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何新共济会资料:国内建筑暗藏共济会符号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楼市下跌后,各路妖魔鬼怪都出来了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中国金融史上最大庞氏骗局:500亿天价艺术品融资

2017-05-11 中港股市龙虎榜 中港股市龙虎榜


今天给大家介绍个“合法洗钱”的方式,而合法洗钱是如何创造财富呢?

  一,引子:一个事故

  哥俩在家玩赌博游戏,大哥赢了小弟500亿,小弟拿他家田地里的500个石头作抵押给了大哥。这本来只是个游戏,游戏的货币都是虚拟来玩玩的,但大哥请了一家盲人评估师事务所来评估这500个石头,盲人评估师摸了一下石头,听信大哥忽悠,以为就是传说中的玉石,就当真把这500个石头评估成500亿金融资产,大哥就把这500亿金融资产注入他的上市公司。

  当然,小弟也发了,他家石头成了天价,每个石头市价1亿。事实上隔壁家的石头比小弟家还多,隔壁村的石头比他们村更多。当然,没有石头的村庄就惨了,人家一个石头就买下他一条村庄。本来命运一样的村庄,就因为石头,有石头的上了天堂,没有石头的下了地狱。大哥只利用石头既凭空增加了500亿的财富,也搞死了一大片的村庄。当然广大平民就生活在没有石头的村庄。

  新疆首富孙广信玩的就是这样的现实版的故事,孙广信第一批把他的70幅书画评估成35亿注入新疆广汇集团,并发行了总价45亿元的4次中短期债券短融。因为孙广信缺钱,被质疑资金链断裂。如果孙广信的计划成功,他会凭空暴增500亿资产,同时会令拥有大量书画的少数家族上了天堂,而没有书画的13亿平民下了地狱。

   包铭山公开表示,孙广信收藏的500幅近代名家书画,其中200幅将分为三批注入广汇集团,并由集团成立广汇艺术馆,这也将是日后孙广信书画收藏基金化运作的平台,“粗略估计200幅书画价值200亿元”。

  二,中国艺术市场是变相的庞氏骗局

  众所周知,书画本身除了观赏外,并不能产生实质性的经济价值。书画投资者要获利只能去骗下一个更高价格的新书画投资者。这和庞氏骗局的模式类似,但是经过改良了,可以叫做 “艺术庞氏骗局”。相比于庞氏骗局,艺术庞氏骗局增加了使用书画来作为货币的凭证。

  书画庞氏骗局链条:书画投资者A需要欺骗新的投资者B用更高的价格买走书画,这样原投资者A才能获利,而新的投资者B也需要再去欺骗更新的投资者C用更高的价格买走书画,新的投资者B才能获利,C再去欺骗D,如此骗局得以循环下去。如果没有新的投资者,这个书画庞氏骗局就会中止或者破灭。

  孙广信把他的第一批70幅书画评估成35亿,再把他全部的500幅书画评估成500亿,孙广信书画的估价是基于上面所说的艺术庞氏骗局模式,如果他的书画不能卖掉,这个艺术庞氏骗局破灭后就严重贬值,甚至等同废纸。把基于艺术庞氏骗局模式估价的35亿书画评估成金融资产注入集团资产是严重违背科学的,恶意评估就涉嫌欺诈,注入上市公司就涉嫌巨额诈骗。

  中国艺术品拍卖公司实际上就是艺术庞氏骗局交易中介和赌场,国内严肃的机构都不采用中国艺术品拍卖公司的数据,国外艺术机构基本不使用中国艺术拍卖公司的数据。 孙广信第一批把他的70幅书画评估成35亿注入新疆广汇集团,而会计师事务所采信了中国艺术品拍卖公司的艺术品估价来作为金融资产评估,这就严重违背商业原则,涉嫌欺诈。 拍卖公司的艺术品估价只是某次庞氏骗局式赌博性交易的估价,这种估价就等同于赌场上的运气,你不能把赌场上的运气作为上市公司的普遍价值。

  三,艺术庞氏骗局严重危害金融安全

  中国艺术品市场是不可救药的癌症市场,这个市场癌症就是没有艺术品估值机制,艺术品的价格由极少数炒家甚至是几个炒家操控。艺术品的定价权掌握在炒家手中,等于法律由犯罪分子来制订一样荒谬。只要2个炒家来回买卖,甚至一个炒家自买自卖,就可以把任何一个画家的作品炒高几百、几千甚至几万倍。比如黄龙玉的价格几年间就炒高了1万倍。

  举个例子,2011年4月天津文交所将实际价值只有十几万的白庚延作品《黄河咆哮》高估50倍按照600万估值上市交易,十几个交易日后再被炒高20倍到1.12亿元,一个不知名的省市级画家白庚延的作品在一个月内被炒高近千倍,超过达利等世界大师,这是极其荒谬的。这个600万估值本身就是炒家定价式的欺诈,这个上市交易就是传销模式的庞氏骗局了。

  这个艺术品市场的癌症病毒异常恐怖,因为任何一个画家都可以在几年内被炒高几百倍,甚至几千倍,一旦这个几千倍的艺术庞氏骗局资本泡沫金融化并进入实体经济,将严重威胁中国金融体系的安全。最近的微博笑话,炒高几个画家就可以买下一座城市,炒高中国书法就可以买下整个地球。

  孙广信把他的500幅书画评估成500亿,但这500亿只是孙广信他们几个炒家内部自买自卖炒作出来的结果,如同开篇引子说的故事,只是他们几个炒家内部自己玩玩的赌博游戏,但不能把这种艺术庞氏骗局赌博游戏制造出来的资本泡沫作为金融资产。

  但孙广信正在把他的500亿书画泡沫资产的第一批35亿书画泡沫注入新疆广汇集团,接下来分2批最终将200亿书画泡沫注入新疆广汇集团。成功注入之后,这200亿泡沫资产就金融化了,就可以兑换任何实体经济。引子故事中的500个石头就这样变成500亿了。如果孙广信式艺术庞氏骗局的资本泡沫在金融体系泛滥,中国金融秩序将被冲垮。

  拿齐白石这个个案来说,齐白石一辈子画了4万张画,加上市面上95%齐白石是假画,真假齐白石市面上有几十万张,齐白石的假画最高被刘益谦和国企电广传媒炒到4.3亿一张。如果齐白石平均价格炒到1000万一张,单一个齐白石就可以制造出几万亿的泡沫资产规模,一旦这个泡沫资产金融化,一个齐白石就可以兑换掉国内上市公司总市值的1/5。

  国内可以制造出多少个齐白石呢?如果艺术品价格一直是由炒家操控定价,每年制造出几十、几百甚至几千个齐白石都有可能。范曾自己说他市面上的假画有500万张,如果范曾被炒到平均一张100万,那么范曾也可以制作出5万亿的泡沫资产规模,一旦这个泡沫资产金融化,一个范曾也可以兑换掉国内上市公司总市值的1/5。

  四,几个炒家操控下的艺术品价格

  如果评估中国艺术品的实际价值,居于中国艺术品拍卖公司的拍卖价格数据肯定是严重错误的,违背商业原则,严重违背科学。因为中国艺术品拍卖公司的拍卖价格容易被少数炒家人为操控。曾梵志就在海外拍卖场自己托高他自己作品的价格涉嫌偷税漏税而被海关调查。刘益谦就在拍卖场3次炒高陈逸飞同一幅画,从第一次286万炒到第三次的8160万。

  把少数几个炒家在拍卖场制造的艺术品价格作为艺术品金融资产的评估标准是极其错误的,这就等同欺诈,你个人玩玩可以,但不能作为普世标准。你可以几兄弟把你爸的尿盆炒到10亿,但你不能把你爸的尿盆作为普世标准。

  人类艺术发展到现在经历了五个阶段:原始艺术、古典艺术、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当代艺术。每个阶段的进程发展都是一步一个脚印,每发展一小步都有非常严密的逻辑关系。艺术作品的价值就是艺术家对人类艺术进程的贡献。

  要评估中国艺术品的价值,就要把艺术家放入全球的艺术进程链条中,对比全球多个国家的大量艺术家,评估其对人类艺术进程的贡献和影响。再对比与其同类型艺术家的大量艺术市场数据作为参考,才能较为准确地评估其实际的价值。

  就那20世纪的艺术家来说,研究全球数千个艺术家的人类艺术进程影响力和艺术市场数据,就可以获得较为粗放的艺术市场评估数据模型。

五,艺术市场的全球化估值模型

  根据20世纪有一定知名度的艺术家对人类艺术进程的影响力,可以把20世纪艺术家分为5个级别,世界级、国际级、国家级、省市级、地区级。

  世界级是指在全世界范围内为人类艺术的进程作出重大贡献的,比如毕加索、波洛克等世界大师。国际级是指在洲际区域范围内为艺术进程作出重大贡献的,比如达明。赫斯特、哈林等欧美大师。国家级就是国宝级大师,如日本的村上隆、草间弥山等。

  根据世界艺术市场的大量数据,可以归纳出一定的价格规律:世界级艺术家的一般作品是几百万美元,重点作品是几千万美元,如毕加索、梵高、波洛克等。国际级艺术家的一般作品是几十万美元,重点作品是几百万美元,如达明。赫斯特、哈林等。国家级艺术家的一般作品是几万美元,重点作品是几十万美元,如村上隆、草间弥生等 。

  根据2009年英国《泰晤士报》通过140万份有效问卷的一次大规模调查报告,产生一份“20世纪200位最伟大艺术家”名单中,中国无一人入选,日本入选4位(村上隆、奈良美智、小野洋子、草间弥生) 。

  这说明中国20世纪不存在在全球范围内被广泛认可的世界级艺术家,也不存在在国际范围内被广泛认可的国际级的艺术家,中国最多也就是在中国范围内被广泛认可的国家级艺术家。而且中国国家级艺术家和日本国家级艺术家显然不在同一个档次,起码比日本国家级艺术家低10个数量级。中国艺术家对人类艺术进程的影响力应该和韩国、南非、巴西、印度等国家接近。

  就此分析,中国国家级艺术家的价格应该是日本国家级艺术家价格的1/10比较适合。也就是一般作品几千美元,重点作品几万美元比较适合。超过10万美元的中国20世纪艺术家作品都是庞氏骗局制造的泡沫,这个名单非常的长。

  中国省市级、地区级艺术家的作品就是消费品,基本就不值钱,最多也就值个几百到几千美元。

  按此估算,类似F4、曾梵志、刘小东这些没有学术影响力的艺术家,其价格应该是日本艺术家(村上隆、奈良美智、小野洋子、草间弥生)市场价格的1/10左右比较适合,也就是一般作品几千美元,重点作品几万美元的幅度。类似陈丹青这些在西方流浪级别的艺术家,就应该更加低。他们现在炒到几百万美元,可以肯定就是庞氏骗局泡沫。

  六,国画和书法应该按照版画进行估值

  国画应该以版画的价格来评估,因为国画家的大量重复性复制式创作特点接近版画。版画一般是限量印制,一般是印几十张到几百张,然后把原版摧毁。国画的特点和版画很接近,一般一个样式重复画几十到几百张,无非就变化一下构图,甚至有些画家画一辈子,每张都几乎一样。国画绘制速度甚至比版画印制更加快,大多就几分钟一张,很多国画家一天就可以绘制几十张类似的国画。

  比如范曾,一辈子画的题材无非就钟馗捉鬼、老子出关、牧童放牛这几样,每样重复画几千张,流水线作业。

  书法的创作速度比国画快多了,一个书法家设计好一种字体后,就重复一辈子。一副书法长的几分钟,短的几十秒就完成,所以书法价格就应该比国画更加低。

  世界大师毕加索和达利的版画市场价格大约1万美元左右,艺术家村上隆的数字版画也就几千美元。

  七,500亿书画实际价值就几千万

  孙广信的收藏中只有中国20世纪国画家的书画作品,主要包括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潘天寿、傅抱石、张大千、石鲁、林风眠、李可染等,这些国画家都属于中国国家级和省市级国画家。这批画家作品按照油画估算,一般作品数千美元,重点作品数万美元,大幅作品十几万美元的幅度比较适合,当然,国画的价格就应该比油画更加低。

  孙广信的500幅中国20世纪国画家的作品平均估算每幅顶多也就1万美元左右,总值顶多就500万美元。按照孙广信居于庞氏骗局模式的估算500亿人民币,那么泡沫就是1000多倍。这1000多倍庞氏骗局泡沫由谁买单?如果这500亿泡沫资产注入上市公司,那就是由股民买单,涉嫌诈骗股民的钱。

  这次孙广信估价35亿注入新疆广汇集团的70幅作品清单,包括10幅齐白石、10幅李可染、8幅张大千、7幅吴冠中、6幅傅抱石、5幅徐悲鸿、4幅潘天寿,以及林风眠、黄宾虹、石鲁、李苦禅、陆俨少、吴湖帆等画家的作品。同样是属于中国国家级和省市级国画家。按照重要作品5万美金一副的实际价格估算,也就350万美金,孙广信居于庞氏骗局的估价35亿,泡沫就是160多倍。这35亿庞氏骗局泡沫由谁买单?

  按照包铭山的说法,孙广信将部分字画作价100亿的注入新疆广汇集团,置换出100亿的实体经济资产进行再度运营,并在未来10年内再赚回100亿实体经济资产成本。将来艺术品可以抵税的时候,分批抵税或者兑换给其他公司作为抵税。

  如果成功,孙广信不但利用艺术庞氏骗局制造的泡沫资产置换出100亿实体经济资产,将来广汇集团手中的字画还可以抵税100亿。当然,孙广信效应的成功,成千上万个孙广信将在未来几年内爆发出来,炒高几个画家来买下一座城市的神话不远了。

  八,孙广信500亿书画来历疑团

  孙广信忽悠说他这么多年花了30亿来买书画,但这并不能代表孙广信真的就花了30亿,只是他说说而已,更加不能代表他买回来的书画就值30亿。

  如果孙广信花了30亿当真,也只能说明孙广信在庞氏骗局式的拍卖赌场中赌掉了30亿,他买回来的书画只是一些赌场的筹码和庞氏骗局模式的凭证,其实际价值也只是筹码和凭证本身的价值,赌场不回收的筹码能值几个钱?庞氏骗局破灭之后的凭证能值几个钱?

  有一个可能就是孙广信是庞氏骗局模式下的傻B,真金白银花掉了30亿买回实际价值只有3000万的书画,被人骗成了傻B。这很正常,因为在2004年之后的几年间,金融系统严厉打击洗钱,洗钱转移到艺术品、玉石、高端地产等比较隐蔽的渠道,中国艺术品刚好在这几年被黑金洗钱炒高了几百倍。在洗钱的严重泡沫市场真金白银花掉30亿,买回来的书画泡沫,其实际价值确实就只有3000万,他义务帮人家洗白30亿的同时,还被人骗了30亿。

拍卖场天价买画有很多可能性,其中一个可能就是自己洗钱,因为艺术品是洗钱的最好方式,所谓收藏家也有可能是利用艺术品洗钱,只需要花掉了几千万的手续费就可以自己和协助他人洗白几十亿资产。

  最恐怖的结局是这样的,如果某收藏家几年前开始预谋操控几百幅字画来洗钱,并把几百幅书画泡沫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置换出实体经济资产,这整个过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洗钱。用几千万的成本,洗出几百亿的实体经济资产。

  而更加恐怖的是,某收藏家的整个500亿洗钱过程由某国企背景的跨国洗钱组织暗中协助,那么某收藏家的这个500亿洗钱就小Case了,它只是某庞大利益军团的一个不大不小的个案。

  你知道艺术、古董、文物、翡翠、玉石等等这些洗钱工具可以洗出多大的泡沫资产规模吗?那是可以洗到过千万亿的泡沫资产规模。如果中国按照3亿个家庭计算,平均每个家庭被无形中洗走了300多万。你终于知道你的钱如何被洗走了吧?因为高级的洗钱是合法的,绕开法律并不需要太高级的智力,也就是说法律并不能保护你的财产安全。

我们还是以刘益谦2.8亿的鸡缸杯为例。2.8亿鸡缸杯原价1000港币,文物贩子仇炎之以假货价格买自香港,仇炎之就是苏富比中国艺术部主管的仇国仕的祖父。在苏富比主导《功甫帖》伪作业务的张荣德就是和刘益谦合资搞明道拍卖的。

更有甚者,“艺术品庞氏骗局”衍生出更为复杂的金融衍生品。较为初级的是直接向银行贷款,更为高级的是发行信托融资。一个艺术品信托融资流程:艺术收藏家1年前买下价值200万的艺术品,如何收藏家利用艺术基金吸纳2亿投资本后,艺术收藏家将这个200万的艺术品送拍,再动用艺术基金花2个亿天价买回来。这样艺术收藏家就成功骗取了这2亿融资,在2~3年基金期限到期后赎回并付给基金一定的收益率,比如年10%的收益率。这比从高利贷等地下金融体系内融资的利息低多了。

一个艺术品信托融资个案,2010年4.3亿天价伪作黄庭坚《砥柱铭》的故事,一副被日本90%以上专家认定是日本造假集团伪造的黄庭坚伪作《砥柱铭》,辗转流到台湾商人手里,这幅在国际拍卖行根本无法上拍的疑似伪作,被保利估计8000万,上拍后被买家王耀辉以4.3亿天价拍下。在作品还没有付款交割的情况下,就已经被王耀辉抵押给自己的信托公司,从合作银行获得2.5亿的信托基金融资而转投地产。同年轰动全球的5.54亿元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也是王耀辉买下的。王耀辉为什么热衷于天价买下?因为王耀辉缺钱,王耀辉利用雅盈堂和吉林信托建构的艺术信托质押融资产业链,通过发行艺术信托基金产品,成功融资16亿转投地产。

半年后的2010年11月份王耀辉故伎重演,用5.5亿在伦敦郊外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拍卖公司拍下一个估价只有几百万的乾隆瓷瓶,但由于英国拍卖公司和卖家的较真,王耀辉的这次虚假拍卖然后质押融资的故伎没有成功。这次轰动全球的假拍个案被国外媒体误读成为“瓷器爱国主义”。

2010年媒体曝光的外界的传闻:4.3亿伪作《砥柱铭》实际成交价也许就是估价的8000万。王耀辉是凭保利拍卖的开出的发票来作为抵押凭证的,但发票可以因为最终未付款而注销,而《砥柱铭》到现在还在保利的保险柜里面。也就是说,一幅没有实际成交的疑似伪作被王耀辉用来抵押融资约2.5亿转投地产。

王耀辉因为涉中国农业银行原副行长杨受贿案被连带调查,所以4.3亿《砥柱铭》伪作信托融资案才得以曝光,否则4.3亿《砥柱铭》伪作又成为一个富豪炫富传奇。没错,杨琨就是时任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在农行的下属。

刘益谦和王耀辉包揽了中国最贵的4个艺术品天价假拍案例, 2011年4.255亿齐白石《松柏高立图》是刘益谦送拍的,2010年刘益谦3.08亿天价在拍卖场买入《平安帖》。2010年王耀辉4.368亿买下黄庭坚《砥柱铭》,同年轰动全球的5.54亿元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也是王耀辉买下的。当然这4个天价最终都没有付款交割的天价假拍。

2011嘉德春拍,刘益谦以8160万天价拍下陈逸飞《山地风》油画,打破中国油画拍卖的世界纪录。这已经是刘益谦第三次买下这幅作品了,第一次是刘益谦与人合伙同样在嘉德以286万买下同一幅陈逸飞《山地风》。也就是说同一幅陈逸飞《山地风》油画,刘益谦重复买了3次,当然价格也“买”高了几十倍。

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就已经变质了,利用炒高文物艺术品来重复循环抵押融资,炒高文物艺术品后拿去抵押融资,把融资来的钱再次买入文物艺术品来炒高,循环抵押融资,循环买入炒高,大规模洗劫社会财富,演变大规模合法洗钱。

如果文物艺术品的价格走低,合法洗钱的收藏家们就因为还不起利息和佣金而面临资金链断裂而崩盘破产的危机。所以拍卖场上的文物艺术品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合法洗钱的收藏家们都会合谋抱团一起炒高,制造文物艺术品价格暴涨的假象,最终都是为了蒙骗不断贷款给他们的金融机构。

今天所说的只是冰山一角。而“艺术品庞氏骗局”洗钱的好处是传统金融渠道和地下钱庄所不具备的,既有传统的融资功能,更有用对冲交易来减低洗钱风险,其背后有着一张庞大的利益关系网。


转载自中产圈等,本文不代表本号观点

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删除



智慧价值投资,助您稳健成长

成功下载后记得回复“惊喜”找比特哥拿惊喜

百万现金觅知音,比特港邀你自媒体!

下载会发红包的股市新闻APP,你的资讯你审查! 

声明:欢迎注明来源、无改动下的非商业转载。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判断靠自己,决策要谨慎!

中港股市龙虎榜(微信订阅号AH_Stock开盘早报)

宏观资本比特港大数据(微信订阅号AC_Stock收市点评)

点这里下载比特港股新闻大数据APP

(http://bitrmb.net/api/?q=pub_app&ct=jelo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