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高晓松讲美国生活成本!和想象中差多了!

夜市丨今晚,就别再让女朋友装高潮了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阿胶的神话和驴的悲剧

2018-04-22 方舟子 方舟子 方舟子

  今年春节期间,“全国12320卫生公益热线”发布了一条微博说:“阿胶在保健品中的段位一直很高,有种种功效的光环加持:补血、止血、养颜、安胎、抗疲劳、抗癌……不过,请透过现象看本质,阿胶只是‘水煮驴皮’。驴皮的主要成分是胶原蛋白,而这种蛋白质缺乏人体必需的色氨酸,并不是一种好的蛋白质来源。”告诉大家不值得去买阿胶。网上一直有人质疑阿胶的功效,但是由卫生部门官方微博出面质疑,还是头一次,引起了轰动。这条微博很快就被删除,引起了更多的猜测和议论。中国中药协会发表声明说:“阿胶传承千年,疗效确切。无论是传统中医理论还是现代药理研究,都证明了阿胶的疗效。此微博言论否定阿胶的功效,并没有证据支撑,这对于公众和消费者都是一次不负责任的误导。”随后“全国12320卫生公益热线”发表声明做了道歉。


  中国中药协会是一个中药行业组织,阿胶企业的老板就是这个协会的副会长,他们当然只能说阿胶的好话了。但是他们为阿胶辩解的理由经不起推敲。他们的第一条理由是:“阿胶传承千年,疗效确切。”这是为中医中药辩护常见的理由。但是一个药物或疗法有没有疗效,和传承时间长短没有关系。很多新药、新疗法传承时间很短,不能就说它们无效,而跳大神传承的时间比阿胶长得多,难道能说疗效更加确切?


  即使是“传承千年”的说法也大有问题。中药协会称阿胶首载于中国最早的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中医代表性典籍中303部有阿胶的应用记载。但是中医典籍中记载的阿胶和现在销售的阿胶并不一致。现在的阿胶都是用驴皮熬制的,用其他动物皮熬制的被认为是无效的假货。但是阿胶在古代最早是牛皮做的。南北朝陶弘景《名医别录》:“(阿胶)生东平郡,煮牛皮作之。出东阿。”后来各种牲畜的皮都被用来煮胶,但认为牛皮、猪皮最好,驴皮、马皮、骡皮较差,见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煮胶第九十》:“沙牛皮、水牛皮、猪皮为上,驴、马、驼、骡皮为次。其胶势力,虽复相似,但驴、马皮薄毛多胶少,倍费樵薪。”李时珍《本草纲目》改动了《齐民要术》说法,将猪皮和驴皮调换了位置:“凡造诸胶,自十月至二三月间,用沙牛、水牛、驴皮者为上,猪、马、骡、驼皮者次之,其旧皮、鞋、履等物者为下。”这说明到明朝驴皮地位上升,但是牛皮自古以为就有的地位也没动摇,所以李时珍和稀泥说:“大抵古方所用多是牛皮,后世乃贵驴皮。”到了清朝,阿胶才变成了只能用驴皮来做了。清代周岩《本草思辨录》:“阿胶以济水黑驴皮煎炼而成。”阿胶改用驴皮制作的原因,可能以明、清时候严禁杀耕牛导致牛皮缺乏有关。不管怎样,阿胶以驴皮为正品的历史只有短短的一两百年,中药协会如果真的那么相信“传承千年”,那么就应该让阿胶恢复用牛皮来做。


  中药协会为阿胶辩护的第二条理由是:“无论是传统中医理论还是现代药理研究,都证明了阿胶的疗效。”这个理由也完全站不住脚。药物的疗效是不能通过中医理论和药理研究来证明的。药物的疗效只能通过严格设计的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来证明,药理研究只是为了说明为什么药物有疗效。如果药物并没有被证明有疗效,理论解释和药理研究就失去了意义。


  中药协会称,有关阿胶的学术论文累计已有5707篇,其中国外发表学术论文近20篇,也就是说几乎都是在国内期刊发表的论文。中药协会也知道在国内期刊自娱自乐发表的论文再多也没有说服力,所以特地强调有近20篇是发表在国外的,还特别提到:2016年,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儿中心科研团队在临床中观察到阿胶可以改善轻中度β-型地中海贫血孕妇的临床症状和血红蛋白状况,研究结果发表在《国际血液学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ematology)》上。他们说“这标志着对于阿胶的现代药理研究已被国际社会所接受”。


  我在国际生物医学期刊数据库pubmed搜了一番,和阿胶有关的英文论文其实总共只有11篇,其中有6篇是对阿胶的成分做化学分析的,和疗效或药理研究都没有什么关系。剩下的5篇才是中药协会说的药理研究。这5篇中,有1篇是韩国东方医学研究所的人写的,通过体外实验和动物实验证明阿胶中含有抗菌成分,算是要为阿胶开发新用途,但国内关于阿胶功效的宣传都没有把它当成天然抗生素,我们就不去研究这篇论文了。另外的4篇都是中国研究人员做的,想要证明阿胶能够促进造血或者能够抗衰老,这倒是阿胶宣传中所突出的功效。这些论文都是近年来才出现的,都发表在非常偏僻的国外杂志上,例如《美洲中国医学杂志》《民族药学杂志》,就是专门发表证明草药有效的论文的,门槛很低。而且论文内容还互相打架。例如关于阿胶能够补血,有的论文说是能够增加红细胞、白细胞的数量,但有的论文说是增加血球蛋白的数量,完全不是一回事。


  这些论文都是不可信的。就拿中药协会重点介绍的那篇论文来说吧,发表在《国际血液学杂志》上,名头听上去很大,其实是日本办的一本杂志,影响因子只有1点几,很少有人看的非常低档的杂志。这篇论文的实验设计很成问题。它把轻中度β-型地中海贫血孕妇分成两组,一组吃阿胶,一组作为对照组什么都不吃,然后对比两组的血液成分。这样的实验设计病人知道自己有没有在吃药,就没法排除安慰剂效应,也没法排除阿胶里非特殊成分的作用,例如阿胶里含有蛋白质,说不定两个组的差别就是因为阿胶组多吃了蛋白质造成的。比较合理的实验设计应该是这样的:中药协会不是说阿胶不是水煮驴皮吗?那就一组病人吃阿胶,一组病人吃水煮驴皮,但是要把水煮驴皮做成和阿胶外形一样,这样病人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才能避免安慰剂效应。研究人员在做检测时也不能知道病人的分组情况,以免在判断效果时出现主观偏差。这就是双盲对照。


  所以,仅仅根据一个设计有严重缺陷的实验结果,一篇发表在档次极低的期刊上的论文,怎么能说“这标志着对于阿胶的现代药理研究已被国际社会所接受”呢?怎么能说阿胶的疗效已经被证明了呢?阿胶的疗效并没有被临床试验证明,恰恰相反,我们用现代医学理论可以证明它不可能有疗效。


  阿胶最主要的卖点是“补血”。“补血”是什么意思呢?一种说法是用于治疗出血症,意思是如果受伤出血,吃阿胶就能帮助身体把血补回去。其实如果出血量不多,少掉的那点血对身体并无不良影响,身体自然会自己造血补充;如果出血量太多,那就要输血救命了。不管怎样,出血后都不需要吃特殊的药品、食品来“补血”,也没有什么药品、食品能够加速身体补充损失的血液的代谢过程。所以吃阿胶是无助于治疗出血症的。另一种说法是用于治疗贫血。导致贫血的因素很多,其中最常见的是缺铁性贫血。阿胶的宣传品声称治疗缺铁性贫血效果良好,我们如果了解缺铁性贫血的病因,就知道这是无稽之谈。红细胞中的血红蛋白需要跟铁结合才能起到携带氧气的作用,如果体内缺铁,血红蛋白功能失灵,就会导致贫血。所以预防缺铁性贫血要吃富含铁的食物,而治疗缺铁性贫血则要吃铁制剂。但是阿胶中几乎不含铁,不仅治疗不了缺铁性贫血,也预防不了缺铁性贫血。


  阿胶的主要成分是胶原蛋白。胶原蛋白是一种蛋白质,和其他蛋白质一样,吃它都会在消化道里被消化成各种氨基酸才被人体吸收进体内,并不能直接进入人体发挥作用。所以吃阿胶和吃其他蛋白质并没有什么差别,只是能起到补充氨基酸的营养作用。而且由于胶原蛋白缺乏人体必需的氨基酸,并不是优质蛋白质,吃它还不如吃富含优质蛋白质的鸡蛋、牛奶、肉类,还要便宜得多。有人会说,除了主要成分,还有次要成分啊,焉知阿胶的次要成分里没有能够“补血”的神奇物质?目前并没有发现动物皮里含有什么神奇物质,如果有的话,含量必定极低,吃它在体内也不会起到作用——一种物质要做体内起作用,需要达到一定的浓度才行。如果你真的相信在动物皮里含有含量极低的神奇物质而且还能在体内起作用,那就直接吃动物皮好了,何必吃昂贵的阿胶?


  有人可能会说,阿胶不是简单的动物皮,是经过熬制的,焉知在熬制过程中不会发生某种化学反应,产生原先没有的神奇物质?其实熬制阿胶只是普通的煎煮、浓缩,在这种温度条件下只是让胶原蛋白发生水解反应,变成比较短的多肽和氨基酸,是不可能出现神奇的化学反应产生神奇的物质的。对阿胶成分进行化学分析的结果也表明,它基本上就是由胶原蛋白及其部分水解产物组成,并没有任何特殊物质。


  但是普通消费者是不了解或不接受科学解释的,他们更相信的是传说和广告宣传。近年来对阿胶的广告宣传攻势极其凶猛,消费人群大增,阿胶价格也就随之大涨。2001~2016年期间,东阿阿胶的阿胶产品零售价从每千克130元涨到5400元,涨幅超过40倍。东阿阿胶总裁还曾表示,东阿阿胶的涨价是价值回归,目标价位为6000元/斤。阿胶变成了风靡全国的奢侈品,驴也就跟着遭殃,杀再多的驴也满足不了中国市场需求。据估计,每年需要400万~1000万张驴皮才能满足阿胶市场的需要,而全球市场能够供应的只有每年大约200万张。驴的繁殖能力不强,怎么生也难以满足市场需求,结果就是驴的数量急剧下降。1990年中国大约有1100万头驴,到2014年只剩下大约600万头。中国的驴全杀了也不够一年的市场需求,只能去国外杀,尤其是非洲。因为中国商人去非洲大量采购驴皮,非洲驴的价格飘升十倍,诱发了众多偷盗事件。在非洲贫困地区,驴是重要的劳动、交通工具,却经常发生大批的驴被偷杀剥了皮卖到中国的事件。因为驴在非洲价格也高到成了奢侈品,贫困家庭的驴被偷杀后,没钱买新驴,给他们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难。偷驴者通常是给驴注射毒药杀死,剥了皮带走,驴的尸体扔在草原上,食腐动物却不吃,让人疑惑不知用了什么毒药,会不会因此污染阿胶,让“进补”成了吃毒。


  所有哺乳动物的皮成分都相似,驴皮具有的成分,牛皮、猪皮、马皮、羊皮、狗皮都有,驴皮并不具有特殊性,吃驴皮与其他哺乳动物皮一样,不会有什么差别。认为吃驴皮做的阿胶才有功效,吃其他皮做的假阿胶就无效,这是荒唐的,也与古代记载不符。如果真的相信古人的智慧,那么就应该用牛皮和其他皮来做阿胶,给世界各国的驴一条生路。上个世纪70年代中国驴的数量稀少时,中药企业曾经推销过用猪皮做的“新阿胶”,号称和驴皮做的阿胶效果一样。所以,对用猪皮、牛皮做的假阿胶,不仅不应该查处,反而应该鼓励。不管用什么皮做的阿胶,都没有特殊功效,对身体也不会有害处,但不法厂家如果采用皮革下脚料作为原料来熬制,由于在皮革处理过程中会用到含重金属的物质,其中的重金属残留就很可能有害健康了。总之,如果吃到真阿胶,对身体并没有特殊的滋补、治疗作用,只是在昂贵地补充劣质蛋白,而如果吃到用皮革下脚料熬制的假阿胶,反而对身体会有危害,那么又何必冒险吃阿胶?


  2018.3.8


(《科学世界》2018.4. 刊出时有删节,这里是原文。)


(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osaic) 发起“向母校赠送方舟子著作”活动。任何一家中国大陆的大中小学图书馆,各类公共图书馆均可免费获得一套方舟子著作(共8种20册)。具体捐赠办法,请见osaic.org说明。您需要做的事:1.联系您的母校或家乡的图书馆,推荐方舟子著作。2. 如该图书馆愿意收藏,则请图书馆员提供邮寄地址和收书人的姓名电话。3. 具体邮寄工作由科学猫头鹰执行。联系方式为: Infor@legendowl.com 联系人,王虹。基金会将按照您提供的地址邮寄一套方舟子的著作供图书馆收藏。全部费用由基金会提供。)

(伊雁声《猫头鹰探长1》在当当、京东已到货。点击“原文链接”或识别下面二维码购买方舟子、伊雁声著作签名版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科学世界
科学世界
Learn More

修改于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