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拿起这柄刀你才像个真男人~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揭穿王林“大师”骗局:“特异功能”是伪科学

2017-02-13 方舟子 方舟子 方舟子

(这是2013年9月我接受凯风网视频访谈的文字实录。视频见:http://www.kaiwind.com/video/20130803/20130803fangzhouziwanglin.mp4 )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凯风访谈,我是主持人慕容。最近央视的《焦点访谈》栏目揭露了“气功大师”王林的伎俩,说到打假怎么能少得了方舟子老师呢,今天我们凯风网就请来了方老师,为大家讲讲王林和王林们的故事,欢迎您方老师。


  【方舟子】凯风网的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方老师,听说您是第一个在微博上揭露王林骗局的?


  【方舟子】我算不上第一个,你可以说在粉丝较多的微博用户当中算是比较早揭露的。其实这件事最早是萍乡当地的网友出来揭露的,他们拍到一些照片放到网上,然后就开始有人转,后来有人把王林以前表演的视频挖出来在网上传,有人不停地把这些照片、视频转给我,大家想到又出来一个装神弄鬼的,想到让我揭露一下。转这种东西给我的人太多,但这个为什么引起我注意呢?我一看那个照片,马云又出来了。马云跟我以前是打过交道的,在2010年的时候,他当时去吹捧一个叫李一的所谓的神仙被我揭露,所以一看马云又出来了,觉得他怎么老是上这种当,老是去跟这种江湖骗子打交道,我觉得很好笑。


  【主持人】您当时一眼就看穿他是骗术吗?


  【方舟子】这个很容易就能够看穿,只要有一个比较理性思维的人一看就知道是骗术。就是把一些小魔术、小杂耍说成是“超能力”、“特异功能”,那就是骗术。而且这种小魔术是很低级、很粗糙的,上不了台面的,非专业的人士也能够看出他究竟是怎么弄的。而且现在有一个好处,就是有视频,可以把速度放慢一点一点往前过,他究竟是用什么手法,怎么样调包、怎么样遮挡都能够看得很清楚。


  【主持人】就是一帧一帧看,就能看到他的小动作。


  【方舟子】对,而且要去对比。比如说他拿一个空杯和拿一个已经装满酒的两个杯子,能看到花纹都不一样,明显就是杯子换掉了。也有网友发现,他变蛇的那个空盆,你仔细看会发现上面有三个钉子,你在盆底上搞三个钉子干什么?那就是一个机关,本来藏在盆底的蛇就跑出来了。实际上你只要细心一点,用心一点,是很容易看穿的,包括他号称用气来吹断筷子,你仔细放慢就看到他实际上把拿在手上的那个扔掉,然后换了一个已经弄断的架子,所以你只要放慢动作就能看出来他究竟是怎么变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中国从80年代以来就出现了一大批“大师”,包括李一、张悟本等人,好像层出不穷,出来一个人们就信一个,之前被打下去了后来又出来了,到底是我们中国特殊国情决定的,还是中国特色的一个东西,还是全世界都有这些“大师”?


  【方舟子】其实世界范围内都有,所谓的特异功能,超能力国外也有,甚至那些发达国家也有,但是中国这个有特色,都是跟传统文化结合起来的,虽然变的花样都差不多,但国外和中国的手法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国外就是神赋予的超能力,或者跟外星人怎么样,或者是某一种巫术、灵术什么的。中国一般说是气功,这个是从80年代开始的,一开始没有扯到气功,说有小孩能够用耳朵认字,后来又说其实耳朵认字不是天生的,可以练气功练出来的,最后说能隔好几千里发功,在广州发功能够改变在北京的DNA。


  【主持人】就像王林说的,他可以隔空发功戳死司马南。


  【方舟子】王林这个功法还算是比较低的,才隔十几米戳死司马南。以前八九十年代的严新,号称在广州发功几千里能够改变北京的DNA结构,那个多强的“超能力”,还能够发功把大兴安岭的火给灭了。王林在当时根本排不上号,他表演魔术的小技巧也不如人家,比如说张宝胜喜欢摇药瓶子,这个瓶子密封的,摇摇然后药片就掉出来了,号称是穿壁而过,这个魔术可比他那高级多了。王林的空杯来酒什么的都是小杂耍,变蛇什么的都排不上号。那个时候他名气也不大,八九十年代的时候中国到处都是“大师”,可能他在当地有一点点名气,我看他八九十年代拍的视频,出来吹捧他的就是当地一些小官员、小领导。八九十年代号称是“气功大师”的,都能找到很大的领导或者很大的科学家、院士来替他们吹捧。王林在科学界基本上没有人,他有一张跟工程院院士的合影,但我估计可能是找人家拍的,可能开会的时候发现硬凑过去跟人家合影,跟以前那些科学院院士主动出来替严新之类的吹捧,那完全是不一样。


  【主持人】可是,中国这个跟气功结合起来以后就显得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因为气功特别神秘,是科学解释不了的一个现象。也有人说科学有局限性,不能说现在的科学解释不了就说明它不是真的,也有人以这个为论据,论证人是有可能有特异功能的,说人体科学也有研究的必要。


  【方舟子】科学是在发展的,的确有很多现象科学到现在还在研究,但不等于那些所谓的特异功能就属于科学没法解释的现象,因为我们现在知道那些所谓特异功能其实是很简单的骗术,并不是说科学解释不了。目前没有所谓的特异功能能够经得起很严格的科学检验,都是拿一些小魔术,江湖的小把戏,小杂耍冒充“超能力”。不只在国内没有发现,在国外也没有发现。美国有一个魔术师叫兰迪,他就出来就说如果有谁能够在他面前真的表演出超能力,经得起他检验,他就给他1000万美元。到现在也没人能把这钱拿走。也有人说不屑来赚这笔钱,他可能是不贪财,不贪财你拿了这笔钱可以捐出去,可以做慈善。所以往往就是一个借口,你不贪财为什么到处去做表演,跟这些明星、高官一起表演,你如果不贪财就躲在深山老林里面好了。目前来说没有一个能够经得起检验,没有人真正能够证明自己是有超能力的,所以这个跟科学有没有局限,科学没法解释等等,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看到马云在网上说,是抱着一种“好奇”来看这些科学未解之谜。那也不是科学未解之谜,那是科学已解之谜,纯粹就是一个骗术而已。


  【主持人】就是科学已经证明了这些东西实际上就只是一些魔术伎俩而已,并不是解释不了的神奇现象?


  【方舟子】八九十年代有不少科学家说要去研究这个,他们就是真的以为那是科学未解之谜,很多科学家其实也是很天真的,很容易受骗上当的,在这方面识别能力还不如一个普通的魔术师。这些所谓的气功大师表演的一个小魔术,不告诉说这是魔术,而是说是超能力,一般人还真是很容易受骗上当。


  【主持人】如果没有之前看过这个魔术或听说过还真以为是真的?


  【方舟子】像王林这种小魔术太低级了,我能够想出他怎么变的,但是你真正碰到很高明的魔术师,我可就想不清楚了。我最近去了一趟美国,看到了大卫·科波菲尔,看了一场他的表演,我就想不清楚他是怎么变的。他有一场表演,人在舞台上,然后罩起来,他就飞到我前面了,我都搞不清楚他究竟是怎么弄的,但是他说这个是魔术,他不会说我是一种超能量。他是平凡的能力,然后用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机关、窍门,说穿了以后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他不告诉你怎么弄,你也看不出来。包括刘谦的表演,每次春晚完了很多人都要去破解,之所以要去破解就知道不是超能力,对吧?他也不说自己有超能力,但是如果他说自己有超能力,很多人可能就信了。如果你把魔术说成是超能力变出来的,那就变成一种骗术,所以我觉得我们要记住一点,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不等于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比如说我不知道大卫·科波菲尔是怎么飞到我前面来的,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是真的飞,因为他在所谓的消失之前要用布把他给包一下,如果说你真的有超能力,你就别要那块布直接飞过来好不好,所以他肯定是用障眼法遮挡一下,这就不是超能力。就像王林他号称能够用意念跑到山上把蛇抱回来,如果你真用意念就不要盆子,让大家看蛇怎么跑出来的。所以这个是非常简单的道理,但是一般人想不清楚。有很多科学家做实验不严谨,真正做严谨实验是很容易戳穿的,以前八九十年代的科学家去研究,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很好的科学训练。比如说90年代很著名的张宝胜,他摇一下密封的瓶子药片就出来了,他说壁墙而过。但是碰到何祚庥院士就不行了,为什么?何祚庥给他的是让研究所的师傅特地吹了一个玻璃瓶子,是奇形怪状的一个玻璃瓶子,把药片放在里面怎么摇也摇不出来。实际上都是调包计,他是有托的,看到你给他什么瓶子,他就有托去到外面买一个一模一样的药瓶子过来。


  【主持人】做一些机关?


  【方舟子】然后他调包了,实际上那个瓶子就打开了。如果给一个奇形怪状的,在大街上绝对买不到的一个瓶子,他怎么弄都弄不出来的。所以做实验就要很严谨,以前的那些科学家本身就是科学素养不过关,所以很迷信这个。


  【主持人】因为我们一般人可能没有这种思辨能力,所以看到也就信了,但是大家看到一些所谓的成功人士都去拜访王林,就觉得这些人成功了就说明他有过人之处,他们都去信王林就说明王林可能确实有两下子,我可能也得去信一信。


  【方舟子】这就是这些“大师”热衷于跟这些高官、明星、企业家合影的原因,即使他们不来找他,他也会找他们,因为这是抬高自己的身价,一般人都认为有这些高官明星来跟他合影,甚至给他题词,说明这个确实是真的。问题是这些所谓的成功人士,也许很会做官,也许很会表演,也许很会赚钱,但不等于他就有很高的科学理性的素养,不等于在识别骗术的能力上面比一般人更强。即使是科学家,在识别魔术方面也比不过一般的魔术师,所以要揭穿“特异功能”表演,最好的办法就是同时带一个魔术师过去。司马南为什么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因为司马南实际上就是一个很专业的魔术师。


  【主持人】他会魔术?


  【方舟子】他会魔术,他表演魔术可强了,肯定比王林强多了,他是魔术师协会的会员。在这方面大家不要去迷信这些高官、企业家、明星,甚至也不要迷信科学家。我在读高中甚至刚读大学的时候也信这些,因为那个时候大科学家都说是真的,很权威的报纸都在报道,说这个“特异功能”被证实了。有一个大科学家提出一门科学叫做人体科学,专门研究气功和特异功能。我一个高中生,一个大一、大二的本科生,当然是相信这些大科学家说的话了,所以我那时候也信,也想有特异功能,能够用耳朵认字。87年就开始不信了,因为那时候开始接触的面广一些,读的书多了,也看了国外有关这方面的揭露,知道这个东西不是中国才有,其实国外也有,也都被人揭露过。我当时本来已经是将信将疑,后来看这些所谓大师的表演,有一届全国特异功能大会,叫第二届全国特异功能大会是在我们学校开的。


  【主持人】还有这种大会?


  【方舟子】那个时候很多人研究,而且都是在高校研究所开。有一届就在我们学校开,因为我们学校好几个教授也是研究这个的,所以他们就请了一些所谓的大师去做表演,我看到的两个都是不成功的。有一个号称用手认字,就是你写上字以后装在信封里交给他,然后他就用手这么捏着捏着,然后号称能够认得出来,他不是一上去马上认出来,他变很多花样,一会儿说我口渴了我要喝可乐,转移各种各样的视线,跑去走一走然后放松放松,实际上就是偷看。但是那一次是我们学校一个很著名的数学教授,他刚好坐在我前面,他写出了一串数学符号,即使偷看到数学符号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不知道是数学符号,以为是什么字,然后就不敢说,就说今天状态不好背不出来。


  然后换另外一个变法,这一次叫做发气功把断掉的树叶给合起来。找了一个台下的学生上去,当时在一个讲台上面表演,旁边有一些盆景,这个学生上去从盆景上摘成了一片树叶撕成两半,交给这个所谓的大师,“大师”在手上发功一松手,真的变成一片树叶了,让那个学生来看是不是变成一个树叶了,这个学生说不是刚才拿的那个树叶,比刚才拿的那个要大一些。这时候主持人赶快过来打圆场,说这个现象以前也发现过,可能是发功的时候刺激这些细胞生长就变大了。这个一听肯定就是调包了,旁边摘了一个树叶藏在身上给它换了一下而已。我当时看这些表演的时候,本来就不太相信这些东西,看了更不会信了,纯粹就是骗人的东西。后来又出了司马南开始揭露。以前像何祚庥院士他们对张宝胜的表演有一个结论,基本上都是在小圈子里面,他们这些老前辈都揭露过,但是都是在一个小圈子里头。


  【主持人】没有推向大众?


  【方舟子】知道的人不是很多,司马南就把这个让公众了解了,因为他做表演,而且都是模仿这些“大师”的表演,这方面司马南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主持人】方老师您是学生物学专业的,是不是没有人体科学这样一个专业范畴,应该是生命科学是不是?


  【方舟子】有生命科学,当然也有研究人体的科学,我们叫生理学或者解剖学,有很多研究人体的,包括医学其实也是在研究人体。所谓的“人体科学”这个学科是没有的,他们之所以提出人体科学,纯粹就是为了替所谓人体特异功能来提供一个理论的依据,就是所谓这些超能力,气功,他认为这个代表的是一门新型的学科,表明我们人体具有“超能力”,具有我们现在科学所认识不到的“超能力”,然后他又认为这是属于科学的范畴,就把它叫“人体科学”。


  【主持人】其实是他发明的一个词。


  【方舟子】实际上是一个伪科学,根本就不成立。作为一门科学,首先研究现象必须是真实存在的,人体科学号称研究的是超能力,是特异功能,这些现象目前来说没有一个被证实是存在的,他研究的实际上是假现象,是骗人的东西,是把骗人的当成真的现象来研究了。第二,一门科学不可能是独立存在的,因为所有的学科全部都是联系在一块的。生命科学的基础是什么?是物理学和化学,所以要物理学的方法,化学的方法,当然还包括一些数据统计等等其它的方法来研究生命的现象,它并不是一门独立的学科,生命的现象再独特、再奇妙,也不会违背物理原理,不会违背化学原理,都是整体的互相联系在一块的。但是人体科学,如果真的能够成立的话,那么它是违背物理原理,是违背化学原理的,是超自然的东西。


  【主持人】我看过一些报道,说印度有一些瑜伽大师,他们练到一定层次就可以在空中漂浮,就不符合现在的物理原理,摆脱地心引力,其实这种就是属于您说的那种人体科学他们想研究的“超能力”?


  【方舟子】所谓超能力,这些都没有得到证实。如果说这个现象能得到证实,那就说明还值得去研究,有什么原理我们还没有发现。问题是瑜伽的腾空术这个在国外也有,就是往上一跳然后拍张照片,让你觉得真的在空中,其实根本就是假的,就是跳了一下而已,没有一个真的能够停留在空中。


  【主持人】就那个瞬间?


  【方舟子】就那个瞬间,把地板弄得有弹性一点,跳得高一点。还有网上有一些照片,看上去有一人是坐在空中,其实就是一个架子你看不到而已。那些都是骗人的,根本经不起推敲的,所以这种所谓的人体科学根本就不成立,而且跟我们现在已经掌握的这些科学原理是相冲突的。如果说有某一个超自然的现象能够被证实,说明我们目前已知的所有科学原理其实都不成立,科学大厦就要塌了,这个在科学历史上是从来不会发生的,虽然科学在不断地进步,不停地修正以前的局限性,但是从来没有连根拔起,全部都推翻,以前的全部都不成立了,没有的事。


  【主持人】说明其实这些就是不合理的?


  【方舟子】只能说这是一种迷信的东西,不是科学的东西,跟科学没有关系。把迷信的东西披上一个科学的外衣把它叫成科学,那就变成伪科学。什么叫伪科学,就是把不是科学的东西说成是科学,把假的、迷信的东西说成是科学就变成伪科学,所以在我看来人体科学就是一门伪科学。


  【主持人】其实,我们去研究探索科学未知领域是无可厚非的,但如果你把一些骗人的东西披上科学的外衣,骗他们说这是科学,然后用来招摇撞骗这就不对了。


  【方舟子】既然说是为一门科学,就必须遵循科学的方法,要有科学的态度,科学的精神,这门学科才有可能成立,当然那些资料、数据必须是真实可靠的,而不是以讹传讹,经不起推敲的东西。


  【主持人】现在我们在网上或者是普通大众接触到的,更多是关于这些神秘现象,人体未解之谜的信息,但是很少接触到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来揭露这些现象,这是不是这些骗术能够大行其道的原因?


  【方舟子】这些骗子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利用的是普通的公众缺乏科学的素养,没有识别真伪科学的能力,跟我们传统上就没有科学的传统是有关系的。科学是从国外传过来的,传到中国的历史也就一百多年。虽然我们在提倡要热爱科学,相信科学,但是对多数人来说只是一个名词而已,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科学的素养。有这样一个调查,中国公众当中有科学素养的比例是百分之三点几。


  【主持人】这么低?


  【方舟子】我觉得还偏高了。那是一个问卷调查,可能有一些就混过去了,实际上比例比这个还要低。这就说明只要有一个东西披上科学的外衣,自称是人体科学、超科学,就很容易糊弄人,因为很多人都知道科学是好东西,但是不知道科学究竟是什么东西,所以就很容易受骗上当。只要一扯上科学未解之谜,科学探索,最新的科学,很多就容易受骗上当,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再加上跟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一些糟粕相结合,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号,这个就迎合了很多人,这种朴素的民族感情马上就被调动起来,然后马上就信了。在中国这些江湖骗子都喜欢打着气功这个招牌,因为我们从小读武侠小说,看电视,对传统的气功、武功是非常神往的,觉得是很了不起的,觉得这个是中国很值得骄傲的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我不是说气功都是骗人的,如果气功自己练一练,作为修身养性的方法,作为一种自我暗示,让精神放松,然后打打坐、闭眼养养神,对身体会有一些好处,甚至对某一些慢性疾病也会有一些缓解的作用。但是要说练出“超能力”,能够给你发功治病,或者能够包治百病,我觉得都完全是不可信的。有些人就分不清这个界限,有一些人练气功以后好像身体确实不错,精神不错,然后就联想是不是练气功以后就能够发功,就能够有超能力。所以利用了一般人没有很严谨的思维,一方面打着科学的旗号,另外一方面打着传统的旗号,再加上去跟高官的权力,跟明星相结合,就很容易骗人。话说回来,我觉得跟八九十年代的时候相比现在还是进步了,主要表现在几方面,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是全民都信。


  【主持人】没有人去怀疑?


  【方舟子】几乎没有人怀疑,怀疑的那些人被人骂得半死,所以那时候你随便一出去到处都在练气功。现在信的人就少了,你看王林这事一出来网上一片嘲笑的声音,在二三十年前不是,一片崇拜的声音,所以这是一个进步。另外一个,在二三十年前有很多级别很高的官员信这个,现在还有官员信,但是基本上都是地方的官员,我看了一下跟王林合影的官员,最高的就是刘志军部长,现在已经下马了,还有一个江西省的政协副主席,也已经被抓起来了,两个被判死缓的,所以他们找“大师”保佑都没有保佑住。


  我今天看到了《人民日报》发了一篇评论,说到官员迷信王林这个事。写得很好,虽然还是有人信,但是至少现在有人批了,连党报也在批了。所以跟二三十年前媒体都在吹捧这些“大师”不一样了,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进步。还有一个进步就是在二三十年前很多科学家都研究,科学院、研究所、高校也都在研究,现在个别的所谓的教授也在研究,但是已经是非常少了,而且经常被人嘲笑。所以我觉得二三十年来毕竟是进步了,整个社会在这方面对所谓的特异功能、所谓的气功的认识是有很大进步的。


  【主持人】随着我们国民科学素养的提高,还有科学教育的普及,不管是在社会层面上,媒体层面上还是学术层面上,大家都对这个问题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就不会像以前那么容易上当受骗了?


  【方舟子】当然,现在骗人的东西还有很多,现在的骗术还需要更高明一点。但是话说回来,还是有很多人信的,现在高官信的人少了,还是有地方官的人信,普通的公众可能信没有那么多,但还是有这些明星在信,这些商人、企业家在信。所以我觉得为什么针对这种现象还是要揭露,就是因为它还是有市场的,而且这个市场还是蛮大的,特别是有些地方官员、明星、企业家在吹捧,还是能够造成相当大的影响,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揭露他的原因。


  【主持人】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做努力。


  【方舟子】对。


  【主持人】感谢方老师今天来到凯风网。精彩无限,尽在凯风,下期节目再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