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析,两个截然不同的热点视频

2017-09-14 萤火虫沙龙 萤火虫沙龙



  

以上两个视频,是近来的“最上榜视频”,前者为曼谷警察“拥抱持刀劫匪”,后者为此地警察“猛摔抱娃老妇”。两相对比之下,相信很多读者和我一样,会有不少感触产生。今天俺“深度解析”一下,看看如何“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如果您对“曼谷警察拥抱持刀劫匪”的故事不太了解,我不妨简单跟您介绍一下——曼谷警局,发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一位持刀男子闯进警局,想对警察行凶。警察局里有一名叫Anirut Malee的警员在执勤,当他看到该名持刀男子时,却并未拔枪,而是冷静地说服歹徒把刀交给他,歹徒竟然都照做了。这时,警察Anirut走上前去,大多数人都会以为他要上前制服他,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Anirut走上前去张开双臂,给了“歹徒”一个大大的拥抱。持刀男子一下子就哭了……


原来,这名45岁男子,曾经是一名音乐家,音乐家这口饭不好吃,后来转行当保安,没有领到薪水,再加上他的吉他被偷,顿时压力大到无法承受,就一时糊涂做了错事。这名男子马上为自己的举动感到后悔,警员们试着安抚他并给他水喝。警员们听完他的故事,对他的遭遇表示同情,一位警员说他有一把吉他可以送给这位音乐家,还说找个时间一起吃饭……

  

讲真,我看了好几遍,泪湿双眼,差点泪奔。警察面对歹徒,情绪管理和同理心以及谈判技巧都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眼里和心里,并未把“歹徒”当歹徒。这个“准确判断”是如何掌握和拿捏的?这才是值得“深度解析”的要旨所在。持刀和持刀是不一样的,穷凶极恶的持刀和被逼无奈的持刀,其身体语言和神情语态颇为不同,你怎么能在短短几分钟乃至几秒钟里做出准确判断,同时调整自己的应对举措?这不是“瞎猫碰到死老鼠”的偶然抉择,而是价值观和人道观的自然流露。


这位名叫Anirut Malee的曼谷警员,面对持刀歹徒,气定神闲,不慌不忙,他不但看到了歹徒手中的刀子,还看到了他眼中惊慌的神情,更看到了他心灵微微的颤抖。他自己可能也是草根,或者出身草根,他对草根阶级的绝望非常熟悉,他的“同理心”,不是出于心理学的“知识积累”,更可能是某种氛围熏陶下的“与生俱来”。正因为有来自心底深处的理解和了解,哪怕你手持尖刀,他也能读懂你刀子后面“真正的语言”。


那个“安静下刀,张臂拥抱”的瞬间,看来好似轻而易举,但却凝聚着所有集社会学、心理学、犯罪学、民俗学等学术概念为一体的结晶。所谓的和谐社会,正是在这样的“日常”中,潜滋暗长地反映出来。警员普遍怀有慈悲之心,面对底层人们,压根儿不具敌对情绪,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出重拳、下狠手,他们太知道底层人们的本质善良,只要你自己表现得通情达理,他们是不会太为难你的。


而且,在“歹徒”终止其行为后,曼谷警员也不是煞有介事地“依法办事”——搞一套所谓“一码归一码”的形而上学,先把他关进去再说,然后再决定起诉与否——而是直接拥抱他,安抚他,给他递水,帮他平复,甚至答应送他吉他,请他吃饭。这种人性的关怀,比口水泛滥的“法律之争”更具实际意义。什么最有效,什么最温情,他们不用教诲,不用争论,“最大公约数”是明明白白的。


于是当你再看咱们这边“警察猛摔抱娃老妇”视频时,就会自问:这个作出“猛摔”动作的警员,当时是什么心理状态呢?难道他判断,抱娃老妇将“袭警”升级?如果再不“采取最果断措施”,自己将有生命之虞?他为什么不这样想:这个抱着自己亲孙子的老妇,自以为满腹委屈,所以才言行激烈;她的潜意识里以为,即使“方式不得当的维权”(她自以为维权哦),仗着“抱娃”的弱势,或许慈悲的警察会网开一面?她的肆无忌惮背后,或有对警察“高度信任”的心理契机?


如果你是一个有点阅历甚至经验丰富的警察,再加上一定的仁慈之心,最好还具有情绪管理的能力和同理心,那么你是“看得懂”抱娃老妇的“气势汹汹”的。你不妨适度忍让和适度警告,直到仁至义尽。到了仁至义尽还不见效,你就可以和同事们商量着制服她,但前提是确保孩子安全无恙。你不要以为我“对警察要求太高”,其实一点也要求不高,都是常识范围内的事。


所以我就有点滑稽地想象这样的场面:要是那个曼谷警察在现场,他会如何对付抱娃老妇呢?我相信结局一定是皆大欢喜——不管是警察通情达理地网开一面,还是违反交规者不太情愿地接受罚款,最后他们一定能够达致一定程度的相互谅解和理解。他们没有“法律之争”的乐趣,他们没有“口水仗”的兴趣爱好,他们就明白一点:事就这么点事,警民如果能够双满意,就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呢,临时停车和临时停车也不是一样的,你停半小时,我停五分钟,其间“网开一面”的考量自然应该有所区别。一个人即便犯了错误,也还是可以“讨公道”的,否则民事法庭哪有那么多案子?俺不小心轻微违反了交规,你罚款可以,但你总不能把我摔个大背包吧?罪罚相当,错罚相当,应该是法制社会的基本要求。

“眼中没有孩子”的背后,隐埋着“处警文明”尚未健全的因由。前不久某地那个吸毒母亲在被抓时,提出无论如何让她先安置好孩子,可是警察以“会妥善安排”为由,不予理睬;她在经过家门时,抓住车门猛力想下车,可是警察对她的合理要求继续置若罔闻,一心执行“抓人要紧”。最后呢,所谓的“妥善安排”只是象征性地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以为万事大吉。那个被“拜托”的派出所也全然心中没有孩子,最后孩子极其悲惨地活活饿死于家中,苍天为之落泪!


为什么会“眼里没有孩子,心里没有孩子”?假如这只是个别警察的素质问题还好,假如成为一种执法中的集体无意识,一种法律盲区,一种人道主义的欠缺,这就不好了。对吸毒妇女的“强制措施”真的是那么迫在眉睫、十万火急吗?连孩子的安危都用不着顾及吗?在我看来是天大的笑话,在某些人看来就是天经地义,“我只管抓犯人,犯人的家事与我何干?”假如还理直气壮,毫无愧色,那就无言了。


有人信奉“我只管……”逻辑,因为这个“我只管……”,所以他在猛摔老妇时,根本就没有“看到孩子”——当时,他确实是“没有看到孩子”,愤怒和激情早已压倒理智,迅速制服成为头等大事,一个念头胜过万千顾虑,在“无意识”之下,猝不及防的事件就发生了。


希望这只是个人行为,而不是一种集体无意识,更不是某种制度文化的滥觞。深度解读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视频,有助于我们想得更多,举一反三,推进法治和制度文明建设,如果光是浮皮潦草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然并卵也。



深析,两个截然不同的热点视频

深析,两个截然不同的热点视频

2017-09-14 萤火虫沙龙 萤火虫沙龙



  

以上两个视频,是近来的“最上榜视频”,前者为曼谷警察“拥抱持刀劫匪”,后者为此地警察“猛摔抱娃老妇”。两相对比之下,相信很多读者和我一样,会有不少感触产生。今天俺“深度解析”一下,看看如何“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如果您对“曼谷警察拥抱持刀劫匪”的故事不太了解,我不妨简单跟您介绍一下——曼谷警局,发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一位持刀男子闯进警局,想对警察行凶。警察局里有一名叫Anirut Malee的警员在执勤,当他看到该名持刀男子时,却并未拔枪,而是冷静地说服歹徒把刀交给他,歹徒竟然都照做了。这时,警察Anirut走上前去,大多数人都会以为他要上前制服他,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Anirut走上前去张开双臂,给了“歹徒”一个大大的拥抱。持刀男子一下子就哭了……


原来,这名45岁男子,曾经是一名音乐家,音乐家这口饭不好吃,后来转行当保安,没有领到薪水,再加上他的吉他被偷,顿时压力大到无法承受,就一时糊涂做了错事。这名男子马上为自己的举动感到后悔,警员们试着安抚他并给他水喝。警员们听完他的故事,对他的遭遇表示同情,一位警员说他有一把吉他可以送给这位音乐家,还说找个时间一起吃饭……

  

讲真,我看了好几遍,泪湿双眼,差点泪奔。警察面对歹徒,情绪管理和同理心以及谈判技巧都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眼里和心里,并未把“歹徒”当歹徒。这个“准确判断”是如何掌握和拿捏的?这才是值得“深度解析”的要旨所在。持刀和持刀是不一样的,穷凶极恶的持刀和被逼无奈的持刀,其身体语言和神情语态颇为不同,你怎么能在短短几分钟乃至几秒钟里做出准确判断,同时调整自己的应对举措?这不是“瞎猫碰到死老鼠”的偶然抉择,而是价值观和人道观的自然流露。


这位名叫Anirut Malee的曼谷警员,面对持刀歹徒,气定神闲,不慌不忙,他不但看到了歹徒手中的刀子,还看到了他眼中惊慌的神情,更看到了他心灵微微的颤抖。他自己可能也是草根,或者出身草根,他对草根阶级的绝望非常熟悉,他的“同理心”,不是出于心理学的“知识积累”,更可能是某种氛围熏陶下的“与生俱来”。正因为有来自心底深处的理解和了解,哪怕你手持尖刀,他也能读懂你刀子后面“真正的语言”。


那个“安静下刀,张臂拥抱”的瞬间,看来好似轻而易举,但却凝聚着所有集社会学、心理学、犯罪学、民俗学等学术概念为一体的结晶。所谓的和谐社会,正是在这样的“日常”中,潜滋暗长地反映出来。警员普遍怀有慈悲之心,面对底层人们,压根儿不具敌对情绪,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出重拳、下狠手,他们太知道底层人们的本质善良,只要你自己表现得通情达理,他们是不会太为难你的。


而且,在“歹徒”终止其行为后,曼谷警员也不是煞有介事地“依法办事”——搞一套所谓“一码归一码”的形而上学,先把他关进去再说,然后再决定起诉与否——而是直接拥抱他,安抚他,给他递水,帮他平复,甚至答应送他吉他,请他吃饭。这种人性的关怀,比口水泛滥的“法律之争”更具实际意义。什么最有效,什么最温情,他们不用教诲,不用争论,“最大公约数”是明明白白的。


于是当你再看咱们这边“警察猛摔抱娃老妇”视频时,就会自问:这个作出“猛摔”动作的警员,当时是什么心理状态呢?难道他判断,抱娃老妇将“袭警”升级?如果再不“采取最果断措施”,自己将有生命之虞?他为什么不这样想:这个抱着自己亲孙子的老妇,自以为满腹委屈,所以才言行激烈;她的潜意识里以为,即使“方式不得当的维权”(她自以为维权哦),仗着“抱娃”的弱势,或许慈悲的警察会网开一面?她的肆无忌惮背后,或有对警察“高度信任”的心理契机?


如果你是一个有点阅历甚至经验丰富的警察,再加上一定的仁慈之心,最好还具有情绪管理的能力和同理心,那么你是“看得懂”抱娃老妇的“气势汹汹”的。你不妨适度忍让和适度警告,直到仁至义尽。到了仁至义尽还不见效,你就可以和同事们商量着制服她,但前提是确保孩子安全无恙。你不要以为我“对警察要求太高”,其实一点也要求不高,都是常识范围内的事。


所以我就有点滑稽地想象这样的场面:要是那个曼谷警察在现场,他会如何对付抱娃老妇呢?我相信结局一定是皆大欢喜——不管是警察通情达理地网开一面,还是违反交规者不太情愿地接受罚款,最后他们一定能够达致一定程度的相互谅解和理解。他们没有“法律之争”的乐趣,他们没有“口水仗”的兴趣爱好,他们就明白一点:事就这么点事,警民如果能够双满意,就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呢,临时停车和临时停车也不是一样的,你停半小时,我停五分钟,其间“网开一面”的考量自然应该有所区别。一个人即便犯了错误,也还是可以“讨公道”的,否则民事法庭哪有那么多案子?俺不小心轻微违反了交规,你罚款可以,但你总不能把我摔个大背包吧?罪罚相当,错罚相当,应该是法制社会的基本要求。

“眼中没有孩子”的背后,隐埋着“处警文明”尚未健全的因由。前不久某地那个吸毒母亲在被抓时,提出无论如何让她先安置好孩子,可是警察以“会妥善安排”为由,不予理睬;她在经过家门时,抓住车门猛力想下车,可是警察对她的合理要求继续置若罔闻,一心执行“抓人要紧”。最后呢,所谓的“妥善安排”只是象征性地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以为万事大吉。那个被“拜托”的派出所也全然心中没有孩子,最后孩子极其悲惨地活活饿死于家中,苍天为之落泪!


为什么会“眼里没有孩子,心里没有孩子”?假如这只是个别警察的素质问题还好,假如成为一种执法中的集体无意识,一种法律盲区,一种人道主义的欠缺,这就不好了。对吸毒妇女的“强制措施”真的是那么迫在眉睫、十万火急吗?连孩子的安危都用不着顾及吗?在我看来是天大的笑话,在某些人看来就是天经地义,“我只管抓犯人,犯人的家事与我何干?”假如还理直气壮,毫无愧色,那就无言了。


有人信奉“我只管……”逻辑,因为这个“我只管……”,所以他在猛摔老妇时,根本就没有“看到孩子”——当时,他确实是“没有看到孩子”,愤怒和激情早已压倒理智,迅速制服成为头等大事,一个念头胜过万千顾虑,在“无意识”之下,猝不及防的事件就发生了。


希望这只是个人行为,而不是一种集体无意识,更不是某种制度文化的滥觞。深度解读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视频,有助于我们想得更多,举一反三,推进法治和制度文明建设,如果光是浮皮潦草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然并卵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