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夜市丨今晚,就别再让女朋友装高潮了

高晓松讲美国生活成本!和想象中差多了!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没有围墙的大学

2017-06-06 方舟子 方舟子 方舟子

    “没有围墙的大学”,这种说法以前指大百科全书,现在又用来指远程教育、网络大学,总之,与真正的大学相对。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大学就应该是壁垒森严的。上个世纪80年代,我在合肥“南七技校”(中国科技大学)上学,整座校园被用红砖墙包围了起来,墙头上还插满了有中国特色的碎玻璃以防翻越。只有两个大门供出入,一到晚上11点就关上了。看完夜场电影回来,不想露宿街头,就必须施展轻功登门而入,穿裙子的女同学未免不太方便。后来有壮士发功拉弯了铁门上的栏杆,从此过完夜生活回来的绅士、小姐们都可以优雅地侧身鱼贯而入,不必再当梁上君子了。


    90年代,商品经济的大潮席卷中国时,我躲在美国大学读书,听说母校的围墙被拆掉了。这时候,有了时空的间隔,这座丑陋的围墙变得美丽、高尚起来。有校友喟然感叹道,没了围墙,以后社会上的三教九流之士都可以自由出入校园,大学不再是象牙塔了。不久,又听说,拆掉围墙是为了卖地皮,在围墙原址临街建起了一长排商业大楼、店铺,组成一道新的围墙,仍然把整个校园围得水泄不通。而大门也新建了,而且坚固无比,纵有神力,也不能再劈开一条通道。


    但是校园里的治安,据说却是一天坏似一天了。门卫当然相应地加强了。近年来我也去过几次中国的名牌大学晃悠,看到穿着类似军装的制服的门卫威风凛凛地站岗,虎视耽耽地盯着每一个出入的人,总让我感到有些心虚,因为身上并不习惯带可以证明我的合法身份的证件。幸好,大概我长得不像个非法分子,迄今还没有被门卫拦截下来盘查的记录。


    可见再警惕的门卫也是靠不住的。大概正是为了防止像我这种貌似忠厚却心怀鬼胎的人混进校园,有些大学又想出了新的高招。我看到一则报道说,清华大学东校门和西校门都已经安装上了刷卡机,将要实行进门刷卡制度,没有卡的要登记。原因据说是“由于现在出入清华大学的人太多,学校里也经常有自行车丢失”。这么一来清华大学自行车似乎就万无一失了,除非校内人员互相偷。


    美国在上个世纪60年代曾经兴起过一场办社区教育的全国性运动,运动名称叫“University without Walls”。可见“没有围墙的大学”这种说法并非国粹。但是奇怪的是,我学习过、访问过的北美大学有三十来所,却没有见过有哪一所是有围墙的,也没有大门,当然更没有门卫。有时在校园内碰上执勤的校警,笑眯眯地和你打招呼,并没有警戒地拿你当贼看待。美国有的大学连校园都没有,学校建筑与校外建筑混杂在一起。有的有很大的校园,但将校园内外分隔开的,不过是一条马路。人人可以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不用担心会有人把你拦下来要证件。大学图书馆之类的公共建筑也可以自由出入、查阅。北美大学有的在当地属于名胜,校园内游客如云,也从未听说校方乘机卖门票赚一笔,像有的中国名牌大学一样。事实上,北美大学欢迎游客参观,这显然有助于争取到社会支持和好的生源。


    美国大学的“外来人口”那么多,治安却是出奇地好。偶尔见到校园犯罪的报道,也多是学生所为。似乎三教九流一进了校园,也暂时变得纯洁、高尚起来。在那样的校园内生活、学习、工作、参观乃至游玩,的确有一种身处象牙塔的感觉。而过去的中国大学,给我的感觉像是集中营,现在的中国大学,则更像是公司。世俗的喧嚣,不是靠一堵围墙能够挡住的。


2005年5月30日


(收入《我的两个世界》。扫描下面二维码购买方舟子著作签名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