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的女儿!

投资“狠人”赵本山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中国青年迁徙图谱:有人为理想远行,有人为现实返乡

2017-05-06 中港股市龙虎榜 中港股市龙虎榜



伴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年轻一代的迁徙征途愈加频繁和密集。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聚集在城市,成为奋斗在最前线的工程师、医生、教师、快递员、外卖小哥……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是当下中国城镇的中坚力量。


不再局限于自己生长的地方,远方似乎更能承载年轻人的梦想。然而在迁徙的过程中,他们不得不去面对的问题不一而足,且迁徙路径也不尽相同,有人为了理想远行,有人干脆去了国外,也有人跃过“龙门”却难跃“农门”……


(资料图:北京东站开往燕郊的临客K7783次列车。王骏 摄)



挤破头进一线城市


凭借着良好的设施和资源,北上广深等大城市天然具有巨大的虹吸效应。挤进一线城市,成了无数青年奋斗的目标。然而对于大部分事业刚刚起步的青年来说,在一线城市拼搏,往往意味着离开原先生活的舒适圈。


2017年5月3日下午5时,作为富士康的采购人员,简宇还有半小时便可以下班。谈及第二天的青年节,25岁的他并没有太多期待,“我们不放假,正常上班。”


三年前,简宇从南昌航空大学毕业,来到繁华的深圳,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在这个城市扎下根来。尽管简宇更喜欢南昌的人情味,但他仍选择去一线城市打拼,“好的工作、医疗、教育都在大城市,现代人生活又离不开这些,不去一线城市去哪?”


然而现实并没有简宇想的那样美好。一个人在深圳打拼的感觉让他深感焦虑,经济上的压力更是经常让他“喘不过气来”。


“想吃顿好的都要再三思量,买东西最关注的就是价格。”谈起自己在深圳的生活,简宇显得有些落寞,“有时候想改善一下生活,但想到以后还得买房结婚,只能无奈作罢。”


简宇告诉中新网记者,自己每月租房的花费只有700元,但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对深圳高企的房价来说是杯水车薪。简宇计划今年换个收入高些的工作,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和女朋友家一块儿凑个首付,争取当上一线城市的“有房一族”。


(资料图:北京地铁一号线大望路站内人头攒动。 王骏 摄)



城市土著青年:到更远的地方去


如果说无数青年的梦想是挤进城市,那么在城市的年轻人是否就摆脱了迁徙的命运呢?


刘楠楠从小到大没怎么离开过北京,在大学毕业那年却选择出国读研,这是她人生中最长的一次迁徙,“我觉得国内的大城市应该跟北京差别不大,所以想去外面看看。”


回国后,她却不得不向北京的高房价和高房租低头,选择和父母住在一起。“对于我来说,迁徙曾经每天都在发生。”工作在朝阳门、家住中关村的刘楠楠,此前每天要花2个多小时在通勤上。


今年春天,工资上涨后,她终于决定去公司附近租房,于是迁徙的路径变成了周末从租住的房子和父母家之间。像刘楠楠这样,尽管家在城市,但仍然选择出去租房的不在少数。


“和父母住一块儿没自由,老被催婚。”刘楠楠打趣,“但在一个城市,又总想着回去看看他们,就是这么矛盾。”


刘楠楠说,自己有些羡慕那些留在国外工作的朋友。在她看来,大城市就是个围城,年轻人更像是中了魔咒一样,都围绕着大城市转。


(大批应届毕业生前来咨询洽谈心仪的工作。崔嘉跃 摄)



跃不出的“农门”


与挤破头进大城市相反,离开北上广深,也成为一些青年的选择。出于无奈,众多来自农村的青年在城市和家乡之间徘徊。“跃农门”成为农村青年的普遍梦想,有的青年通过进城读书和工作成功实现,但也有青年在离城市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


毕云成曾就读于华中一所著名的985高校,一毕业就进入了中建钢构有限公司,收入不错的他现在却为如何回到农村老家所属的县城而苦恼。


他告诉记者,父母都是农民,妹妹还在念大学,自己的收入很大一部分都要补贴家用,尤其是花费了许多在农村老家的自建房上,因此完全靠自己想要在城市安家落户并不现实。


“女朋友在老家的银行工作,我在外头跟着项目到处奔波。”毕云成说,家里人催着结婚,目前看来回老家才是最现实的。


本以为自己考上名校就能在城市落脚,毕云成最近盘算的却是老家的公务员有无合适的岗位可考。在他看来,回老家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并非易事,公务员、教师、事业编都在他的备选清单上。


“希望自己能在县城稳定下来,最好买个车,有空多回农村看看父母。”毕云成这样描绘自己未来的生活,“父母都是农民,晚年生活基本上得靠我。”


他表示,自己并非孤例,身边不少同学跟他一样,在外面晃荡了好几年,发现最后不得不“留守”在县城,时常去农村看看父母,似乎也没有真正意义上地告别农村。(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工作和生活在哪一座城市,从来都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一边是竞争激烈、生活压力越来越大的大城市;一边是生活单调、“熟人社会”主导的家乡,“留不下的北上广,回不去的故乡”,正在成为当下无数年轻人的心声。

不足1%的国土面积上,却拥有占全国总人口数5%的常住人口、贡献了12%的全国GDP,丰富的就业机会、宽松的创业空间、领先全国的收入水平、较为完备的公共服务……北上广深,无疑是很多中国人的终极梦想。但近年来,随着人口的集中,拥有房子、车子、户口的代价越来越高,局促的卧室、拥挤的车厢、刺鼻的雾霾、攀升的物价,在大城市生活的压力,正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数千万人次主动或被迫选择逃离,返回家乡。然而,当早已习惯大城市节奏的他们重新站在乡土之上,却发现,已经无法适应家乡的单调生活、有限资源、人情社会,“逃回北上广”在所难免。

网络问答社区平台“知乎”上,一则有关如何看待从“逃离北上广”向“逃回北上广”转变的提问,已被浏览360余万次,近400人分享了自己的亲身经历或数据观察。

从逃离到逃回的转变背后,隐藏着家乡与客乡间资源和观念上的巨大鸿沟,它将北上广打造成一座座“围城”,在倍增的生活压力与机会面前,里面的人想逃出去,外面的人想挤进来。利益的权衡、户口的有无,乃至阶层和政策的分化,都将伴随去与留的挣扎,甚至左右着中国数亿流动人口的迁徙故事。

“在今后较长时间内,大规模的人口流动迁移仍是中国人口变动的主要特征。”在国家卫计委最新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中,包括逃离和逃回者在内的流动人口规模高达2.47亿人,相当于全国每6个人中便有1人来自外地,预计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突破3亿大关。届时,北上广及周边城市群仍将是流动人口最为青睐的目的地,人口的迁徙、去留的挣扎或将更为激烈,这些变化都将对其家乡和异乡带来巨大影响。


然而,工作和生活在哪一座城市,从来都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综合自财经等,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删除



智慧价值投资,助您稳健成长

成功下载后记得回复“惊喜”找比特哥拿惊喜

百万现金觅知音,比特港邀你自媒体!

下载会发红包的股市新闻APP,你的资讯你审查! 

声明:欢迎注明来源、无改动下的非商业转载。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判断靠自己,决策要谨慎!


中港股市龙虎榜(微信订阅号AH_Stock开盘早报)

宏观资本比特港大数据(微信订阅号AC_Stock收市点评)


点这里下载比特港股新闻大数据APP

(http://bitrmb.net/api/?q=pub_app&ct=jelo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