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拿起这柄刀你才像个真男人~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一种寄生虫的传奇

2017-09-11 方舟子 方舟子 方舟子

(几年前我指出云南过桥米线烫生肉容易感染寄生虫时,也引起了很大风波,为此写过一篇科普文章。当然还有云南白药的问题我也说过很多次。其实我很喜欢云南这个地方,去过很多次,怎么老跟它过不去呢?)


  在中学生物课我们学到过,如果吃了未煮熟的猪肉,而肉里有绦虫的幼虫,就能染上绦虫病。绦虫真是一种可怕的寄生虫,能在人体内生存几十年,长到十几米长呢。不过,肉中的绦虫幼虫用肉眼看得出来(所谓“米猪肉”),随着加强检疫和消费者的警觉,患绦虫病的人比较少了。但是猪肉中还有其他肉眼看不见的寄生虫,例如旋毛虫、弓形虫,其中对人体危害较大的是旋毛虫。据2005年公布的全国普查结果,全国旋毛虫病感染率达3.38%,其中最高为云南,高达8.26%。


  旋毛虫的发现与科学史上几个声名显赫的大人物有关。第一个是英国著名病理学家詹姆斯·佩吉特,他当时只有20岁,是伦敦医院医学院一年级学生。1835年2月2日早晨,佩吉特睡了个懒觉,急冲冲到圣巴塞洛缪医院上人体解剖课。他赶到的时候,外科医生们正在解剖一具死于肺结核的51岁意大利砌砖匠的尸体。他听到一名医生抱怨说“又是沙状膈肌”,有这种状况的尸体会磨损解剖刀。医生们匆匆忙忙解剖完,就吃午饭去了。


  佩吉特这时已具有作为一名伟大的病理学家所必备的好奇心。他想搞清楚“沙状膈肌”是怎么回事,偷偷溜回解剖室,从尸体上切了一小块膈肌,只见上面有些白斑,用随身带着的放大镜观察,似乎看到白斑里面有小虫子。要看得更仔细就需要显微镜了。当时显微镜还是稀罕的尖端仪器,不是医院能有的。佩吉特去了大英博物馆的动物学部,那里也只有一台显微镜,管它的人是著名植物学家罗伯特·布朗——他的出名是因为8年前用显微镜发现花粉在水中做“布朗运动”。布朗热情接待了这名医学院新生。佩吉特果然在显微镜下看到了螺旋状的虫子。当天晚上,佩吉特在给他哥哥的信中提到了这个发现,4天后又在医院的学生俱乐部上做了报告。以后佩吉特在病理学上还有很多重大发现,有一种疾病以他的名字命名,但他与旋毛虫的关系就到此为止了。


  佩吉特在去大英博物馆之前,向当天参加解剖的外科医生托马斯·伍莫尔德说了。伍莫尔德也从尸体上切下一块膈肌,然后也去找显微镜。他知道附近的王家外科医师学会有一台,管理人是他的熟人理查德·欧文。欧文以后将成为历史上最著名的古生物学家之一(“恐龙”就是他命名的),担任大英博物馆总管并创建大英自然历史博物馆,但是当时还只是外科医师学会收藏室的助理主任。他也在显微镜下看到了寄生虫,而且准确地画了下来,写成报告,2月24日在《伦敦动物学会会刊》发表。在报告中欧文只是很不情愿地简单提了一下佩吉特,把旋毛虫的发现归功于自己。


  旋毛虫是怎么进入人体的呢?这要等第三个大人物的上场,这次是德国人,现代病理学的奠基人鲁道夫·魏尔啸。佩吉特和欧文与旋毛虫只是一次邂逅,魏尔啸却对这种寄生虫一往情深,从19世纪50年代到70年,魏尔啸一直在研究旋毛虫。他做的实验现在看来有点不道德:从感染旋毛虫幼虫的新鲜尸体上切下大量的人肉,喂给狗吃。数天后,狗患病死了,解剖发现狗的肠子里寄生了大量的旋毛虫成虫。这就证明了人体感染旋毛虫是因为吃了有旋毛虫幼虫的肉引起的,而且旋毛虫能让人得病。魏尔啸还发现,如果把肉加热到58.5摄氏度10分钟,就可以杀死里面的旋毛虫。


  魏尔啸不仅是伟大的医学家,还是社会活动家和人道主义者,希望他的医学发现能够造福于人类。德国人有生吃猪肉的习俗,比如吃生火腿或把生肉酱涂在面包上吃。魏尔啸到处演讲,呼吁德国人改掉这一陋习。许多德国人认为魏尔啸污辱了德国传统文化和民族感情,魏尔啸因此饱受人身攻击。德国兽医学会更是认为魏尔啸跨界了,是不懂装懂误导公众,派了一名兽医尾随魏尔啸,魏尔啸到哪演讲,这名兽医就到那里当场反驳魏尔啸。在一次演讲中,魏尔啸拿出一块生火腿,说它感染了旋毛虫,请这名兽医当众吃下去。这名兽医不敢冒这个险,狼狈地说:“不!”


  有人可能觉得奇怪,胃酸不是强酸吗,为什么不会把旋毛虫杀死?这是因为旋毛虫幼虫外面有一层保护膜——由结缔组织组成的囊包在保护它。胃酸和消化酶逐渐把囊包消化掉,旋毛虫才能跑出来,这时旋毛虫已经到了十二指肠,一出来就钻进肠粘膜躲起来。所以胃酸不仅杀不死旋毛虫,反而被它巧妙地利用来解放自己。旋毛虫幼虫在肠道里快速地变成成虫,几周后会被人体免疫系统赶出体外,这时人可能会有恶心、呕吐、腹泻、腹疼等症状,很容易被当成是食物中毒,不知道已感染了寄生虫。


  成虫在离开人体前会生下很多幼虫。新生幼虫有个锐利的口针,用它穿破人体组织进入淋巴管和静脉,随着血液循环分布到全身各处。那些到达横纹肌的幼虫才能继续发育,到其他器官、组织的则很快死亡,但是能引发炎症,例如在心脏引发广泛性心肌炎,在大脑引发脑膜炎,都可能是致命的。进入横纹肌的幼虫则寄生下来,让肌肉细胞为自己服务合成囊包,躲在那里等待宿主的肉被吃掉,才有感染新宿主的机会。否则半年后多数囊包会钙化,旋毛虫就慢慢死去了,但是有的能生存很多年。


  幼虫生命力很强,在腐肉中能存活几个月,在零下15摄氏度能存活20天。烟熏、腌制、晾干都不能杀死它。烫、涮生肉能否杀死旋毛虫取决于温度、肉片厚度和烫的时间长短,保险的话至少应该在85度烫1~2分钟直到肉的里外都变灰白。用显微镜检测猪肉容易遗漏,现在虽然有了更灵敏的消化检测法,但也并非十分保险。最保险的方法是改变饮食习惯,不吃生肉和半生肉。但就像100多年前魏尔啸遇到的那样,试图改变饮食习惯即使出于善意和据于科学也会饱受人身攻击,而作为旋毛虫病重灾区的云南疾控官员甚至干脆否认现在还有这样的病例。


  2011.9.26


(收入《世界是如此的小》。扫描下面二维码购买方舟子著作签名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