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夜市丨今晚,就别再让女朋友装高潮了

高晓松讲美国生活成本!和想象中差多了!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崔永元如此搞“公益活动”

2017-05-30 方舟子 方舟子 方舟子

(我揭露崔永元公益基金问题的文章合集,全都是根据公开的资料。民政部对我的举报依然没有给任何回音。政协委员在中国是享有特权的。)


  崔永元以前的公众形象不错,除了因为其十几年前主持央视“实话实说”栏目给观众留下的“实话实说”的错觉,还与他热心搞公益活动有关。他搞公益活动的名头如此之大,甚至连中国红十字基金会都特地搞了个“崔永元公益基金”。据崔永元公益基金网站的介绍,该基金的长期目标为“乡村教师培训”和“口述历史—非物质文化遗产收集保护”,主要投入在“口述历史”项目,到2012年号称已为后者投入2亿元。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宗旨是开展人道主义救助活动,是慈善事业,为何能让一个以研究“口述历史”为主要项目的基金挂靠在其名下?难道研究“口述历史”也是慈善、救助工作?


  更奇怪的是,据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2009年5月26日公布的“崔永元公益基金 捐赠光荣榜”,最大的一笔捐赠来自天水市红十字会,高达4382000元(http://www.crcf.org.cn/sys/html/lm_235/2009-05-26/103748.htm )。为什么红十字会要把这么多的钱捐赠给一个以研究“口述历史”为主的基金?难道这也是慈善?难道崔永元需要被救济?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2010年玉树地震后,天水市红十字会仅获救灾捐款62万元,不到其捐赠崔永元基金的15%。


  崔永元声称其“口述历史”是公益项目,但是并非就不要市场收益。例如作为其“口述历史”项目之一,他拍摄了32集纪录片《我的抗战》,号称耗资1.3亿元,电视台开价每集1500元,崔永元认为是“贱卖”(http://www.zibosky.com/wj/2583681.shtml )。不知红十字会为何要捐款给这种以市场收益为目的的“公益”项目?“口述历史”几亿元的投入,都是怎么花掉的?这个挂靠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公益”项目,从来没有公布过其工作报告或财务报告。


  除了“口述历史”,崔永元基金做的另一个项目是花费要少得多的“乡村教师培训”,每年请100多名乡村教师到北京旅游、参观,准确地说应该叫“乡村教师旅游培训”。该项目到去年共办了7期。在崔永元基金的网站上,没有第一到第四期的工作报告,有第五期(2011年,http://www.xiaocui.org/uploads/soft/120406/1-120406164019.pdf )和第六期(2012年,http://www.xiaocui.org/uploads/soft/121128/1-12112Q60A9.pdf )的工作报告。细看这些工作报告,有一些有趣的发现,可以让人们明白崔永元是怎么做公益活动的。


  2012年报告的费用支出中,列着长沙到北京机票费每人1210元(共110人),这是全价机票钱(另外还有燃油费100元,机场建设费50元)。2011年的报告未列机票单价费用,只列了返程机票总费用109900元,但有一项“返程机票退票手续费(全价960元*5%*6人)”,可知其中94人(去掉退票的6人)回哈尔滨买的是北京-哈尔滨全价票(每人960元)。从总额推断,剩下的10人回长沙,和2012年一样也是买的全价票(每人1210元)。众所周知,在国内买机票通常至少能打六、七折,上百人的团体价折扣更低,低到三、四折的都有,除非是春运期间,或除非急用,很少有人会去买全价票。为什么崔永元基金会的报告列的是全价机票?两种可能:一、的确买了全价票。这完全没有必要,乃是浪费捐款。二、按常规买了折扣票,但是以全价票向红十字会虚报,这就涉嫌贪污问题了。


  据2012年报告,崔永元基金搞“乡村教师培训”活动的统一发的帽子一顶399元,T恤一件469元,打五折。从照片看,也就是普通旅游帽和圆领白T恤。给110名乡村教师到北京和睦家医院做体检,每人计价5018元,合计551980元,但从体检项目看,就是任何一家正规公立医院都能做的常规体检,正常的收费也就几百元。鸟巢意大利超级杯足球赛VIP观球票150张,每张计价1999元。……不能不说,这个“乡村教师培训”出手、计价都非常大方。奇怪的是,在2011年还不存在这种情形,是到2012年才“通货膨胀”的。例如2011年乡村教师到北京和睦家医院做体检的费用还只是每人2207.5元,到2012年就涨了1倍多。2011年的帽子是一顶59元,T恤衫一件129元,虽然也偏贵,但还没有贵得离谱。为什么到2012年“物价”直线上升,贵得离谱了呢?


    据2012年报告,有摄像机租赁费7377元,活动视频剪辑费4000元。崔永元有个专业的摄影团队做“口述历史”,投入几亿元,居然连摄像机都没有,需要花钱租赁,是向谁租的呢?


  对“崔永元公益基金”的审计报告称,2007年至2012年累计接受捐赠收入27804565.68元,其中捐赠资金27804565.68元,捐赠物资0.00元(http://new.crcf.org.cn/html/2013-07/23392.html )。但是“崔永元公益基金”的“乡村教师培训”项目报告明明列了许多物资捐赠,例如2012年的报告列了140套床上用品捐赠,计价13万元,并注明这次培训没有用上,原封保存供以后使用。请问审计时这些捐赠的物资哪去了?这样的审计报告可信吗?另外,根据审计报告,2007~2012年崔永元公益基金累计支出20,319,559.99元,其中资助资金18,211,213.46元,资助物资0.00元,业务活动费用158,797.00元,项目管理成本高达1,949,549.53元。


  崔永元基金会官方网站称:


  崔永元公益基金项目执行单位——北京清澈泉传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北京清澈泉传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非营利或盈利不分配的NGO组织,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指定并授权的崔永元公益基金公益项目执行机构;专项致力于“乡村教师培训”、“口述历史收集保护”。


  查北京工商企业登记,北京清澈泉传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由郭晓明一人出资100万元成立,经营范围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演出除外);承办展览展示;影视策划;会议服务;图文设计、制作;企业形象策划;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是一家自然人独资的商业公司,并非NGO组织。郭晓明原是京华时报记者,现在是崔永元拍摄团队负责人。更早成立的还有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清澈泉广告有限公司、北京清澈泉历史博物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都是崔永元基金会的孙庆石,崔永元的哥哥崔永星是前面两家的监事。


2014.1.13


                再揭崔永元如此搞“公益活动”


  在《崔永元如此搞“公益活动”》一文中,我谈到,崔永元一直标榜其公益活动公开、透明、接受公众监督,但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公益基金成立七年来,从未公布过其最大的项目“口述历史”的财务报告,而其较小的项目“乡村教师培训”也只公布了两期的财务报告(总共已办了七期)。在公布出来的这小部分财务报告中,我们已发现了诸多疑点,例如一次上百张机票都是买的全价,一顶旅游帽、一件活动T恤衫都是数百元,每人体检费5千元等等。该公益基金有6年时间未作审计,去年才首次做了审计,而审计报告与其公布的财务报告不符,例如财务报告中列有大量物资捐赠,审计报告却称物资捐赠为零。对这些疑点,崔永元拒不做说明,只是破口大骂。有网友请他有空跟大伙好好说说这些问题,崔永元的回答是“你猜猜”。


  不仅公益支出要“猜猜”,捐款收入的公示也要“猜猜”。在2011年“乡村教师培训”开班仪式上,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宣布向崔永元公益基金捐赠100万元用于“乡村教师培训”,有当场向崔永元转交100万元大支票的照片为证。但是查崔永元公益基金公布的捐赠明细,只有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在2011年10月27日捐款420元(http://www.xiaocui.org/plus/list.php?tid=13 )。怎么100万元缩水成了420元?是不是写错了,漏录了?他的捐款明细连1分钱的捐款都列出,还会漏了100万元捐款?有网友向崔永元询问此事:“腾讯的100万捐款怎么没有出现在你的捐款明细里?是腾讯诈捐还是凭空消失了?”崔永元的回答是:“好问题!让腾讯公益告诉你。”他的意思是腾讯公益诈捐?不然为什么要大家去问腾讯公益?


  崔永元透露崔永元公益基金有两名专职人员,“年薪六位数以上”(http://gongyi.people.com.cn/n/2013/0226/c151650-20604111.html ),这么高的年薪当然是由捐款里面出的——崔永元介绍其公司情况时说:“公众给你捐了钱你发了工资了,拿工资的人都干嘛了?”。他给拿高薪的专职人员发明了一个新词,叫“职业志愿者”,其实还不如叫“高薪志愿者”。崔永元还透露,他本人从事“口述历史”这个“公益项目”也是拿工资的,有一度因资金筹集困难有4个月没发工资:


  【让崔永元骄傲的是,“所有的款都是我和团队厚着脸皮筹来的”,……为保证采访品质,团队成员出差也能住上四星级酒店(对抗战老人的采访在酒店进行),但“清澈泉”从2010年4月开始曾有4个月没法按时发工资,崔永元自己和公司部分高管比员工们更早停发了工资。2010年5月,“清澈泉”一分为三,分别做实业和影视剧、口述,但口述依然是主体。】http://money.163.com/11/0105/09/6PKHO26V00253G87.html


  “清澈泉”就是崔永元公益基金项目执行单位,虽然崔永元公益基金网站称其为NGO,但在北京工商登记中它是独资商业公司。那么该商业公司发给崔永元本人和其他员工的工资,是不是也来自捐款?


  难怪崔永元对公益基金从捐款抽取10%的管理费还嫌低了,认为国际惯例慈善基金的管理费“基本没有低于20%的”(http://gongyi.people.com.cn/n/2013/0226/c151650-20604111.html )。事实上并不存在这个国际惯例,例如美国红十字会的管理费就只占4%。


  其实崔永元在《我的抗战》看片会上接受柴静采访时说得很诚实:


  “(口述历史)这个骗钱更容易。……我发现喜欢历史的人都特别有钱,不比煤老板差。关键是你怎么说服他,怎么和他们有关系。我们以前都是钢铁战士,现在也多少做了一点妥协。比如我们做战争,做外交,做留学史,很多人都感兴趣,我们再做企业家的口述历史,这就有人赞助了嘛。我们可以虚报,赞助了多少钱,给他们多份荣誉。从企业家口述历史里均出一些钱来做这个,空间是很大的。”


  也许崔永元自称“骗钱”只是“幽默”,但“我们可以虚报,赞助了多少钱”的说法却让人幽默不起来。我们由此也就明白了为何在财务报告上我们见到了上百张全价机票、几百元一顶的旅游帽、几百元一件的T恤、5千元一人的体检费、1999一张的球赛门票……崔永元自己说了,这叫“虚报”。那些没有公开的部分,还不知道“虚报”了多少。


2014.1.20.


                举报崔永元公益基金涉嫌违法违规


北京市民政局、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社会监督委员会:


  2007年9月,崔永元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发起成立“崔永元公益基金”,并将基金的长期目标定为“乡村教师培训”和“口述历史—非物质文化遗产收集保护”。北京清澈泉传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指定并授权的崔永元公益基金公益项目执行机构。该基金自成立以来,存在如下违法违规的嫌疑。


  (一)未接受年度检查、不履行信息公布义务


  崔永元公益基金有五年时间未做审计,即有五年时间没有依法做年度检查。在2013年3月才首次对自基金成立以来至2012年年底的财务收支情况做了审计,审计结果为累计接受捐赠收入2780万元,累计支出2032万元。


  崔永元公益基金的两个项目,“口述历史”至今未在其网站或其他媒体公布过收入和支出明细;“乡村教师培训”总共办了九期,迄今只公布了北京第五期(2011年度)和北京第六期(2012年度)的项目报告、财务报告,账目分别为27万元、33万元。也就是说,截至2012年年底的支出,有1972万元支出至今未公布明细,占总支出的97%。违反下述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第二十二条 受赠人应当公开接受捐赠的情况和受赠财产的使用、管理情况,接受社会监督。


  国务院《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五条 基金会依照章程从事公益活动,应当遵循公开、透明的原则。 第三十八条 基金会、境外基金会代表机构应当在通过登记管理机关的年度检查后,将年度工作报告在登记管理机关指定的媒体上公布,接受社会公众的查询、监督。 第四十二条 基金会、基金会分支机构、基金会代表机构或者境外基金会代表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登记管理机关给予警告、责令停止活动;情节严重的,可以撤销登记:(五)未按照本条例的规定接受年度检查,或者年度检查不合格的;(六)不履行信息公布义务或者公布虚假信息的。


  民政部《基金会信息公布办法》第三条 信息公布义务人公布的信息资料应当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信息公布义务人应当保证捐赠人和社会公众能够快捷、方便地查阅或者复制公布的信息资料。


  民政部《关于规范基金会行为的若干规定(试行)》:基金会通过募捐以及为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接受的公益捐赠,应当在取得捐赠收入后定期在本组织网站和其他媒体上公布详细的收入和支出明细,包括:捐赠收入、直接用于受助人的款物、与所开展的公益项目相关的各项直接运行费用等,在捐赠收入中列支了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的,还应当公布列支的情况。项目运行周期大于3个月的,每3个月公示1次;所有项目应当在项目结束后进行全面公示。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信息披露制度》第四条  中国红基会对所披露的信息实行分类管理,按照信息披露的内容分为以下十类:组织基本信息、内部管理制度、工作动态信息、募捐活动信息、接受捐赠信息、捐赠款物使用信息、财务信息、公益项目与专项基金信息、年度工作报告、重大事件专项信息。 第七条  一切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均有权要求中国红基会披露信息。中国红基会应申请人的要求,一般应在5个工作日内向申请人披露相关信息。


  (二)崔永元公益基金审计结果与其公布的财务报告不符


  根据2013年3月对崔永元公益基金审计报告,2007年至2012年累计接受捐赠收入27804565.68元,其中捐赠资金27804565.68元,捐赠物资0.00元。但在其“乡村教师培训”北京第五期(2011年度)和北京第六期(2012年度)的项目报告中,均列入了许多捐赠物资,例如2012年的报告列了140套床上用品捐赠,计价13万元,并注明这次培训没有用上,原封保存供以后使用。这些物资捐赠为何在审计报告上未能体现?


  (三)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超范围滥用社会救助资金资助“口述历史”项目


  红十字基金会2011年报显示,曾经大额拨付572万元到北京清澈泉传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用于“口述历史”项目。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2009年5月26日公布的“崔永元公益基金 捐赠光荣榜”,最大的一笔捐赠来自天水市红十字会,高达4382000元。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章程》第七条规定的救助、资助范围包括:(一)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开展红十字人道主义救助活动,促进红十字事业健康发展;(二)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对伤病人员和其他受害者进行救助;(三)协助政府改善贫困地区的医疗卫生条件,关注和保护人的生命与健康;(四)协助政府改善贫困地区的办学条件,资助和支持教育事业;(五)扶危济困,敬老助残,资助和支持老年福利事业;


  “口述历史”不属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章程》规定的救助、资助范围,并非人道、慈善工作,属于超范围滥用社会救助资金。


  (四)崔永元公益基金的执行机构为营利机构


  北京清澈泉传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指定并授权的崔永元公益基金公益项目执行机构。红十字基金会2011年报显示,曾经大额拨付572万元到北京清澈泉传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用于“口述历史”项目。


  崔永元公益基金的网站声称北京清澈泉传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非营利或盈利不分配的NGO组织”,但根据北京工商企业登记,北京清澈泉传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由郭晓明一人出资100万元成立,经营范围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演出除外);承办展览展示;影视策划;会议服务;图文设计、制作;企业形象策划;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是一家自然人独资的、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公司,并非NGO组织,不属于民政部规定的从事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社会团体、基金会、民办非企业单位)。崔永元公益基金公布了虚假信息。


  郭晓明原是京华时报记者,现在是崔永元拍摄团队负责人。除了北京清澈泉传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崔永元公益基金还有三家关联企业,包括北京清澈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清澈泉广告有限公司、北京清澈泉历史博物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都是崔永元基金的孙庆石,崔永元的哥哥崔永星是前面两家的监事。


  崔永元公益基金的项目由北京清澈泉传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执行,其中“口述历史”有营利的嫌疑。《我的抗战》、《我的抗战2》影像资料来源为“口述历史”项目。《我的抗战》导演曾海若在接受新浪传媒采访中透露:“我们目前有专门的发行公司负责发行,联系各地方台给我们时段,也有广告公司在运作相关的广告事宜,也就是说,各个部门都有专门的机构各自在运营,我们也是希望将纪录片推向市场化,特别是将这种主旋律题材的纪录片推向市场化的道路。”(http://news.sina.com.cn/m/news/roll/2010-09-13/172721093610.shtml )《我的抗战》,号称耗资1.3亿元,电视台开价每集1500元,崔永元认为是“贱卖”(http://www.zibosky.com/wj/2583681.shtml )。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基金会资助了商业公司以营利为目的开展的活动,违反了下述法规。


  民政部《关于规范基金会行为的若干规定(试行)》:基金会选定公益项目执行方、受益人,应当遵循公开、公正、公平和诚实信用的原则,保护社会公共利益和与项目有关的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基金会不得资助以营利为目的开展的活动。


  (五)崔永元基金会公布的接受捐赠信息自相矛盾


  根据第五期(2011年)“乡村教师培训”工作报告(p.26),在开班仪式上,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宣布向崔永元公益基金捐赠100万元用于“乡村教师培训”。但是查崔永元公益基金公布的捐赠明细,只有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在2011年10月27日捐款420元(http://www.xiaocui.org/plus/list.php?tid=13 )。


  (六)崔永元基金会公布的支出不合常理


  “乡村教师培训”2012年报告的费用支出中,列着长沙到北京机票费每人1210元(共110人),这是全价机票钱(另外还有燃油费100元,机场建设费50元)。“乡村教师培训”2011年的报告未列机票单价费用,只列了返程机票总费用109900元,但有一项“返程机票退票手续费(全价960元*5%*6人)”,可知其中94人(去掉退票的6人)回哈尔滨买的是北京-哈尔滨全价票(每人960元)。从总额推断,剩下的10人回长沙,和2012年一样也是买的全价票(每人1210元)。众所周知,在国内买机票通常都能打折,上百人的团体价折扣更低,除非是春运期间,或除非急用,很少有人会去买全价票。为什么崔永元基金会的报告列的是全价机票?两种可能:一、的确买了全价票。这完全没有必要,乃是浪费捐款。二、按常规买了折扣票,但是以全价票虚报。


  综上所述,崔永元基金会未根据法律要求接受年度检查,不履行信息公布义务,并公布虚假信息,应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第四十二条规定,给予警告、责令停止活动或撤销登记的处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应终止并追回对“口述历史”项目的资助。应责令崔永元公益基金及其关联公司公开财务明细。应重新对崔永元公益基金进行审计。应查清崔永元公益基金的关联公司、相关人员是否从该基金不正当获利,如果存在不正当获利,应追缴非法所得,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举报人:方是民(方舟子)


2014.3.5.


                评崔永元的公益基金“苦水”


  《新京报》在2014年4月15日发表了一篇对崔永元的长篇专访《崔永元倒苦水》(http://www.bjnews.com.cn/feature/2014/04/15/312981.html ),只听一面之辞,为受质疑、被举报的崔永元公益基金拼命洗地。我们就来看看这地是怎么越洗越黑的。


  先来看看前一阵炒得热热闹闹的崔永元2亿代言的事。一开始的报道说是2亿元一次付清,后来被代言企业澄清说是10年付清,每年付2千万。现在崔永元又改口说,每年付多少要根据企业的业务情况来定:


  【崔永元:没有。根据企业的业务情况,我们来灵活调整捐款额度,就是说10年是不少于两个亿。我们最后确定的捐款方案可能是这样的,比如说,今年,基金会需要500万,那你企业就捐500万。明年呢,基金会还需要500万,当然,从你企业的规划来看,你想捐3000万,这样对你是有好处的,好,那你就提前告诉我,我们提前将使用捐款的规划做出来,把钱合理花出去。】


  这家生产“石头纸”的“地球卫士”公司老总在微博上承认目前企业经营困难,连工资、福利都拖欠了好几个月了,根据这样的业务情况,今年想必是一分钱不用捐了,可以集中到第十年再捐一次性捐嘛。不过,这家才成立五年就已陷入困境的公司十年后还会存在吗?不就画了一个大画饼嘛。


  然后崔永元一赌气说他想自己吃了这个画饼:


  【崔永元:但现在,我心里有点凉,我不想捐了。

  新京报:不想捐了?

  崔永元:现在很多人吹毛求疵,在折腾我们。那天我跟那个捐助者通电话时,我说我现在心里有点凉,我不想干这个事儿了,我说代言我还是要代,我想将这个钱拿走,拿回自己家去。

  新京报:拿回家后又多了个亿万富翁?

  崔永元:两亿元差不多交7000万左右的税,剩下的1.3亿左右的钱就是我自己的了。我自己拿着爱干什么干什么,没人管。当我拿出来做公益时,倒有人说三道四了。】


  我们质疑的是这家企业的“石头纸”是否环保,按其业绩是否真能拿出2亿元代言费,这跟代言费是捐给崔永元公益基金还是给崔永元本人,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代言费给了崔永元本人,这家企业的产品问题、业绩问题就都不存在了?本来就是个大画饼,这张画饼是留在崔永元家里,还是给了崔永元公益基金,有什么区别吗?


  再来看看崔永元公益基金问题:


  【新京报:近日,李亚鹏的嫣然天使基金广受质疑。有没有担心自己的基金会发生类似情况?

  崔永元:目前已经面临了。方舟子他们不是公开举报我了吗,质疑我账目有问题,最近北京民政局、红基会等都来查,账本都快翻烂了。

  新京报:查到问题了吗?

  崔永元:没有问题。】


  我向北京民政局举报崔永元公益基金问题,北京民政局告诉我这事不归他们管,让我去找民政部。我向民政部举报,没有任何回音。崔永元却声称北京民政局把账本都快翻烂也没查出问题,谁在说谎?难道北京民政局一边对我说这事不归他们管,一边又偷偷去查崔永元的基金了?没查出问题怎么不敢由民政部门公开宣布?而要由崔永元自己空口无凭出来说?没查出问题崔永元为何至今不敢公布账本?怎么不敢公开解释被指出来的那些问题?


  【崔永元:但是,作为个人来说,我有点伤心。刚开始,我特别欢迎质疑,因为你是在关注我们的行动,也在认真看我们的账目,但有些质疑胡搅蛮缠。……

  新京报:被质疑后,心情沮丧?

  崔永元:我们本来是不图名,不图利,只图公益慈善的效率,但是,一些无理质疑让效率也大打折扣,我们需要投入大量精力财力去做解释工作。

  对我们来说,职业人都追求职业的快乐,目前,我们做公益慈善的动力在慢慢消减,幸福感在降低。】


  我举报崔永元公益基金违法违规,不履行信息公布义务,占总支出的97%的1972万元支出过了七年至今未公布明细;审计结果与其公布的那一小部分(占3%)财务报告不符;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超范围滥用社会救助资金资助“口述历史”项目;崔永元公益基金的执行机构为营利机构;崔永元基金会公布的接受捐赠信息自相矛盾;崔永元基金会公布的支出不合常理。请问我举报的这些内容哪一条是胡搅蛮缠?哪一条是不合理质疑?如果真的是胡搅蛮缠、不合理质疑,崔永元、新京报不正可以一一反击?崔永元声称“我们需要投入大量精力财力去做解释工作”,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崔永元面对质疑只是在造谣、谩骂,从来没有对这些质疑有过任何具体回应,请问崔永元、新京报,这些“投入大量精力财力”的“解释工作”在哪里?能不能在新京报上登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如果崔永元真的觉得心情沮丧、幸福感在降低,恐怕正是因为被击中了要害,没法直面合理的质疑和举报。


  【崔永元:再拿我来说,我的公益基金,口述历史、乡村教师培训,每年需要近两千万。你想想,当一个人有两个亿的时候(近日广告代言),他不把这两个亿拿走自己花,而是在别人捐款的两千万里,再想办法去黑几百万,这是不是有毛病啊(笑)!】


  2013年3月对崔永元公益基金的审计结果是,五年累计支出2032万元。崔永元却说每年需要近两千万,多出来的近八千万哪去了?2亿元只是个大画饼,有人却拿着这个大画饼为自己鸣冤,在一本正经地比较是应该吃掉整个大画饼,还是只吃一部分大画饼,“这是不是有毛病啊!”(别笑)


  【新京报:什么情况下不做基金会?

  崔永元:如果被无端泼脏水的情况继续恶化,我肯定不做基金会了,统统不做了。

  新京报:如果不做,也许有人说,崔永元害怕被质疑。

  崔永元:(到那时)肯定还会有比这个更难听的说法,说你黑钱黑够了,又怕查出来,所以赶紧撤了。】


  我对崔永元公益基金的质疑会一直继续下去,直到真相大白。如果这叫“无端泼脏水的情况继续恶化”,崔永元就趁早别做基金会了。“说你黑钱黑够了,又怕查出来,所以赶紧撤了”,这是实话实说吗?不过想溜也没那么容易,问题同样需要交代清楚,法律责任同样需要承担。


  【崔永元:不能将公益当成好人好事。一定要扭转这个观念,否则肯定会出问题。这个人会因为干好事成为一个道德楷模,很快发现这个道德楷模穿帮,是个伪君子,这样的事情会一个接一个出现。所以说,公益慈善,本来就不是好人好事。他一定是生活方式。】


  崔永元不认识汉字?“公益”、“慈善”这些词哪一个不是意味着“好人好事”?公众以为你搞“公益”、“慈善”是在做好人好事,给了你许多荣耀,你却说,公益慈善只是生活方式,我赖此赚钱谋生,穿帮了别怪……这也许不算伪君子,但肯定算真小人。


  【崔永元:但凡谁做慈善,你就怀疑不干净,如果是这样,中国的慈善不可能健康发展。】


  没问题怕什么质疑?质疑才是健康发展的保证。中国的慈善之所以不能健康发展,就是因为打着慈善招牌谋私利的骗子太多,而恰恰正是这样的骗子,最怕别人的质疑。


2014.4.15.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