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高晓松讲美国生活成本!和想象中差多了!

夜市丨今晚,就别再让女朋友装高潮了

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中国最错误最害人的翻译:正义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樱花本来就是日本的

方是民 方舟子

  这个冬季南加州雨水异乎寻常的多,春天一来,野花超级盛开,蔚为大观。我经常在网上晒我拍摄的南加州野花照片,居然也打碎了某些人的玻璃心,纷纷晒“大中华植物”要来媲美。中国当然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原产植物,但这些人晒出的却全都是从国外引进的栽培种或入侵植物:东京樱花、波斯菊(原产南美)、美洲的丝兰、巴西野牡丹、南美的蒲苇……有好几个人晒出贵州樱花种植基地的花海,那是人工种植的,而且种植的也是从日本引进的樱花。


  我这么说有人不乐意了,翻出了百度百科,说樱花起源于喜马拉雅山东部,唐朝时候从中国传到日本,中国才是樱花的原产地,怎么能说那是日本樱花呢?据说这是日本一本叫《樱大鉴》的著作里面说的,连日本人都承认了。但《樱大鉴》虽然提到樱花起源于喜马拉雅山东部,却没有樱花在唐朝时候从中国传到日本的说法,这是某些中国人意淫出来的,仿佛日本所有的“好东西”都是唐朝时候从中国传过去的。


  既然樱花起源于喜马拉雅山东部,能不能说日本樱花来自中国呢?不能,因为这里的“樱花”并非特指某种植物,而是蔷薇科李属樱亚属所有种的统称,多达上百种。确切地说,应该称为“樱”(樱当中人工栽培用于赏花的品种才叫樱花),所谓“樱花起源于喜马拉雅山东部”指的是野生樱的起源。按《樱大鉴》的说法,在中国、朝鲜和日本还连成一片的时候,樱从喜马拉雅山一路向东传播到了日本。那是几百万年前的事,那时候中国、日本都还没有人呢,要靠动物来传播。等日本有人类的时候,日本已经有野生樱了,而且有大约十种,其中有一种(大岛樱)是日本特有种,别的地方没有。樱花就是日本人主要用日本自己的野生樱培育出来的(有的品种可能用到了其他国家的野生樱作为材料,但不是主要的)。例如种植最多的樱花品种“染井吉野”就是用大岛樱和“江户彼岸”这两种日本原产的野生樱杂交培育出来的,其中大岛樱还是日本特有种,不可能从中国进口。樱花的栽培始于日本,今天世界各地(包括中国)种植的樱花,追根溯源都是从日本引进的。


  日本的赏花文化(“花见”)源于奈良时代,但当时受唐朝文化影响,主要赏的是梅花。之后从平安时代开始,日本人逐渐改为赏樱花,“花见”就等于赏樱花。平安时代与唐朝有重叠,赏樱花会不会受唐朝文化的影响呢?不会,因为唐朝乃至整个中国古代,都不存在赏樱花的习俗。


  中国很早就开始种植樱树,但中国古代种植的樱树不是樱花,而是樱桃,更确切地说,是“中国酸樱桃”,和现在从国外引进的“欧洲甜樱桃”不是一个种,和樱花更不是一个种。中国古人提到“樱”,指的都是樱桃:《说文解字》:“樱,果也。”说这是果树,而不是花树。在古籍中偶尔会提到“樱花”,指的也是樱桃的花,而不是现在说的樱花树。


  中国古人种植樱桃的主要目的,当然是为了吃它的果实,是当果树种的。樱桃因为是果树中结果最早的,在古代地位很高,作为贡品、祭品。《史记·刘敬叔孙通列传》:“孝惠帝曾春出游离宫,叔孙生曰:‘古者有春尝果,今樱桃孰可献,愿陛下出,因取樱桃献宗庙。'上乃许之。诸果献由此兴。”皇帝也经常用樱桃赏赐百官,甚至开樱桃宴。唐朝时宴请新登科进士的宴席要摆上樱桃,所以也叫樱桃宴。


  果树当然也可供观赏,例如种桃树、梨树除了吃它的果实,还可观赏桃花、梨花。但是在中国古人看来,樱桃树的观赏价值不在于它的花,而在于它的果实鲜红可爱。据南唐尉迟偓《中朝故事》,唐朝每年樱桃成熟时,左右神策军要设宴恭候皇帝行幸,吃喝玩乐之余,观赏樱桃果实:


  “宫苑之间,八节游从,固多名目。每岁樱桃熟时,两军各择日排宴,祗候行幸,谓之‘行从’。盛陈歌乐,以至尽日,倡优百戏,水陆无不具陈,在处堆积樱桃,以充看玩也。”


  唐人吟咏樱桃,着眼点都在于其果实鲜红、圆润。李世民《赋得樱桃》:“华林满芳景,洛阳遍阳春。朱颜含远日,翠色影长津。乔柯啭娇鸟,低枝映美人。昔作园中实,今来席上珍。”王维《敕赐百官樱桃》:“芙蓉阙下会千官,紫禁朱樱出上阑。”杜甫《野人送朱樱》:“西蜀樱桃也自红,野人相赠满筠笼。数回细写愁仍破,万颗匀圆讶许同。忆昨赐沾门下省,退朝擎出大明宫。金盘玉箸无消息,此日尝新任转蓬。”全都强调的是樱桃果实的“朱”、“红”。


  白居易倒是有一首诗提到了赏樱花:“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行便当游。何必更随鞍马队,冲泥蹋雨曲江头。”(《酬韩侍郎、张博士雨后游曲江见寄》)这是对韩愈寄诗的答复。韩愈原诗《同水部张员外籍曲江春游寄白二十二舍人》:“漠漠轻阴晚自开,青天白日映楼台。曲江水满花千树,有底忙时不肯来。”


  韩愈说,曲江有繁花千树(没说是什么树的花,应该是杏花,因为当时曲江有杏园,早春时文人去那里观赏杏花),你在忙些什么不愿一起来游玩?白居易回答,我宁愿一个人在自己家的花园看樱桃花权当游玩,也不愿冒雨游曲江凑热闹。可见这是以观赏樱桃树来表示自己特立独行,说明在当时观赏樱桃花还是一件比较独特的事。


  在李属植物中,中国古人欣赏的是梅花的高雅、纯洁,连桃花都被认为俗气,何况樱桃花,更何况花期那么短、果实还不能吃的樱花。是日本人把赏樱花变成了一种习俗,培育出了众多樱花品种,而且赋予了欣赏短暂的绚烂的文化内涵,这种内涵是中国传统文化里不曾有的,中国古人对短暂的绚烂只会感到惋惜、觉得可怜,“昙花一现”并不是好词。今天日本之外的其他国家的樱花名胜,都与日本脱不了关系,或者是当年日本侵略者种植的(例如武汉大学校园),或者是日本出于友好赠送的(例如美国华盛顿国家广场),目的都是要传播日本文化。有那么多比樱花更好看的花可看,为什么要扎堆去看樱花,还要搞樱花基地?还不是受日本的影响?所以赏樱花本来就是一种“亲日”行为,有人要穿着和服去拍照,无可厚非。据报道武汉大学有规定禁止穿和服赏樱花,一方面要靠当年日本侵略者种植的樱花及其后代赚钱,一方面却不许人们在赏樱花时表现出“亲日”,这是什么样的矛盾心态?如果要“仇日”,靠意淫“日本樱花原产中国”或谎称“当年的日本樱花都绝种了”是不行的,何不把日本樱花都砍了,改种中国樱桃?


  2019.3.28.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方舟子、伊雁声著作签名版

    Read more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