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15岁当妓女,22岁成总统夫人,53岁全裸,76岁跳钢管舞,看看她是谁……

雄安为啥没动静了?清华教授道出实情!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终于等到这一天!日本工厂为中国品牌代工

倪轶容 天下网商

日本工厂原本想通过中国较低的人工,为日本、欧美客户服务。但如今,它也为50多个中国品牌代工。

✎  天下网商记者 倪轶容



7月中旬,山添隆登上了飞往中国的航班。


作为日本顶尖的化妆品代工工厂Cosmo Beauty株式会社的掌门人,几年前起,山添隆就开始频繁地往中国跑。除了视察中国工厂外,这位48岁的社长还要拜访多位中国客户,足迹遍布北京、广州、杭州等多个城市。


在Cosmo Beauty位于江苏南通的工厂里,戴着口罩的工人们,正在流水线上马不停蹄地忙碌着。2016年,这座全日资工厂在这里落成,目的是通过中国较低的人工成本,更好地为日本、欧美的客户服务。但如今,50多个中国品牌在工厂下了订单,金额占比达30%,打破了过去日本、欧美客户“一统江山”的局面。


不仅仅是Cosmo Beauty,为雅诗兰黛、香奈儿等国际一线大牌代工的意大利著名彩妆工厂莹特丽,如今仅仅在其位于苏州的工厂里,就有近200个中国品牌的订单。


工厂方面表示,2017年开始,网红、电商品牌成了工厂越来越重要的客户,这其中,不乏张大奕这样的头部网红旗下品牌。相比欧美大牌,这些新锐品牌,在中国市场上爆发出了更大的潜力,也倒逼工厂去适应更快的“中国节奏”。


“过去,一直是中国为日本品牌代工,而现在,日本工厂也开始为中国品牌代工了!”山添隆感慨。


日本媒体报道Cosmo Beauty 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


为什么网红品牌,要寻求代工?


2014年,杭州大奕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尼扣(花名)离开咨询公司,成为张大奕的经纪人。在为网红品牌打拼的这几年,尼扣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它的“快”。在这里,“迭代”是最常见的动态,仅仅是1-2个月,之前的规划就被新的思路和操作模式取代。此前,当“996”被热议时,“007”的工作节奏,在网红品牌的世界里,也是时有发生的事。


在尼扣看来,“快”和网红品牌崛起的土壤有关。互联网这一载体,瞬息万变,而年轻的受众“见异思迁”,两者一碰撞,就产生了对“快”的极致需求。


在服装这一块,以张大奕为代表的网红品牌,甚至打败了曾经以更新之“快”著称的海外快时尚品牌,迅速抢占了更年轻的中国市场。如今,仅仅服饰这一块,张大奕一年可以做到10亿规模。


网红张大奕


在美妆领域,这种“快”也得到了延续。


2014年起,随着消费税的取消,长期代工所积累下来的生产能力,国产美妆品牌,迎来了大爆发。20块钱一盒的眼影,50块钱一支的口红,和大牌相比,简直就是“白菜价”,对90后、00后的消费者颇有杀伤力。“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品牌影响力暂时不如大牌,却要和大牌同台竞争时,除了低价、更适合亚洲人肤质的特色外,快速的上新,提高消费者的购买频率,也成了国货品牌的杀手锏。


和传统大牌柜台上常年“老三样”的格局比,互联网美妆品牌的速度,快了不是一点半点。


然而,美妆领域的“快”,却比服装领域更有挑战性。


“做衣服,你甚至可以去找个裁缝,一件都给你做。但化妆品不一样,机器一开,至少30-60天。”尼扣表示。


对于追求“快”的网红品牌而言,这种现状,就导致了两种困境:一是作为新锐品牌,如何在“快”的基础上,不踩“坑”,尤其是在安全方面。其二,就是如何让工厂也快起来,更好地适应网上日新月异的需求。


为此,张大奕团队选择了让更有经验的工厂代工。不过,他们并不是直奔外资加工厂而去的。


国产美妆产品


“这个网红我认识!”


在确定合作方之前,张大奕美妆团队负责人至少跑了几十家工厂,有中国的,也有日本、意大利的。在她看来,国内代工厂,和外资代工厂,各有优劣。


然而,最初和外资工厂接触时,中国的网红品牌,却遇到了身份认知的困扰。


Cosmo Beauty株式会社商务经理李敏玮表示,日本公司很多是家族企业,“求稳”是骨子里的基因。在代工方面,也是如此。过去,工厂一直喜欢那种“可以稳扎稳打出订单”的客户。因而,一开始,日本高层觉得“大起大落”的网红品牌不太靠谱。


“就算他们一开始能把产品卖爆,但是过了几个月,那款产品过气了,没人买了,怎么办?”李敏玮说,这就是当时高层最大的担忧。为此,他和团队向高层详细解释了中国的“网红经济”,特别提到,可能网红推出的某一款产品会过气,但头部网红,都拥有较大影响力,可以不断推出新品。“只要人在,就会有订单。”很可能是这句话,打动了高层。


和张大奕团队的合作,则比较戏剧化。据说,社长山添隆一次在飞往中国的航班上,看到了关于张大奕的文章,这激发了他了解中国网红品牌的兴趣。后来,张大奕前往日本考察Cosmo Beauty工厂,山添隆见到她,立刻喊了出来:“这个网红我认识!”


李敏玮表示,和传统品牌相比,网红、互联网品牌的交货周期,只有前者的大约十分之一,这就要求工厂极大提升生产效率。


这些年,因为中国市场越来越重要,工厂专门在中国成立了一支15人的商务团队,直接和中国客户沟通。相比需要日本总部层层介入的同行,这让Cosmo Beauty在中国市场上的速度提升了大约50%。“但是,网红品牌还是嫌我们慢!”李敏玮的口气,有几分自嘲。


网红品牌的进化


对莹特丽来说,理解“网红品牌”倒不难,这和意大利市场也盛产小众品牌有关。


莹特丽科技相关负责人王静表示,工厂在意大利,曾经接过一个仅仅是几百支口红的订单,主要是看到了该品牌的潜力。果然,在市场上打爆之后,品牌后续为工厂带来了巨量订单。


对中国网红品牌,意大利管理层也主要看潜力。不过,门槛还是有的——想在莹特丽代工,一万支/件是起步数量。和动辄几十万产量的大牌比,这个数字很小,但在网红品牌里,基本只有头部品牌,才有实力选择这样的代工厂。


国产美妆产品


不过,王静这几年,也看到了网红品牌的变化。以口红为例,生产过程中有“公模”、“私模”之分。和“公模”比,“私模”仅仅制作,就要耗费半年时间,在过去,只有大品牌会选择。但近年来,选择用“私模”,做更加个性化、不易被盗版口红的网红品牌,也渐渐增加。“毕竟,这几年,网红品牌竞争激烈,最后能留住消费者的,肯定不是一时的新鲜感,而是品质。”王静说。


尼扣也提到,张大奕做彩妆的理念,是希望打造一个品牌,而不仅仅是想依靠自己的影响力来带货。“她想的是,哪怕有一天自己不再代言,BIGEVE这个品牌,依然能有生命力。”因此,在做彩妆时,全程介入的张大奕更像是个“产品经理”,而不是站在前台的网红——这或许也是网红品牌从“流量为王”,渐渐转向更深层积淀的一个侧影。



 

欢迎关注

江山代有才人出 #



专注互联网商业的权威新闻媒体,记录互联网商业的人物和故事,提供天猫和淘宝商家集培训、营销、实战于一体的系统化服务。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