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中国最错误最害人的翻译:正义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夜市丨今晚,就别再让女朋友装高潮了

高晓松讲美国生活成本!和想象中差多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我的“迷茫”:科学为何在中国没有市场

2017-09-30 方舟子 方舟子 方舟子

(文中提到的是我在北京电视台和林光常的辩论。林光常在大陆风光无限,回台湾后因诈骗罪被捕、判刑)


    最近我参加了一个电视辩论节目,和一位从美国一所被称为“文凭工厂”的函授学校获得“博士”文凭、台湾来的“另类营养专家”讨论健康保健问题。这个节目的主角是这位“博士”,我只是到节目接近尾声时才上场和他切磋,大部分时间坐在台下看他的表演。他很有表演才华,也知道如何吸引观众的注意力,窍门在于时不时地以不容质疑的坚定语气抛出一个个耸人听闻的观点:


    “牛奶是给牛吃的,不是给人吃的,喝牛奶有害健康……一天吃一个红薯,保证你不会得癌症……香蕉的营养都在皮里面,要吃就吃烂掉的香蕉皮……千万不要用微波炉加热食品,会让营养物质丧失97%……我看过700篇论文,证明吃动物蛋白会让你得癌症……”


    推销谬论很容易,一句话就够了,而要反驳起来却十句话都未必够用,何况节目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只足够让我反驳其中的一、两条谬论。我只能寄望于观众的自我识别能力了。要具体地指出其错误之处固然需要用到生物医学的专业知识,但是靠生活常识、常理并不难觉察其荒唐。


    然而,这些谬论却风靡了海峡两岸。该“博士”宣扬其观点的健康指南几个月来一直名列畅销书的榜首,让无数的人从此不敢喝牛奶、吃肉,改吃能导致营养不良的什么“排毒餐”。他到某个城市上一堂课,就能让当地的红薯卖疯了,“防癌蔬菜”价格狂飙。是因为他吓人的“博士”头衔,出色的表演才能,还是因为迎合了公众的心理,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东西?


    我们这个民族历来就特别注重养生保健,而且还特喜欢扎堆跟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种号称能包治百病的莫名其妙的保健偏方让全国上下都一起发疯,喝凉水、打鸡血、养红茶菌、练气功、吃保健品……不过,现在的情形却和以前有所不同。以前的这些折腾,其始作俑者并不可考,并非某一个人扇乎起来的,基本上是在民间自发形成的,而且热衷者往往要论证其如何的科学,甚而获得官方机构、科学界人士的认同、支持。而现在的保健潮流,却往往是打着某个人的品牌,而且公然与主流科学界对抗,以“另类”为荣、为号召,即使主流科学家联名出来驳斥,也无济于事。


    时代毕竟变了。在这个日益多元化的社会,另类不再意味着可耻。而在一个昔日权威被打倒、社会主流正在发生变化、新的权威缺乏公信力的转型时期,藐视一切权威和主流甚至成了时髦。


    即使是曾经被视为真理的化身、最为客观和牢靠的科学,在现在的中国也成为被嘲笑的对象。文人学者、“思想精英”、“舆论领袖”们准备好了一顶顶“科学主义”、“科学迷信”的帽子,随时准备往那些不过是希望以科学的态度看待与科学有关的问题的人们的头上扣。


    但是,在许许多多问题上,科学固然不是万能的,没有科学却是万万不能的。健康保健的问题即是如此。有位有点名气的文人很不屑地说,不懂科学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普通老百姓不懂化学成分、中毒机理,就不知道砒霜有毒吗?以一个极端的个案为论据,正说明此人该去学点科学方法。像砒霜这样的急性毒药是可以通过经验而不是通过科学研究知道其有毒的,但是那些毒性比较缓慢或不明显的,却必须了解其化学成分、用科学方法检验才能知道其能导致的严重后果。例如,许多历来被认为无毒的中草药,在经过科学方法检验后都已被发现有严重的毒性。另一方面,不少风传有毒的东西,却经不起科学的检验。例如许多人对抗虫害转基因食品发出了“虫都不能吃,人怎么可以吃”的疑问,而在有专业科学知识的人看来,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一个社会的主流的形成不一定有很合理的基础,因此容易发生变化、逆转。社会的主流也不意味着就是正确的。但是科学的主流则不然。一个科学观点能够成为主流,必然有其非常确凿的证据,轻易不会发生动摇,要推翻它需要更加确凿的证据,也就是所谓“非常不寻常的主张需要非常不寻常的证据”。因此科学的主流虽然不一定总是正确的,但是一般来说都是正确的。科学界的主流观点不是靠某个人的三寸不烂之舌吹出来的,而是最有专业判别能力的人在推敲、比较方方面面的证据之后得出的共识。因此,在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科学主流观点是错误的之前,接受它是最明智的选择。如果仅仅因为科学主流观点有可能出错,就轻信、追随另类观点,是非常不明智的。热衷于“另类医学”、“另类营养学”,是在拿自己的身体当试验品,追求健康最终却可能损害了健康,金钱的损失倒还在其次。如果科学都靠不住,还有什么是可靠的?


    但是这注定了是一个赝品流行的时代。在一个具有科学素养的公众比例低到只有几个百分点的国度,在一个煽情比理性分析更受欢迎的社会,再虚假的产品、再荒诞的学说都不难找到庞大的市场。何况,不仅有以吸引眼球为最高目的的媒体的追捧,更有司法机关的保驾。你甚至没有揭露伪科学、学术造假的言论自由,否则就有法官以“科学是发展的,真理是相对的,因此谁都无权说人在搞伪科学、学术造假,‘伪科学’一词本身也是伪的”为由判你个损害他人名誉权的罪名。当真理还在穿鞋的时候,谬误已经走遍了世界。当伪科学、反科学耀武扬威的时候,科学只有在角落里舔舐伤口。


2007.4.10.


(收入《方舟子自选集》。识别下面二维码购买方舟子著作签名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