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高晓松讲美国生活成本!和想象中差多了!

夜市丨今晚,就别再让女朋友装高潮了

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中国最错误最害人的翻译:正义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访问北京华大基因研究中心小记

2017-12-09 方舟子 方舟子 方舟子

(近日深圳华大基因CEO“礼节性点头赞同”“喝王老吉延长寿命10%”,让该公司又成了新闻焦点。有人要我谈谈这家公司,其实早在十几年前,该公司还没有搬到深圳时,我就和他们交锋过了。)


  2000年11月12日下午,在《中华读书报》记者王洪波的陪同下,我访问了北京的华大基因研究中心。我曾经多次在报纸上批评该中心的负责人、中科院遗传研究所所人类基因组中心主任杨焕明教授的言论,这次是应杨焕明的邀请而做访问的。不巧的是,杨焕明正在国外,而由该中心的另一负责人汪建和负责外联的张猛等人接待。


  我首先询问了“华大”的组成和运作,被告知“华大”为非营利私营机构,25%股份由遗传研究所拥有,剩下的75%股份则由八位创始人、投资人瓜分。“华大”在完成1%人类基因组测序后,目前正在进行猪、水稻、河豚、青霉等基因组的测序,所得序列数据将不共享,而必须付费使用。但“华大”将把收入都用于研究,以后如果有成果用于商业用途,将另外成立营利性商业公司。


  我问“华大”是否早已有了人类基因组BAC文库,获悉早在1998年他们就已有了两个完整的人类基因组BAC文库,其中一个与陈晓宁所带回国的完全相同。早在陈晓宁声称将人类基因组BAC文库赠送给中国、由北方国家基因组中心接受之前,北方基因组中心也已有了该文库,并且正是从“华大”扩增的。但是“华大”要在国内生存、发展,出于种种考虑,不能公开澄清。汪建感谢我以及公开信的其他签名者站出来揭露“陈晓宁事件”。他并声明,尽管杨焕明在美国时曾与陈晓宁共事并列名博宁基因公司顾问,但杨焕明对陈晓宁、博宁公司的所做所为并不知情,杨和“华大”都与“陈晓宁事件”无关。


  在参观了“华大”的仪器设备后,我指出,基因组的测定虽然能够成为遗传学研究的有用工具,但它本身在学术上的意义并不大,是没有多少创造性可言的技术活,基本工作都是通过仪器自动进行的,关键是要有钱买机器,对人才的素质要求不高,不宜夸大测序的学术成就。张猛表示不同意这种看法,认为序列的最后测定仍然依赖于工作人员的创造性,取决于人员学术水平的高低。但我发现,“华大”的一百多名技术人员大多是中专、大专毕业生,其主管技术的人员后来也承认,基因组测序主要靠仪器自动完成,工作本身的技术含量不高。


  我曾经撰文批评杨焕明“基因绝对没有好、坏之分”的说法,为此在访问过程中,与“华大”的几名成员发生了激烈的争论。针对我的反问“如果基因没有好、坏之分,自然选择又是如何起作用的?”“华大”人员回答只能说那些被自然选择淘汰的基因不适应目前的环境,不能说他们就是坏基因。我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不能把那些不适应目前的环境的基因,甚至那些导致死亡的基因视为坏基因?“华大”人员回答说一旦将基因分为好坏,就带上了价值判断,会导致社会上歧视那些携带坏基因的人。我反驳说,事物的好坏和是否应该歧视是两回事,不能为了防止歧视就抹煞好坏之分,正如失明、死亡是坏事,并不等于我们就应该歧视盲人和死者,同样,我们说那些导致失明、死亡的基因是坏基因,并不是说我们就应该歧视携带这些基因的人。“华大”人员则回答说,失明和死亡也不能算是坏事,在一定条件下也是好事。我反问道,为了这种罕见的可能性,你们愿不愿意看到自己未来的子女天生就失明或一出生就死亡?如果有修正失明、致命基因的方法,是否乐意采用?未能得到明确的答复。


  汪建向我出示了一份两页半纸的“中国人基因多态性计划”的申请书草稿,向政府要求拨款8亿元人民币,保证在几年之内完成该计划,文中充满了“为了中华民族的千秋大业,再次请缨,立下军令状”之类的豪言壮语。针对申请书中“研究中国人种的遗传学和生物学特性”、“预防外国敌对势力制造针对中国人种的基因武器”等等提法,我指出,“中国人种”的提法是荒唐的。“中国人”只具有社会、文化意义,不具有遗传学和生物学意义,在遗传学上并不存在一个单纯的“中国人种”。中国境内的50多个民族都可视为不同的遗传群体,甚至汉族也不是单纯的遗传群体,南、北的遗传差异很大,并可进一步分成更小的群体。研究这些遗传群体才有意义。正确的说法应该是“研究中国境内各个群体的遗传学和生物学特性”。至于“针对中国人种的基因武器”更是无稽之谈,因为并不存在决定中国人的基因。汪建表示同意我的见解,并愿意在申请书定稿中将“中国人种”改为“中国境内的群体”,至于“基因武器”的说法,他说是为了迎合军方的想法,不便改动。我表示怀疑他们是否真会放弃“中国人种”或“中国人”基因的提法,因为如此一来,就无法打“民族牌”,激发官方、军方和公众的“爱国主义”感情了。


  针对我此前以及现在的批评,汪建认为许多是出于误会,是由于报刊的胡乱报道引起的,但是他们也不愿公开澄清。不过他也坦诚,在排除了记者误报的因素之后,他们的某些提法可能是不准确的,杨焕明的某些言论也可能是经不起推敲的,但是国内风气如此,机构为了生存、发展,不得不说一些过头话,请海外学者谅解。我回答说,如果要说苦衷,谁都有,连骗子也有一大堆苦水可吐,但是公众有权利了解真相,不能为了某个公司的生存,就甘心让公众受不当言论的误导。你们站在自身的立场,我则站在公众的立场。汪建说,你如果觉得有必要,就去澄清好了,我们仍只管做我们认为该做的事。我临走时想取走一份申请书,未获允许。


2000.11.18.


【华大基因总裁汪建:“外界对我们有争议我从来不去听,我不去听就没争议。网上在骂我们,我不看就没人骂我。所以我最开心,我走到任何地方,我从这儿走到万象,走到曼谷,走到吉隆坡,走到雅加达,走到新加坡,走到迪拜,走到耶路撒冷,有多少人?没人骂我。中国那几个人,方舟子骂我,我没看见,我没听见。你有本事你当面跟我骂,谅你没那胆量。”(环球企业家2013-04-17)】


(识别下面二维码购买方舟子著作签名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