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又土又坏!山东电视台凭一己之力拉低了山东人的形象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突发】崔永元狂发九宫图,再爆舒淇、李冰冰等人!这又要出大事了啊!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宋喆被捕,马蓉痛哭!背后真相,值得警示!

2017-09-14 中港股市龙虎榜 中港股市龙虎榜


一个人一生最重要的投资是什么?

“股神”巴菲特曾回答说:其实你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是跟什么人结婚。在选择伴侣上,如果你错了,将让你损失很多,而且,损失的不仅仅是金钱。

也许,很多人会觉得这更多是哄孩子的陈词滥调,不值一哂。可是,今天这个故事,却会让这些冷笑者深思。

刚刚,消息传来,王宝强前经纪人宋喆,因涉王宝强离婚案相关问题,已被警方抓获。而这,距王宝强、马蓉离婚闹剧,已是了一年多了。

据报道,宋喆被抓,罪名可能是涉嫌职务侵占。啥叫涉嫌职务侵占?就是说,公司、企业等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把本单位数额较大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就是职务侵占罪。

也就是说,宋喆勾引马蓉,事实上并不一定是出自真感情,而是看中了马蓉老公王宝强的财富,进而利用自己的男色来谋财。

也许可以这样说,一直以来,王宝强不过是马蓉敛财的工具,而马蓉王宝强这一对儿,也不过是宋喆眼中生财的工具。

然而,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故事的结局,估计连宋喆自己都想不到: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一年后,自己会受牢狱之灾。

如果说宋喆不过是谋财,最近,还来了一个更狠的,这一位是害命!

毒妻翟某某和码农苏享茂的故事,很多人应该都知道,内参君也不多说了。说起来,他们和宋喆、马蓉、王宝强的故事,还有些相同之处:

1、女的都比较漂亮,男的呢,则差点意思。王宝强不说了,这个苏享茂据说身高才1米六。

2、他们相识的方式,都比较蹊跷。马蓉和王宝强是在2007年一次活动中偶遇的,而翟某某则是通过相亲网站和苏享茂认识的。

3、最重要的一点,是其中一方都把婚姻不是当成目的而是当成工具,他们的目的是:钱!为了钱,完全丧失了底线,一切都可以干出来!

其实,宋喆都已经当了经纪人,也算衣食无忧了,可是他们对财富仍有充满了饥饿感,不顾一切地疯狂攫取财富,就算这种财富是以色相诱、乃至通过非法手段取得也在所不惜。

因为物质饥饿感的驱使而赚钱,就像被焦虑的鞭子抽打,从起跑那一刻,就注定了跌倒的宿命!

他们最终也为这种攫取欲望拖向了沉沦。

让人难过的是:今天,太多的爱情故事,无论故事开始多么美好,可是到了最后最后,一切问题都只是钱的问题。

有人于是乎感叹:对于现代爱情来说,经济问题虽然不是压倒爱情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却可以将人性最丑陋的一面暴露的一览无余。


把目的和工具相互混淆乃至相互颠倒,让主人成了奴隶、让奴隶成了主人,这是现代人最大的认知谬误。

钱,本来是让家庭幸福的工具,今天很多人却把它当成了最终的目的,乃至让家庭可以为赚钱而牺牲。

然而,大家这么辛辛苦苦为财富而奔波,最终难道不是为了自身的幸福感吗?而抛弃自己的内心,疯狂地追逐外物,真能够让自己持久的幸福吗?

其实,即使有了钱,很多东西也是买不来的。比如,金钱买来的爱情,金钱买来的婚姻,不只是爱情的坟墓,弄不好就是买主的坟墓。

其实,即使有了钱,安全感和平静也是买不来的。因为财富的饥渴者,往往不是真的物质匮乏,而是源于内心的饥饿感。

就像杰克伦敦在《热爱生命》这部小说里写的那位淘金人一样,在迷路被救上船后,他疯狂收藏食品,因为经历了饥饿后,他对食物有了一种变态的迷恋。

无论宋喆,还是翟某某,他们之所以不顾一切地疯狂攫取财富,说到底,也是因为他们对钱有着一种变态的迷恋,就算这种财富是通过非法手段取得也在所不惜。

然而,因为内心物质的饥饿感驱使而赚钱,从起跑那一刻,就注定了跌倒的宿命!这个,宋喆可以为证。

退一万步说,即使不跌倒,这种被焦虑的鞭子所抽打的人,就算积攒了天大的财富,也不会得到安宁和幸福的。

也许,在这一个很多人为物欲迷狂的时刻,我们更应该反省康德那句名言: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他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赞叹和敬畏就会越来越历久弥新: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以及心中崇高的道德律!

归根结底,财富最终的效用,难道不是为了持久地增长我们的幸福吗?!


顺便普及以下:

WePhone创始人自杀背后的三个刑事问题

程序员苏某自杀事件,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尽管其前妻翟某并未现身,但通过微信截图可还原部分事实。苏某自杀事件关涉到三个刑事法律问题。


是否涉敲诈勒索罪?


敲诈勒索罪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对被害人实施暴力威胁或其他要挟方法,强行索取数额较大财物的行为。是否成立敲诈勒索罪,主要考察两个方面:


一是行为方式,威胁方法不仅包括暴力行为,还包括与暴力行为等同的其他手段。威胁内容则包括损害生命、健康、名誉,以及向公安、司法机关告发、举报、控告他人的违法犯罪行为。敲诈勒索罪的行为,在于以恶害通告他人,使其产生恐惧心理。


二是非法占有目的,行为人实施威胁或要挟行为的主观目的,为非法占有他人财物。


本案中苏某遗书及二人微信聊天记录均指出,翟某以苏某涉嫌“偷税”、违法经营电信业务相要挟,向苏某索要1000万元精神损失费。翟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需判断两点:


一是翟某索要1000万元是否存在权利基础;


二是翟某所言“网络电话属非法经营地带”、“不然走正规渠道”、“公安局立案、派出所给你定罪、抓你人、产品下架”等言辞威胁是否属于敲诈勒索罪的威胁行为。


第一,威胁、要挟、恫吓在于使他人产生恐惧心理。


行为人的言辞或行为只要使他人感受到恐惧,便构成威胁或要挟。举报他人违法犯罪是合法行为,法律赋予人人享有此种权利。但此法律不允许以举报他人违法犯罪的方式同违法者达成交易。告发行为一旦与索要他人财物结合便当属于敲诈勒索罪规定的其他要挟方法。


第二,翟某对于1000万元是否具有权利基础。


翟某、苏某于6月7日领取结婚证,7月18日协议离婚。据《婚姻法》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可协议分割共有财产,多分或少分均取决于夫妻二人。共同财产以外的财产,属于个人财产。翟苏二人仅维系一个月的夫妻关系,双方拥有多少共同财产?因此苏某的个人财产,翟某并不具备索要的权利基础。


此外,翟某自称受到伤害,其是否存在维护自身权益的可能性,间或过度维权?通常而言,维权索赔鲜少涉及敲诈勒索。短暂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动辄索要1000万元的精神损失赔偿费,翟某受到何种精神伤害?目前来看,并未见到女方受到伤害,相反男方已自杀。在没有精神损害的情况下,翟某无权索要款项,即便少有伤害,此数额过于高昂。


骗婚者是否该担刑责?


近年来,职业骗婚者涉及诈骗罪的新闻屡见报端。苏某自杀事件中,其前妻翟某也被怀疑存有骗婚诈骗行为。


诈骗罪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公私财物行为。 


诈骗罪基本构造: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实施欺诈行为,被害人受欺诈产生错误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被害人受到财产上的损失。


从诈骗罪犯罪构成看,该罪主要考察两点:一是行为人的欺诈行为,包括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二是非法占有目的。


在职业骗婚案中,一种是行为人采用学历造假、家境造假、婚史造假等欺骗手段诱骗财物;一种是以婚姻为诱饵,索要大额财物,后借故逃走或离婚。


在婚前,骗婚者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欺诈手段,诱骗被害人对其产生错误认识;婚前或婚后,骗婚者基于被害人错误处分财产而获得款项。


值得注意的是,骗婚者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获财物,同样源于骗婚者的欺诈行为,不属于婚姻期间夫妻共同财产分割。


苏某遗书显示,苏某与翟某相识于婚恋网站,结婚前,苏某为翟某花费数百万元,领取结婚证前一天,翟某被告知其简短婚史。如遗书内容属实,翟某是否属于职业骗婚者,事关其是否承担刑事责任。


VOIP业务之刑责


翟某称苏某运营的WePhone属非法经营,苏某家属则表示,“WePhone由我弟弟开发,为国外客户提供VOIP服务”。从技术上来说,WePhone是通过IP传输技术来承载普通的语音业务,本质上就是一个VOIP的应用。问题是,提供VOIP服务是否属于非法经营行为,甚或涉及非法经营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及《电信业务分类目录》规定,国家对电信业务经营按照电信业务分类,实行许可制度。通话服务可分为三类:


一是基于通信网(固定网和移动网)的端到端双向实时话音业务;二是由通信网和互联网共同提供的IP电话业务;三是基于互联网的端到端双向实时话音业务。


前两者属于基础电信业务,应取得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第三类属于增值电信业务中信息服务业务,应持有相关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VOIP(Voice Over Internet Protocol)是一种以IP电话为主,并推出相应的增值业务的技术。在中国VOIP第一案中,信息产业部办公厅出示的信办证函2006209号《关于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征询意见函的答复意见》显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第七条和第九条的规定,经营VOIP业务需取得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如未获的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经营VOIP业务,无疑属非法经营行为,但能否被认定为非法经营罪尚存异议。


非法经营罪,指违反国家规定,擅自经营法律、行政法规不允许个人经营的事项。《刑法》第96条规定,刑法中所称违反国家规定,指违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的法律和决定,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规定的行政措施、发布的决定和命令。


信息产业部办公厅的《关于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征询意见函的答复意见》属于信息产业部答复意见,只是国家部委内部的性质上可作为国家部委的规范性意见,不属于《刑法》中的“国家规定”。


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有关“电信业务分类目录”,对VOIP的界定过于笼统,分类不够清晰。另外,VOIP业务范围同IP电话业务在技术上仍存区别。因此,基于信息产业部的复函,擅自经营VOIP业务属行政违法行为,但很难被认定为非法经营罪。


综合自财经等,若文章涉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删除



智慧价值投资,助您稳健成长

成功下载后记得回复“惊喜”找比特哥拿惊喜

百万现金觅知音,比特港邀你自媒体!

下载会发红包的股市新闻APP,你的资讯你审查! 

声明:欢迎注明来源、无改动下的非商业转载。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判断靠自己,决策要谨慎!

中港股市龙虎榜(微信号AH_Stock开盘早报)

宏观资本比特港大数据(微信号AC_Stock收市点评)

点这里下载比特港股新闻大数据APP

(http://bitrmb.net/api/?q=pub_app&ct=jelo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