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全国怒了!这事必须严查!

高晓松讲美国生活成本!和想象中差多了!

夜市丨今晚,就别再让女朋友装高潮了

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辱母案现状:于家捐款不断 杜父称杀人偿命信法律

2017-03-30 搜狐新闻客户端 搜狐新闻客户端

山东聊城的“辱母杀人案”引发舆论爆炸已有多天。这些天以来,不论是刺死讨债者的被告于家,还是被刺死者的原告杜家,他们现在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们都有什么话要说?


28日,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专门前往山东聊城冠县,跟这两家人分别见了面。


于家:获得社会同情捐款不断

23岁的于欢为维护母亲尊严而诉诸暴力,此事在以孝为先的齐鲁大地,获得许多人的同情。


聊城冠县城郊的源大工贸自去年12月份停工,昔日曾有五六十名工人,如今只剩于欢的姑姑于秀荣一人看守厂房。



在于欢案庭审的当日,苏银霞因涉嫌非法集资被聊城警方拘捕看押至今,她丈夫于西明也随即消失。于秀荣称,警方告诉她,于西明正被通缉。

采访当天,于秀荣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让她去公安局谈谈情况,她说自己不敢去,挂了电话就哭了。

于欢的姑姑于秀荣

近几日,常有本地和外地居民前来,向于秀荣表示关心,有些专程从外地赶来为于欢捐款。在记者采访当天,至少有三拨人找到于秀荣表示要给于欢捐款。


28日上午,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软件行业企业家开车从北京连夜赶到聊城。这位北京的捐赠者不愿透露具体的捐赠数额,只说在1-10万之间。他说一开始想把钱支付给律师殷清利,但殷打算无偿代理此案。“所以我们想不管二审怎么判,肯定会有民事赔偿。如果前期赔偿到位,对二审也有利。”一审判决书显示,于欢需要对死伤者支付八万左右的民事赔偿。“如果赔偿用不完,以后也可以用于于欢的个人发展。”


在采访的过程中,不时有市民进来表示对于欢的同情和对“辱母者”的愤慨。其中一位向于秀荣手中塞了一叠人民币,尽管于秀荣再三要求,他仍拒绝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


被刺身亡者的父亲:“杀人偿命!”

被刺死的杜志浩育有一男三女。杜志浩用侮辱的方式向于欢的母亲苏银霞讨债被于用水果刀捅伤,杜在自行前往医院就医的过程中失血过多死亡。


杜志浩死后,两名7岁的女儿与杜的妻子居住在冠县县城,同为5岁的一男一女由杜志浩的父亲,61岁的杜洪章和老伴照看。

正值下午放学时间,杜洪章骑电动车从幼儿园接回两个孩子。老杜不敢跟孩子说实情。“我就说他爸爸到外边打工了,去外国打工了。”

杜志浩的父亲杜洪章用电动车接送两个孩子

谈到于欢的案子,杜洪章53岁的老伴情绪很激动,不愿多说,杜洪章则坚持儿子死的冤枉。


“杀人偿命!我相信法律,法律文件都在那摆着,”他说。他说自己的孩子是“好孩子”,对方(于欢)家财大气粗。他对于即将到来的二审,杜说,“不管几审都一样。”


杜洪章的老伴患有心脏病,经常吃药,最近也常不舒服。把放学的孙子孙女接回家后,杜父骑上电动三轮车载着老伴去医务室了。

屋檐上有五角星的是杜志浩父母的房子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