为什么不来上课了

当他们知道

是因为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时候

勇敢地到校长室替我发声

结果师范学院和杨院长却认为

是我在煽动学生情绪


此后杨院长对我的态度

也一改从前

并扬言一定要让我走


9月27日那天

杨院长非常平静地对我说

我认为你不是一个好老师

并通知我不用再上班了

那天我放声大哭

离开了学校

委屈、懊恼、不甘

所有的情绪涌上心头

这将近两年的工作

如同噩梦般的彻底结束了


值得一提的是

早在2017年7月

杨院长在跟我沟通

劳动合同的问题时

就曾跟我说过

师范学院的领导都是法盲

他知道3个月到半年的试用期后

还不签订劳动合同

就是违法行为


他还让我继续等待

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三年

等他退休了

我就可以诉诸于法律

这我才明白过来

原来杨院长早就知道

代课教师以及不签合同

都是违法行为

他一直都在欺骗我


 

2017年10月

我正式向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

提出了劳动仲裁

结果判定

我与师范学院形成劳动关系

而非师范学院始终声称的

“口头约定的劳务关系”

更不是什么“代课老师”

判决结果为

师范学院支付我

11个月双倍工资差额及律师费

 

由于我提出签订劳动合同

师范学院在法庭上出示了

一份解除劳务关系的

违法伪造的文件

并将日期伪造为

2017年9月28日

并手写“当事人拒绝签收” 


拿到判决结果后

还发生了一件更加荒唐的事情

师范学院提出要与我

签订一个非法协议

内容是

我答应不会就学院的其它违法违纪行为

再进行法律仲裁和行政责任追究

我同意后才进行赔偿

否则拒绝支付赔偿金


这种无理的要求

我当然不会同意

在我拒绝之后

师范学院提出上诉

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

一审维持原判

 

本以为事情已经

告一段落

但是师范学院依旧不依不饶

每当学院出现什么事情

都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说都是因为我到处告状

泄私愤


就在我离职不久后

学院又开除了一位老师

说是因为

我写了实名举报信

那位老师当天就打电话质问我

为什么要举报他

但我根本毫不知情

 

像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

隔三差五的就有老师

给我打电话询问情况

毕竟同事一场

每一个过来询问的

我还要有礼貌的耐心解答

但是这真的很影响

我现在的生活

我也并不希望

再回忆起过去那些不愉快的经历

 

还有一次我的学生给我

发来一张截图

在《“中国知网”大学生论文检测系统》里

金钟音乐学院的指导教师

还写着我的名字

学生们都还是在

用我的名字进行查重

但是当时我已经离职


我不知道是不是在我离开后

音乐学院依然没有招到

据有论文指导资格的老师

往轻了说

这是学术不规范

严重点

就是学术不端

我人已经离开了学院

但是学院还在使用着

我的身份和名字

 


今年4月初

我写了信

准备了一些材料

递交给了

中纪委第十二巡视组

举报了相关人员的违法违纪问题

4月23号

深圳市纪委给我打电话

说中纪委已经受理

并令深圳市纪委派驻组调查

 

因为很快就得到了反馈

我还很激动

已经事情很快就会解决

但是一个月过去了

始终没有人再联系我


我打电话过去问

他们就说

会联系的,等着就行了

进展也不方便告知

再问还是一模一样的话

现在已经3个月过去了

还是丝毫没有进展

 

发布这篇文章

也是希望这件事

能得到积极地处理

不求马上有结果

但是请让我看到在推进

 希望纪委能够加速公正办案

师范学院停止对我

的一些不实言论伤害

并依法出具劳动关系证明


至今,我还是非常尊敬深圳大学

并且没有任何偏见

只是有些管理者从中作梗

扰乱了正常的学术氛围

污染了纯洁的学校环境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青年学者

在学院工作的两年里

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心血

并把教师视为自己的终身职业

希望能教育好学生

在学术领域有所建树

我多年寒窗苦读

也正是为了这一天

所以我也在此呼吁

希望高校的招聘体制能够

更加透明化和法制化

 

我不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但是我相信

正义永不会缺席

也不会因为少数人的错误行动

而对未来失去信心

我相信明天会更好

我们的教育体系、招聘制度

以及科研环境

都会在大家的注视下

逐步完善

我也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写在最后 


蛋蛋姐看完了陈老师的故事

我都不敢相信

这是会发生在

中国高校内的事件

虽然我和陈老师素未谋面

内容也是陈老师的口述

可是法院判决书却是实实在在的


并且据陈老师讲述

仅在深圳大学师范学院

金钟音乐学院里

就还有十多名老师被蒙在鼓里

默默担着“代课老师

的称谓在讲台上讲课


可是他们依然坚守在岗位上

努力的备课、讲课

内心向往着学术研究

也许,不知道哪一天

他们就会被口头开除


更让蛋蛋姐感到震惊的是

这样的事件并不是个例


早在2016年

澎湃新闻就曾报道过

山西财经大学中德学院

连续10年不跟11名

德语老师签订劳动合同

教师们多次要求未果

学院还以

不想做就走人

工作都没了还要什么合同

威胁老师


直到新闻被爆出

相关负责人才出面解释

目前合同问题正在沟通中

已经准备要签了

迟到了10年的合同

“准备要签”还能弥补多少?


而令我们担心的是

在全国的两千多所高校里

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这样的事情究竟还有多少


而我们的大学

作为社会人才输送的重要根据地

老师在这个过程中

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可是如果因为学校的不作为

屡屡推脱责任

让一个真正有资格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失去工作

而指导学生的却是那些

资历尚浅的人

说到底

最后真正受伤害的还是学生

是我们这个急需人才的社会和国家


最后蛋蛋姐想说的是

别让真正热爱这份事业的人

失去信心

中国的高校不能没有他们

学生们不能没有他们

我们也不能没有他们


希望我们高校的招聘机制

更加完善

也希望陈老师的事情

能够早日得到解决


不要跟我说什么

正义虽然会迟到

但绝不会缺席

用英国的一句法谚说:

迟到的正义非正义



你认识了酷酷的酷玩,酷玩也想认识酷酷的你!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做一个好玩的小调查,让蛋蛋姐了解你更多~蛋蛋姐会随机抽取10位小伙伴,送出酷玩周边大礼哟~


本文由对陈老师的采访及相关资料整理而成

首发于微信公众: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近期热门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