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香港无间2017新作】北京天悦壹号效果图+高清摄影(&葛亚曦)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川普时代:金融危机、区域战争和欧盟解体多选题

2017-01-30 宏观资本 中港股市龙虎榜 中港股市龙虎榜
点击标题下「比特港大数据」可快速关注

11月8日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夜改变了整个世界,Artemis Capital就曾预见了这一结局。而市场却没有认识到这并非民主党和共和党之争,而是全球主义和民粹主义之争。


共和党在夏天压制了另一个民粹主义候选人之时,就已经输了。


特朗普对波动率交易者来说是个大利好:特朗普本身就不可预测。从来没有一个总统这么喜欢在推特上对政策展开论战,当大家都习惯在联邦政府的公文里找政策的蛛丝马迹时,他作为一个高举保护主义的捣局者出现了。


特朗普是继1829年安德鲁杰克森以来第一个民粹主义的美国总统,并决心彻底反转全球化。是时候面对事实了:

首先,不要再低估这个人。那些吵闹的推文都是媒体控制的策略和烟雾弹,他想要的是彻底颠覆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世界秩序。如果你真的想要了解一个人,要看他做什么而不是说什么。


特朗普的商业生涯主要由三个核心策略组成,依次排列如下:

1)杠杆

2)重组

3)品牌

在1970、80年代,他依靠下行的利率和债券狂潮买入了一大批高端地产项目。在90年代,他曾经因高杠杆的酒店和赌场生意总共破产6次。2000年以来,他抛开高负债地产项目,通过电视节目“Apprentice”塑造了一个全球品牌。


特朗普会像运作他的生意一样运作这个国家。他会加杠杆、加杠杆、加杠杆……来重组以得到成功。特朗普经济学对于供给侧来说就是天上掉馅饼:大量减税、增加赤字来提供就业、金融及能源去监管化、贸易保护,全都指向通胀。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把破产当做一种工具而不是一种义务,毫无疑问他将把美国推上债务扩张的极限。


他曾表示:“我的确玩转破产法,他们对我很有利。”他乐意将美国逼上破产边缘以增加中产阶级就业和满意度,他也知道没人能阻止他,欧洲和中国都不能。他知道,美国国债和赤字、对北约的承诺都无足轻重,只要美国手里仍握有底牌——世界上最庞大的军队、能源独立、全球储备货币。他是对的,这些地缘政治工具远比破产法更有力量,他对台湾和俄罗斯的态度只是经济杠杆。


他提醒欧洲,北约离了美国什么都不是,他提醒中国,债权国会输掉贸易战。以此作为谈判筹码,他可能成功,但也可能引发热战,或两者兼有。


不管你喜不喜欢,旧的规则已经没用了。民主已经被推特所取代,意外将成为常态。特朗普的世界是一个零和游戏——这意味着美国在贸易中的定位将自二战后体系发生巨变。美国拥有最大的军队、最棒的地理位置、最强的技术创新、最大的经济体量、发达国家中最好的人口结构,还有页岩气带来的能源独立。


特朗普的最大和最新的品牌就是美国,而他会用民族主义和一切宣传噱头来获得经济和军事的胜利。


这对波动率来说都是好消息。


特朗普当道将标志着将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反转,终结多年来反射性的全球主义。1970年代以来,世界就被一个自我增强的“发达债主国家”和“发展中负债国家”的约定所主导。美国提供了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力量、对全球贸易路线的军事保护,发达的金融市场,并乐于发债。


而发达国家则提供便宜的商品,并用来贸易款购买债券和美元,维护这一平衡。资产价格上升、债券扩张、商品上涨、发达国家通胀保持温和,同时利率下降。


这带来的净效应就是:美国向国外出口他的中产阶级以及通胀,而发展中国家吸收通胀来创造新的消费阶级以及权威性统治所需的社会稳定(中国)。金融家、科技创业者以及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家就越来越富有,而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却被边缘化了。


如今,特朗普用民粹主义来抵抗这个全球协定,将把全球秩序推上不可预测的道路。不要低估了特朗普无法待满整个任期的可能性——没有残酷的争斗,是无法挑战这个存在了几十年,并赋权于一众跨国精英的体系的。美元的大涨并非只出于贸易保护原因,这是预期世界格局巨变而出于安全考虑的流出资金。对美国来说,特朗普短期内有好处,但长期会导致滞胀。对欧洲和中国来说,这将是一个灾难。


波动率将会到来,但在国际上会比美国更糟。市场低估了欧盟瓦解的可能性,正如三年远期所示,也低估了中国的债券泡沫危机,这两个事件发生的概率都随着特朗普上台而提高。近期的美元供给危机使银行间拆借暴增、人民币隐秘的贬值、比特币的暴涨,是后者很好的证明。


过去1910年到1930间由全球主义趋向孤立主义的历史告诉我们,将会有更多金融危机以及更高的可能俄罗斯与欧洲、伊朗和阿拉伯、中国和日本在未来10年开战。

特朗普承诺的财政刺激、去监管化、贸易壁垒让美元暴涨、美股升高、市场情绪趋向历史最佳,名义收益率接近近三年最高。


总而言之,这次暴涨有点过头了。这与里根当选后的那次暴涨很相似,但这个类比也仅止于此了。里根时代的标普市盈率9倍而现在21倍,如今13.56%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比那时高了1100bps,美国债务GDP比高达105%(当时30%),这还不算表外负债。特朗普当选能一夜间改变世界人口结构和通缩的想法,几乎跟发诺贝尔奖给奥巴马一样幼稚。


特朗普当选的影响不像1980年代,而更像是1990年代末期。上一次美元、美股、债券收益率同时飙升的情况出现在1997-1999的互联网泡沫时期。高波动率与牛市共存,VIX指数平均在25,而标普上升了98%。


如果特朗普真的实行了财政刺激等一系列举措维持了现在的市场走势,并导致通胀,那如97年亚洲金融危机、98年俄国危机一般的国际风暴也将接踵而来。


国际风暴影响美股波动率的程度将取决于传导效应,比如在1998年,俄国主权债务违约的影响就用了几个月,最后通过长期资本基金(Long Term Capital Fund)威胁了美国的金融系统。准备好迎接类似的事情发生,有可能是中国银行危机、欧盟解体或是区域性战争。


在1990年代末,政策释放尚有空间,因为高估都集中于一类资产。如今,美股、固定收益还有主权债务都处于高位,还有前所未有的央行资产负债表状况和不容乐观的人口结构。低beta和高利息股票就类似于当时的互联网股票。


根据标普Capital IQ,2015年罗素2000指数成分股相比非成分股有62%的溢价,而2006年这一数字仅为12%。所以将资产冻结在体系内的机制已经形成——全球版本的塞浦路斯“自救方案”。


特朗普会使不确定性的价格水涨船高,但对传统的对冲和尾部风险基金不利。


不确定性和波动率是两码事,2016年充满高不确定性,但波动却不大。虽然2016年VIX指数平均只有15.82(处于历史记录的36百分位),投资者的对冲将预期波动性推至历史高位,正如skew、隐含收益率溢价和波动率远期溢价所示。

传统的对冲基金和尾部风险基金在这种环境中将举步维艰,因为市场看似平静,但不确定性的溢价却很高。多元化波动率交易者则会表现优良,因为我们可以回收高价的不确定性来获得看多期权性风险策略的更高回报。比如,今年Artemis Capital置换掉被高估的skew以及期限溢价,换成看多波动率的波动率(volatility-of-volatility)以及其曲率(vol-of-vol-convexity),以此获利。





本文由比特港独家整理及翻译自zerohedge,不代表宏观资本/比特港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加入比特港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比特港股新闻APP!

★ 加入比特港微信交流群。加群方式:添加小编微信号“moumouyu111”,备注上您的行业背景、投资经验等信息即可;

★ 比特港投稿、广告合作及授权请电邮wm@avalok.com.hk 或给本号AC_Stock留言

ps. 微信出新功能啦~可以把比特港大数据公号置顶了哟~以便第一时间看到最新推送~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比特港大数据
比特港大数据
Learn More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