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追查300天,我终于抓住了制造‘真人充气娃娃’恶魔的尾巴”成小号爆款,“周星驰不婚原因曝光”戳泪点|每日爆文

母子乱伦被捉奸 少妇性欲望太强不顾丈夫与子乱伦

性关系,是一切关系的捷径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听老警察讲聊斋(一)

2017-12-16 jerrymice 杰瑞HAO说 杰瑞HAO说


  上次《电梯》里的主角,那个经常遇鬼的老警察,昨天发了几大段他的鬼故事过来。于是整理整理,去掉老警察的罗嗦话去掉,把精彩的鬼故事留下来。下面就开始老警察的聊斋故事:




听老警察讲聊斋(一)




     其实在电梯的这段经历,不算是我第一次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只是以前年轻,压根没有当回事,仗着自己穿了这身老猫皮就毫无顾忌。但是电梯这事之后,和我一起执行任务的那个小伙子确实吓惨了。回去后就大病一场,病好了就主动申请从缉毒岗位上调走了,当然人家也可能嫌这个岗位太危险。后来工作上的事情开始不顺心,上级领导频繁更换,下面的小弟也越来越不得力,我也开始有一点点怀疑是不是真的触了鬼霉头。不过大方面还是在安慰自己,行正不怕影邪。


※※※※※※※※※※


     但是一个偶然的经历,完全颠覆了我之前的想法,这经历得从一个九十年代的除夕夜说起。


     但凡过年这种举国欢庆的节假日,像我们这样穿猫皮的基本上是不可能在家里过年的。无论你是缉毒、刑侦还是治安,领导一句话,统统都要上街执勤。据说最过分的时候,因为人手不够,把退休老警察都给叫出来协助交警指挥交通。那是九十年代的一个大年三十,我被安排到昆明最旺的寺庙-圆通寺执勤。说是执勤,其实就是穿上制服在巡逻点晃悠吓唬人。


     到了晚上,要烧初一头炷香的善男信女们开始多起来,执勤的工作就开始艰巨了。圆通寺的保安来回奔走,维持信徒的次序。差不多快九点左右,局里的几个高级秘书来了,紧密的安排一番,没多久局里某个大头头也到了。看他们这么兴师动众的折腾,不就是想抢烧个头炷香么。当官也不容易,毕竟官场如战场,即使有马列毛的保佑,再来点卢舍遮那佛的保佑也不嫌多的。


      我今晚的主要任务就是护送他们安全进入圆通寺,不过基本用不着我干什么。寺庙保安还有街道的联防保安,早就熟门熟路的把信徒隔开,拦在山门外的小广场。再把寺庙的侧门悄悄打开,大头头的专车鱼贯而入。大和尚们带着职业微笑弯腰迎接贵客,然后低声寒暄几句,就赶紧前方带路去烧香。



      可是他们烧香的路线不对啊?一般来说,圆通寺的烧头炷香流程先进山门,拜韦陀再拜弥勒佛,然后拜象征佛家八正道的八角亭上的千手观音,最后到大雄宝殿拜三世佛。可是大和尚领着他们径直走向大雄宝殿东边的偏殿-“普光明殿”,那里是藏传佛教供奉殿,也叫密宗殿。


     昆明圆通寺虽然是大乘佛教寺庙,却是全国唯一一个有三种佛教流派佛像供奉的寺庙。圆通寺的“天王殿”、“八角亭”、“圆通宝殿”供的是大乘佛教的佛。而大雄宝殿背后山脚下的“铜佛殿”供的却是小乘佛教的殿院,里面供着泰国王室赠送的小乘佛教铜佛。而在寺院的东边,还有间“普光明殿”,里面却是藏传佛教供奉殿,也叫密宗殿。里面却是大日如来,即释迦牟尼的法身,旁边分别是宗喀巴和莲花生两位大师。这是藏传佛教黄红两大流派的祖师,这样的排序,那怕在藏区也是少见的。



 ※※※※※※※※※※


      按照通常的执勤任务职责,我把他们护送到殿前就可以离开了。可是今天确实好奇心重了点,看着他们一众人走进密宗殿,还把殿门也关上了。我打定主意一定要瞅瞅都是些什么幺蛾子。殿门口还站着两个秘书模样的人,都是一脸苦相,想想也是,这大过年的谁乐意跑这阴森森的庙里。我赶紧叫上几个保安,过去先递烟,道声两位同志辛苦了,再邀请两位同志到大雄宝殿旁的值班室喝口热茶,烤烤暖炉,看看春晚。等这些安排妥当了,我一个人悄悄的溜到密宗殿,透过侧面木窗的缝隙往里瞅。现在想想,就这一时冲动,给后来的遭遇定下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里面光线很暗,只亮着几盏酥油灯,依稀只看到大日如来佛像的供桌前站着一个和尚。看身形不像是寺里那个瘦瘦小小的住持,肥头大耳,袈裟的穿法也不一样,倒像是个喇嘛。喇嘛跟前趴着一个人体,看不出是谁,像是在做藏传佛教的五体投地磕头仪式。再看旁边,寺里的住持站在墙角,准确的说是缩在角落里,好像恨不得把自己和墙壁融为一体。其余几个人,包括大头头和他的秘书、随从都站在喇嘛对面。其中一个人走前一步,对着地面趴着的人体就跪下去。娘的,这是烧头香还是玩体操啊,这些手握重权的人干的事情,是基层小职员根本搞不懂的。我才这么胡思乱想了一下,就差点没看到地上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


     等我看明白了,差点一句国骂喷出来。


     地上趴着的根本不是一个人体,是一张人皮。


      跪下去的人也不是去用膝盖跪人皮,而是把人皮套在身上。套好后对着喇嘛做五体投地的磕头仪式,然后跪坐起来,立起身子。


      喇嘛拿出一个瓶子,用一个长钥匙一样的东西把水舀出来,洒在披着人皮的那个人头上,一边洒一边开始用藏语诵经。洒水仪式大概持续了几分钟,最后喇嘛从供桌上捧出一碗东西递给人皮人,人皮人接过来抬到嘴边,大声说了句话。


      我竭力想听清他说了什么,这时周围突然“轰轰轰”响成一片,只见他的嘴动其余什么都听不见。


      零点到了,整个春城都开始辞旧迎新放鞭炮!


      里面的仪式也差不多结束了,我装作才从山门那边回来的样子,溜达到值班室,和里面的人聊天。看着他们迎接大头头从密宗殿出来,再送上车,离开寺里。


     这事过去了一段时间,我就打算让这事就烂在肚子里,毕竟严守机密也是人民警察的职责。不过从这一刻起,后面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

 

       一个机缘巧合,一次嫌疑人查访行动,在昆明老城区胜利堂附近遇到个算命的老瞎子。这瞎子号称是昆明胜利堂的杨半仙,从解放前就住在胜利堂前的酒杯楼顶层。据说他最辉煌的成就是解放前占卜出龙云被逐,卢汉起义的卦象。不过我才不信他这满嘴火车的胡话,本意就是找他套点话,看看有没有犯罪嫌疑人的线索。



     酒杯楼是昆明光华街胜利堂两侧弧形建筑。从空中看,胜利堂周边至云瑞公园一带,是一个“中轴线上叠两杯,举酒双杯庆胜利”的建筑格局。从现在的胜利广场到光华街是一个中式酒杯,从云瑞公园到景星街是一个西式酒杯,而胜利堂两侧的弧形建筑就是这个中式酒杯的杯壁。


(昆明胜利堂酒杯楼)



      和杨半仙东拉西扯半天,也没问出有用的线索。正打算去附近的花鸟市场转转,看看那些卖玉的浙江老板有没有消息。突然看到杨半仙背后的墙上贴着一张藏传佛教的唐卡。


      杨半仙住的酒杯楼顶层,只有巴掌大的地方,摆上一张单人床一把椅子就没地方下脚了。所以半仙的家当要么挂在墙上要么塞在床底下,墙上除了八卦阴阳图,最显眼的就属这幅唐卡。


     “这唐卡看着不错啊,杨师你届,对老藏呢佛也精通噶?”


     “说精通么谈不上,不过呢盖房前(解放前)光华该(街)住了个中甸来呢喇嘛,爱喝酒,经常在酒馆遇着他,一来二克就跟我混熟辣,所以他么密宗呢东西我了解一些。”


      于是我就以某个案子的案情的名义,把那天的事情换了人物和场景跟半仙说了一番。半仙听了半天没说话,却把墨镜取下来,只有眼白的眼珠四下转了转。


     “这个事情听着不仿(不像)密宗干的事情嘛,密宗呢灌顶也用不着人皮。用人皮这个倒像是我们云南的下蛊嘛。”


     “下蛊不是版纳那边泰族(傣族)才有呢事情嘛。”


     “以前下蛊呢事情云贵川都有呢,盖房后(解放后)有党呢光辉照耀,哪果(哪个)还敢下蛊了。”


     “么,那这种是什么蛊呢?”


     “我也说不上来,只是用得上人皮,怕是跟招小鬼脱不了干系。”半仙说着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摸索起来。


     “警察师傅,我感觉你届呢脉象也不太稳,最近怕是要注意下癔邪鬼弊之事。”


※※※※※※※※※※

 

     和杨瞎子的聊天没有解开任何疑点,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过了几天,很快手里正在调查的案子有了新线索,嫌疑人在大理白族自治州下面一个叫弥渡的小县城里附近出现过。我只带了洗漱工具,第二天一早在南窑客运站坐上了去弥渡的客车,晚上就到了县城,住进了粮食局的破旧招待所。


(到了弥渡不想媳妇)


       弥渡这个地方除了是民歌《小河淌水》的发源地,又盛产酸腌菜之外,最有名的就是这句俗语:到弥渡不想媳妇。大概是当地美女多吧。不过我可无福消受了,这次在弥勒总共就待了一天一夜,已经让我鸡皮疙瘩掉了几公斤了。


      坐了一天车就累的人仰马翻,晚上也没睡踏实。半夜地板和天花板老嘎吱嘎吱响,好容易睡着了,却总是做同一个梦,梦到有东西在我的脸上拂来拂去。


      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忙活了一天,嫌疑人的线索还是断了。回到招待所时天已经黑了,招待所门房老爷子看见我,热情的迎上来:


     “警察师傅,格吃饭啦?”


     “某呢,附近格有甩米线的地方?”


     “有呢,出门左转就是粮食局食堂,米线饵丝面条都有,记得多要点腌菜噶,我们这点儿呢腌菜好吃呢很!”


      食堂人还挺多,我打了碗米线就坐下吃。同桌还有两个人,听口音是本地人。随便聊了几句,得知他俩就是粮食局职工,我就顺口打听下这招待所怎么样。


      “单位这个招待所旧的很,地板都嘎吱嘎吱呢。”“旧都不说了,还经常闹鬼!”


      “文化大革命呢时候,老局长就在三楼那间房子里上吊,就在窗户旁边!”“是呢,我们自己单位的都不敢去住那间房子。”


     “哎哎,警察师傅,咋个米线都不吃了?”

 

      我哪里还吃得进去,我连洗漱工具都不要了,跟招待所的老爷子结了帐就赶紧去客运站,坐夜班车回昆明。


     因为…

     因为…

     因为…



     我昨晚就住在三楼那间房子,我的枕头就在窗户旁边…

 

※※※※※※※※※※


     一大早到了昆明,我没回家就直奔杨瞎子家。也没绕圈子,直接就问他这蛊要怎么解?


     “警察师傅,你怕是还要再克趟大理呢。”


     “还克整喃样,再克招粮食局的鬼啊!”


     “莫急嘛,我是说你克大理鸡足山,找我说呢那个密宗喇嘛!”




 听老警察讲聊斋(二)将尽快更新,敬请期待!





听老警察讲聊斋(前传):电梯---听老辈讲往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